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9章 一吻

第39章 一吻

推荐阅读:
  “嘶…疼疼疼…见微你轻点啊…”

  此时杜衡正趴在客栈房间的床上,露着后背让若见微给他上药,他的背撞在了墙上,一片血肉模糊。

  若见微皱着眉将药膏涂在他背上,闻言动作不停,道:“我并未使劲。”

  您还想使劲啊?!

  杜衡只觉得背上一片火辣辣的,为了减轻痛感,他只好说些别的来转移注意力。

  “想不到这阵法竟如此狠毒,先前我还以为…这城中只是一处幻境,如今看来,我们应该是身在真正的淮阴城中,城里的人都已经…”

  “也不尽然,”若见微想起先前破除阵眼之后那奇怪的空间波动,回道,“这城也不完全是真正的淮阴城,只是城中人确实都已堕魔了。”

  “真是奇怪,布阵之人到底为什么要拉着整座城的人堕入地狱,我看这阵法耗费甚多,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吗?”

  “尚未可知,不过…”若见微眼神微沉,“有如此实力与造诣将一整座大城布成大阵的人,仙门与魔门百家之中,恐怕寥寥无几。”

  “…此人目的绝不简单。”

  两人在客栈里包扎好了伤口,又休息了半天,待到体力恢复了,才开始继续寻找下一处阵眼。

  只是这一次的寻找并不顺利,一天过去了,下一处阵眼却仍无线索。

  “唉…”杜衡撑着伞,若见微走在他身边,他苦着脸道,“我们找了一天,怎么仍是没有线索啊,先前都很顺利的。”

  若见微看着伞檐外一直没有停的雨,道:“我们已经破了四处阵眼,接下来的阵眼应当是最关键的主阵眼了。”

  他们身旁的人仍无知无觉地重复着同一天的生活,有的人虽然早已化作魔物销声匿迹,剩下的人却像感觉不到似的,一切照旧如常。

  “说起来,为什么这些人重复的是这一天的生活呢,这一天…有什么特别呢?”

  “阵法中一切皆有联系,既然这些人已经堕魔了,”若见微侧身避过一个迎面而来的人,接着道,“这一天,应该正是他们堕魔的那一天。”

  “堕魔应该有迹象吧,淮阴城中坐镇的修者们难道没有发现吗?”杜衡说着忽然停了脚步,看向若见微。

  “我们去城主府看看。”若见微道。

  两人避开其他人,悄悄潜入了城主府,府中今日似乎是有客人来访,下人们正在忙碌张罗着晚宴。

  淮阴城是座大城,城中有两位修者坐镇,只是这两人今日的举止颇为怪异。

  待到晚上宴会开始时,他们先是走到府门口对着空气拱了拱手,口中说着:“贵客来访,有失远迎。”然后又将那不存在的人迎入了府中。

  府中的下人也像没有察觉似的,向那空气行礼,还颇为恭敬地将之请到了宴会上座。

  城主府中进行着古怪的晚宴,下人们端上了山珍海味,舞女们在堂中翩翩起舞,下首的两个修者举起酒杯,向上座之人敬酒,可上座之上却空无一人。

  若见微与杜衡藏身在院中,看着堂内怪异的场景,沉声道:“看来阵眼确实是这两个修者。”

  杜衡道:“两个阵眼?那我们怎么破除?”

  若见微道:“这两人看着实力不凡,我们一个一个来。”

  待到子时将至,两人依照先前的计划,闯入了其中一个修者休息的房间,若见微拔剑向正在打坐的修者刺去。

  那修者倏地睁眼,随即一把剑挡在面前,若见微本就没打算一击即中,见状立刻后退出了院子,那修者提剑追了出来。

  “铛”的一声,若见微举剑挡住了修者当头一击,他心下一凛,暗道不好,这修者的实力比他预料还强。

  正当此时,数道符咒向那修者面门袭去,修者撤剑后退,若见微趁机落在了杜衡身边,两人对视一眼,杜衡点头会意。

  随后修者一剑掠至两人近前,两人默契地向两边避开,若见微跃至修者右侧,“照夜”剑气横扫,杜衡在修者左侧同时甩出一行符咒,修者一时左支右绌,肩上受了剑气,动作变缓。

  两人配合无间,几十会合后那修者受了不少伤,渐渐落于下风。

  杜衡双手掐诀,几道锁链从地下伸出缚住了修者的双脚,若见微一剑直向那人胸口而去,却在剑锋快接近之时,动作一滞。

  一把刀直直穿透了他的腹部,若见微转头看去,正是另一位修者赶来了。

  “见微!”杜衡大喊道,向他这里跑来。那刀者一把将长刀抽出,带出了几道鲜红的血丝,若见微咳出一口血,脚步踉跄,险险用剑支住了倒下的身体。

  杜衡红着眼向那刀者撞去,被那长刀割伤了也毫无知觉似的,刀者向一边歪去,他连忙扶住了若见微。

  这时那先前的剑者也挣脱了束缚,挥剑向两人而来,杜衡一手将若见微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掐诀抵挡那人的攻击。

  刀者又攻了上来,两人顿时两面受敌,几个回合之后,杜衡面上一狠,竟不顾自己安危,直直向一个方向冲去,意图突围。

  “噗”一声剑入肉|体的声音,那剑者以为对方被制住,上前一看,却见剑尖上插着一道符咒,而二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两人破阵不成,阵法却已经被彻底扰乱了,先前城中和平的假象被打破,尚且维持着人形的城中居民统统化为了魔物,在城中四处游荡着,寻找着破阵人的踪迹。

