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0章 追寻

第50章 追寻

推荐阅读:
  净思看向树上的人,语气毫无波澜:“净悟。”

  “呵,你还是这副模样,真是…让人厌恶啊!”净悟说着抽出手中“摩诃”,向净思攻去。

  净思侧身躲过了他这一击,抬手挥出一道沛然掌气,袭向净悟面门。

  净悟挥刀斩开掌气,掠至净思近前,两人一来一往,一刀一掌,斗得难舍难分。

  净思一掌荡开净悟的刀气,净悟提刀撤身,在他不远处站定,冷笑道:“你的‘无我’道又有长进,这次你又舍了七情六欲中的哪一个?喜、怒、忧、惧?”

  他再次挥刀上前,恨声道:“你为了能够证道成神,还真是没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啊!”

  净思抬掌挡住他,声音仍是平平的:“我欲证道成神,乃是为了求一个答案。”

  净悟刀上使力,喝道:“这个答案就那么重要么?!”

  “与你叛出无量山所坚持的同样重要。”

  净悟突然说不出话来了,他瞪视了对方许久,卸去了刀上的力气,退了回去。

  净思看他没有阻拦之意,抬步继续向前走去。

  “你去哪里?”净悟在他身后问道。

  “晋阳城。”

  幽都山。

  乐正岚赶回来后,将山中里里外外找了一遍,也不见杜衡的踪影。

  她狠狠地踹了一脚身旁的树,骂道:“娘的!”

  亏她还好心替若见微回来找杜衡下山,这小子怕是早就自己下山去找老相好了!

  不过…就连凤止也不在山中,幽都山部下更是没几个留下来的,这未免太不寻常了。

  乐正岚找到一个留守的幽都山部下,问道:“掌门去了何处?”

  那部下被乐正岚此时一身的火气吓住了,结结巴巴道:“掌…掌门…带着部下…去…去榣山与天枢台…抢夺神器了…”

  “!”乐正岚心下一惊。

  罗生坐在树下静静地擦拭着手中的“魍魉”刀。

  凤止带着他们这些部下出了幽都山后,兵分两路,一路跟着凤止北上前往天枢台,一路则由他与其它三位归附于幽都山的魔门门主带领,前往榣山乐府。

  他们此刻已离榣山不远了,正等着前去打探消息的部下回来,好准备动身。

  他此次能成为领头人之一,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他将如春山中杜衡之事告诉了凤止,让凤止认为他是个可靠的属下。

  想到杜衡与凤止,他不禁眯了眯眼…杜衡说得对,凤止确实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掌门只是需要一个忠心的部下,而他刚好合适罢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不够强。

  “呵呵…你想要变强吗?”突然一声阴冷的声音在罗生耳畔响起。

  “谁?!”他提刀站了起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我听到了你的心声…你…想要更多的力量吗?”那声音如附骨之蛆一般。

  “是谁在装神弄鬼?还不现身一见?!”

  “呵呵呵…亏你还是个堕魔的修者,居然不知道…我…”

  那声音无不恶劣地继续说着:“…我是你内心深处的欲望…我是…你的心魔…”

  杜衡和叶舒提着大包小包在路上走着。

  眼看前方就是苍梧山的山门了,两人的脚步不约而同地慢了下来。

  “杜护法,”叶舒咽了咽口水道,“我…我有点紧张。”

  “紧…紧张什么,”杜衡回道,“看到门口扫道的雪长了么?”

  “…嗯。”是扫雪的道长吧……

  “一会儿你去同他讲,就…就说,”杜衡接着道,“说你要找他们的若小长老和若瑾师姐。”

  “…哦,”欸不对,“那你呢?”

  “我?我当然是在旁边给你加油打气了。”杜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您真是出息啊。

  两人说着走到了山门口,杜衡二话不说将自己手里的包裹塞到了叶舒手中,而后郑重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严肃地道:“交给你了,小叶子。”说着一把将他推到了那低头扫雪的道长面前。

  叶舒:“……”

  那道长被吓了一跳,随后抬头看到叶舒手上的一堆包裹,开口迟疑道:“请问小道长这是…”

  “啊,我,我是涿光山弟子叶舒,”叶舒忙开口道,“我来是为了找苍梧山的若瑾师姐和若小长老,还请师兄前去通报一下。”

  叶舒连着说完了这一串话,才敢喘出一口气,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

  道长看着眼前的少年,狐疑道:“就你一人?”

