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3章 琴杀

第53章 琴杀

推荐阅读:
  惠影道:“烦请府主将贵府所藏神器交出。”他是绝影堂堂主,亦是围攻榣山的魔门首领之一。

  “妄想!”有弟子冲他们喊道。

  “你们杀害我榣山弟子,还想要神器,当真可耻!”

  “……”

  祝飞白并未发话,只冷冷地看着面前之人。

  昧心堂堂主林昧眯了眯眼,语气阴冷道:“看来祝府主是不愿交出神器了,如此…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罢手一挥,魔门弟子再次围攻上来。

  祝昀率众长老迎敌,但见祝飞白一人立于最前方,翻袖以琴弦灌注强大灵力,随即冷然乐音从指尖泻出,只听“铮铮”几声,转眼将几位想要上前袭击的魔者当场击杀。

  正看到这幕的罗生心中一凛,早已听闻榣山乐府府主修为高深,想不到竟能直接通过琴音击杀修为不算太低的魔门修者。

  对手难以应付,林昧与无锋堂堂主常锋眼神交错,而后几人身法变换,由惠影、常锋与罗生三人率半数人马围攻祝飞白,林昧则带领剩余部下继续攻向乐府其余之人。

  祝飞白虽在琴修上造诣极高,然乐修先天不长于近战,再加上多半人马轮番攻击她一人,她身上亦受了不少伤,逐渐难以支撑。

  罗生一边应付琴音中的灵力攻击,一边道:“祝府主一人当关,已见颓势,在下奉劝府主还是快将神器交出吧!”

  祝飞白并未答话,她稍稍退后几步,而后额间神印一闪,竟是召出“离徽”浮于前方,随即两手同时在琴弦上划过,琴声如奔腾江海涌向四周,引得围攻之人皆是一顿。

  祝飞白双手指法变换间,琴音携着神器之力滔滔不绝倾泻而出,直教在场之人心神俱震。

  眼见围攻之人被琴音震退,却听林昧狠毒的声音在祝飞白身后响起:“祝府主可还想救府中人的性命?”

  祝飞白一惊,转身看去,只见魔门之人已将众弟子与长老制服,林昧制着祝昀,横剑在他喉前。

  琴声蓦地止了。

  祝飞白开口道:“放开他们。”

  林昧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还请祝府主将‘离徽’交出。”

  祝飞白的手瞬间握紧了,半晌道:“你先放了他们,我便…”

  却在此时,变故陡生!

  一旁的常锋趁祝飞白与林昧对峙之时,迅速掠至祝飞白身后,挥刀就要斩下!

  “铛”的一声,但见一把长刀横在常锋与祝飞白之间,竟教常锋的刀再也无法压下半分。

  常锋顺着长刀看去,一道飒然身姿映入眼帘,他瞳孔皱缩:“右护法大人?!”

  乐正岚手上使力,挑开了常锋的刀,而后护在祝飞白背后,开口道:“谁也不能动她。”

  双方一时都愣住了,过了片刻,才听惠影的声音响起:“属下不知右护法是何意。”

  “哦?”乐正岚长刀立在身前,“是我没说明白么,我说…”

  她露出一抹有些邪气的笑:“…这个人,我罩了。”

  幽都山之人闻言脸色皆是一变,罗生道:“我等奉掌门之命前来夺取神器,还请右护法莫要为难属下。”

  “为难?”乐正岚瞥他一眼,“我好像还什么都没做吧。”

  几人见她主意已定,不再多说,常锋道:“既然如此,那便休怪属下不客气了!”

