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2章 探病

第32章 探病

推荐阅读:
  翌日清晨,两人一同前往花眠街。

  杜衡走在若见微身边,心里却计较个不停:“完了完了,昨日还想着要好好捞这小仙君一笔的,结果我先把自己给卖了个干净…”

  “…可是小仙君昨天还安慰我来着,我骗他钱是不是不太好…”

  “…哎,反正他除了魔之后就要离开了,我拿他的钱,就当留个纪念好了…”杜衡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有些失落,他与若见微,不过也是萍水相逢。

  他们走到玉笙楼门口,正看到一顶轿子晃晃悠悠地离开。

  杜衡看到那轿子,眉头直皱,撇撇嘴道:“晦气!怎么又碰上他了。”

  若见微疑惑地看向他,他解释道:“这轿子是城北钱公子的,青萍姐姐喜欢他。”

  “钱公子是城中富商钱老爷的独子,据说谈吐不凡,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嘁,衣冠禽兽,我看就是个花花公子罢了,如何配得上青萍姐姐!这几日他又勾搭上了楼里的红袖,一看就是刚幽会完。”杜衡话里话外尽是嘲讽之意。

  他有些担心青萍,便对若见微道:“要不见微你先去查探,我去看看青萍姐姐。”

  “一起去罢。”若见微说完,便率先向后院走去。

  两人轻车熟路地翻进了院墙,却不见青萍的身影。

  杜衡正纳闷,就见青萍从前楼返了回来,她的眼圈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哭过。

  杜衡心里一阵慌张,忙撑起笑脸道:“青萍姐姐,我…我又带见微来看你啦!”

  青萍闷闷地应道:“小五,小若,你们来啦。”

  她的心情低落,连若见微都察觉了出来,就见杜衡一把拉过他朝青萍道:“对…对了,姐姐,见微说他今日要请咱俩吃饭,你可一定要去啊!”

  若见微看向他:“我什么时候…”

  杜衡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大声道:“见微说现在就可以去,姐姐你可不能不给我们小仙君面子呀。”

  青萍半信半疑地看着扭作一团的两人,缓缓地点了点头。

  青萍进屋去收拾东西,杜衡连忙放开了拉着若见微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地从他身边弹开,道歉道:“不好意思啊见微,我一时着急就…饭钱我付就好了,刚刚也不是故意碰你的,你你你可千万别拔剑!”

  他双手合十朝着若见微,面上带着五分讨饶,三分紧张,一分胆怯,还有一分试探,若见微看着他的模样,忽然就生不出气来了。

  三人说是一会儿就去,但是等到青萍收拾打扮好出来,已是将近正午了。

  他们在城东的一家饭馆里坐定,青萍今日心情确实不好,拿着菜单就是一通狂点,还对若见微介绍道:“小仙君第一次来,一定要尝尝这饭馆里的招牌菜呀!”

  杜衡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粗略算了一下,觉得自己吃完这顿饭就该倾家荡产了。

  饭菜确实丰盛,青萍说是被请客的,却一个劲儿地往杜衡和若见微碗里夹菜,道:“你们两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要多吃点儿。”

  杜衡看着碗里堆成山的饭,叹气道:“姐姐,你再夹我就要吃成猪了。”

  青萍瞪他一眼,道:“不给你夹了,给我们小若夹。”

  “诶,姐姐不用给他夹了,”杜衡见若见微神情严肃地盯着碗里的红烧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吃不了那么多。”

  他说着伸出筷子夹走了若见微碗里的几块大肉,道:“我替他吃了好了。”

  青萍又瞪他一眼,吃起自己碗里的饭来。

  杜衡便又夹了个糖醋排骨放到了若见微碗里,若见微抬头看他,他趁机冲对方眨了眨眼,这小仙君嫌自己碗里没有甜味呢。

  若见微夹起糖醋排骨咬了一口,是甜的。

  一顿饭吃完,杜衡伸手从怀里掏钱,青萍忙道:“怎么能真的让你们两个付钱,我来吧。”

  说着就要拿钱,杜衡又拦着她:“不不不姐姐,还是我来吧。”

  “我来吧。”

  “我来。”

  “……”

  “嗒”的一声,若见微将一块泛着光泽的看着分量很足的银子放在了桌上,一旁争执的两人立马噤了声。

  三人吃完饭往回走时,青萍略带纠结地开口道:“小五,我想拜托你件事…”

  杜衡笑道:“什么事要姐姐这般纠结,尽管说就是了。”

  青萍道:“我…想托你帮我去看看钱公子,今早我碰到他,看他似是病了…”

  杜衡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姐姐何必老惦记着他,我看他好得很。”

  “小五…”青萍眼中带了些央求的神色看着他,杜衡心里也有些服软了,可面上仍是不肯松懈。

  “我带他一起去吧。”若见微在一旁应道。

  杜衡震惊地看向他,青萍则松了一口气:“麻烦小若了。”

  两人将青萍送回楼里,杜衡这才不情不愿地开口问道:“见微你怎么答应了?”

