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8章 青萍

第28章 青萍

推荐阅读:
  杜衡领着若见微在颍川城里四处转悠。除去一开始抱怨了几句被若见微警告后,他倒是尽职尽责地将城中布置与他所知的情况详细地讲给了若见微。

  “别看颍川城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东和城西都是市场,街上摆摊的人可多了。”

  “城南是主要的居民区,城中人大多都住在这里。看那几个妇人聊的正欢吧,定是些谁家里又和丈夫吵架了,谁家的男人给妻子买了上好的发钗了等等这些事。”

  “方才我们转的是城东,你也是从那边进城的吧。现在这处是西市,喏,我在那边还有个摊子呢。”

  “城北的房屋皆是高门大户,是富贵人家的住处,这里住的都是城中贵族,或是经商发家致富的人。”

  他们在城里绕了一圈,日头渐高,杜衡问道:“见微呐,你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若见微神色沉重地摇摇头。

  “唉我就说嘛,”杜衡又把两只袖子拢在了一处,道“颍川城中向来安宁,不会有什么妖魔的。”

  若见微沉思着开口道:“可是……”他的话被一阵“咕咕咕”的声音打断了。

  若见微看向杜衡,就见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这不是早上起来受了惊吓,又陪你逛了这么久,都还没吃东西呢。”

  他又问道:“话说你不饿吗?”

  若见微摇了摇头。

  杜衡道:“反正你还没有线索,不如我们先去吃饭。”

  他说着拉起若见微的手向城西走去,就见若见微伸手“啪”地一下打掉了他的爪子。

  “哎呦!”杜衡收回自己的手,上面赫然有个红印,他对着那处夸张地吹了吹,抱怨道:“你怎么打人呢?”

  不就是拉了一下手吗,早上他还是被若见微拽着出了庙的呢。

  若见微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此时见他似是疼得紧,面上也有些过意不去,道:“我不是故意的。”

  杜衡看他脸上表情,冷淡中透着一丝尴尬,莫名显得有些可爱,道:“算啦算啦,我岂是这般计较的人,走吧,去吃饭。”

  他们来到西市,时值正午,街上正是热闹之时,两旁有认识杜衡的摊主,纷纷向杜衡打招呼。

  “杜半仙来啦!”

  “小杜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

  “半仙上次给我算得真准,让我少损失了一两银子呢!”

  “……”

  杜衡讪讪地点头算作回应他们,却不敢多说,生怕身旁这位张口就掀了他的老底。

  两人走到一个面摊前,杜衡冲那老板道:“老板,来两碗桃花面!”

  说着领着若见微走到了摊前支着的的一个小桌旁,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等着老板上面。

  若见微看着那委屈了杜衡一双大长腿的小桌凳,眉毛微皱,勉为其难地坐下了。

  不一会儿老板便端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两人面前,若见微拿起筷子看了看对面,就见杜衡已经埋头大口吃起面来。

  杜衡当真是饿极了,吃了一阵抬起头来,才发现若见微碗中的面还有大半,而他正用筷子轻轻夹起一根面条,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怎么了?是这面不合你口味吗?”杜衡疑惑道。

  若见微细细嚼完了口中的面,才摇摇头回道:“食当细嚼慢咽。”

  杜衡惊了:“不是吧?你每顿饭都这般细嚼慢咽?!”

  若见微点点头。他在山上时,每日三餐皆在自己屋中吃,下山后,也总是在饭馆里吃饭,在大街上这般坐着吃…还是头一次。

  杜衡听了他的理由,惊得手中筷子都掉了,救命,这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君。

  “小仙君,”杜衡认真问道,“你是哪座山上的神仙,居然顿顿都要到饭馆去吃?”

  “我是苍梧山弟子。”若见微也看着他,认真回道。

  杜衡彻底服了。他看着若见微一点一点地小口吃着碗里的面,忍不住想了想这般飘然脱俗的人像他一样坐在大街上狼吞虎咽的样子,那场景…还真有点诡异。

  两人吃完面,若见微伸手掏出袖子里的一袋银子就要付钱。

  杜衡看着他钱袋里的银子,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娘喂,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等等等等一下,”杜衡一把按住了若见微往外拿银子的手,又想到自己刚才被他打过,忙把手撤了回去,道:“我们只是吃两碗面,用不了这么多钱。”

  他从自己怀里抠出几颗铜板,放在了桌上,叫若见微把那白花花的银子都收了起来,这才离开了面摊。

  二人下午又在城里转了半天,仍是没有收获。杜衡陪着若见微走了这么久,无聊的很,张口同他攀谈起来:“见微呐,你中午说你是苍梧山弟子,苍梧山怎么样啊,你同我讲讲呗。”

  “苍梧山…很好。”

  “…?没了?”

  若见微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没有了。”

  杜衡忍不住伸手扶额,这孩子真会聊天。他只好又问道:“我看你身后背着剑,你是几岁开始练剑的?师从何人呐?”

