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44章 思伯

第44章 思伯

推荐阅读:
  陆珏方在书房中坐定,就听到有轻轻的叩门声,他忙道:“请进。”

  若见微推门而入,向他拱手道:“陆掌门。”

  陆珏看着他道:“若小长老不是说有方法寻得偷盗神器的人么?为何来陆某这里?”

  “在下正是为此事而来,”若见微墨色的眸子盯着他道,“况且这不正是陆掌门的目的么?”

  陆珏一惊,忍不住坐直了身子,就听若见微继续道:“神器失踪之后,陆掌门的一系列做法,或许可以骗得过旁人,却骗不过对神器熟悉的吾等。”

  “浮玉山保管‘溯世’,该持有其对应的神印,通过神印即可探查得知神器的下落,可是陆掌门却处心积虑地将此事引至吾等身上,让吾与祝府主为你探查偷盗神器者。”

  “这其中原因究竟为何,只有问陆掌门自己了。”

  陆珏面上带上了一丝赞叹之色:“不愧是若小长老,这一番推论着实让陆某佩服。”

  “陆掌门还请将其中隐情道出,好教吾等尽快寻得神器下落。”

  陆珏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浮玉山虽然保管着神器‘溯世’,却并没有它的神印。”

  若见微眼中掠过一丝诧异:“没有神印?”

  “是,”陆珏道,“这也是我继任掌门之位时才知晓的,浮玉山掌门虽然代代负责保管神器,却无神印在手,故而‘溯世’平日里都被锁在密室之中。”

  “所以陆掌门早就料到神器只可能是被山中人所盗。”

  “是,我又想到你们几位皆是了解神器神印之事的人,故而才想借机请几位帮我找回神器。”

  “只是…为何会没有神印呢?”若见微疑惑道,“世传‘溯世’乃是贵派开山鼻祖陆浮玉机缘巧合所得,莫非他当时便没有得到神器认可?”

  “此事我也疑惑过,”陆珏眼神微敛,“只是我问上代掌门时,他也不知具体缘由,恐怕…只有浮玉山主自己知晓了。”浮玉山主便是浮玉山的开山鼻祖陆浮玉。

  “吾知晓了,”若见微道,“吾与祝府主已有计策,还望陆掌门配合吾等。”

  “那是自然。”

  “右护法明知吾不是这个意思。”祝飞白道。

  乐正岚只笑着看她,道:“哦?祝府主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想必右护法早已发觉此事的蹊跷之处,才会任由陆珏将你带来此处。”祝飞白继续道,“否则以右护法身手,该有的是脱身之法。”

  “我这不是配合你与若小长老的计策,将计就计嘛。”乐正岚道,“所以祝府主来此是为了?”

  祝飞白不语,只是低头以手拂上了“离徽”琴弦,霎时间铮然琴音从她指尖泄出,琴声时而高亢,巍巍乎若太山,时而低沉,洋洋乎若江海,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一曲终了,乐正岚抚手叹道:“好一曲《流水》,祝府主之琴音,纳山川四海,足见胸怀之宽广。”

  祝飞白眼中带了些笑意:“想不到右护法亦是识琴之人。”

  “哎,实不相瞒,我爹以前是个乐师,我小时候常和我娘一同在他身旁听他弹琴。”乐正岚回忆道。

  那确实是她为数不多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了。

  “唉不说这个了,你以‘离徽’奏曲,想必是要引那盗取神器之人现身吧。”乐正岚又道。

  “右护法猜的不错。”祝飞白起身回道。

  “不必叫我右护法了,如今我一个人在外游荡,你叫我岚就好了。”

  “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祝飞白又同乐正岚说了些话,便告辞离开了。

  不一会儿,但见一人迎着月色而来,正是若见微。

  “嗐,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来找我聊天。”乐正岚仍是靠在窗边,朝来人笑道,“若小长老也是怕我无聊吗?”

  若见微向门口守着的修者请示一番后,迈入了殿中,他拂袖端坐在乐正岚身前,开口道:“在下有事要问右护法。”

  乐正岚莫名有预感,坐直了身。

  就听若见微迟疑着开口道:“我听阿…杜衡说,你在幽都山与他交情不错。”

  “是啊,”乐正岚回道,“他不叫我一声姐简直说不过去。”

  若见微握紧衣袖道:“杜衡这些年在山中…过得如何。”

  乐正岚突然说不出来话了,半晌她叹了口气道:“我若说他过得好…你会相信么?”

