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48章 端倪

第48章 端倪

推荐阅读:
  “铛!”楼青川挥刀挡下了面前人的攻击。

  自从如春山中出来之后,他一直在九州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偶尔提刀惩恶锄奸,偶尔停步游山玩水,倒是见识了一番人情冷暖与世事无常。

  这期间顾寒一直远远地缀在他身后,若是遇到他解决不了的麻烦时,就出来露个面,其他时间对他都是放养的状态。

  算算他下山已有好几个月,楼青川其实有些想家了,但他心里有气,既不肯向顾寒开口,也不愿向楼秋远服软。

  这几个人是他在一个小村庄里碰到的,他们身上都有着浓厚的魔气,彼时正在村中烧杀抢掠。楼青川少年心性,热血上头,提起“不惑”就迎了上去,结果才发现这几人实力不俗,他一时反而被他们缠住了。

  他原本一人就势弱,如今和这几人打了多时,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

  楼青川一晃神的功夫,另外几人也围了上来,他的刀还架在面前,一时抽不出身来。

  眼看几人的剑就要刺中楼青川了,忽然听得“铮”一声,随后一股凌冽的刀气横扫而来,瞬间荡开了几人的攻势。

  那几人看到有帮手到来,纷纷迎了上去,但见顾寒持刀在手,眼神一凛,而后挥刀抵挡住几人的攻击。几人见对方实力高强,又想提升身上魔气,顾寒察觉了他们的意图,手上刀势一转,一招“逆水寒”使出,转眼间便取了几人的性命。

  楼青川愣愣地看着站在满地尸体中收回“饮冰”的顾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顾寒却不看他,只低头查看了几人身上的魔气,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些人看装束是鹿台山之人,”顾寒声音冷冷的,“且他们身上的魔气与修为不符,不像是因经脉逆行而堕魔。”

  鹿台山是个修剑的小仙门。

  “你是说…这魔气不是他们自身的?”楼青川问道。

  “对,这股浓烈的魔气,更像是别人强行灌输在他们体内的。”顾寒道。

  楼青川无端打了个冷战,竟有人能利用魔气强行引导修道之人堕魔。

  “事情不简单,”顾寒回忆起这一路遇到的魔者明显变多了不少,他起身看向楼青川,“且不说这些修者是如何被引至堕魔的,能够在没有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将魔气输进这么多仙门之人体内,引导者极有可能是鹿台山内部之人。”

  楼青川瞳孔一缩,今日看到的是鹿台山弟子,焉知其它仙门之中是否也有……

  他突然感到有些担心,顾寒向楼青川走去,问道:“如今九州已经不太平了,跟我回去吧,青川。”

  楼青川看着他,半晌道:“…好。”

  陆珏与若见微行于路上,他斟酌了半晌,开口对身旁人道:“若小长老之前在沧洲城时,曾说空桑君乃是被魔气引至堕魔的,这是否便是当年魔祸并未完全解决而留下的后患。”

  “应是如此,”若见微沉思道,“吾从空桑君记忆里得知,他沾染上魔气乃是在封魔之战后,故而这魔气应是当年魔头的后手。”

  “近日里九州之上也多有无端堕魔者,我原来还有些不明白,如今看来应是有人刻意引导所致。”陆珏猜测道。

  “是,这样的做法,与千年前的魔祸如出一辙。”若见微敛眸,他想到之前同杜衡在淮阴城与晋阳城入过的阵法,这种使全城之人堕魔的阵法,现在想来也与魔祸脱不了关系。

  千年前魔头应是被十方神器封印了,否则这千年来九州也不会有喘息的机会,那如今被封印的魔头到底如何了?

  “溯世”中曾提到,十方神器乃是解决魔祸的关键,如今九州之上,大肆抢夺神器的势力…只有幽都山了。

  叶舒在树林里狂奔着。

  他好不容易从涿光山上溜下来,却因为独自下山不识路,只好边向别人问路边走,结果一个人昏头昏脑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他原本是要去苍梧山的,但是转了几天之后,他已经彻底不认识路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日,他正在林子里打转,就遇到了几个浑身裹挟着浓厚魔气的人。

  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叶舒只抵挡了几下就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身后人穷追不舍,他跑得气喘吁吁,心中满是绝望:这大概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吧……

  叶舒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头也不回地拼命奔跑着。身后人大概是有些气急败坏了,身上魔气纷纷袭向他,他不敢回头看,只能凭着感觉挥剑劈开向自己袭来的魔气。

  不知跑了多久,叶舒觉得有些腿软了,此时他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条道路,他心下一喜,咬紧牙关向前冲去,希望能碰上个人求救。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他内心的呼声,路上竟真的走着个熟悉的身影。这时身后的几人也追了上来,叶舒顾不上狂跳不止的心跳,冲那人高声喊道:“杜护法,救命啊!!!”