  “不是,”叶舒忙回过头,“还有…”

  却见他身后哪里还有杜衡的身影,叶舒疑惑地四处看了一圈,这才在不远处一块石头后面看到了躲着的杜衡。

  “……”

  杜衡看到他的视线,抬手冲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而后彻底藏到石头后面看不见了。

  “……”叶舒转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冲那道长露出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对,就我一人。”

  道长对叶舒说了句“请稍等”,便上山去了。

  不一会儿,便见山上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叶舒不禁喜上眉梢,冲那人喊道:“若瑾师姐!”

  “小叶子?!”若瑾的声音里也满是惊喜,“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我…我是专门来…来看你的…”叶舒说着红了脸。

  若瑾笑道:“谢谢你来看我。”

  叶舒简直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幸好他还记得别的事,忙问道:“若瑾师姐,若小长老呢?”

  “我师兄下山去了,”若瑾回道,“他应该是同榣山乐府的祝府主去浮玉山了。”

  若瑾疑惑道:“你找师兄做什么?”

  “不是我,”叶舒带着她往那石头走去,“是杜护法…咦?”

  只见石头后面早已空无一人。

  杜衡在路上慢慢悠悠地走着。

  他心里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满心欢喜又小心谨慎地来到苍梧山,结果见微却不在山中。

  在如春山中遇到若见微是他没有料到的,他本来打算先去如春山办完事,再去苍梧山看看,谁知…竟会那么巧。

  时间真是个有趣的东西,明明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可他看着那人如今愈加清冷出尘的面容,心中却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欢喜的是,他的月亮从未蒙尘,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这五十年来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见了他之后,满心满眼都是他,我如今想的,都是他开心安好,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不是孤身一人,再多坎坷也无所谓了。

  害怕的是,他极力想在那人面前装作同五十年前一样的笑容,可是他知道,这副皮囊下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他害怕他看到那样的自己,那样…真实的自己,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是他变了,他一心想着回到他身边,可是他清楚地知道,五十年前的时光,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故人犹似月,安肯照我心。

  他像以前一样同他玩笑,同他打闹,他像个拙劣的戏子,妄想粉饰太平。

  因为他没有办法想象,当见微发现他如今真实的面孔时,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他不想再被抛下了。

  “杜大哥!”杜衡的回忆被一句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他回过头,就见若瑾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身边:“杜大哥,等等我呀。”

  “若瑾师妹?”杜衡道,“你怎的不在山上呆着?”

  “杜大哥,你是来找我大师兄的吧。”若瑾没有回他,反而开口问道。

  “…是。”

  “我师兄应该是去浮玉山了。”

  “…哦。”

  “你不去找他吗?”

  “我…”

  “杜大哥,”若瑾认真地道,“我师兄他…一直在找你。”

  杜衡愣愣地看着她。

  “自我跟着师父入了苍梧山,就见大师兄总是下山去,我问别的师兄他是去做什么,师兄们都说,他是去找神器了。”

  “我们都不知道他找神器是为了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找人。”

  “在苍梧山上的时候,师兄不是在练剑就是在打坐修炼,几乎没有什么别的事做了。可是我曾看到…他常在月下对着腕上的菩提串发呆。”

  “我…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师兄真的一直在找你…听别的师兄说,他这样疯了一般地到处找神器的线索,已经有几十年了…”

  “杜大哥,你不知道,师兄在山上对我们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和师父一模一样的。可是自从你跟在他身边后,他的情绪丰富了很多呢,我有时甚至觉得他…都不像他了。”

  “你上次一个人从沧洲城离开,师兄醒来后…很伤心…”

  “所以杜大哥,”若瑾的眼睛亮晶晶的,“你去找他好不好?”

  “不要再让他闷闷的一个人了。”

  “…好,”杜衡过了半晌才开口,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去找他。”

  “我会…回到他身边。”

  “不会再让他一个人了。”

  世上最幸运的事,莫过于我一直在坚持,而你也从未放弃。

  天枢台。

  姬璇仍在殿中破解“太卜”的卜词,如今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姜易同其它长老聚在掌门府中,合力卜了一卦。

  “结果如何?”姜易问道。

  “回掌门,”那解卦的长老面上一片担忧,“是大凶之象。”

  “……”姜易的神色隐在薄纱之后,手上握紧了腰上的玉佩,半晌道,“开启守门大阵,另外,护好姬璇。”

  若见微同陆珏拜别之后,便独自前往尔是山。

  这一天,他正行至一处罕无人迹的小道上,忽觉耳旁有异动,便停下了脚步。

  “阁下跟了在下几日,今日终于要现身了么?”他开口冷冷道。

  周围无端起了风,若见微再往前看去时,便见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面容的人站在了他前方不远处。

  那人道:“留下你手中的神器。”

  ——《卷四·思古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