  若见微只看着她。

  乐正岚在心中整理了一番措辞,再开口时,语气却难免有些沉重:“五十年前,杜衡被凤止带回幽都山中,凤止欲将他炼化成神器为己所用,遂吩咐当时的修罗堂主苏达为他布下炼化之阵…”

  “炼化之阵的原理我并不清楚,只知道杜衡在阵中呆了三十六年,阵法并未成功,他反而以自己肉|身炼化了体内的‘转轮’之力,破阵而出。”

  “凤止为取得他身上的神器之力,同时也为了牵制他,在他身上种下了魔气。”

  “他体内既有神器之力,又有魔气,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相斥,拉扯着他的身体与神魂…唯有凤止一人可以压制。”

  “如是,杜衡只能呆在幽都山中,若是他想逃离,只要凤止催动他身上魔气,引得二者之间的平衡打破,就可让他生不如死。”

  “每隔一段时日,凤止便会派人从他身上取得神器之力。”

  “他从此便呆在幽都山上修炼,后来成为了左护法。”

  “直到不久前,他从凤止处取得下山的机会,这才离开幽都山…去找你。”

  若见微感到自己全身都在发着抖,他低头喃喃道:“三十六年…”

  被当作器物一般炼化,那该有多疼啊…他的阿衡,却足足经受了三十六年的折磨…

  “我曾听说,他炼化自身‘转轮’之力一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你应当知晓…神器之力强大非常,他却生生以肉|身承载住了这股力量,若非有超乎常人的意志…怕是难以做到。”

  若见微开口问道:“‘转轮’之力既已与他合为一体,那又如何…取得神器之力。”

  乐正岚看着他缓缓开口道:“剖心取血。”

  若见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骤然缩紧了,那里仿佛被人捅了一刀,正一滴一滴地流出血来:“剖心…”

  “是。”

  若见微感觉自己的身体与神魂已经分离了,他明明还在殿中坐着,神魂却已飘到了远方,眼睁睁看着杜衡在阵法中独自挣扎,好不容易破阵而出,又被人一次又一次地剖开心脏,鲜红的血液从他心口流出,他流着眼泪对他道:“见微我好疼啊…你摸摸我…就好了…”

  他伸手过去捂住他心口,却止不住那不断流出的血。

  他就这样…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不断地受伤,愈合,再受伤,再愈合……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再次笑着出现在他的面前。

  乐正岚看着对面颤抖的人,忍不住安慰道:“杜衡在山中时,常与我说起你,你不知道他那个样子,恨不得把你吹成天上的神仙,嘴边挂着傻笑,可憨了。”

  你不知道,他说起你时,眼里像是缀着星星,傻子也看得出来,他满腔的爱意。

  若见微半晌开口道:“…可有办法…”

  “嗯?”

  “他体内的两股力量…可有别的办法?”

  “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此事,”乐正岚神色严肃起来,“我们其实是想通过‘溯世’中有关十神及‘转轮’的记载,寻得破解之法。”

  若见微看向她:“你们?”

  “额…”你这重点抓得真对,“他有个计划,我是为了帮他所以和他结为同盟。”

  “计划?”

  “对…他要找到一个不借由魔气来压制他体内‘转轮’之力的方法,然后…杀了凤止…再去找你。”虽然杜衡曾告知她说计划不可对其他人说起,但是…告诉若见微应该没事吧。

  “我知晓了,辛苦右护法,在下告辞。”

  若见微起身向外走去,月光照着他的身影,那一刻,乐正岚在他身上看到了与杜衡相似的孤独。

  她看着若见微的背影,忽然张口道:“有一次……”

  若见微停下了脚步。

  有一次,杜衡不知发了什么疯,非要往山下闯,结果仍是被凤止抓了回来,关在牢里。

  晚些时候,乐正岚带着伤药去牢里看他,就见杜衡两手被锁链锁着,正曲着腿靠在墙上休息。

  他浑身灰扑扑的,一头银发散乱,左胸处却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乐正岚将伤药递进去,他伸手接过,扯起一抹笑容道:“多谢了。”

  乐正岚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忍不住斥道:“你不要命了吗?明知不可能还往山下跑!”

  杜衡靠回墙上,眼睛盯着前方,开口道:“我昨晚梦见他了…”

  “…我梦见他一个人在月色中站着,显得那么孤单…”

  “…我的心好痛啊,我跑过去看着他…”

  “…他流着泪同我说,他好想我,却怎么也找不到我…”

  “…我想抬手擦掉他的眼泪,我想告诉他,我也很想他…”

  “…还想告诉他,再等一等…再等一等,我就能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我做不到…我开不了口,也没有办法擦掉他的眼泪…”

  “…我只能一直看着他…”

  乐正岚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仿佛这样就能装作没有看到杜衡满脸的泪痕。

  “…我很想他…非常想他…”

  杜衡不知说了多久,最后终于撑不住昏睡过去,乐正岚默默地离开了牢房。

  月光从小窗中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像是要抚平沉睡之人所有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