  语毕,但见先前围攻祝飞白之人再度冲了上来。

  乐正岚提刀在手,喝道:“来!”随后挥刀迎了上去。

  祝飞白亦再度拨动琴弦,配合乐正岚的刀法。

  乐正岚刀势凌厉,愈战愈强,祝飞白琴声也随之愈发急促,二人合作无间,转眼已有压制之势。

  乐正岚后仰躲过了常锋一击,而后反手一刀刺入了对方的心脏,常锋尚未来得及反应,已直直倒了下去。

  罗生与惠影见状,攻势皆有所收敛,变得愈发小心翼翼。

  乐正岚后退与祝飞白背靠着背,她抬手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迹,开口道:“我来应付这里,你去救你府中弟子。”

  祝飞白心知情势不可久待,对她道了声“多谢”,便顺着乐正岚杀出的一条路迎向了不远处的林昧。

  林昧见祝飞白朝自己来,心下一狠,剑刃在祝昀脖颈上划下一道口子,口中道:“祝府主难道不管自己小弟的死活了么?”

  祝昀忍着痛,冲祝飞白喊道:“阿姐别管我!”

  祝飞白看着他模样,心下一痛,她手捧着“离徽”靠近林昧,道:“你放下他,我便将‘离徽’交给你。”

  林昧看她逐渐走近,心中一喜。待二人相距约一丈之时,他渐渐松开了制着祝昀的手,抬手就要抢夺神器。

  却见此时,祝飞白翻手在“离徽”之上轻轻一弹,凌厉灵力直向林昧与制服众弟子的魔者袭去。林昧躲闪不及,瞬间被击得后退了几步,祝昀趁机逃脱了牵制,跑到祝飞白面前。

  祝飞白眼含关切:“阿昀,你没事罢?”

  “我没事,阿姐。”祝昀说完才后知后觉感觉到身上的疼,祝飞白忙伸手以灵力为他愈合伤口。

  此时变数再生,只见已获得自由的众弟子之中,忽有一人眼神一变,抬掌向祝昀攻来。

  祝飞白见状,顾不得多想,挺身挡在了祝昀身前,生生受了这一掌,霎时被击得撞上了后面的墙。

  “离徽”摔在地上,被那满身浓重魔气的弟子迅速捡了去。

  “阿姐!”

  “飞白!”

  祝昀看着倒在废墟里的祝飞白,拖着一身的伤向那处跑去。

  乐正岚挥刀扫开面前人,不管身旁人砍在自己身上的刀剑,飞掠至祝飞白身边,小心地扶起了昏迷之人。

  众魔者见神器已得手,不再恋战,纷纷退出了榣山。

  现场只剩一地的尸体和震惊不已的乐府众人。

  祝昀跑到乐正岚近前,看着她将自家姐姐轻轻放在腿上,焦急地问道:“我阿姐怎么样了?”

  乐正岚看着祝飞白伤口处冒出的黑色魔气,皱眉道:“她中了魔气。”

  “?”祝昀慌了,“为何?府中怎么会有魔者?这是怎么回事?方才的袭击不是你们幽都山之人的诡计么?”

  “不是,”乐正岚的眼中布满杀气,“方才袭击者身上的魔气,比之幽都山更为浓郁。”

  “……”祝昀脑中一片混乱,“那还有谁?阿姐现在要怎么办?”

  “尚不知对方身份,但看伤口处的功法,那人修为恐怕在我之上。”

  祝昀更慌了。

  “莫慌,”乐正岚起身将祝飞白抱了起来,对祝昀道,“你先整顿乐府中的幸存之人,我带你姐姐去求医。”

  祝昀看着她,莫名觉得心中稍定,点头应下了。

  “诸位小心避让呀!”

  大街上,一位身着白衣,手拿长剑的年轻道长正在屋檐间飞掠。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浑身散发着黑色魔气的修者,正奋力奔逃着。

  那修者看着受了伤,形容颇为狼狈,他在房上跑了片刻,又落到地上继续逃跑,还不时挥剑向追击之人攻击,动作间撞到了不少路边摆着的货摊。

  却见一个身穿淡紫色外袍,头戴白色幂离的青年从一旁跑出在他后面缀着,一面提醒街旁的人们避让。

  那堕魔的修者又转了个弯,不顾撞到了一个挑着扁担的老者,继续向前跑去。

  杜衡停下来扶起了那倒地的老人,关切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若见微从他身后掠过,直直追向前面的魔者。

  老人被杜衡搀着,连声道:“我无事,多谢这位公子。”

  他俯身挑起落在地上的扁担,杜衡看见他箩筐里装的东西,突然道:“老人家,你这个是要拿去卖么?”

