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60章 殊途

第60章 殊途

推荐阅读:
  九州西南,千机门中今日格外热闹。

  “你们知道吗?司空师兄回来了!”

  “真的吗?早听闻师兄修为高强,仪表堂堂,我却因他一直在外游历而无缘得见,如今他回来了,我可要找机会看看……”

  “是啊,最好是能和师兄说上几句话……”

  “我劝你们收起那些心思罢,”不知谁出来泼了众人一盆冷水,“有人亲眼所见,司空师兄回来时怀中抱着个人,不教其他人瞧,径直抱到自己住处去了。”

  “啊?怎会如此?”

  众人皆是一番心碎的模样。

  “不知是哪家的姐姐得了师兄心意……”

  “真是令人羡慕呀……”

  众人如何讨论暂且不议,两位当事人一个还在司空阙房内睡着,另一个此刻正在掌门居处前。

  司空阙上前拜道:“掌门。”

  屋内无人回应,半晌一个锤子飞了出来朝司空阙砸去,被他轻巧躲过了,随后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小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便算了,恁的还给我老头子找了个大麻烦回来?!”

  司空阙收了正经模样,没皮没脸地笑道:“老相,你这话怎讲啊?”

  “砰”的一声,屋门被人打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面相虽苍老,腰背仍然挺直,一双眼更是炯炯有神,此刻正满含怒意注视着司空阙。

  相乔开口道:“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如今门中谁不知道你带了个外人回来?”

  司空阙仍是无辜地看着他:“是又如何?”

  相乔被他气得牙痒痒:“我且问你,那小子是谁家的?”

  “你如何知道是个小子?”司空阙故作惊讶道。

  “别绕开话头!”相乔拎起锤子作势又要捶他,“快回答!”

  “唔,”司空阙摸摸鼻子,“是天枢台之人。”

  他初时未仔细看,后来将姬璇带回门中后,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的正是天枢台的服饰。

  相乔的动作一顿,放下锤子,语气有些沉重道:“你知道么?天枢台被灭了。”

  “怎会?”司空阙此刻是真的震惊了,“是谁做的?目的为何?”

  相乔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山羊胡子:“幽都山凤止,听闻是为了神器‘太卜’。”

  “……”司空阙沉思了一瞬,“他之前虽然一直到处寻找神器踪迹,到底没有对藏有神器的仙门各家出手,如今为何…”

  “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他等不及了,”相乔答道,“不止如此,最近各家之中皆有修者无故堕魔,据说也是幽都山所为。”

  司空阙心下一惊,就听相乔继续道:“你带回来的人既是天枢台的弟子,应当知道不少事情,可以向他一问。”

  司空阙听他这么说,知道有戏,便向转身欲回屋中的相乔追问道:“问完呢?”

  相乔停下脚步,片刻叹了口气道:“老头子我与姜易有些交情,她门中弟子合该照顾一二,便教他在你那里住下罢。”

  杜衡被绑在刑架上,冷眼看着眼前的人。

  苏达嘴角挂着阴冷的笑,拿着短刀靠近他道:“何必对我如此敌视呢,左护法大人,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以刀背拍了拍杜衡的脸:“…你若是好声讨个饶,我一会儿便让你少些痛苦,如何?”

  “呵,”杜衡冷笑道,“一只疯子座下的走狗,非要学人说话,可惜旁人听到的,只是几声吵闹的犬吠罢了。”

  “你!”苏达又气又恼,本就丑陋的面目此刻更加狰狞了,他伸手卡住杜衡的咽喉,待看到对方的脸因窒息而慢慢变得青紫,才放开手恶劣地笑了起来,“呵呵…既然左护法不愿与在下多说,那在下便直接开始罢!”

  话音方落,他不顾仍在大口喘气的杜衡,挥手狠狠地将刀捅入了对方的左胸。

  “啊——”惨叫声响起,苏达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

  疼。

  短刀捅入的那一刹那,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慢慢的,才有细细密密的疼沿着心脏扩散到全身各处。

  太疼了。

  杜衡忍不住挣动着,铁链碰撞的声音回响在牢内,却只给面前的刽子手带去了更多的兴奋。

  真的好疼啊。

  随着心脏被剖开,他像是砧板上的鱼一般,死了又活过来好几回。他明明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血滴落的声音,却好像神魂已经和□□分离了。

  待到缓慢又残忍的折磨结束后,苏达看着眼前不再挣动的人放大的瞳孔,笑道:“多谢左护法大人的‘转轮’之力了。”

  说罢解开杜衡身上的铁链,转身离去了。

  失去束缚,杜衡直直地从刑架上摔了下来。

  他倒在地上,全身被汗水浸透了,身前更是一片血肉模糊,血水混杂着汗水流下来。

  他抬起几乎没有力气的手,勉强为自己止住了胸前的血流。

  他知道,这只是开始。

  苏达取走了大量的神器之力,如今他体内魔气已远远强于神力,二者的平衡被打破,他需得捱过那被两种力量相互撕扯的阶段,等到增多的神器之力使两者重新达到平衡。

  不知道这次需要多久。

  他颤抖着握住自己腕上的菩提串。

  好冷,他的身体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杜衡把自己蜷成小小的一个,妄图从中汲取一点点的温度。

  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袭来,他闭上眼,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阿衡…阿衡!”

  焦急的呼喊破开黑暗,将他拉回了人间,杜衡睁开眼,对上了若见微墨色的眼睛。

  “阿衡,你没事罢?”

