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47章 明王

第47章 明王

推荐阅读:
  47.明王

  孔宴看着眼前入阵之人,面上有惊疑之色:“你是…”

  却见杜衡突然脚下一点,抬手朝他袭来,身上神器之力尽显,紫色咒文涌向空中之人。

  孔宴手掌翻转间化出“俱缘”扇,“唰”地一声扇面展开,随即在面前一挥,消去不少咒文攻势。

  此时杜衡已掠至孔宴面前,两人袍袖翻飞间已过了几十招。

  杜衡抬手挡住孔宴一击,而后顺势退回莲池边。他方才看到洞中景象时心下已有了猜测,此时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你神魂有损,凤止收集神器便是为了你吧。”

  孔宴缓缓落在水面上,语气温和地开口道:“是…当年封魔之战后我肉|身与神魂皆受损严重,是阿止修复了我的肉|身放在此处,并设法修复我的神魂。”

  杜衡嘲道:“你一个神者,让一个妖魔替你收集神器修复神魂?”

  他又问道:“你和凤止什么关系?”

  “阿止是我的部下,他非是妖魔,而是凤凰一族的族长。封魔之战后妖族凋零,他是如今天地间最后一只凤凰。”

  杜衡眼中冷色闪过:“胡说!别告诉我你没发觉他身上那股强大的魔气。”

  孔宴闻言眼中浮现出悲伤之色:“他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是我亏欠阿止太多…”

  “呵呵…”杜衡冷笑道,“所以你就纵容他四处抢夺神器,甚至不择手段?!”

  “他所做一切皆是为了修复我的神魂,阿止本性并非残暴之人。”

  “哈哈哈…”杜衡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皆是为了你…为了你!凭什么?”

  他眼中泛起恨意:“凭什么他为了你,要将所有人都拉入地狱?!”

  孔宴哑然,杜衡兀自笑了半天,突然收敛了笑意,看向他道:“不过…无所谓了,我先杀了你,再杀了他,你们便再也不必忧心什么神器、神魂之事,好好作伴罢!”

  孔宴看着他,淡淡开口道:“你打不过我,你方才已经试过了。”

  “无妨,”杜衡看起来毫不在意,“你如今不过是个神魂残缺的神罢了,而我…”

  他眼中泛起疯狂之色:“而我…可是你亲爱的部下为了救你,亲手造出的怪物呀。”

  孔宴迟疑道:“你如今体内既有转轮之力又有魔气,你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杜衡笑道,“哈哈哈…你该问问你的好部下,他为了得到神器之力都做了什么事!”

  孔宴道:“十方神器之中另有联系,迟早要归于一处,阿止所为由我来承担,倒是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杜衡眼中冷色闪过:“记得什么?”

  孔宴又盯着他看了片刻,开口道:“你神魂有异,你没有察觉么?”

  “我神魂有异?”杜衡喃喃道,他半晌又笑了起来,“啊…你说的是将人炼化成神器的那个阵法吧…那可真是个好东西,托它的福…”

  他狠声道:“托它的福,我如今非人非佛,非神非魔!神魂有异算什么?我已经不知道…”

  他指着自己胸口:“…现在这里面住着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

  杜衡说完,起身又向孔宴攻去,孔宴释放神魂之中的神力,直把杜衡逼得停滞了一瞬——即使只有神魂,他也比凤止还要强!

  孔宴拂袖将杜衡推回池边,叹气道:“你变成如今这样…是阿止的错,我猜你一定想找到压制体内神器之力的方法吧。”

  杜衡一愣,就听孔宴继续道:“我为你指一条明路,九州西南的尔是山上,有你要找的答案…”

  “…只是你要答应我,找到之后,便离开这里,与阿止再无瓜葛。”

  杜衡抬袖擦掉了嘴角溢出的血丝,冷声道:“你想以此与我交易?恕我不能苟同…找到压制之法后,我会回来杀了你们。”

  孔宴闻言神色也变冷,属于妖族圣君的威压显现,淡淡道:“若你还要杀他,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杜衡与他对视,道:“那到时便各凭本事吧。”

  话音方落,他眼前景色再变,已然回到了山洞之中。

  杜衡又看了看棺中沉睡之人,而后朝洞外走去。

  六年前。

  杜衡从已无人气的修罗堂中走出,缓缓步至一条小溪边。

  他的身上衣袍已经被鲜血浸湿,既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

  左手腕上的菩提串沾了血,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手串放入水中,仔细地清洗着。

  他一遍又一遍,神经质地洗着,总觉得那上面还沾着血迹。

  他注视着水面上映照出的自己的脸,面上还沾着苏达的血,红色的血,衬得他仿佛是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恶鬼。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也洗不干净了。

  他看着水中的自己,滚烫的泪滴毫无征兆的落下来,砸进水里。

  恶魔,怪物,疯子……这副身躯里住着的到底是什么?

  他一心想着早日回到见微身边,可是他此刻忽然有些胆怯了。

  见微他…还愿意见到现在的自己吗?他还愿意带着这个…疯子回苍梧山吗?

  他…还会喜欢我吗?

