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9章 误入

第29章 误入

推荐阅读:
  杜衡又同青萍说了些话,这才离开了花眠街往回走。

  待他回到破庙时,正看见若见微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他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虚,咽了咽唾沫才撑起个笑脸开口道:“早啊,见微。”

  若见微仍然盯着他,冷冷地开口道:“你去哪儿了。”

  “哎呀…我…去吃了个早饭,”杜衡讪讪笑道,“我这不是饿得慌嘛。”

  若见微看他身上只穿着内衫,莫非早上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去吃饭了?

  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杜衡,半晌起身向他走近道:“走罢。”

  走至身边,他才闻到杜衡身上有一股香味儿,弄得他鼻子一阵难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没事吧,见微,莫不是着凉了?”杜衡关切地问。

  “无事,只是被你身上的味道呛到了。”若见微摸了摸鼻子。

  杜衡抬起袖子闻了闻,才发现自己身上真的有香味,应该是在花眠街时沾上的,他顿时有些尴尬,忙道:“额…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换件衣裳。”

  若见微点点头,不一会儿就看到杜衡穿着件旧道袍重新出来了。

  “……”

  看着若见微疑惑的眼神,杜衡挠挠头解释道:“职业需要,职业需要哈。”

  两人往城中走去,杜衡将那道袍的两只袖子拢在一处,开口道:“我说见微呐,你看我们昨日在城中探查了整整一天都没有收获,这城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这些修道之人或许觉得一日没什么,可对我们这些讨生计的人来说,一日荒废便吃不上下一顿饭了啊…”

  “…所以我还需得去挣钱,要不你…”

  若见微打断他的话:“你还要去坑蒙拐骗?”

  “……”杜衡道,“别说的这样难听嘛,昨日你也听到了,我确实帮了他们不少忙啊,怎么能说是骗呢。”

  他继续可怜巴巴道:“我昨日带着见微你在城中转了一天,今日已经吃不上晚饭了。”

  若见微看他可怜的样子,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好像确实是自己拉着他探查的,他刚要开口,就听杜衡又道:“不然,我带着你探查,你付我工钱可好?这样我们二人岂不是双赢?”

  这话听着好似有点道理,若见微点点头问:“那我应该给你多少?”

  嘿嘿,这小仙君上钩了,杜衡装模作样地掐手算了算道:“我给你便宜些,一天一两银子怎样?”

  若见微想了想自己所剩的银钱,觉得没有问题,便答应道:“好。”

  这小仙君果真有钱!杜衡暗叹道,看来又能大挣一笔了。

  他脸上立马堆上了讨好的笑,道:“那我今日再带你细细探查一天!”

  他现在巴不得让若见微多留在城中几日,赚他个盆体满钵。

  昨日杜衡只是带着若见微在城中各处转了转,今天因着得了好处,他便更加卖力地为若见微介绍起来。

  他们来到西市上,杜衡道:“昨天见微你肯定没详细看这西市上的小摊,这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呢。”

  “那卖糖人的老爷爷手可巧了,什么东西让他看上一眼,都能给你画出来。”

  “昨日带你去吃的那面摊摊主家有个小儿子,我还见过呢,是个小胖子,我当时就说这孩子将来定是个富贵命!”

  “…不好意思扯远了,啊这个你一定没见过吧,这是…”

  若见微看他絮絮叨叨哦地讲了一大堆,总觉得今日杜衡热情地过头。

  此时杜衡从一个小摊上回来了,手里捧着个油纸包,递到他面前道:“见微你快尝尝这个,颍川城的红豆饼,我去过的好几座城里面数这家的最好吃了。”

  若见微接过那油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正放着几个圆形的酥饼,他拿起一个咬了一小口,顿时尝到了一口的红豆的甜味与饼的香味,细细咀嚼过咽下去后,他才开口道:“确实不错。”

  “对吧对吧,我眼光一向很不错的,有一次…”杜衡又吧啦吧啦地讲了许多,若见微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一边小口小口地将几个红豆饼都吃掉了。

  杜衡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讲解了许多城中的事,后来他自己也饿了,就拉着若见微在小摊上转悠,撺掇着若见微买了不少小吃。

  若见微下山后忙着除魔驱邪,还是头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些带着市井气的事物,他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便跟着杜衡到处逛了起来。

  此时若见微正在街上站着,等杜衡去前面的小摊上买甜点,他手里正拿着个杜衡给他买的糖葫芦,一口一口地吃着。

  忽然,“照夜”剑一阵颤动,若见微猛地一抬头,就见一个黑影自屋顶上一掠而过,他心下一惊,顾不得其它,喝道:“休走!”而后脚尖点地,便直直掠上了屋顶,朝那黑影追去。

  若见微追着那黑影在屋顶上飞掠,见那黑影速度极快,他忙催动身后“照夜”剑出鞘,直向那黑影刺去,就听“噗”的一声剑锋刺入□□的声音,那黑影一顿,而后拔出刺在身上的剑,继续向前跑去,几个起落之间落了地,转眼便没了踪影。

  若见微追至那黑影落地之处,“照夜”剑已归鞘,上面沾了些黑血,而黑影已不知去向。

  他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到了一处陌生的街道,两旁立着不少楼阁,有姑娘正倚在窗前朝着他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若见微疑惑极了,昨天杜衡并未带他来过这里,而那黑影却逃到这处,这里…到底是哪里?

