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6章 蹇卦

第56章 蹇卦

推荐阅读:
  姬璇在树林中被几个堕魔修士围了起来。

  他同师弟往浮玉山而行,幽都山之人虽然没有追上来,可他们一路上碰到了好几波魔者的袭击,师弟为了保护他,以身作饵引开了那些魔者,二人就此失散。

  姬璇十六年来第一次独自外出,又方遭逢师门剧变,亲友离散,一路颠沛流离,身心俱疲,那个天真懵懂的仙门天才见识过这人世中的诸多险恶后,被迫迅速成长起来。

  他此时背靠着大树,面对着逐渐逼近的几人,苍白的脸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

  其中一人道:“小道长怎么独自一人呢?你的师兄师姐呢?”

  另一人恶劣道:“这小道长看着白白净净的,他师父怎的放心让他一个人出门?”

  姬璇攥紧了袖子,他今日早晨卜了一卦,下艮上坎,乃为蹇卦。

  几人眼中满是猥琐,慢慢靠近孤身一人的少年。

  就在一人将要摸上姬璇的脸时,忽见几颗石子袭来,击中了那人的手腕。

  那人腕上吃痛,收回了手,气急败坏道:“哪个人坏我的好事?”

  旁边几人面面相觑,皆摸不着头脑,就听一人朗声道:“几位欺辱一个少年,怎生面皮这么厚?”

  几人向声音来处看去,但见一位身着黑衣,面容俊朗的青年落在不远处,正是偶然经过的司空阙。

  那人被他驳了面子,心下恼怒,抬手就朝司空阙攻去。却见司空阙不慌不忙,轻松化解了攻势,而后捉住他攻来的手,干脆利落地来了个过肩摔。

  “咣”的一声,那人狼狈地摔在了地上,剩下几人见状,都愣在了原地,不敢妄动。

  “道长饶命,饶命啊!”那人趴在地上,胡乱地朝司空阙磕头,嘴中不停地道,“小的,小的不是有意冒犯的!”

  “莫向我磕头,”司空阙看向地上的人,“你若有心认错,便向那位少年道个歉,然后赶紧滚!”

  “是是是,”那人知这黑衣青年灵力高强,非他们几人能敌,忙爬到姬璇面前磕了个头,“方才冒犯了小道长,小的在此给您赔不是了。”

  说完,忙带着其余几人道了歉,而后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姬璇听着那几人的脚步渐渐远了,这才失去了力气般,慢慢靠着树滑坐到地上,他的后背已被汗水浸湿了。

  司空阙走到他面前,眼前之人衣袍脏污,发冠散乱,却无法掩盖面庞的清秀,看得出是仙门大派的弟子,而且身份高贵。

  他朝姬璇伸出手:“小道长,可还起得来?”

  姬璇闻声仰头,却迟迟没有动作,他用来遮眼的绢布早就丢了,司空阙这才发现他的眼中少了神采。

  “……”司空阙蹲下身,在姬璇面前挥了挥手,见对方毫无所觉,方确定这孩子是真的看不见,他靠近姬璇道,“小道长你…”

  却见姬璇突然失去了支撑,歪向一边倒了下去。

  司空阙忙伸手抱住了他。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1】

  若见微自一片混沌之中睁开了眼。

  两人一夜缠绵,到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过去的。

  身上倒是干爽的,杜衡还算是识相。

  若见微稍稍动了动,立刻感觉全身如同散架一般,脸上黑了几分。

  昨晚他有心想要对阿衡好些,才让对方在上面,谁知此人得了便宜后丝毫不知收敛!!!

  回想起此人昨晚对他说的那些浑话,若见微心下莫名升起了一股暴躁。

  杜衡在他身后睡着,两手环抱着他,像是还没醒,只是……

  若见微朝后靠了一下,立刻感觉到了抵在自己身后的东西,脸上更黑了。

  昨晚都那般了居然还……无耻流氓!!!

  他咬牙翻过身去朝着对面睡得无知无觉的人,抬起腿就是狠狠一踹。

  “咚!”

  这一早,客栈里的人都是被一声巨响惊醒的。

  “砰砰砰”店家敲了半天,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他看着眼前一头银发凌乱,身上披着件白色外袍的青年,疑惑地问道,“客官,你…们没事罢,怎么这么大的动静?”他记得住在这里的是两个青年。

  杜衡朝他露出个歉意的微笑,张口胡诌道:“抱歉老板,大早晨吓到你们了,我方才同我家那位练剑时不小心摔到地上了。”

  “?”老板更疑惑了,大早晨的您二位在屋里练剑?!

  真是好兴致呐。

  杜衡客客气气地送走了满脸疑惑的老板,又带着笑意地关上了门。

  待转过身来后,他才一脸难以描述地捂住自己小腹蹲下来,可怜兮兮地对着床上隆起的一团控诉道:“见微,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若见微从被子里露出两只含着水汽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杜衡挪到床边,对上他的眼,继续委屈道:“你怎么能这么无情?!难道我昨晚伺候得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好过头了。

  若见微还是不说话,只是瞪着他。

  杜衡接着道:“你看你都承认我技术好了,那你怎么能踹……万一……你以后可就没法快活了。”

  我信你个鬼!

  若见微一把掀开被子,就要起身再补一脚,不如废了得了!!

