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62章 风月

第62章 风月

推荐阅读:
  若关山在路上走着,忽见迎面走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她正由丫鬟搀扶着,似是在闲逛。

  他动作一顿,随即走上前去,向那妇人拜道:“见过掌门夫人。”

  穆晚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若关山,愣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二师兄如今连一声师妹也不肯叫了么?”

  语气中一片自嘲之意。

  若关山却没回应,只是道:“夫人若无事,在下先告辞了。”

  说完就要抬步离开,却被穆晚叫住了:“二师兄!”

  若关山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穆晚却是情绪激动,全无方才那种从容,她看着若关山的背影道:“当年的事是我与阿越对不起你…”

  若关山听到她话中的“阿越”,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穆晚接着道:“…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就算恨我,也不该对阿越冷眼相待…”

  她语气中不知是嫉妒还是恼恨:“…你们以前多么亲近,可自从他做了掌门,你就再没唤过他一声师兄!”

  她这些年少与若关山见面,如今一股脑将憋在心中的话说出来,怀着连自己也不知的报复心理,想看到若关山失态。

  可她等来的只是冷冷的一句话:“夫人累了,早些回去休息罢,在下告辞。”

  若关山说完,未看她一眼,提步走远了。

  那挂在剑尾的剑穗随着他步伐轻轻摇晃着。

  杜衡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眉宇间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若见微将巾帕打湿,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他面上的血污。

  他看着眼前人沉静的睡颜,不禁想到重逢后这几个月的事。

  初时他捉摸不透对方时而靠近时而远离的态度,又心惊于杜衡身上偶尔展现出的狠厉与冰冷的魔性,以为物是人非,往事难追,却忍不住沉溺于他对自己与往日无二的温柔。

  后来得知了那人在幽都山的种种经历,只觉得心疼无比,一心想将人留在身边,保护他照顾他,补偿两人错过的时光。

  却不知杜衡心中有这么多的挣扎,他把所有的好都给了自己,藏起所有的不堪与痛苦,他小心谨慎又战战兢兢。

  真是个大傻瓜。

  若见微以手指轻轻摹绘着杜衡的面容,眼中是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与疼惜。

  突然他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那种古怪的熟悉感又浮现了。

  似是冥冥之中,又似是本能所趋,他俯下身,在对方额上印下了一吻。

  若见微抬起身,忍不住伸手在方才吻过的地方轻轻点了点。

  心中奇怪的感觉越来越盛,他总觉得这里少了些什么。

  没等他想个明白,就听到一声轻笑:“见微,你再这么盯着我看,怕是要把我盯出两个洞来了。”

  若见微连忙把手收了回来,目光转向一旁道:“你…你何时醒的。”

  “当然是…见微亲我的时候就醒了。”杜衡好笑地看着若见微红透的耳朵。

  若见微“腾”地从床边起身,朝屋外走去:“我…我给你拿些吃的来。”

  “好呀。”杜衡的话里带着笑意,若见微感到脸上更烫了。

  若见微端着粥进屋时,杜衡正趴在床上无聊地翻着买来的话本。

  看到若见微将粥放在桌上,杜衡立马从床上下来,在桌边端坐好,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若见微与他对视片刻,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放在嘴边吹了吹,而后递到杜衡嘴边,无奈道,“喝罢。”

  “诶。”杜衡乖乖地张开嘴喝下了粥,对他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若见微唇边也带了些笑意,他俩一个喂一个喝,不一会儿碗里的粥就下去了大半。

  只是杜衡喝着喝着,手就不老实起来。

  ……(没想到动手动脚也会被锁呜呜)

  若见微被他撩起火来,忍无可忍地放下勺子,抓住了他的双手,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你还吃不吃了?”

  “吃呀,”杜衡轻笑着,挣脱束缚抬手搭上对方的脖颈,凑近若见微耳畔道,“见微,你想要吗?”

  若见微眼睛一眯,搂住他的腰要把他压在桌上。

  ?这和他想的“吃法”不一样啊!

  杜衡抵住若见微压下的身子,难得有些慌乱:“见、见、见微,我不是这个意思…”

  若见微动作微顿:“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杜衡趁他不注意,翻身将两人调了个位置,“还是我来吧。”

  若见微眼神微沉,再次调转了两人的位置:“不必了。”

  !杜衡感受到对方的炙热,更慌了,忙挣脱道:“这不太好吧…难道我伺候得不好吗?”

  若见微压制着他,嗓音有些沉:“我来。”

  杜衡见情势不利,挣扎着脱出他的压制,语无伦次道:“见、见、见微,我…我今天不太舒服,要不咱们改天再…”

  他边说边往门口跑去,妄图躲过身后那道想要将他拆吃入腹的眼神。

  就在杜衡的手将要挨上房门时,只听“嗖”地一声,一把长剑擦着他侧颊钉在了门上。

  ?!杜衡扭头看去,雪亮的剑身正映照出他惊恐的眼神。

  “……”杜衡哆哆嗦嗦地转过身,后背靠在门上,迎着若见微危险的目光,勉强笑道,“见微…我…”

  若见微慢慢逼近,教杜衡无所遁逃,他沉声道:“现在就做!”

  “……”杜衡肉眼可见地怂了,“好…”

  ……(w虽然这里只有一个省略号但作者发了完整版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瞅瞅b)

  求如寺。

  净思缓缓睁开眼,感到体内灵力充沛,先前侵扰他的魔气已了无踪迹。

  “你醒了。”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他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满含慈悲的眼睛。

  “请问这里是…”净思坐起身来,打量着屋内的景象。

  “这里是求如寺,在下是寺中的方丈。”老者对他行了个佛礼。

  净思赶忙回礼,而后问道:“请问同我一起的那人呢?”

  “那位大师见你已无碍,便先离开了。”

  净思闻言低头,面上不知是什么表情,片刻再抬起头来时,眼中已是一片淡漠:“我知晓了,多谢方丈。”

  “无妨,”方丈面上含笑,望进他淡色的眼里,“我观阁下心中有疑惑,不知可否说出,或许我可解答一二。”

  净思看着他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