  是…梦啊。

  “没事。”杜衡重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隐去了眼底泛起的血色。

  他把自己埋在若见微怀中,感受着那人的体温,这才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若不是凤止找上二人,他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五十年前的生活了,然而体内隐隐躁动的魔气却提醒着他,自己随时有可能再次失控。

  不可以…不可以失控,杜衡想道,至少不要在他面前…不要让他看到那样的自己。

  时辰尚早,若见微是被身旁人不停的颤抖惊醒的,这才焦急地唤醒了杜衡。

  两人躺在床上,若见微轻轻抚过怀中人的背,担忧地问:“是否是昨日酒喝多了?若你身体有不舒服定要告诉我。”

  “我没事了。”杜衡抬起头看着他笑道,“别担心了,昨日的酒我还未放在眼里。”

  “真的么?”若见微不信,“你昨晚趴在我身上说了许多胡话,比如…”

  “好了好了,”杜衡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见微,你怎么老是拆我的台呢?”

  若见微看着他,笑弯了眼。

  两人商量着今日离开这座城,杜衡打算去城里买些接下来要吃的干粮,便教若见微在客栈里等着。

  “我与你一同去。”若见微不解地看着他,往常都是杜衡在前面买,他在后面付钱的。

  “不不不必了,”杜衡从他袖中掏出钱袋,放到了自己怀中,神神秘秘道,“我还要买些别的,给你个惊喜,你就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好罢。”若见微无奈道,不知道这人又要搞什么。

  杜衡向他讨了个吻,便离开了客栈。

  求如寺中。

  老方丈已为净思度化了体内的魔气,走出了厢房,对净悟道:“大师已无碍了,再过一个时辰便会醒来。”

  “多谢方丈,”净悟规规矩矩向方丈行了个佛礼,问道,“方丈修为高深,在下斗胆请教方丈佛号。”

  “无名小辈罢了。”方丈对他慈祥一笑,转身离去了。

  净悟步入屋中,净思正在床上躺着,面色不似先前那般苍白,却仍是一片淡然,仿佛无悲无喜,无牵无挂,随时都会飘然离去。

  当年净思决心修行“无我”道后,他便鲜少见到对方脸上露出多余的表情了。

  虽然净思天性情感便淡薄,少有外露,但在净悟面前,他总是个好脾气的大哥,偶尔还会开个玩笑,有时净悟惹到他了,他也会生气,不过转眼兄弟二人便又在一处打闹了。

  曾经的净思会笑,会生气,会伤心,可净悟却眼睁睁地看着他眼中的情感与色彩慢慢消失,最终变成了对谁都相同的淡漠。

  他看着变得陌生的大哥,心里感到一阵惶恐。

  这恐惧与忧虑终于在那一日爆发了。

  他与净思二人下山去处理一起魔者杀人的事件,原是一位修者爱慕的凡间女子被人残忍杀害,他悲痛之下走火入魔,将对方尽数残杀。

  原因查清后,净悟欲以度化之法消去那人身上魔气。

  谁知那本来平静下来的人突然魔气爆发,暴起就要杀人,被净思一掌毙命。

  净悟永远忘不了,他将那濒死之人抱在怀中,那人恢复清明的眸子注视着他,而后断了气息。

  “为什么?”净悟冲上去扯住净思的衣襟,红着眼吼道,“他明明还有救,我们明明有别的办法,你却杀了他?!”

  “他魔气已失控,回天乏术,若不杀了他,他便会杀了其他人。”净思面上不为所动,淡漠的话语进入他耳中。

  净悟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的人:“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冷静下来也明白那人救不回来了,可是他看到净思面无表情地结束那人性命的时候,后背一阵发冷。

  他颤抖着松开了自己的手:“这…这便是你的‘无我’道么?让你变得冷血无情,让你变得心无怜悯?”

  净思淡色的眸注视着他,回道:“是,这便是‘无我’道,我已入道,便要走到最后。”

  “这是甚么劳什子的‘无我’道?!这是甚么劳什子的佛门修心之法?!”净悟冲他吼道,“若是为了证道成神,变得失去情感,失去自我…我宁愿你我从没进过佛门!”

  净悟回到无量山,向念慈辞行:“我要离开无量山。”

  “为何?”念慈看着青年,淡声问道。

  “这不是我要求的道,”净悟抬头看着佛堂中高坐的佛像,“我有我自己的路走。”

  “好罢。”念慈叹了口气,默默注视着青年背过身,离开了他曾日夜跪拜的佛。

  净思拦住了下山的净悟:“你要走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怎么?”净悟冲他露出一个邪气的笑,“你不舍得我么?”

  净思看他半晌,忽然抬掌向他攻来。

  净悟一惊,忙提刀相抗,可他自小学经偷懒,练武也没净思刻苦,哪里是对方的对手。

  两人没打几个回合,净思一掌击在净悟胸口,他被打得倒飞出去,撞在了一颗树上。

  “咳咳…”净悟将狼狈的自己撑起来,看向面色淡漠的净思,笑得惨淡,“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了,净思…净思!”

  他冲那人吼道:“总有一天,我要向你证明…你是错的。没有佛门心法,没有甚么‘无我’‘从心’,我也一样能修行,能证道成神!”

  他掠过呆立在原地的大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杜衡抱着一堆点心干粮在街上走着,突然一阵血气翻涌,魔气难以抑制地爆发出来。

  他狠狠咳出了一口血,不顾身边人的诧异,跌跌撞撞地向城外跑去。

  点心和干粮散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