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2章 苦甜

第52章 苦甜

推荐阅读:
  杜衡被若见微拉着走在街上,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

  “见微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方才那个人为什么要阻拦你呀?”

  “见微我有点累了,要不咱们先休息一会儿?”

  “见微你不饿吗?我请你吃饭吧。”

  “见微……”

  若见微不回他,只一味往前走,杜衡却还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若见微终于被他烦得忍不了了,转头看向他,冷冷问道:“你有钱么?”

  “……”真是灵魂拷问呐。

  杜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很是闷闷不乐了一会儿。

  若见微还是带着他去了一间饭馆,等上菜的间隙,他才开口道:“我要去尔是山。”

  杜衡一愣,就听他继续道:“你和我一起去。”

  杜衡道:“尔是山…你…”

  “我从‘溯世’中得知,尔是山乃是优昙尊修行之处,或许可以解开你身上为何会有‘转轮’之力的秘密。”

  “我…”杜衡敛眸沉思了一瞬,似是不愿意多讲,复又提起另一件事道,“‘溯世’?”

  “是,”若见微看着他,“‘溯世’如今便在我身上,方才那人便是想要抢夺神器才阻拦我。”

  他将浮玉山与琅環阁之行告诉了杜衡。

  饭菜端了上来,杜衡抬起筷子给若见微碗里夹了些菜,说道:“没想到‘溯世’的归属还有此渊源。”

  若见微看着满桌熟悉的饭菜还有对方熟练的动作,突然有些恍惚,他接道:“是,而且‘溯世’本身也颇值得探究,其中有关十神与封魔之战的记载也可让人对千年前的事多加了解。”

  “对了,你说十方神器之间彼此有联系?”

  “嗯,我已经看到的三件神器之间确实如此。”

  杜衡低头思索了一番,若见微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杜衡似是斟酌了许久,而后缓缓开口道:“我在幽都山中,见到了十神之一…”

  若见微心下一惊。

  “…‘孔雀明王’。”

  杜衡将他在幽都山中从孔宴那里听说的神器之间另有联系的说法告诉了若见微。

  当然略去了他探查山洞的前因后果以及与孔宴的一些对话。

  若见微听了不禁皱起了眉头:“孔宴的说法更加证实,神器的作用并不简单。”

  “嗯,虽然不知道凤止用来修复神魂的阵法是怎么回事,但确实是借助神器之力来进行的。”杜衡的语气显得颇为平淡。

  借助神器之力…若见微心下一痛,他抬头看向对面,甚至就要脱口而出问一问那个人,每次剖心取血,他都是怎么挺过来的。

  却见杜衡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到他嘴边,笑道:“这饭不合你口味了么,怎的一直皱着眉头,来来来,吃一块甜糕。”

  若见微看着他的笑,张嘴咬了一口桂花糕。

  糕点酥软,化在嘴中,半是清甜,半是苦涩。

  晚些时候,两人找了间客栈住下。

  若见微进到屋内,抬手召出了“溯世”,将卷轴递给杜衡,杜衡接过,将之放到桌上,二人并肩坐在一起,展开了卷轴。

  “溯世”泛起白光,其中的文字逐渐显现,若见微跟着杜衡又看了一遍,到最后时,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奇怪,这卷中的记载,与上次相比似乎起了变化。”

  “哦?是有什么记载不同了吗?”杜衡问道。

  若见微回忆了一番,朝一处指去。

  杜衡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突然伸手轻轻触上了那行文字。

  就见有淡淡的紫光从他指尖泛出,而后没入了文字中,那文字再次变换,化成完整的句子出现在二人面前。

  那是最后有关封魔之战的记载:

  “…封魔之战出现变故,吾等十神虽以十方神器成功封印魔头凝玄,然十神之中有背叛者,或为凝玄所用。故连山曾言,数百年之后凝玄或将破封而出,连山已于‘太卜’中留下卜词,预示九州命运…”

  “…余亦留下线索于此,若后世有缘者有幸见此记载,切记…”

  “…封印凝玄者,神器也,故破除封印者,同为神器…”

  “…连山早已预料此种情况,故已于十方神器中另留下阵法…”

  “…魔头凝玄身上魔气怨气极其深重,吾等欲探知其过去而不得,然世上并无纯粹之魔祸,故凝玄堕魔前之身份绝不简单…”

  这段话既有提示又带了些隐晦,两人却看得暗暗心惊。

  若见微沉吟道:“先前看时,卷中有关封魔之战结果的记载较为笼统,我原本以为,这是因为‘琅環君’写下这段时已是强弩之末,故而写得仓促。如今看来,却是一层障眼法。”

  杜衡问道:“祝府主以‘离徽’试过么?”