  杜衡看他一身的痕迹,眼神一暗,忙把人按进被窝里,好声安慰道:“好啦不逗你了,乖乖躺着吧,我给你上点药。”

  若见微耳上瞬间攀上了一层粉红,却在看到杜衡拿来药罐后,紧紧抓着被子不肯松手。

  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杜衡无奈道:“见微,你这样我怎么给你上药呀。”

  若见微看着他小声道:“不必了。”

  “那怎么行,”杜衡继续诱哄道,“就算修道之人体质优于常人,那么多痕迹也不是很快就能消下去的,更何况还有……”

  “好了!”若见微恼怒地打断他的话,道,“那你就快点!”

  “诶。”杜衡朝他讨好地眨眨眼。

  杜衡把若见微半扶起来靠在床头,又拿枕头给他垫在了腰后,这才坐在他身旁开始上药。

  丝丝凉意随着杜衡游走的指尖在若见微身上泛起,他垂下眼睫,刚好看到杜衡锁骨上的咬痕。

  应是昨晚他受不住时咬上去的。

  若见微抬手,又开始扒杜衡身上仅有的一件外袍…还是他的。

  杜衡捉住他的手问道:“见微你作甚?”

  “……”若见微仍扯着他的衣服,抬眼看着他道,“你身上也有…伤。”他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低。

  天爷!我的仙君哟!

  快别再撩拨我啦!

  杜衡将他的手放好,另一只手动作不停道:“无事,你的…比较重要。”

  若见微又瞪了他一眼。

  两人闹了好一阵,杜衡才把人身上收拾好。

  若见微顶着一张黑脸坚持要自己下床,杜衡只好假装没看到他一边皱着眉头动作,一边对着自己磨牙。

  若见微走到桌前,要拿起梳子梳头时,手却被杜衡按住了。

  他接过梳子,对若见微道:“我来。”

  若见微看向镜子里,杜衡神情专注,正拿着梳子为他仔细束着发。

  他张口喃喃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2】你我如今,便是名副其实的道侣了。”

  杜衡闻言轻笑道:“同吃同住,一同修炼的道侣?”

  若见微红了脸,咳了一声道:“是…行过周公之礼的…道侣。”

  杜衡为他戴好发冠,转到他身前来。

  两人交换了绵长的一吻。

  本来是要今日动身,杜衡顾及若见微身体,硬是又住了一日。

  翌日,他们出了城,来到了恒河岸边。

  河上游有专门的租船处,二人租了一条小船,而后便一路沿着恒河顺流而下。

  走水路需得几日,两人闲得无聊,每日尽是腻在一处。

  杜衡买了好些点心,与若见微并排躺在船上,一边吃点心一边看星星。

  “今夜的星星真多呀。”杜衡双手撑在脑后感叹道。

  “嗯,”若见微躺在他旁边,耳畔是涛涛的河水声,道,“这里的夜与苍梧山不同。”

  “苍梧山的夜是怎样的呢?”杜衡转头看向他。

  “大多时候,天上只有一轮冷清的月,偶尔有云飘过,就像给那月亮带了层面纱似的,”若见微回忆道,“山里静悄悄的,只有虫鸣声与风声。”

  他的面色淡淡的,该是同苍梧山的月一般,杜衡看着他的侧脸,没由来地想道。

  若见微抬起右手伸向夜空,像是要触摸这满天的星斗。

  杜衡也伸出手抓住了他的右手,两人腕上的菩提串碰在一起。

  “这里的夜色很美,”杜衡轻轻道,“我身侧是明月,眼前是繁星。”

  漫天星子包围着他,他拥着明月入睡。

  凤止正在闭目休息,幽都山的人马在他身后不远处休整。

  半晌,凤止忽有所觉,睁眼看去,正见一人一身黑袍,兜帽遮面,朝他而来。

  凤止仿佛可以预料到这人张口后那欠揍的语气,他不耐烦地又闭上了眼。

  “唉,在下不远千里为凤掌门送神器,掌门便是如此对待在下的么?”

  凤止睁开眼,暗金色的眸子里暗潮涌动:“东西呢?”

  “便在此处了。”谢涔将“离徽”交到他手里。

  凤止看着手中的长琴,皱眉道:“‘溯世’呢?你不是说你早就在浮玉山中布下了暗棋,一定可以将之拿到手么?”

  “唉,本来是没有问题的,”谢涔夸张地叹了口气,“可惜出了些差错,‘溯世’被人半道抢走了…”

  凤止微微眯起了眸子。

  谢涔看出他眼中的危险意味,接着道:“…那人拥有神印,在下想要抢夺‘溯世’时,却被你门中那个小转轮将人带走了。”

  凤止一惊:“杜衡?!”

  “啊…原是叫这个名,”谢涔轻笑道,“我怕掌门等得不耐烦了,所以没有接着追,先来向掌门交代了。”

  凤止冷声道:“他们现下在哪里?”

  “嗯…我记得,”谢涔嘴角勾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他们往西南走了。”

  凤止闭眼平息了眸中的不悦,对他道:“吾知晓了,你走罢。”

  谢涔目的已达到,装模做样冲凤止行了一礼,而后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凤止看着他方才所在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这个人来历成谜,实力不明,他几次窥探都不得结果。

  此人不能久留…待君上恢复后,他便要动手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