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4章 浮萍

第34章 浮萍

推荐阅读:
  杜衡起身跌跌撞撞地向青萍身边跑去,他身上还穿着她给他缝补好的衣服。

  青萍静静地躺在那里,面容一片安详,如果忽略脖子上的大窟窿的话,她看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

  杜衡伸出手去捂她脖子上正在不断流出的鲜血,他的手很快被她的血染红了,那样的刺眼,又是那样的不真实。

  “姐…姐姐?”杜衡的声音有些细微的颤抖,“这…不是真的吧…”

  他将她额上几根乱发拨开,哽咽着道:“你…怎么能…丢下小五…”

  杜衡觉得自己的心上好像也破了个窟窿,有些东西在慢慢流失,他明明早已见惯了生死离别,他以为自己早就不会痛了,可原来,他是这么的害怕失去。

  若见微拔剑向那妖魔攻去,冷冷道:“妖魔纳命来!”

  那妖魔转过身来,露出一张艳丽又带着狠毒的脸,她看清了眼前之人,侧身躲过了若见微这一剑,口中发出笑声:“呵呵,小道长,我们又见面了…”

  若见微剑锋一转又向她刺去,斥道:“何故滥杀无辜?!”

  “无辜?哈哈哈哈哈哈…”那妖魔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姓钱的也配算无辜?!”

  她的表情倏然变得无比阴冷;“也罢,既然小道长一直对我这魔头紧追不舍,我不妨告诉你…我是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的!”

  “百年前,我不过是山中的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狐狸,靠着山中的灵气修炼,会那么一点妖法,成日在山中玩耍…”

  “…直到我碰到了夫君,他那时已是能化成人形的狐妖,我们彼此相爱,而后结为伴侣,自那以后,我二人一同修炼,精进功法,不求大道长生,但求能彻底修成人形,同凡人一般恩爱一生…”

  “…可是有一日,山中来了一群打猎的猎人,我们彼时已有所成,本可以逃脱他们设下的圈套,谁曾想,他们之中竟有人持有仙家法器,将我二人困住…夫君为助我逃脱耗尽全力,他却被那些人…抽骨剥皮…”

  “…待我再返回时,只寻到了他的…几根骨头!”

  “…我看着满地已经干涸的血迹…我心中好恨呐…我们做错了什么,要落得这样的下场…凭什么?凭什么?!”

  “…后来那些人将我夫君的皮毛拿去卖了个好价钱,他们其中更有人借此发家致富…而我…却因夫君惨死伤心过度而导致经脉逆行,从此…堕入魔道…”

  “…魔气侵蚀着我的心智,我的身体…我在山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这样过了多年…待我再次入世之时…打听到的却是当年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如今一个比一个活得好…那个姓钱的,居然靠做皮毛生意,成了远近闻名的富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原本无辜之人,被迫沦为人人诛杀的魔道,手染罪孽之人,却在这世上逍遥自在!”

  “…我当时便发下毒誓,我一定要当年害死我夫君的人——血债血偿!”

  那狐妖的脸上似狂似癫,似哭似笑,最后都化作了狠厉与怨毒:“我变成这样…都是他们害的…如今你们却说我…滥杀无辜!”

  她说完双手成爪向若见微攻来,若见微挥剑抵挡,问道:“这么说你一路上所杀之人,都是当年害死你夫君之人?”

  “…不错!”那狐妖阴冷道。

  “胡言乱语!”若见微厉声斥道,“我经过那被你屠杀的村庄时,见其中尚有不少孩童,你夫君被害时,他们根本未出生,又能与你有何仇怨?!”

  狐妖不说话,只是攻势愈加凌厉。

  若见微又道:“钱老爷纵使死有余辜,他府上其他人与你又有何干系,你却将他们都尽数杀害!”

  “冤有头债有主,你却已嗜杀至此,不分青红皂白。所谓报仇雪恨,如今不过是你滥杀的借口罢了!”

  “你胡说!你住口!”那狐妖表情扭曲,看起来可怕极了,抬手直攻若见微面门,她狠狠道,“你又懂什么?!”

  她身上的魔气骤然增长,若见微被逼着后退了几步。狐妖还要上前,就感觉自己腹上一凉,她低头看去,就见一把匕首捅穿了她的腹部。

  “咳咳咳…”狐妖嘴边咳出几口血,回身就看到杜衡双眼通红,手中握着那把匕首,双手不住地颤抖,带着匕首在她腹中捅的更深了。

  杜衡声音也是颤抖的:“你含冤入魔还是报仇雪恨,杀人偿命还是滥杀无辜,本都与我无关…”

  “…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青萍姐姐?!”

  狐妖一掌击在杜衡胸口,他带着拔出匕首向后倒飞出去,直撞在一面墙上。

  狐妖看着他,眼中一片癫狂之色:“哈哈哈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杀了她?”

