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5章 如月

第35章 如月

推荐阅读:
  杜衡跟着若见微四处游历,他对若见微吐槽他实力不足耿耿于怀,便叫若见微教他术法。

  苍梧山主修剑道,但基础的术法若见微还是会的,且他所学皆是正统修炼除魔所用术法,比那老神棍的注水册子上所记的不知要强多少倍。

  杜衡确实于术法一道极有天赋,若见微推测这或许与他的来历有关,不过杜衡似乎并不在乎这件事,于他而言,就算找到自己的来历又能如何呢?他已经漂泊惯了,他的来处,也绝不会是他的归处。

  两人时而游历于名山秀水间,时而穿行于大小城池中,从前若见微一人游历时,多为关注某处魔祸或者灵气,倒是不怎么醉心于山水风景。

  杜衡则不同,他到了每一处,总要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转个遍,再平淡无奇的景色也能教他看出花来。

  更不用说凡间城池,其中吃喝玩乐花样百出,杜衡带着若见微逛夜市、吃小吃、看戏文,若见微简直惊叹于他那旺盛的精力。

  不过他总是由着杜衡带他四处逛,他跟在他身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能够感觉到杜衡是真的很开心,每当这时,他总是觉得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这一日,他们经过一处小城,正见城门口聚集着不少人,对着墙上贴着的告示指指点点,不知在谈论些什么。

  杜衡往跟前凑去,看到那告示上写着:“城主以千两黄金求仙治病,望有机缘者前往城主府一试。”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天爷,他没看错吧?真的是千两黄金?!

  杜衡掰着指头算了算,觉得这么多钱应该够他一辈子花了。

  求仙治病算什么?他身边可是有个货真价实的仙君呢!

  杜衡舔了舔嘴唇,忍不住计上心来,是时候操起自己的老本行了。

  若见微看到杜衡从那告示处回来,两手揣着袖子,双眼放光,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段时间与他相处,若见微知道这副模样的杜衡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就见杜衡脸上挂着一副讨好的笑容,对他道:“见微呐,有个忙要请你帮我一下…”

  若见微听完杜衡所说,面无表情道:“不行!”

  “见微你不能这么无情呐,”杜衡眼巴巴地看着他,“那可是千两黄金诶,你都不动心吗?”

  若见微道:“我不会治病,也不会陪你糊弄别人。”

  杜衡扯着他袖子摇晃道:“求求你啦见微,这也不算糊弄,我们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是你可以解决的呢?”

  他眼含热切地望着若见微,就差整个人抱住对方的大腿了,自从发现若见微不排斥他的触碰之后,这招他简直屡试不爽。

  若见微无奈地看着他,半晌道:“…好罢,就先随你去看看。”

  两人走到城主府,正见门口排起了长队,有不少打扮奇特的人正在等着入府。

  杜衡溜到最前面往府中望去,就见府内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正在对着一个人作法,那道士手持木剑,动作极为夸张地在那人面前舞着,口中念念有词。

  半晌他拿着一瓶清水往那人身上一泼,悠悠道:“此为‘辟邪水’,可助城主康复。”

  那人忙不迭地对道士道谢,转身就要差人奉上千两黄金。

  这场景看得杜衡直撇嘴,这人的伎俩…也太假了吧,简直是侮辱了神棍这门职业!

  照这种骗法,这么多人排队作法,这城主府怕是今日就要塌了。

  不过杜衡并不管城主府塌不塌的问题,早知道千两黄金这么好挣,便不必叫见微费心替那城主看病了!

  他回到若见微身边,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对方。

  若见微听后皱眉道:“我们只是替人看病,不必搞得如此麻烦。”

  “诶,见微你这就不懂了,”杜衡两只袖子拢在一处,说道,“就是要搞得阵仗大一些,才会让人相信嘛。”

  “可我未必看得出来…”

  “没关系没关系,”杜衡挥挥手道,“你到时只需看我暗示,轮到你说时,你看出什么来只管说便是。”

  反正不管说什么府中人都会信的。

  若见微半信半疑地看着杜衡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个白色的幂离,戴在了他头上,又从包袱里翻出了早前那件旧道袍披在了自己身上。

  他仔细地替若见微理了理衣袍,对他道:“到时记得看我暗示,抓准时机。”

  若见微点了点头。

  等轮到杜衡时,已是月上中天。

  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走至府中搭着的台子上,一只手中拿着几张符纸,另一只手掐了个法诀,那符纸无风自动,围绕在他身边,他缓缓开口道:“在下在此,为诸位请仙君前来,替城主消病解灾!”

  他话音方落,周围狂风顿起,吹得府中烛火颤动,台下人一片哗然。

  “这…这莫非…”

  “…这小子…真的要请仙君…”

  “…仙君真的会来吗?”

  众人尚在争论,就听杜衡口中喃喃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1】…”

  随着他口中吟诵,周围的风渐渐停了下来,气氛变得异常安静,众人皆摒住了呼吸。

  便在此时,但见天上一轮圆月如玉,一道飘然身影踏着月光而来,那人头戴幂离,身着月白衣袍,脚下生风,衣带飘飘,翩然出尘,缓缓落在台上的杜衡身边。

  众人一时都看得呆了。

  仙君踏月来,为谁受长生?

