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40章 幢幢【1】

第40章 幢幢【1】

推荐阅读:
  若见微亲完之后就昏过去了,只余清浅的呼吸扫着杜衡的后颈。

  杜衡心里却已经放起了烟花,他的脸涨得通红,感觉自己也变得晕乎乎的。

  他觉得自己此刻被分成了两半,一半还时刻注意着街上的动静,控制自己躲过魔物的攻击,一半恨不得跑去撞墙,以确认刚刚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性。

  啊啊啊啊啊啊见微刚刚亲我了!他亲我了!!!

  见微亲我了!!!

  亲!我!了!!!

  杜衡只感觉自己现在浑身轻松,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了,仿佛所有的伤痛都不存在似的,他嘴上挂着一抹傻笑,背着若见微在大雨里狂奔。

  杜衡找到一间藏身的屋子,将若见微轻轻放了下来。他给若见微包扎好伤口,又把所剩的丹药通通倒进了若见微的嘴里,小心地抱着对方,感受着他的呼吸,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杜衡低下头,看着怀中人的睡颜,他用手轻轻将若见微面上的几根乱发拨开,心里一片柔软。

  他的手指点上那人的鼻头,你呀……

  快些好起来吧,见微。

  他俯身吻在了若见微的额头上。

  那时他尚不知道,这一吻,他要用什么来交换。

  半夜里,若见微又发起了烧,他不舒服地动了动,将在一旁小憩的杜衡惊醒了。

  “阿衡…我好冷…”

  杜衡抱起他来,他的额上烫得很,身子却像冰块儿一样冷。杜衡将他圈在怀里,两人紧紧相拥着,他亲了亲若见微的发顶,安慰道:“不冷了,我在你身边。”

  “阿衡…我可能…要食言了…”

  杜衡双眼一片通红,声音也有些颤抖:“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

  “咳咳咳……”若见微又咳出一大口血来。

  杜衡抖着手给他擦掉嘴边的血迹,若见微又昏过去了,他的呼吸越来越浅,像是一不小心就会消失。

  “见微…”杜衡将头埋在他发间,声音带着哭腔,“你醒过来…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好起来…”

  他的声音孤零零地回响在屋子里。

  杜衡背着若见微重新出了屋子,他要去附近的医馆里找一找,看看有什么可以治伤的药。

  天上的雨下的更大了,倾盆的雨中,一个身影挡在了杜衡身前。

  杜衡红着眼看着眼前持刀的修者,他现在根本没有打败对方的实力,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护住了身后的若见微。

  那人提刀冲了过来,杜衡一个侧身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杜衡狼狈地躲闪着刀者的攻击,身上被刀气划开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也顾不得,他在寻找逃脱的时机。

  刀者一脚踢中了杜衡的胸口,他向后摔去,若见微摔在离他不远的地上,仍旧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

  那刀者似是知道他所看重的是什么,提刀一步一步向若见微所在的方向走过去,杜衡趴在地上起不了身,看着他撕心裂肺地喊道:“住手!”

  “住手啊!”刀者提起了刀就要砍下。

  他的动作忽然顿住了,杜衡不知哪来的力气,两手死死地拽住他的刀刃,鲜血从上面流下来,浸湿了他腕上的菩提串:“我叫你——住手啊!”

  刀者将他甩开,身上魔气爆发,一刀将他钉在了一旁的墙上,杜衡唇边溢出血来,那人走到他身前要将刀抽出来,却被杜衡一把将插在自己肩膀上的刀按住了。

  他的眼中紫光流转,身上隐隐散发出可怕的气息:“咳…你敢如此伤他…我要你…血债血偿!”

  话音方落,杜衡全身都被紫色的光芒包围,霎那间紫色的咒文自他身上倾泻而出,铺满了天地间。

  刀者心觉不妙,正要后退,却被扑面而来的咒文包裹住了不能动弹。

  杜衡拔下插在自己身上的刀,握在手中,他的身上是大片大片的血红,被雨水打湿的银发上沾满了泥土,灰色的眸中紫色符文流转,面无表情地提着刀向那人走去。

  那刀者感到了危险,使劲挣动着,身上爆发出魔气,却立刻被那些包裹着他的咒文消灭了。他伸手触及那些咒文,随即像被烈火烧着一般,发出了痛苦的吼叫声。

  杜衡一步一步走到那人面前,更多的紫色咒文从他身上流出,围住那挣扎的人,他不顾耳畔的叫声与讨饶声,提刀洞穿了那人的胸口。

  那修者的动作戛然而止,而后化作一股黑气消失了。

  “当啷”杜衡手中的刀掉在地上,他脱力般地倒在地上,方才爆发出的力量与咒文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浩然灵力在横冲直撞,像是要冲破他的肉|体喷涌而出,他浑身被这力量撕扯着,感到痛极了。