  “正是。”

  “那我买一个吧。”杜衡说着就往身旁一捞,这才反应过来若见微去追人了,有些尴尬地道,“额…不好意思,我没带钱…”

  “无妨,”那老人笑着看他,“就当多谢你扶我起来了。”

  他说着将一盏兔子模样的花灯递给了杜衡。

  若见微又追着那人跑过几条街,同时挥剑抵挡那人的袭击。

  他抓准时机,一把掷出“照夜”直朝那魔者而去,对方躲闪不及,背后被刺了一剑,脚步慢了下来。

  若见微收剑在手,眼看就要追上那人,魔者却突然发了狠,转过身以剑与他斗在一处。

  二人相斗间,四周行人皆躲在一边,跟上来的杜衡忙撑了个结界护住众人。

  却见此时,一个小男孩从街的另一边跑来,他手中拿着个糖葫芦,对前方发生的事无知无觉。

  众人心中皆是一紧,就见魔者一道剑气直向那小男孩挥去,若见微见状欲挡已来不及,关键之刻,只见一抹紫色身影飘过。

  剑气击在一处货架上,杜衡则怀抱着小男孩,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旁。

  小男孩紧紧抓着手中的糖葫芦,懵懵地看着眼前之人,白色轻纱飘起,正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凤眼。

  若见微趁魔者未及反应之际,上前擒住了对方,向城外而去了。

  杜衡将小男孩放在地上,孩子的母亲这才跑过来将男孩抱在怀中,对杜衡道:“多谢公子相救。”

  说着对自家孩子道:“还不快谢过这位大哥哥。”

  小男孩仍是不明白当前状况,但还是乖乖地对杜衡道了谢,他将手中的糖葫芦举到杜衡面前:“请你吃。”

  杜衡蹲下来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道:“我不吃,你快吃吧。”

  男孩仍是坚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请你吃。”

  那母亲也道:“公子快拿着吧。”

  “唉…”杜衡笑道,“既然如此,那我拿这个和你换好不好?”他说着将方才拿到的兔子灯放到男孩眼前。

  小孩子果然被这灯吸引了目光,将糖葫芦往杜衡手中一塞,而后两只小手捧起了花灯。

  杜衡站起身,对母子俩拜别,然后拿着糖葫芦出了城。

  若见微已在城外等着了,杜衡左看右看,不见魔者身影。

  若见微知道他所想,开口道:“那魔者已死了。”

  “?”杜衡问道,“不是说要从他口中问些事情么?”

  “我原是这么打算的,”若见微说着皱起了眉,“可那魔者身上虽穿着仙门的衣袍,却已经神志不清了,只知道一味攻击。”

  “他身上魔气也不同寻常,看着像是被人刻意种下了魔气而引至堕魔。”

  “这魔气如此浓厚,比之凤止更甚,很难不让人想到那个千年前的魔头凝玄。”

  杜衡走近若见微,若见微看他两手背在身后,正在纳闷,就见对方神神秘秘地从背后拿出了…一根糖葫芦。

  “……”若见微看着面前的人,无奈道,“你如今多大了。”

  “见微你不要这么嫌弃嘛,”杜衡说着把糖葫芦凑到若见微嘴边,“这可是我方才所救的小朋友给我的呢。”

  他冲对方眨眨眼:“有劳仙君费心费力除魔了。”

  若见微万万没想到,五十年后,他居然还做出和杜衡两人分吃一根糖葫芦这种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