  杜衡从一道窗户缝里看着外面满街的魔物,眼中一片沉重。

  他轻轻关上窗户,低头查看若见微的情况。若见微虚弱地躺在他的腿上,腹部的大洞虽然被包扎过了,却还是不断有鲜血从里面冒出。

  杜衡给若见微喂过了丹药,可他还是发起了烧。杜衡用袖子轻轻擦着他头上的冷汗,满是自责地道:“对不起见微…都怪我…若不是我的催眠术法失了效…那刀者也不会提前醒来…”

  若见微迷迷糊糊地伸手握住他的手,道:“不…不怪你…”毕竟他们也没有料到那两个修者的实力会这么强,那个刀者更是挣脱了杜衡的催眠术法。

  杜衡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里更痛了,都是他…是他太弱了,若不是这样…见微也不会一而再地受伤。

  若见微感受到他的颤抖,抬起手来摸上他的脸道:“别想太多了…我…我们休息一下…再…再去…破阵…”

  杜衡红着眼看着他,额头贴上他的额头:“好,好,见微你好好休息…”

  他们又休息了一天一夜,期间街上寻找他们的魔物越来越多,杜衡带着若见微换了好几个地方。

  若见微吃了丹药,觉得恢复了不少,对杜衡道:“我们再去城主府一趟。”

  “不行!”杜衡按住他道,“你还没有恢复好,我们再等等…”

  正在这时,一个魔物冲进了屋子,若见微挥剑将它斩断,道:“时间不多了,这个阵法已经彻底混乱了,我们必须尽快破除剩下的阵眼,离开这里。”

  他朝杜衡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相信我,没问题的。”

  两人又来到城主府,府内的魔物明显比上次增多了,那两个堕魔的修者也在府中巡逻着,似是在等待着破阵之人自投罗网。

  按照计划,杜衡去牵制刀者,若见微则去攻击那位已经受过伤的剑者。

  两个修者的实力皆在两人之上,他们丝毫不敢大意,几十个回合后,两人身上都添了不少伤,但他们心知此回乃是孤注一掷,故而不能放松,只等时机将至。

  杜衡甩出数道符咒袭向刀者,那刀者挥刀横扫,却见符咒方向一转,直向剑者背后而去。

  那剑者正与若见微纠缠,显然没有料到这背后一击,顿时受创,吐出大口血来。

  若见微见状撤身跃至半空,挥剑接连使出极招“孤峰照月”,“千山冷月”,顿时无数剑光把剑者包围,将其捅了十几个大窟窿,若见微不敢怠慢,又使出“揽月”剑式,攻向剑者近前。

  一旁杜衡拼命压制着刀者,他的身上也添了数道伤口,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吐出血来。

  那刀者被他缠地烦了,提刀在手向他扫去,杜衡正面受了刀气,往后倒去。

  正在这时,若见微一剑刺中了那剑者的心脏,修者身上随即被一团黑气包围,而后消失在空气中。

  刀者面上满是惊诧,提刀向支撑不住的若见微而去,脚下却被止住了动作,他低头看去,就见杜衡咬牙拉着他,不让他动作。

  刀者面上划过一丝狠厉,抬脚向杜衡踹去,杜衡当胸受了一脚,像短线的风筝般向后倒去,那人提刀向前,就要斩下,若见微赶来抬剑挡下了这一击。

  “噗!”若见微方才拼尽全力与剑者一战,此时已是精疲力尽,奋力挡下这一刀后,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却见刀者身上骤然爆发出魔气,又向两人袭来,若见微挥剑抵挡,转眼之间又受了不少伤,他腹部先前的伤口又裂开了,白衣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当啷”一声,若见微手中的“照夜”脱出,长刀狠狠刺入了他的右胸,他直直倒了下去。

  “啊——”杜衡一声大喊,爬起来抽出怀中匕首,直直向那刀者胸口刺去。

  刀者受了他一击,向后退去,杜衡不敢恋战,回身抱起若见微,向身后甩下几道符咒就往外跑。

  刀者抽身躲过符咒,回神一看,两人已经不见了。

  天上的雨还在下着,杜衡背着若见微一边在街上狂奔,一边躲闪着偶尔袭来的魔物。

  两人浑身都湿透了,血水混着雨水,从身上不断流下。

  “见微…见微?”杜衡颤抖着喊着对方的名字,注意力全在对方微弱的呼吸上,“你…说说话,不要…不要吓我…”

  若见微没有回应。

  杜衡侧身躲过一个魔物的攻击,拐进了另一条街,继续说着:“你…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你…不会骗我的对吧?”

  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回响在街上,他的声音渐渐带了哭腔,仍是喋喋不休地道:“你…你快醒过来,你…说好要带我回苍梧山的…你…你不能食言…”

  “求求你了…见微…不要…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若见微昏昏沉沉间开口道:“不…不骗你…”

  杜衡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惊喜:“见微!你说好了的,我们还要回苍梧山,还要见师父,你不能骗我。”

  “嗯…”若见微虚弱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杜衡继续不停地说着,他说一句就凝神听着身后人的回答,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我们在山上时,你练剑,我就在一旁给你端茶倒水…”

  “…我们去山下时,我就带你去城里,给你买桂花糕…”

  “…还有…”

  “阿衡。”若见微突然喊道。

  “嗯?”杜衡马上回道,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若见微再开口,他转过头去想要看看身后人。

  正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耳上一阵湿润,转头的动作生生止住了。

  若见微倾身上前,在他耳廓上落下了雪花般的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