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秦时:七国的天下,我全都要! > 039 要命还是要脸?

039 要命还是要脸?

  【A:接受。】

  【奖励庄周梦蝶,道家无上神通。】

  【B:拒绝。】

  【奖励列子御风,道家无上神通。】

  【C:假装接受,一拥而上。有赤松子、惊鲵、玄翦加上一千秦军精锐,直接弄死无名就完事儿了。】

  【奖励小还丹一颗,修为随机增加一天到十天不等。】

  狗系统不愧是狗系统。

  咋和我想的一样呢?

  有赤松子镇场子,惊鲵、玄翦两位罗网天字一等杀手在侧,更有章邯率领的一千秦军精锐护卫。

  凭什么跟你单挑?

  还要接你一剑?

  当老子傻么?

  无名与魏无忌的关系匪浅,而魏无忌死在了赢侈手上,无名更是从魏国一路追到了秦国境内想要杀死他。

  梁子都结这么大了,还要什么脸?

  当然是怎么弄得死就怎么来啊!

  “我选C!”

  小还丹入账,赢侈挥手示意周围的秦军退开,给他们让出一个空地。

  章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从赢侈的命令。

  无名的强大有目共睹。

  他与赢侈的站位太近了,若不是有赤松子突然出现,给予无名压力,恐怕赢侈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章邯不敢拿赢侈的性命赌。

  他下令围拢上前的秦军士兵往后退开二十步,露出了一个圆形空地。

  不过却留了一手。

  秦军阵型保持不变,刀盾手在内,弓弩手在外。

  只要一有机会,就可以下令箭阵压制无名。

  无名能够突破箭阵的压制的确很令人震惊,但是章邯相信这样的招式对于无名本身的消耗定然不小。

  ……

  趁着无名的注意力在秦军的身上。

  赢侈偷偷的将另一手背在身后给赤松子、惊鲵、玄翦一个进攻的手势。

  惊鲵、玄翦倒是没什么表现。

  多日接触下来,赢侈什么尿性他们多少了解了一些。

  能够一群单挑一个,绝对不一对一。

  任何事情只要结果就行了,谁跟你公平对决?

  这种局面赢侈要是选择接无名一剑,他们可能都会怀疑赢侈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赤松子也注意到了赢侈的手势。

  他堂堂道家天宗掌门说话可以不算的吗?

  他赤松子不要面子的吗?

  可是考虑到赢侈的身份,若是真让他出事儿,那可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赤松子不动声色的运转内力。

  他的任务就是挡住无名的攻击,而后缠住无名即可,惊鲵和玄翦正面对决不是无名的对手。

  但是他们可是罗网天字一等的杀手。

  杀手和剑客的最大区别就是行事风格,实力相差的杀手与剑客碰上了,一定是杀手活下来。

  杀手为了达成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而剑客却不会如此。

  ……

  空地上,赢侈与无名相距十步对峙。

  无名手持含光剑,犹如光影一般的剑刃若隐若现,没有锋芒毕露,反倒是呈现出唯美的感觉。

  若是因为含光剑的‘美’而忽略它的伤害。

  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含光剑的剑刃是以内力凝聚而出的,而且剑柄前后皆可凝聚剑刃。

  凝聚出来的剑刃在光下才会显形。

  与其称之为含光剑,倒不如称其为老阴比剑。

  其威力说是吹毛断发也不为过。

  “准备好了吗?”

  无名举剑,以内力凝聚剑刃。

  他特地在光影之中亮了一下,让赢侈更加清楚的看见含光剑的剑刃。

  看到这么实诚的家伙,赢侈都有点儿不好意思坑他了。

  “看你这么实在,那我也治好...”

  下手更狠一点了!

  好让你小子有个教训,下一次记得既然决定要动手,那就不要磨磨唧唧的。

  如果你能够活着离开的话!

  “放!”

  赢侈递给章邯一个眼神,章邯立即下令。

  章邯是没有注意到赢侈的手势的,但是作为一名优秀的秦军将领,任何时候都不放松警惕是基本素养。

  果不其然!

  章邯在命令秦军退开时的留手。

  此时正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里层的刀盾兵竖起大盾,外层的弓弩手弯弓搭箭,蓄势待发。

  就是这一刻。

  章邯的话音落下,顿时间漫天的箭雨倾泻而下,从四面八方射向场中。

  这一幕似曾相识?

  这时候无名要是再不知道赢侈根本没有打算跟他一对一,接下他一剑的话。

  他可就要改名叫白痴了。

  “一个不遵守约定的人,自然毫无信义可言。”

  无名的眼眸微微一凝,杀意毫不掩饰的爆发出来,手中的含光剑更是催动到了极致。

  内力如同沸水般涌动起来。

  唰!

  无名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穿过箭雨,径直的飘向了赢侈。

  漫天的箭雨被浑厚的内力撑起的气墙抵挡在外。

  竟是无法那看似薄薄的一层气墙穿透!

  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让人觉得无比的震撼。

  赢侈眼底一抹警惕之色闪过,接着只见他的脚下一动,几乎是在无名冲出的同时一步跨出。

  缩地成寸!

  下一秒,赢侈的身影已然往后退到了空地边缘。

  “我有跟你约定什么吗?”赢侈嗤之以鼻,他不过是挥手让秦军退开一些罢了。

  他有说过要跟无名单挑么?

  他有说过要接无名一剑么?

  那只是赤松子的提议!

  无名:“……”

  以他的境界本应该不会被这种挑衅而引起心绪波动,可他的心底莫名的涌出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铮!

  含光剑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变化,也发出了一阵剑鸣声。

  一剑刺出,化作一道光影。

  无名的动作极快,内力也在飞速消耗之中。

  剑势提升到了极致。

  他势必要以这一剑杀死赢侈!

  就在这时候,赤松子入场。

  一个玄奥的太极图案挡在赢侈的面前,无名的剑刺中太极图案如同陷入了泥沼之中。

  赤松子顺势一拉,将无名拖入阵图之中。

  霎时间,两人便从必杀招式的攻防转换成了内力的比拼。

  惊鲵和玄翦可不是无名,动手之前还要问一声‘你准备好了没有’。

  就是因为你没有准备好,才更要动手!

  他们可是杀手!

  唰!唰!

  一粉一黑两道剑芒破空斩去,无名的眼底一抹凝重之色闪过。

  他被赤松子缠住,以绵绵不绝的真气拖死。

  若是此时放弃内力的输送,他必然会被赤松子的强大内劲给震伤。

  可若是不放弃内力的输送,继续与赤松子比拼内力。

  那他就会被惊鲵与玄翦二人的攻击命中。

  看到这一幕的赢侈也没有闲着,直接从身旁的一名秦军士兵的手中拿过一把劲弩。

  抬手,瞄准,扣动扳机。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犹豫。

  趁你病,要你命!

  咻!

  淬毒的箭矢破空而去,撕裂了空气,发出一道刺耳的音爆声。

  “给老子死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