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8章 扑朔

第38章 扑朔

推荐阅读:
  两人出了玉器铺子,站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心中怪异之感越发浓重。

  半晌,若见微道:“我们出城看看。”

  他们往进城时的路赶去,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顺着原来的方向,却怎么也找不到城门的位置了。

  两人在城里转了个遍,疑点逐渐增多,城中似乎一切如常,可是他们却无论如何也出不了城。

  城门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可城中人却一无所觉。

  若见微沉思片刻,说道:“应当是阵法。”

  “阵法?”杜衡随若见微走了这么多地方,也见过不少阵法了,他猜测道:“这么说整座城都是阵法的一部分?”

  若见微点了点头。

  “可是…”杜衡环顾四周的人,疑惑道,“那这些人呢?他们是和我们一样入阵却不自知的人,还是这阵法的一部分?”

  若见微摇摇头道:“我也不知。我们先不要惊动他们,找到阵眼再说。”

  两人商量好,便开始寻找阵眼。只是找到阵眼之后,问题又来了。

  “怎么回事?”两人此刻正站在河边,其中一艘靠岸的商船正是阵眼之一,只是杜衡向船的方向施术之时,那船上像是有什么结界似的,抵挡住了他的术法。

  若见微抽剑向那船刺去,也被结界挡住了攻击,他落回地面道:“这船是阵眼无误,或许…破阵还需要特定的时机。”

  杜衡跟着他的思路道:“对啊,既然这阵法之中是在重复同一天的事情,那么它应该有一个时间节点,越过这个节点,则会开始下一个循环。”

  “我们在此等一等。”若见微道。

  他们在河岸边一直等到天黑,城中的人陆陆续续回家去了,街上变得安静下来。

  码头上卸货的工人忙完了一天的活计,也纷纷走进附近的饭馆吃饭,那几艘商船卸完了货,重新驶离了码头。

  杜衡眼睁睁地看着那商船消失在一片夜色中,疑惑地看向若见微:“这…”

  若见微盯着那船,道:“再等等。”

  夜色已深,家家户户的灯火也已熄灭,整座城像是沉睡了一般。

  子时一至,却见河道上突然凭空出现了几艘商船,向码头边驶来,正是不久前才离开的那几艘。

  杜衡道:“看来时间就是此刻。”

  只见若见微一把拔出身后的“照夜”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弯月般的剑光,直向其中一艘船而去。

  “轰”地一声,那船被击中,慢慢沉入水中,它周围荡开了一圈圈水波般的纹路,连景象都有些扭曲,待到纹路消失时,其他的船只便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向码头驶去。

  若见微收剑落地,杜衡跑到他身边,惊道:“方才那是怎么一回事?”

  还未等若见微回答,忽然四周传来几声“嗖嗖”的声响,两人立刻背靠着背做防御状,警惕着那奇怪的声音。

  只见一个黑影突然从一旁跃出,直向若见微袭去。若见微一剑划出,将那黑影击落在地。

  与此同时,两人周围倏然窜出数道黑影,呈包围之势攻来。

  若见微眼神一凛,对身后人道:“阿衡!”

  杜衡会意,双手掐诀,而后一掌拍在地上,喝道:“缚!”

  顿时四周出现了几条符文组成的锁链,将那几个黑影控制住,若见微跃至半空,挥剑横扫,凌厉剑光击中黑影,它们纷纷跌落在地。

  杜衡走到其中一个黑影近前,这才看清它的样子。只见那黑影身上还穿着码头工人的衣服,只是面上已被黑色魔气笼罩,看不清容貌。它看到有人过来,还要挣扎着向杜衡攻去。

  若见微落到杜衡身边,看到这景象,心中一惊,就听杜衡道:“见微,这…这是方才码头上的工人吧,他怎么会有魔气?”

  若见微皱紧了眉头道:“是魔物。”

  “!”两人说话间,几个魔物又要攻上来,若见微“照夜”划出一道剑光,直将几个魔物尽数斩断,便见那些魔物残缺的身躯在空中化作一道黑气,转眼消失殆尽。

  “…有一个问题…”杜衡看向若见微,若见微一点头,他也有此疑问——

  方才所见,究竟是魔物变作了工人,因为击破阵眼而出来攻击他们,还是…工人变作了魔物,因为维持人形的阵法松动,所以露出了原型…

  若是后者,那么这城中其他人…

  他们想到这里,皆不寒而栗。

  天光渐渐大亮,一天的生活又要开始,两人走在街上,看着城中人仍旧如同前一天一般,出工、开店、交谈、说笑,心中十分复杂。

  他们很快找到了第二个阵眼,正在一处店铺,待子时再至,出手破坏了阵眼。

  这次两人早有准备,故而当那些魔物再次出现时,他们联手将魔物全都消灭,看着那些穿着城中人衣服的魔物消失,两人心中不祥的预感渐渐加重。

  第三个阵眼的破除也比较顺利,越来越多的迹象慢慢指向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第四个阵眼很快也找到了,只是这次的阵眼有些特殊,乃是一个人。

  杜衡看着熟悉的医馆,第一次感到了慌张:“我…还曾在此抓药,那老郎中是个很好的人。”

  他转向若见微,像是要确认什么,问道:“见微…这些人…只是幻象吧?或者…他们都是魔物变的…对吧?”