  “见微…”他奋力朝着一旁倒着的人爬去,抱起被雨水淋湿的若见微,将一股自己可以控制的纯澈灵力缓缓注入若见微的体内。

  随着阵眼被毁,阵法轰然崩塌,四周的景象开始如镜面般碎裂,整个空间都在扭曲,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滂沱大雨中,一身是血的杜衡撑起一道结界,将昏迷不醒的若见微紧紧抱在怀中。

  当四周再次恢复安静时,雨停了。

  他们回到了真正的淮阴城中,杜衡抬起头看了看黑色的夜空,天上乌云密布,没有月亮。

  他背起若见微,一瘸一拐地向城外走去。

  淮阴城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他们早已死在了堕魔的那一天。

  杜衡的脚步忽的停住了,他的面前,一袭红衣翩然落下。

  他警惕地盯着那人:“你是谁?”

  凤止转过身来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他方才在城中看过,这座大城里,只有这两个人了。

  他原本在附近寻找神器的踪迹,却突然感受到一股浩瀚的神力爆发,故而前来一探。

  凤止看着杜衡,暗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口中低声道:“竟是‘转轮’…”

  杜衡没由来的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他趁凤止不注意,拔腿就向城中跑去。

  凤止见状冷哼一声,脚尖一点,落在杜衡身前,道:“小鬼,跟我走。”

  杜衡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叫我跟你走我就跟你走吗?

  凤止见对方没有反应,冷声道:“你不听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话音方落,直接屈指成爪向杜衡掠去,杜衡从没见过这么快的速度,来不及反应便被凤止扼住了喉咙。

  杜衡身后还护着若见微,他控制着自己体内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猛地向凤止的手袭去,凤止眼神一凛,甩开杜衡抵挡神器之力。

  杜衡和若见微被他甩得撞进了一间屋子里,凤止本是忌惮神器之力才忙着抵挡,但当他接过那股轻飘飘的灵力时,方觉不妙,纵身掠进屋里后,果然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这小鬼敢耍他!凤止的眸子危险地眯了起来。

  杜衡背着若见微在城中狂奔,他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深,许是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在体内的缘故,他对周遭的感受愈发灵敏。

  他方才分明在那个红衣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异常强大而又危险的气息,这个人,比他们之前遇到的所有妖魔都要强。

  他在街上转了好几个弯,最终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屋里躲了进去。

  他将若见微轻轻地放在床上,又给他盖上了被子,若见微仍旧昏迷着,但面色有所好转,已经不复先前的苍白。

  杜衡一边将灵力源源不断地注入若见微体内,一边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像是要把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刻在自己脑海里。

  那人似乎是朝他来的,应该是与他体内的力量有关,若是如此……

  “见微,”杜衡低下头,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那人的面庞,语气轻柔地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那人引开。”

  像是怕那人不答应似的,他又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啊…我会回来找你的。”

  他说着莫名红了眼,将自己的手盖在若见微的手上,两人的菩提串交缠在一起:“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他弯下腰亲了亲若见微的手背:“我会回来的,你…要等着我。”

  他给那人掖了掖被角,转身出了房间,掩上了房门。

  杜衡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跑了起来,突然他脚步一顿,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色身影,那人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小鬼,我给过你机会了。”

  杜衡此时不知哪来的胆子,冲那人道:“你平白无故就叫我跟你走,我凭什么跟你走啊?”

  凤止第一次见有人跟他讨价还价的,冷声道:“你身上有我要找的东西。”

  “什么东西啊?我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不会,就在你身上。”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我总得明白是什么,才能跟你走吧。”

  “是神器…!”

  只见杜衡身上突然爆发出数道紫色咒文,直向凤止袭来,凤止眼睛一眯,拂袖一挥,一股强大妖力与那神器之力相撞,待光芒散尽之后,杜衡的身影又不见了。

  死小鬼!

  杜衡在街上头也不回地飞奔着,心道跑了这么久,应该把那人甩掉了吧。

  忽然,他背后泛起一阵冷意,尚来不及反应,便被人一记手刀砍在了脑后。

  见微…杜衡直直倒了下去,露出身后凤止阴沉的脸。

  “小鬼,我给过你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