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61章 忧怖

第61章 忧怖

推荐阅读:
  若见微在客栈里等了多时,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安,他思虑再三,起身走了出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他逆着人流,四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前方不远处围着一大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他走了过去,向身旁一个围观的人问道:“老伯,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那人回道,“听别人说,是一个小伙子走着走着身上突然冒出了黑气,把大家伙吓了一跳。”

  若见微心下一沉,就听旁边另一人插嘴道:“何止呢,我亲眼所见,那小伙子吐了好大一口血……”

  若见微变了神情,追问道:“请问你可看清那人相貌了?”

  “这…”那人道,“我只知他一头银发,穿着件紫衣…哎,小伙子,你去哪儿啊?!”

  若见微不待那人说完,挤过人群到了最前面,正看到众人围着的地方,掉落一地的点心中,赫然有一滩血迹。

  若见微脑子里有根弦骤然绷断了,他跑到那血迹旁边,颤抖着捡起了地上的点心。

  “…去哪儿了?”众人只见那白衣道长失了魂般从地上站了起来,红着眼看向四周,“他…去哪儿了?”

  吵闹的人群霎时安静下来,半晌有一人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指着一个方向回道:“我…我看到…那年轻人往城外去了…”

  他话音方落,眼前的道长已掠出了人群,向城外狂奔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又一次独自离开?

  阿衡…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你。

  若见微出了城,沿着大路追寻,途中路过一座小村庄。

  有几人自他身旁走过,交谈的话语落入他的耳中:

  “听说了吗,又有魔者杀人啦……”

  “就是昨晚的事,老张一家都被残忍杀害了,那场面……”

  “我听说有人看到那魔者了,浑身都是黑气,啧啧……”

  若见微闻言停下了脚步:“几位,可否让我一观那几名受害者的尸体。”

  那几人见他一副修者的打扮,以为是前来除魔的道长,欣然同意带他前去。

  老张一家的尸体仍放在自家院中。

  尸体脸上都是极度痛苦的表情,可见死之前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其中甚至有几个月大的婴儿。

  若见微检查了尸体上的伤口,稍微松了口气。

  不是杜衡干的,杀人者另有其人。

  只是这样的话…杜衡又去了哪里?

  那几个村民见他神情一片沉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道长可查出些什么了?”

  “道长能否替我们抓住这作恶的魔者?”

  “道长请为老张一家讨个公道……”

  为恶魔者祸害世间,凡人弱小无力反抗,唯有祈求强者护佑,匡扶正义。

  阿四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方才几个浑身黑气的人闯进了他们家,爹爹外出不在,娘亲为了保护他和小弟,与那些人周旋,结果却被那几人杀害。

  他看着娘亲在那些人手中渐渐停止了呼吸,一双不甘的眼睛到死仍注视着他,他害怕极了。

  他护着身后的小弟,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提刀向这边走来,以为自己就要死在他们的刀下了。

  可是预想中的情景并未出现,一个人突然出现,出手解决掉了前一刻还在嚣张的几人。

  那人银发染血,面色似癫似狂,一手提着一人的脑袋,嘴角带笑地向他走来。

  阿四只觉得浑身发冷,这人比之前那些人更像个恶魔。

  小弟在身后扯着他的衣裳,他发着抖开口道:“你…你别过来…”

  杜衡却像听不到一般,一步一步地逼近眼前之人。

  阿四慢慢地退后,突然拉着小弟扭头便跑,却见杜衡眼睛一眯,提步向前,如同拎小鸡一般捉住了跟在他身后的小弟。

  “不!”

  阿四眼睁睁看着杜衡伸手掐住了小弟的脖子,年幼的孩童流着泪,无力地挣扎着:“四…四哥…”

  阿四一狠心,抓起方才那些人掉在地上的刀,向杜衡腹部刺去:“放开他!”

  杜衡先前已受了不少伤,此刻又受了一刀,大量的血从他伤口涌出,他却浑然未觉。

  他嘴角溢出了血丝,笑意却越发张狂:“这么急着找死么…”

  “…我便成全你!”他说着慢慢缩紧了掐着孩童的手。

  阿四瞳孔皱缩,撕心裂肺地吼道:“小五——”

  杜衡的动作一顿。

  他眼中一片挣扎之色,一时清明一时混沌,嘴角不断有血液流出。

  半晌,他缓缓松手,放下了手中的孩童。

  阿四见状,连忙跑过去将脸色涨红的小五护在怀中。

  小弟脸上都是泪,依在他身上小声地唤道:“四哥…”

  阿四心疼极了,他伸手拍拍小弟的背:“别怕。”

  杜衡像是暂时恢复了过来,他看着院中的一片狼藉,回想起了自己方才所做的一切。

  他走到两个孩子的面前,缓缓蹲下身,伸出了手,像是要安抚地摸摸受到惊吓的两人。

  阿四抬手狠狠打掉了他的手:“你休想再碰小五!”

  杜衡一愣,眼中一片苦涩:“我…”

  阿四却抱着小弟退后了,眼中都是警惕之色:“你离我们远点,你这个恶魔!”

