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5章 月夜

第55章 月夜

推荐阅读:
  过了半晌,杜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见微,我…”

  若见微伸手摸索着按上他的唇,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你没反驳,我就当你答应了,不准反悔。”

  杜衡万万没想到这回轮到自己被套路了。

  若见微的头靠着他的头,声音响在他耳畔:“阿衡,我找了你好久…”

  “…我很想你。”

  那话语如柔软的云,将杜衡疲倦的心轻轻包裹起来,是独属于若见微的温柔。

  “跟我回去吧。”

  杜衡突然不想管那么多了,见微等了那么久,他怎么忍心让他再等下去。

  “嗯。”他闭上眼轻声回道。

  若见微又亲了亲他的耳尖,眼见杜衡的耳朵变成了通红。

  “噗,”他沉沉的笑从杜衡背后传来,直教杜衡整张脸都红透了,“阿衡,我怎么不知道你被亲了之后反应这么大。”

  怪可爱的。

  若见微说着又伸手捏了捏对方滚烫的脸。

  杜衡把他往背上托了托,继续向前跑去,略带羞赧的声音散在雨中:“见微!你真的是我认识的见微嘛?!”

  怎么如此消遣人,还要动手动脚的。

  若见微趴在他背上笑得停不下来。

  净悟提刀挡住了袭向自己的魔气,心中巨震。

  此人实力…比他先前在沧洲城中遇到的堕魔后的空桑君还要强!

  净思落在他身边,两人对视一眼,皆知此番不可恋战,应该尽快找机会离开。

  谢涔运掌再次聚集魔气向两人攻来,净思运起无量心法抵挡,净悟则趁两人相抗,从侧面袭向谢涔。

  却见谢涔一边以掌法与净思拆招,一边灵巧地躲过了净悟的刀,他似是对刀剑之法也颇为熟悉。

  净思净悟两人联手,也未能压制谢涔半分,眼看对方失了与两人纠缠的耐心,出招愈发狠厉不留余地,净悟心下不免焦急。

  净悟再次被击得后退几步,正要继续上前,就见净思以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净悟疑惑地扭头看向对方。

  净思对他摇了摇头,而后道:“净悟,用无量心法。”

  “!”净悟一惊,“你是要…与我合力,使出‘四大皆空’?”

  净思定定地看着他,净悟与他无声地对峙着。

  谢涔的魔气又袭了过来,净悟叹气道:“好。”

  净思抬手接下了这一次袭击,而后腾空结了个法印。

  与此同时,净悟横刀在身前,眼神一凛,再次旋身挥刀之时,刀法已不像先前那般狂乱随心,而是透着一股刚正庄严的沛然正气。

  净思手中法印落下,伴随着刀气向谢涔而去。

  谢涔挥袖欲化解这股刀气,却见刀气骤然在他周身化开,而后与法印结合,在他四周形成了一股结界法阵。

  一瞬间,法阵竟教阵中人失去一切感官,仿若置身一片虚无,正是无量心法之中的‘四大皆空’!

  就连强大如谢涔,也有片刻的恍惚。

  净思与净悟抓准时机,向城外跑去。

  谢涔回神过后,不禁带了些恼怒:“又是佛门之人的心法!”

  他以魔气强行破开了法阵,直直掠向逃跑之人。

  净思行进间察觉到不妥,回身只见谢涔一掌直向净悟背后而去,忙提掌接下了这一击。

  谢涔正在气头上,下手便重了几分,而净思方才使出大招,灵力正是虚弱之际,这一交手,直直被击得倒摔出去数丈之远。

  “哥!”净悟瞳孔皱缩,忙跑过去扶起了净思。

  净思面如白纸,身上伤口冒着黑气,勉强开口道:“快…走…”

  净悟一把抱起他来,躲过谢涔的一击,提步朝城外跑去。

  谢涔追了一阵,突然觉得有些无趣,索性停下了脚步:“呵,罢了,那小佛修活不了多久了,便让他们自己烦恼去罢。”

  他拂了拂袖,转身踱着步向城中走去。

  面前不远处落下了三道身影,虞渊带着两个部下朝他走来。

  谢涔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嘲道:“我记得杳冥君不是去布阵了么,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虞渊冷哼了一声,回头道:“木萧。”

  他身后一位部下应声而出,上前将夺来的神器交给了谢涔。

  谢涔接过了“离徽”,笑道:“杳冥君办事果然教人放心。”

  虞渊不理他这阴阳怪气,只道:“听说凤止带人灭了天枢台。”