  那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正是从幽都山上下来的杜衡。

  叶舒看到他停下了脚步,心头浮现出了一丝希望,便在此时,一道魔气击中了他的脚踝,他腿一软,直接向前滑去,直到了杜衡近前,才被石头绊了一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杜衡:“……”倒也不必行此大礼。

  叶舒在饭桌前狼吞虎咽着,努力逼迫自己忽略桌对面那道充满了戏谑的眼神。

  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找了一尊什么样的大佛。

  天知道方才杜衡抬手消灭掉那几个人之后脸上挂着几滴血冲他勾唇一笑的时候,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喊出声来。

  饭菜是杜衡点的,不过叶舒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因为迷了路一直在荒山野岭里转悠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吃上一顿好饭。

  不过…杜衡看起来点菜的时候挺熟练的,端上来的菜怎么这么多偏甜的啊?!

  而且他点了又没吃,结果都是叶舒吃的。

  叶舒含着泪咽下了一块糖醋排骨,就听杜衡在对面开口道:“小叶子啊,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回涿光山了吧,怎么会在此处?”

  “额…”叶舒讪讪开口道,“我…我偷偷下山来的。”

  “下山来把自己送到魔头面前?”杜衡笑道。

  “……”多损呐。

  “我本来是要去苍梧山,结果迷了路…”叶舒试图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噗!”杜衡没忍住笑了出来,道,“苍梧山在九州东北,涿光山在九州东南,你是怎么迷的路,才能跑到西南来的?”

  “……”叶舒闹了个大红脸。

  杜衡笑够了,才有开口问他:“你去苍梧山做甚?”

  叶舒红着脸道:“我…我…我去…去看人…”

  “哦——”杜衡故意拉长了语调,一副你知我知的模样。

  叶舒头埋得更低了。

  半晌,就听杜衡语重心长地开口道:“不是我说,小叶子呀,你这个样子可是追不到我家若瑾师妹的,你得学得机灵一点儿,大胆一点儿…”

  叶舒抬起头看着他,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杜衡像个媒婆似的唠叨了半天,最后道:“…不如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苍梧山。”

  “?”叶舒疑惑地道,“你陪我去?”这么好心?

  “怎么,”杜衡撑着脸看他,“只许你去找你的若道长,不许我去找我的若道长么?”

  “可是你原来不是要去苍梧山的吧?”

  “无妨,”杜衡垂眸看向桌上未动的一盘桂花糕,“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叶舒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往后一路上应该不会再迷路了。

  只要杜护法靠谱些就行,他暗暗想道。

  叶舒吃到最后,实在是被甜地吃不下了,他放下筷子,看向对面的人。

  杜衡也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叶舒心中忽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杜护法,”叶舒小声道,“该付饭钱了。”

  “我没带钱。”杜衡也小声回他。

  “……”叶舒心里凉了半截,“我的钱袋丢了。”

  “……”杜衡接着小声道,“我以为你带着钱呢。”

  我还以为你带着钱呢!叶舒有些抓狂。

  不是,您没带钱,怎么还理直气壮地点了这么一大桌的菜啊?!

  “现在怎么办?”叶舒看着向他们这边走来的小二,有些担心地问。

  杜衡皱紧眉头,脸上一片凝重:“没办法了…”

  叶舒心里一紧,他该不会要做些什么杀人放火、毁尸灭迹的事吧……

  就听杜衡接着道:“…一会儿我说三二一,你就跑,听到了么?”

  “?”叶舒还没反应过来,杜衡已经开口道:“三、二、一!”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杜衡一把拎起发懵的叶舒,从大堂里穿行而过,在身后小二的叫骂声中,翻窗而出,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饭馆。

  “……”叶舒被拎着后衣领随杜衡在屋檐间穿梭,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刚刚吃下的饭仿佛都要被他颠出来了。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是怎么会认为这个人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