  杜衡眼中也有片刻的失神,他回过神来接着道:“…请仙君为城主消病解灾。”

  一旁的若见微却无动于衷,他隔着幂离看向台下那病入膏肓的人,那人已有衰败之相,恐怕药石罔效。

  本来杜衡的安排是,这时若见微应当落到那城主面前,装模做样探查一番,再回来由他开口问询,可奈何若见微根本不按他的套路来。

  台下人见若见微半天不动作,都有些疑惑,渐渐躁动起来:“仙君为何不说话?”

  “…难道仙君也没有办法?”

  “…怎么可能?之前那么多人都试了的…”

  “…莫非是假的…”

  杜衡心道糟糕,忙要暗示若见微说几句话,但台下人多眼杂,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好拼命对着若见微使眼色。

  可惜若见微却会错了意,他本来便不想替这城主看病,如今看了发现此人已经没救了,更是不想在此耗费时间,此刻看到杜衡的眼色,以为是示意他要离开,于是二话不说走向了杜衡。

  众目睽睽之下,那踏月而来的仙君拦腰抱起了台上的神棍,脚下运起飘逸步法,未发一语,翩然离去了。

  “!!!”杜衡被抱起时脑中一片空白,片刻之后反应过来若见微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了什么,心里滚过一万个卧槽。

  天爷,他以后还怎么做人呐!

  若见微带着杜衡在城中的屋檐上穿梭,脚下起落间,有风带起他脸上的面纱,月光如水流淌过他的侧脸,泻在杜衡心上。

  杜衡突然想不了那么多了,他呆呆地望着若见微被月色柔和了的面庞,张了张口:“……”

  “什么?”若见微只看到他嘴动了动,却没听到声音,疑惑地问。

  杜衡双手绕过他的脖颈搂住他,抬头凑近他耳边轻轻说道:

  “君如天上月,何时照我心?”

  若见微的耳朵顿时红了。

  那日之后,两人之间便多了些心照不宣的东西。

  杜衡在街边小摊上买下什么物件时,若见微总是自觉地掏出银子付钱,在饭馆吃饭时,杜衡总是多点一些带着甜味的食物,还不停地往若见微碗里夹。

  他们一起除魔驱邪也变得越来越默契,若见微对着杜衡时,脸上的冷淡之色退去,多了几分温柔与生动,那墨色的眼眸里,映满了人间烟火,还有眼前之人,他唤他:“阿衡。”

  他们虽然再未提起那天的事,可他们好像已经跨过了一条线,知晓了彼此的心意。

  这日两人在一座山中绕了许久,天黑之时仍没有找到出山的路,便在一处山洞里歇下了。

  睡到半夜,杜衡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若见微的外袍,身旁却空无一人。

  “见微?”杜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喊道。

  无人应答,他彻底清醒过来,这大半夜的,见微去哪儿了?

  杜衡起身向山洞外走去,往四处查探若见微的身影。

  他走到一处白日里路过的水潭边,忽的脚步一顿,闪身躲入了一旁的草丛里,向潭中看去。

  水光粼粼,映着天上皎洁的月光,只见一道身影赤着立在水潭中,正是若见微。

  他背对着杜衡,墨色的发如瀑般倾泻在肩头,几缕发丝沾了水黏在身上,更衬得他身体的轮廓愈发勾人。

  他捞起清水浇在长发上打湿,又将身后长发捞起拢在身侧,从杜衡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光洁的脊背。

  杜衡的眼神顺着他的背划至隐没在水中的下半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见微的身材也…太好了吧…

  他又猛然惊醒,想道:不对,我为什么要躲在这儿?正大光明地看不好吗?

  又想:见微正在沐浴,我现在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他有贼心没贼胆,心中纠结了半天,身体还是诚实地趴在原地不肯动弹。

  可惜做坏事总是会被发现的,在杜衡不知第多少次咽口水并且心跳逐渐超速之后,他忍不住轻轻地挪动了一下快要麻木的身体,就听潭中之人察觉到动静,厉声喝道:“何人?!”

  杜衡尚未来得及发出声音,便觉眼前熟悉剑光一闪,脖子上一紧,等他再回神时,已经再次被“照夜”剑连着后衣领钉在了树上。

  “……”

  “阿衡?!”若见微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意和诧异。

  杜衡看着浑身泛着冷意,只穿着内衫,身上还挂着水珠向他走来的人,慌忙解释道:“见见见见见微,我我我我我只是出来找你,不不不不不是故意要看你…的!”

  他嘴上说着,眼神却忍不住瞟向若见微被水沾湿的衣服下的身体,若见微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黑了脸:“无耻之徒!”

  杜衡欲盖弥彰地捂住自己的双眼道:“我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等他话说完,若见微一把召回了“照夜”剑,头也不回地走了。

  杜衡感到后衣领一轻,心中绝望道:不是吧…

  他再次脸朝下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