  “是啊,他倒是做了件我千年前就想做的事,我可得好好谢谢他。”谢涔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轻快,“嗯…让我想想…不如就把‘溯世’的下落告诉他好了。”

  虞渊跟在他身后,闻言眼神一沉:“凝玄!你…”

  “我如何?”谢涔转过身来,无形威压散开来,其余几人身上渐有冷汗冒出。

  他看了一眼虞渊身后的另一位部下,若有所指地对虞渊道:“你只管听我吩咐便好,劝你别做多余的事。”

  那部下闻言浑身一抖,若是若见微在此,必能认出来,此人便是先前拦下他抢夺神器的人。

  杜衡背着若见微来到了客栈中住下来。

  他给两人换下了淋湿的衣服,又将若见微放到床上,查看了对方的伤势,道:“虽然我已经以神力治疗过,但还是须敷些药才能好得快些,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请大夫过来。”

  杜衡起身欲走,袍袖却被人拉住了。

  他回过身,低头看到若见微拉着他袖子的手,又看向对方。

  若见微坐在床上,仰头定定地看着他:“你要记得你答应了我的,不能反悔。”

  杜衡望进他那双墨色的眸子里,缓缓低下|身,语气一片温柔:“嗯,我不反悔,我跟你回去。”

  他们此时离得极近,呼吸纠缠在一起,再也分不清彼此。

  ……

  杜衡平息了半晌,才开口道:“我先去叫大夫,你好好休息。”

  若见微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杜衡伸手为他整理方才弄乱的衣衫,无奈笑道:“好啦,你身上有伤,先不要乱冲动了。”他意有所指地看向若见微身上某处。

  若见微脸上一片恼怒之色,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抬起手,整好了杜衡被自己扯开的领口,方才答道:“好罢。”

  杜衡轻笑出声,在他额上落下了安抚性的一吻,而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大夫来看过后,为若见微开了些内服与外敷的药,嘱咐杜衡每日按时为他上药,杜衡点头一一应下了。

  “修道之人体质优于凡人,又以灵力治疗,恢复得会更快些。”老大夫摸着白胡子对杜衡道,“另外近日便减少下地次数罢,你既是他道侣,这几日要多加操劳了。”

  若见微闻言低下头,两耳攀上了红色,杜衡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对那老大夫又是道谢又是送别。

  杜衡回到屋子里时,若见微已将自己埋在了被子里侧躺着,只给他露出一个后脑和通红的耳朵。

  杜衡颇有些好笑,他坐在床边捏了捏那软软的耳朵,道:“见微,你把被子都盖了,我盖什么呀。”

  那后脑不为所动。

  杜衡接着道:“如今天气这么凉,我若是不盖被子着了凉,咱俩可就是一个伤一个病了,到时又是谁照顾谁呀。”

  “那样的话,咱俩只能都窝在床上,四目相对,涕泪横流,无语凝噎……”

  若见微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脸愤愤地将被子分给了他一半。

  一连着好几日,若见微都呆在客栈里。

  杜衡每日谨遵医嘱,为他熬药敷药,还不时出去给他买些零嘴,给他讲些路上的见闻。

  若见微靠在床头,曲起一条腿来,杜衡坐在床边,将他另一条受伤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小心翼翼地为他涂药。

  他将清凉的药膏细细地涂抹在伤处,指腹所过之处,带起密密麻麻的痒,从腿上直传到若见微的心里。

  杜衡低着头,银色的发散落在他肩头,从若见微的角度只能看到隐约的侧脸,可他仍贪婪地一遍又一遍描摹着对方的轮廓,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阳光洒进屋子,为一切镀上了金色的边,有细微的尘埃在光中浮动。

  匆匆流年,不过弹指一瞬。

  这一晚,圆月当空。

  杜衡拆下了若见微腿上绑着的绷带,仔细看了看,而后拍板道:“嗯,伤疤已消了大半,见微你下地走走看呢。”

  若见微在屋中走了几圈,看向他道:“行动已无碍了。”

  其实前几日他就偷偷下地走过,觉得已经没事了,但杜衡非要让他在床上再躺几天。

  “果然修道之人体质就是好呐,”杜衡将他拉回床上,“不过今日已经不早了,我们明日再出发吧。”毕竟他们已经在此停留十来天了。

  若见微坐在他身边,低着头没吭声。

  杜衡起身去灭掉屋内的灯,待走到床边俯下身时,突然一双手攀上来勾住了他的后颈。

  ……

  他退开些许,眼色沉沉地看着若见微,哑声道:“见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若见微的眼睛亮晶晶的,抬手拆掉了头上的发冠,一头墨发披散下来,他再次抬头吻上了杜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