  她冷笑着,眼里带上了一丝不屑与怜悯:“这都是她…非要救那个负心郎…上赶着来送死…我当然是成全她啦…哈哈哈哈哈!”

  她偏头躲过若见微向她袭来的剑,转身与若见微缠斗在一处。

  杜衡趴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来,他的后背上一片火辣辣的疼,他抬头看向不远处躺着的青萍。

  他曾说她会夫妻恩爱,子孙满堂,如今她却红颜薄命,惨死他乡。

  若见微跃至半空,手中剑势翻转,清冷剑意随皎然月光笼罩在狐妖周身,正是一招“孤峰照月”。

  狐妖避无可避,正面受了若见微一击,踉跄了几步,吐出一口血来,眼中恨意更盛,竟催动身上魔气再次爆发,随后妖力大盛,化成了一只巨大的红狐,而后向若见微扑去。

  若见微举剑相迎,相斗间身上添了些伤口,但他极招连着极招,攻势冷然而愈发凌厉,狐妖腹部有伤,几十个回合后若见微已占了上风。

  若见微又是一剑刺中了狐妖的左眼,她怒吼一声,全身都被黑色的魔气笼罩,若见微暗道不好,这狐妖怕是要自爆了。

  却见这妖魔的动作突然一顿,她扭头看去,就见杜衡手持匕首狠狠扎进了她的后腿,杜衡看着她,狠声道:“既是血债血偿…那就为青萍姐姐偿命来!”

  狐妖正要继续动作,忽然瞳孔猛地放大了,她脸上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但见皓月当空,若见微手持“照夜”自上而下,一剑贯穿了她的身体。

  杜衡看着那狐妖轰然倒下的身躯,他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害怕,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发着抖。

  若见微收起“照夜”走到他面前,杜衡灰色的眼睛看着他,里面是茫然和悲伤:“青萍姐姐死了…”

  若见微蹲下身来与他平视:“嗯。”

  “见微…”杜衡的声音满是颤抖,“青萍姐姐…她…死了…”

  若见微上前抱住了他。

  天蒙蒙亮时,城主府的人才姗姗来迟,若见微将事情原委告知了他们,那些人直听得目瞪口呆,又看到院中那狐妖巨大的尸体,连声赞叹若道长真是少年英雄云云。

  钱老爷死在了自己的房里,他全身的皮被剥了下来,整个人血肉模糊,被扔在铺着毛皮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讽刺。

  狐妖杀人之事最终惊动了附近大城中坐镇的修者,他们派来了不少人进行善后,钱府之中惨烈的红换成了刺眼的白,整座颍川城都陷入了低沉的气氛。

  杜衡和玉笙楼里的几个姑娘将青萍葬在了颖川城外的一座小山上,她没有亲友,只有孤零零的一座坟。

  青萍不是她的本名,是她来到玉笙楼后为自己取的名字,不知那时,她是否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结局。

  身似无根萍,浮沉人世中。

  若见微同坐镇的修者交代完狐妖之事后,便准备离开了。

  他出城时,正路过杜衡所住的那间破庙,脚步一转拐了进去,却见庙里已经空无一人,拆下的门板被立在墙上,取火用的柴火堆也被人打扫干净了,放在地上的衣物和桌上的食物都被收拾走了,只余台上的佛像,仍旧一尘不染,无悲无喜。

  若见微心中有淡淡的失落,走了…也不和他打一声招呼么。

  他抬头与那佛像对视片刻,末了轻轻一拜,离开了破庙。

  若见微继续在离城的道上走着,忽然视线里出现了个倚着树的熟悉身影。

  杜衡看到他来了,连忙冲他挥了挥手,若见微走到他身旁,疑惑地看向他。

  杜衡背着个包袱,身上仍旧穿着青萍给他缝的衣服,他对若见微笑道:“见微呐,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呀?”

  “…继续四处游历,除魔驱邪。”

  “那可否让我与你同行呐,我可以继续给你打下手,只要你记着给我付工钱就行。”杜衡搓搓手,试探着问他。

  似乎是怕若见微拒绝,他又连忙补充道:“我什么都会干,你看我那日帮你除狐妖的表现如何,是不是能帮上你的忙啊?”

  若见微诚实开口道:“勇气可嘉,实力不足。”

  “……”多谢夸奖啊。

  若见微从他身边走过,语气里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走罢。”

  杜衡回身看了看熟悉的颖川城,他本是漂泊的旅人,因为一个人和一份久违的亲情,而在此停留了三年,可他知道,他终究不属于这里,他是无根的浮萍。

  他提了提身上的包袱,追上了若见微的脚步。

  “等等我啊,见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