  他转身走进旁边的一座小楼,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香气,直把他熏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等到再抬头看时,却见身旁围满了浓妆艳抹的女子,纷纷开口朝他调笑道:“好俊俏的小郎君!”

  “看着嫩嫩的!”

  “现在还是白天呢,这小郎君怎的就到楼里来了?”

  更有大胆的直接上手摸上了若见微的脸:“这皮肤白净净的,怎的比我还好?”

  还有拉住他身子的,暧昧道:“既然来了,便让姐姐好好疼疼你…”

  若见微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他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糖葫芦,被人触碰后脸上显得愈加冷淡与不耐,眼中却满是疑惑与不安,看起来就像个误入狼窝的小白兔。

  一群女子拉拉扯扯的就要把他往里面带,他一边拂开放在他身上的手,一边忙道:“打打打打扰了各位姑娘,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他说着旋身一跃,也不管衣服有没有被扯破,逃也似的离开了那小楼。

  若见微站在街上,脸上还是冷淡的表情,心里却没由来的一阵火气,他方才在楼里闻到的香味分明就和杜衡身上的一样,那家伙居然是到这里来了,却骗他说去吃早饭,而且这个地方他都没有同他提过!

  他莫名想到了杜衡被一堆姑娘围在中间的场景,顿时觉得更气了,愤愤地将手中的糖葫芦咬的嘎嘣响,身上散发着一股冷气,旁边经过的人纷纷绕道而行。

  杜衡郁闷极了,他不过是去买了个吃的,怎的一回身就找不到若见微的人影了。

  “大爷,方才在这里站着的白衣少年呢,您可看到他去哪儿了?”他说着在自己头顶比划了一下,“和我差不多高。”

  “抱歉呐,我不曾注意。”

  一旁的妇人对他道:“那小郎君我看到了,‘嗖’的一下飞到屋顶上,然后就不见了。”

  她领着的小孩嘴里喃喃道:“神仙哥哥,神仙哥哥!”

  八成是有线索了,杜衡想,他更郁闷了,去追查线索也不和他说一声,他现在可是傍着这棵“摇钱树”呢,这下可好,把人给弄丢了。

  他怀里揣着个纸包,在街上转悠,又不敢走远了,晃了半天走到街旁一个行乞的老人身边,往那老人面前的碗里放了些铜钱,然后在他身旁坐下了。

  “老人家,在您这儿借个位置,我等人。”

  那老人似是睡着了,并未理他,他便又自言自语起来:“这小仙君真是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可怜我‘杜半仙’一世英名,就栽在了他手上…”

  若见微吃完了糖葫芦泄愤,心情才好些,他在街上走着,打算先回去找杜衡。

  便在这时,耳旁突然响起一阵惊呼:“有人抢劫啦!”

  他转头看去,就见一个女子正追在一个壮汉后面,一边跑一边喊道:“来人呐!抢钱啦!”

  眼看那壮汉越跑越远,就要将女子甩在身后,若见微飞身一跃,落在了那壮汉身前,那人见状脚步一转,向一个小巷子跑去,若见微抬脚追去,拐进巷子里时,正看到那汉子吃力地翻着墙,他掠上前去,将那汉子一把拽了下来。

  壮汉被摔了个四脚朝天,抢来的钱袋也掉在一旁,若见微俯身捡起来,发现是一个绣着花纹的小荷包,正在此时先前那女子也追了上来,若见微拍了拍荷包上的尘土,将之还给了女子。

  那女子来不及接过钱包,先跑到那摔在地上的汉子身旁,狠狠踹了他几脚,口中骂道:“臭流氓,看你还敢抢老娘的钱!”

  若见微被这景象惊呆了,那女子踹够了,才抬起头来,扶了扶头上的发簪,接过若见微手中的钱包,柔声对他道谢:“多谢小郎君相助。”

  她此时一副柔弱的模样,与方才的泼辣简直天差地别,若见微差点震惊到忘了收回手去。

  “举手之劳,姑娘不必言谢。”若见微半晌才开口道。

  那女子此时才注意到他身后背着的长剑,道:“我道是为何呢,原来帮我的竟是个小仙君,难怪身手敏捷。”

  若见微忙道:“姑娘见笑了。”

  “哎,不必张口就姑娘的,我叫青萍。”那女子眼带笑意,“小仙君帮了我的忙,我倒不知要如何感谢呢。”

  若见微道:“青萍姑娘不必记挂在心,倒是在下有事请教。”

  “你说便是。”

  “敢问此处…是哪里?”

  “噗嗤!”青萍掩嘴笑了出来,“小仙君连这里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若见微认真看着她道:“请姑娘解惑。”

  青萍看着他的模样,分明是被哪家楼里的姑娘请进去过,却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她暗道自己险些被杜小五那小子的鬼话给骗了,这小仙君当真是可爱的紧,面上仍是笑着回道:“小仙君看样子是刚来颍川城,你不如去问问领你来的人。”

  她看着若见微脖子上的印子,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道:“你帮了我的忙,我将这帕子赠你,记得给自己擦擦。”

  她说完冲若见微一挥手,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径直走了。

  留下若见微在原地一脸迷茫:为何要给他帕子?擦擦什么?还有…这位青萍姑娘如何断定他是有人领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