  “我四岁起跟着师父学剑法,如今已有十二年,我师父是若关山。”

  “若…关山?!是那个有着‘崔嵬出,诸邪退’之称,话本子里都叫他‘冷面仙君’的若关山吗?”

  若见微点点头,目光中带了点温和:“师父他人很温柔的。”

  “……”话本子里可不是这么写的。

  杜衡赞叹道:“先前我听你的姓便觉得耳熟,原来你真的是若关山的徒弟,果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他话里话外都是吹捧之意,就差没把若见微吹到天上去了,可惜被夸奖的对象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回道:“我还差师父很多。”

  杜衡腹诽道,年纪轻轻就这么凶残,居然还说差他师父很多,这师徒俩都是些什么人呐!

  眼看着天色渐晚,今日不会有进展了,杜衡领着若见微往他那破庙而去,快出城时他才反应过来:“额那个…见微呀,你晚上住哪儿啊?”

  若见微理所当然道:“我住客栈就好,明日再去找你。”

  好,有钱就是任性,是他多虑了。

  两人在城门口分别,杜衡带着对人生的怀疑回了自己的破庙。

  若见微第二日如约前往杜衡的破庙去找他,谁知庙里却空无一人。

  “杜衡?”若见微喊道,他环顾四周,发现桌上的半根烤地瓜没有了,而一旁作为“地铺”的地方整齐地叠着几件旧衣服,露出了作为“床”的木板。

  若见微定睛细看那“木板”,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昨天未及细看,今天他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木板,而是…这小破庙的门板。

  这样睡觉真的没问题么?若见微看着地铺旁熄灭了的火堆,万一走水了怎么办?

  颍川城西有一处街道名为“花眠”街,听名字便知晓这街上都是干什么的,杜衡昨日未领着若见微到这里查探,实在是他觉得小仙君走在这里总显得格格不入。

  花眠街上有一座楼叫“玉笙”楼,正是颍川城内最大的青楼。杜衡自楼前经过,正遇到不少喝的宿醉的人从楼里出来。

  闻到他们身上的酒气与混杂着的不知什么气味,杜衡眉头皱了皱,避开那些东倒西歪的人,径直来到了玉笙楼的后院,熟门熟路地从一面墙上翻了进去。

  院子里种着几棵桃树,一个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女子正坐在院中,手上绣着一块丝帕,听到声响头也不抬地骂道:“哪家的毛贼白日里翻别人的院墙?!”

  杜衡落了地,笑嘻嘻回道:“是我呀,青萍姐姐。”

  青萍眼内的怒气顿时化作了笑意,起身道:“小五?你怎的这么早就来了?”

  杜衡从怀中掏出一盒胭脂递给青萍,道:“上次姐姐托我买的胭脂,我给姐姐带来了。”

  看着青萍打开胭脂盒后欢喜的样子,他又接着道:“本想昨天就给姐姐送来的,谁知…”

  他说到这儿突然没了声,青萍看着他一脸憋屈的样子,忍不住笑道:“遇到什么事了,把我们‘杜半仙’气成这个样子?”

  “唉,别提了,”杜衡坐到桌前,苦着个脸道,“自我做‘半仙’这么多年,纵横几座城,都顺风顺水,姐姐是头一个识破我伎俩的人,可昨日城里来了个小仙君,直接到了我庙里,说要找我除魔,我哪里会呀,那小仙君看穿我的搪塞,就要拔剑打我…”

  “别看他长得俊俏,打起人来真狠呐,”杜衡没好意思说自己被若见微钉在墙上的事,夸大其词地编造了一番自己和若见微大战的场景,最后指着自己衣服后领道,“喏,姐姐为我做的衣裳都被他的剑勾破了。”

  青萍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这小仙君这般厉害,以小五你那怂样,该不会是单方面被人家吊打吧。”

  杜衡:“…!”

  青萍又问道:“后来呢?”

  杜衡看着她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有点后悔自己一股脑儿说出来了,他只好接着道:“后来…我答应他帮他查清城里的妖魔,他答应帮我保守秘密。”

  青萍捂着嘴作势嘲笑道:“不得了,让咱们的‘杜半仙’这般妥协退让,这位小仙君不简单呀。”

  杜衡一脸怨念地看着她。

  青萍笑够了,这才正色道:“好啦,把你这衣服脱下来,我给你补补,就当给你受伤的心灵做个补偿了。”

  杜衡把外衫脱下来递给青萍,道:“劳烦姐姐了。”

  “你我之间何须说劳烦。”青萍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见这位小仙君呢。”

  她说完神色又有些黯然,自嘲道:“不过仙家之人,大约也瞧不起我们这些人吧。”

  杜衡看着她脸上的落寞,有些不忍,忙安慰她道:“姐姐想这么多做甚,实不相瞒,那小仙君打人凶残,又不会聊天,当真无趣极了,无甚可看的。”

  他冲青萍眨眨眼道:“我比他好看多了,还能给你挑喜欢的胭脂,你怎么不想着多见见我呢。”

  青萍被他一通歪理逗乐了,瞪了他一眼道:“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