  这样的我…怕是会伤透他的心罢…

  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认识到,一切都已经彻底改变了。

  那个颍川城中的小神棍,早就死在三十六年的阵法炼化中了。

  “溯世”卷中的记载还在不断显现着:

  “…余与连山耗时数十年,遍访十神,期间连山告知每人炼制对应神器,余猜测此或为解祸之法…”

  “…时年三月,余与连山游于九州极西。余二人于西海之畔见一破败山门,余一时兴起,进入一观,发觉山中唯余断壁残垣。余在其中寻到些许记载,上书此处原为乐游山,乃是九州第一位证道成神者无尘之仙门…”

  “…据门中记载,无尘乃道门不世出之天才,剑法卓绝,年纪轻轻便以佩剑问天证道成神。其后无尘仗剑行于九州,四处游历,后逐渐销声匿迹,隐于世人之外,门中人猜测其人或许已身陨,师门乐游山亦终至没落…”

  “…余与连山见此人生平,皆唏嘘不已,连山曰:‘强大如斯,终至身陨,悲矣叹矣。’余深以为然。故而世间万物,终至消亡,避之不已,唯愿生时,逍遥自在,了无遗憾…”

  “…余于九州东南寻得一藏经阁,起名‘琅環’,连山问余欲何为,余笑曰:‘吾本凡人成神,未如君等,有道法精深传于后世,唯平生好游历,故将搜集之奇闻异事,各家经典,名人论述,大师思想记于书册,尚算得为后人留些功德。’连山意有所动,余复笑曰:‘到时,君算是浏览吾之著述第一人也。’…”

  “…魔祸原因查清,乃是有魔头故意散播魔气于九州之上,所经之处,万物堕魔,寸草不生…”

  “…九州魔祸迭起,广野之上,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四方仙门亦多有为魔气侵扰而堕魔者,孔雀明王已与其部下查得魔祸源头所在,大战势在必行…”

  “…一日夜里,连山独步于院中,余上前问其所虑,连山曰:‘祸之将至,不可避也,此次若不功成…’余笑曰:‘君曾言□□有常,纵吾等身死,亦有后人继承吾等遗志,祸世者终会自食其果。’…”

  “…六月,孔雀明王召集部下,连同其余十神及仙门百家,与魔头及其追随者战于九丘之南,首丘之上,魔头实力高强,稍有不察则会被其引诱至堕魔,与同袍刀剑相向。大战持续十年,双方伤亡惨重…”

  “…最终吾等十神以所炼制十方神器,共同封印魔头…”

  卷至最后,似是书写之人气力不济,字迹逐渐潦草,其间可见书写之人内心焦灼悲痛:

  “…魔头虽被封印,妖族近乎灭绝,仙门百家元气大伤,十神陨落有六,二人伤重,其余二人下落不明…九州灵气破坏严重,欲恢复鼎盛或需数千年之久…连山临终前…曾告知余…魔祸尚未彻底弭平,魔头真实身份恐怕并不简单…他已与…留下转机…十方神器之间仍有联系…乃是彻底解决祸端之关键…只待时机将至…”

  “…余亦感自身神力已消耗殆尽,此身此魂终将归于天地。回顾余之一生,交游不算甚广,却幸得连山一知己…余与连山同游九州,最终同归尘土…此生…无憾矣…”

  书至此处便彻底断了笔迹,众人却久久不能回神。

  “溯世”卷中,琅環君笔下或描绘所遇景致,或记载所见人物,或叙述与好友的生活琐事,或发表自身对世事的见解感悟……纵览全卷,仿佛跟着这两位至交好友一同游遍了九州,共同见证喜怒哀乐,众生百态。

  字里行间,足可窥见琅環君的豁达洒脱,其人虽然早已在千年前随封魔之战的结束而消陨,但其澄然性情,仍留存在书卷之中。

  斯人已逝,风骨犹存。

  过了许久,陆珏叹道:“‘琅環君’与‘连山君’之友谊,着实令人欣羡。”

  祝飞白深思片刻道:“依照卷中所言,千年前的魔祸并未彻底解决,而十方神器之间的联系乃是其中关键,看来吾等仍需探得其它神器,并寻找其中关联,以防万一。”

  她转向若见微道:“吾欲先往天枢台一探‘太卜’,不知可否请若小长老替吾前去琅環阁一探。”

  “自是可以,”若见微点头,“何况谢枕汾临终前所言吾也颇为在意,如今的琅環阁中或许另有蹊跷。”

  若见微又对陆珏道:“吾寻‘溯世’乃是为解自身疑惑,如今疑问已解,吾欲将‘溯世’归还琅環阁,不若陆掌门同吾一道。”

  杜衡身上“转轮”之力的来源已有线索,他打算之后前往优昙尊所在的尔是山一探。

  “陆某正有此意,”陆珏应道,“吾应当亲自上琅環阁一趟,为三百年前山主盗取神器一事做个了结。”

  几人商量好了去处,便准备动身。

  若见微欲离开时,乐正岚将他拉到一旁道:“若小长老,你想必已从‘溯世’中探得‘转轮’的线索了罢。”

  若见微点了点头,道:“此事交予我便好,右护法大可放心。之前阿衡在幽都山中,承蒙右护法多加照顾了。”

  乐正岚笑道:“以你与杜衡的关系,不必如此客气。”

  若见微又问道:“右护法可知,阿衡他…现下在何处?”

  乐正岚沉默了一瞬,道:“他回幽都山了。”

  “不过你别太担心,”乐正岚看到若见微面上的担忧之色,连忙安慰道,“他此番回去乃是为了探查幽都山之中的秘密,不日便会下山来的。”

  若见微看向她,明显不相信她的话,你之前还说他下山很困难的。

  “我要去找他。”若见微道。

  乐正岚忙道:“不不不,若小长老,你要去幽都山?这这这就大可不必了…”我怕你把山都给我拆了。

  她讪笑道:“我知晓你担心他,不如这样,我替你回去叫他下来。你先去琅環阁,随后与他会合怎样?”

  “有劳右护法了。”若见微朝她拱手道。

  乐正岚看着若见微与陆珏走远的身影,暗骂她又给自己揽了个苦差事。

  此时祝飞白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岚,我也要前往天枢台了,便在此与你拜别。”

  乐正岚转过身爽朗笑道:“暂别,飞白,待我此间事了,不知还能去找你听琴么?”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我随时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