  “试过,”若见微道,“我们便是先以‘离徽’引动‘溯世’共鸣,才找到了‘溯世’,但‘离徽’并无让其中内容改变的效果。”

  “……”杜衡看着自己的指尖,眼神微敛,“是因为是‘转轮’么?看来…这位‘优昙尊’不简单呐。”

  “无论怎样,”若见微伸手覆上了杜衡的手,看着他道,“目前来看,尔是山中应当有‘优昙尊’留下的线索,我们前往一探,或许便可知晓‘转轮’与十方神器阵法的秘密。”

  休息之时,杜衡悄悄推开若见微房间的门,便看到那人已在床上朝里睡下了,床外面还留着一块地方,屋里尚点着一盏灯。

  他无声勾了勾嘴角,轻轻步入了房内,脱下外袍后俯身吹灭了那一盏灯。

  杜衡躺在床上侧过身,从后面搂住若见微,看着那人的后脑勺,小声道:“晚安,见微。”

  若见微睁开眼睛看着墙,他的后背抵着杜衡的胸膛,甚至能感受到背后之人沉稳的心跳。

  他又闭上了眼。

  若见微第二日醒来时,发现他和杜衡面对面躺着,自己的手正搭在对方的腰上。

  “……”这不争气的手,他大概知道为何那次杜衡说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了。

  若见微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人,杜衡还在睡着,眼睫随着吐息轻轻颤动,面上一片安详,阳光洒在他的银发上,泛着柔和的光。

  若见微的目光落到他两片薄而浅的唇瓣上,慢慢凑了上去。

  他几乎摒住了呼吸,紧张又决然地将自己的唇靠近,杜衡轻浅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面上,他感觉到自己的两耳一片滚烫。

  就在若见微的吻将要落下之时,却见眼前之人突然憋不住似的,轻声笑了出来。

  杜衡睁开双眼,灰眸里皆是笑意,望着双耳通红的若见微。

  若见微面上一黑,猛地拉开了与杜衡的距离,抽手拉过被子盖住了对方的头,而后愤愤地越过他下床去了。

  杜衡闷闷的笑声隔着被子传了出来。

  若见微在屋内梳头,杜衡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的背影。

  再等一段时间,他想道,等我…找到了压制之法,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见微。

  到时,如果见微还愿意接受他……

  自重逢之后,他惊喜于见微对他态度的改变,又胆怯于这份亲近。

  从前的阿衡可以把自己的一切与满腔的爱意捧到见微面前,他无所畏惧。

  如今的杜衡依然愿意毫无保留地爱他,却害怕让见微看到有关自己的所有真相。

  他想把原来的阿衡还给他。

  天枢台内,一片断壁残垣。

  这个在九州上屹立了千年之久的门派,最终还是难敌魔门强悍的攻击。掌门随众长老战至最后一刻,倒在了这片他们一直生活的土地上,门人伤亡惨重,侥幸生还者四散奔逃。

  凤止站在一地的尸首间,手中摩挲着夺得的神器,神色晦暗不明。

  其实天枢台落得如此下场,除了幽都山的围攻之外,还有部分门人突然堕魔,以致同门自相残杀的原因。

  有蹊跷,凤止想,这些人是被人强行种下了魔气,这手段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魔气比他自己的还要浓郁,放眼古今九州,也只有…千年前的那个魔头凝玄了。

  至于为何选择在幽都山围攻之时引导天枢台之人堕魔…凤止眼睛微眯,原因显而易见,便是为了将此事嫁祸给幽都山。

  不过无所谓了,凤止看着手中的“太卜”,神器已经得手,他的目的仅此而已。

  不一会儿,有属下来到凤止近前道:“回掌门,天枢台还有部分门人出逃,请问是否要派人追杀他们?”

  “不必了,”凤止收起了神器,回道,“通知幽都山之人撤退吧。”

  他并不沉迷于这种恃强凌弱的杀戮游戏,他所做的事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为了…那个人。

  凤止抬脚向来路走去。

  祝飞白星夜兼程,终于赶到了榣山脚下。

  她看着昔日山清水秀的景象被一片黑色魔气笼罩,心头愈加不安,飞身向山上掠去。

  榣山乐府之中,尸横遍野,惨不忍睹。二府主祝昀仍带领着剩余的弟子与长老苦苦支撑着。

  他们皆是长于乐器的修者,而魔门之人多是擅长刀剑等近战之法,故而相斗之中乐府之人总是处于下风。

  不一会儿,又有几名弟子丧命于魔者刀下。祝昀同长老围成一圈,将其余弟子护在圈内,而后各持乐器,齐奏退敌之乐。

  榣山乐府所修的道法,乃是以乐音灌注灵力,达到破阵杀敌之效。只听激烈的乐声响起,不少魔者皆受到了影响,攻势有所减慢。

  只是修为高者受到的影响较小,一位魔门门主仍坚持着挥刀上前,重伤了一位长老。霎时乐声变得混乱,乐府之人皆受到了攻击。

  众人眼看防守被破,一时无望。此时却听一声铮然琴响,随即音波携着强大纯然的灵力震退了攻上前来的诸魔。

  双方皆向声音来处看去,便见祝飞白立于一处屋檐之上,手持长琴“琼华”,抬手又是三声琴响。

  祝昀心下一喜,府中弟子皆喊道:“是府主!”

  “府主回来了!”

  “太好了!”

  “……”

  幽都山之人被迫退后了一段距离,祝飞白从屋上落下,身后护着府中众人,冷冷注视着面前来犯者,开口道:“魔门之人为何无故犯我榣山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