  “是你要答应姐姐的,我只是代你回答。”若见微墨色的眸子看着他。

  杜衡无法反驳,只得道:“…哎好吧好吧,我们去看看那姓钱的。”

  两人一路走到了城北,路上杜衡对若见微八卦道:“听说那钱公子的父亲,也就是钱老爷,早年白手起家,靠着皮毛生意致富,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因年岁渐长力不从心,他便逐渐将生意交给手下人打理,自己来了这小城颍川颐养天年。”

  “钱老爷老来得子,我还听说他本意是要将生意传给自己的独子的,不过那钱公子志不在此,每日就是吟诗作赋,风花雪月,呵,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他们说着来到了钱府门口,若见微又要上前去敲门,杜衡忙拦住他道:“哎呀我的好见微,你是不是只能想到从正门进这一条道啊?”

  “既不是为了探查,而是专门拜访,为何不走正门?”若见微反问道。

  “嗨呀,这你就不懂了,”杜衡指着那镶着金条的高门大户向若见微解释道,“你一会儿敲门时打算如何说?说我们是青萍姐姐托来拜访钱公子的?这些人家会让我们进去吗?”

  “……”若见微有些明白了,偏见总是难以避免,他一转身往钱府旁边的院墙走去,杜衡看了嘴角直抽。

  这小仙君真是会…举一反三。

  “且等一下!”若见微正要跳上院墙,就听杜衡道,“见微,你先进去看一下府中的布置,我在外面等你,一般这些大户人家,寝屋应当在府内靠后,你循着府中人的行动线索,探探那钱公子的寝屋是哪一间。”

  若见微看着他道:“你怎么不进去?”

  “哎,我这不是没有你那飘逸的身法嘛,平日翻个墙听个墙角还行,飞檐走壁就算了吧哈哈哈。”

  杜衡尴尬地解释完,就听若见微张口蹦出来一句:“我认不出来。”

  “……”

  杜衡尚未反应,若见微伸手搂住他的腰,脚尖点地,一个起落间掠进了钱府。

  “!!!”若见微带着杜衡在府中屋檐上穿梭,杜衡被迫体验了一番飞檐走壁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待到了府内后方的房屋顶上,若见微才将杜衡放在一旁,问道:“可看出是哪一间了?”

  “…先让我缓缓。”杜衡趴在屋顶上,看着府中人的行动。他的心还是跳的很快,说不上是因为被带着飞上飞下,还是因为…旁的缘故。

  半晌,杜衡指着一间屋子道:“应该是这间了。”

  若见微又带着杜衡落到了那屋子后的一处盲区,从这里别人看不到他们,他们却可以清晰地看到,屋前的小院里种着些兰花,还放着一座假山水池,上面还做着有水不断滴落的效果,一看就是钱公子的风格。

  二人挪到一处窗边,向屋内看去,钱公子确实是病了,此刻正躺在床上休息。

  杜衡看着他大吃一惊道:“他的脸…怎么回事?”

  若见微眼神微沉,他也看到了,钱公子的面上黑气缭绕,这分明是…魔气。

  “魔气?!”杜衡捂着嘴小声惊呼。

  若见微点了点头,只是有些疑惑,他上次见到那黑影明明落入了花眠街,为何又在钱公子身上发现了魔气?

  “你能看得见魔气?”若见微问道。

  “啊…我能看得到他面上有很浓的黑气,这就是魔气吗?”杜衡道。

  若见微答:“是。”看来杜衡确实有天赋,他心想,又道;“你我先在府中查探一番。”

  说完不待杜衡答应,便一把捞起对方向府中其它地方而去。

  “……”杜衡觉得他已经无所谓了。

  两人在府中仔细探查了一番,却并无新的发现,杜衡道:“看来魔气只在钱公子身上有。”

  若见微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明这府中并无问题,关键出在钱公子身上,或许他是近日到过什么地方,沾上了魔气。”

  “他每日除了去酒楼,便是在花眠街…”杜衡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了一眼,结合之前若见微追查过的黑影,看来…花眠街上果真有蹊跷。

  “他这几日在花眠街什么地方?”

  “若我没记错…”杜衡说到这里咽了咽口水,“他这几日都去了玉笙楼——红袖姑娘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