  杜衡浑身一震,半晌他踉跄地站起身,再未发一言,慢慢走出了小院。

  血流了一路。

  杜衡走到一处树林里,突然失了力气一般,靠着身旁的树缓缓蹲下了身。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样……

  他缝缝补补,拼命维持的模样就这样被轻易地打破,露出内里的千疮百孔。

  他以为自己回到了人间,可这副皮囊之下住着的恶魔,终究会被人识破,将他再次拉入地狱之中。

  魔气再次翻涌而上,他勉力压制,蓦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药已经吃完了,他这一路时而清醒时而疯癫,魔气失控却愈来愈频繁。

  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不知道见微怎样了。

  他会来找我吗?我却…不愿他看到这样的我。

  这副模样被谁看到都无所谓,别人害怕也罢、唾弃也罢、不齿也罢…只是…只是…不要让他看到……

  因为我会害怕…害怕他的反应,害怕看到他的表情,害怕他转身离去。

  因为我爱他。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1】

  “噗!”杜衡再次吐出血来,他猛地站起身,魔气爆发而出。

  不行…不能再……

  他拼命压制着眼底的血色,跌跌撞撞地朝着树林深处跑去。

  疼…好疼啊…还要多久才能停下来…

  杜衡一头撞上了前面的树,血从他头上流下来,本该是很疼的,但却抵不上他身体里那撕裂般的疼痛。

  他却要以这样的疼痛保持清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颤抖着手,从怀中掏出了匕首。

  如果要魔气彻底失控……

  他缓缓抽出了刀。

  不如直接……

  刀尖对准了心脏。

  反正他早就习惯了……

  他挥刀狠狠地扎了下去。

  “阿衡!”

  杜衡的手蓦地一顿。

  见微?!

  若见微在他身后几步,他看着眼前人满身的伤,心中如针扎一般地疼。

  他本是顺着那几个杀人魔者的线索一路追查,却意外发现了那几人的尸体,正是为杜衡所杀。

  他又循着这条线索,沿途见到不少被杀的魔者,从他们所中之招可以发现,杜衡在渐渐失控了,他心下焦急,一路紧追,终于找到了这里。

  若见微往前一步:“阿衡…”

  “别过来!”杜衡背对着他喊道,若见微停了脚步,听到面前之人用几乎乞求的语气对他说,“别过来…见微…求你了…”

  若见微的心像是被人攥住一般,他缓声道:“为什么?阿衡…”

  他看着对方浑身都在颤抖,接着道:“…让我看看你,好么?”

  杜衡抖得更厉害了:“不要…不要看我…”

  若见微的语气坚定:“阿衡,跟我回去。”

  杜衡的眼睛蓦地睁大了,他的嘴唇在抖:“对不起…”

  “…对不起…”他的声音里满是破碎与悲伤,“对不起…见微…我不是你的阿衡…”

  “…我是个疯子,怪物,我的身体里住着恶魔…”

  “…他会伤害你,也会伤害别人…”

  “…对不起…我把你的阿衡弄丢了…”

  对不起,我原本想把他还给你的。

  可是太难了。

  杜衡绝望地闭起眼,再次抬手挥刀向自己胸口扎去。

  他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掌握住了。

  杜衡睁开了眼,眼中是震惊与惧怕;“见微…不要过来…我……”

  若见微在他身后,双臂环抱住他握着他的手:“阿衡怎么会被弄丢呢…”

  他一根一根地掰开杜衡握着匕首的手指,温柔又坚定。

  “…我的阿衡一直在这里啊…”

  杜衡瞳孔皱缩,眼泪毫无征兆地滚落下来。

  “…我知道…阿衡没有丢,他只是因为太疼,所以躲起来了…”

  “当啷”一声,匕首掉在地上。若见微感受着怀中人的颤抖,心疼极了。

  他握住杜衡的手抚上对方的心口:“…只要…只要见微摸摸,阿衡就会出来的,对不对…”

  温凉的泪水滴落在两人手上。

  若见微低头吻上杜衡的侧颈:“…阿衡不是疯子,不是怪物,不是恶魔…”

  “…他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

  杜衡被若见微紧紧拥着,他的颤抖渐渐停止了,魔气随着耳边的话语奇迹般地平息下来。

  “…所以,阿衡愿意跟见微回去么?”

  “…好。”

  苍梧山。

  若瑾领着叶舒在下山的路上走着。

  叶舒在苍梧山呆了半月有余,将山中转了个遍,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意味。

  前面缓缓走来个人影,若瑾忙带着叶舒拐了个弯,走上了另一条路。

  “?”叶舒疑惑道,“阿瑾,那是谁呀?”

  “嘘,”若瑾竖起个手指抵在他嘴边,“那是我师父,可别让他发现咱俩。”

  若关山?!

  叶舒马上闭上了嘴,他可不想猝不及防地与长辈见面,那实在太尴尬了。

  两人抄小道下了山。

  若瑾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吗?”不是说来时险些迷了路么。

  “没问题的。”叶舒说着掏出了一个千纸鹤。

  “这是什么啊?”若瑾好奇道。

  “杜护法给我的,说是我只要对这纸鹤说出想去的地方,它就可以为我指引方向。”

  叶舒说着,心下有些感慨,虽然杜衡有时候不太靠谱,可是一路上确实对他颇为照顾,还想到他一个人可能迷路,先替他准备了这纸鹤。

  他俩又说了一会儿话,半晌叶舒扭扭捏捏地开口道:“如此…我便走了,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啦,”若瑾红着脸道,“你一路小心。”

  叶舒朝着千纸鹤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若瑾大声道:“阿瑾!我…我还会来看你的!”

  若瑾故意把头扭到一边,小声嘟囔道:“谁要你来看啊。”

  嘴边却挂着甜甜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