  若见微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是看着他道:“阿衡,不管他从前是什么,如今我们想要破阵,必须先破阵眼。”

  “否则你我无法预料,一直困在阵中会变成什么样。”

  “唯有破了阵,才能真正解决一切。”他拉住杜衡的手道。

  老郎中说今日他儿孙会回来看他,天色将晚时,他关上了店门,向家中走去。他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看起来很高兴。

  杜衡和若见微跟在他身后,一路无话。

  他们跟着老郎中回了家,看到他的孙子正在院门口等他,少年脸上满是笑意:“爷爷!”

  “诶!”老郎中布满皱纹的脸上笑开了花,“小宝来看爷爷啦!”

  “爷爷我都这么大了,不要总叫我的小名了。”

  “好好好…”

  “……”

  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地吃了顿团圆饭,两人在屋外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那样的真实与幸福。

  子时将至,老郎中一家早已睡下了,杜衡施了个术法,两人进了老郎中的屋子。

  若见微拔剑就要向床上的人刺去,却在此时,那熟睡的老郎中突然睁开了双眼。

  “!”若见微暗道不妙,正要变招,就见那老郎中一跃而起向他攻来。

  若见微躲闪不及,正面受了他一击,吐出一口血来。

  “见微!”杜衡见势不好,掐诀袭向暴起的老者,那老者却一反老态,灵活的过分,躲过了他的攻击,反而向他冲去。

  老人的脸上此时已被魔气覆盖,再不复之前慈祥的模样,杜衡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一阵恍惚。

  老郎中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杜衡在他手中挣扎道:“老…爷…爷…”

  那老人听了他的话,动作似有片刻停顿,可他的面上马上被更浓厚的魔气覆盖,他再次收紧了手。

  “咳咳咳…”杜衡感到呼吸逐渐困难,正在这时,却见那老郎中动作一顿。

  若见微手持着“照夜”,一剑洞穿了他的胸口。

  老人面上的黑气渐渐褪去了,他松开了手,杜衡扶着墙咳了半天才将气喘匀,他转头看着老郎中逐渐失去支撑的身体。

  老者看着他,布满皱纹的脸上一片老泪纵横,他张口喃喃道:“小宝…”

  杜衡瞳孔皱缩,老人终于支撑不住,化作一团黑气消失了。

  “是真的…”杜衡颓然倒在地上,颤抖着道,“见微,他们…是真的人…”

  若见微脸色也不太好:“看来这阵法,已经让城中人都堕魔了。”

  杜衡突然喊道;“见微小心!”

  他一把推开了若见微,就见一个浑身被魔气覆盖的少年人冲进了房间,一掌击在了杜衡胸口上。

  若见微目眦欲裂,只见杜衡后背狠狠砸在了墙上,随后跌落在地,他冷声喝道:“纳命来!”

  说完提剑在手,迅速向那魔物攻去。

  若见微与那魔物从屋内打到屋外,却见更多的魔物向他攻来,他被围在其中,手中长剑翻转,“揽月”剑招连环使出,将袭向他的魔物尽数绞杀。

  “噗”的一声,一个妇人手中的发钗狠狠扎进了若见微的肩膀,他动作一滞,眨眼间又受了几道攻击,全身染上了不少血。

  又有一个人向他面门攻来,若见微闭眼打算生生受下这一击,就见那人攻击停在了空中。

  杜衡正站在院中以术法支撑着,控制那人的动作,他看起来状态也不太好,脖子上还有些瘀痕,面色一片苍白,嘴角还挂着血迹。

  若见微以剑支撑住自己,面上发狠,随后纵身跃至空中,旋身挥剑使出极招“千山冷月”,霎那间无数道如月剑光出现在他身旁,随后他一横剑,那剑光便向院中诸魔袭去。

  魔物们未及动作,便被密集的剑光绞成了碎片,院中眨眼只剩几块衣服上的破布,被风一吹便飘走了。

  若见微落在地上,脚步不免踉跄了一下,杜衡向他跑来,一把扶住了他。

  若见微看向身旁的人,问道:“你感觉怎样?”

  “怎样…当然是很疼了,”杜衡说着去拉他的手,“你摸摸我就好了。”

  若见微没有力气抬手,便给了他一记白眼,你怎么还有力气皮。

  杜衡笑着将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肩膀,两人搀扶着离开了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