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7章 颍川

第27章 颍川

推荐阅读:
  清晨时分,沉睡的颍川城刚刚苏醒过来,人们陆陆续续地开始了一天的生活,街上渐渐有了小贩的身影,房舍内也传来了谈话声。

  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街上走着,他扎着高马尾,身穿白衣,身后背着长剑,剑眉星目,面若寒霜,正是下山游历的若见微。

  自他下苍梧山已有半年了,一路上,他一直秉持着师父的教诲,持剑除魔驱邪。

  前些日子,他在一座小村庄里发现了妖魔杀人的案子,一番探查之后找到了那妖魔,与其大战一场,那妖魔中了他一剑,反而遁逃而去,他循着踪迹一路追查,来到了这颍川城。

  且说九州之上原本有不少的妖族,都居住在九州极南部的九丘,妖族中亦有许多修者,因妖者本身力量强大,故而修为提升很快,不过相对的,受天道限制,证道成神之路也更为艰难。

  然而千年前封魔大战之后,妖族伤亡惨重,从此一蹶不振,如今九州鲜少见到妖族踪迹,更不用说是一个堕魔的妖族了。

  若见微走向街边一个卖馄饨的摊子,向那摊主拱手道:“这位老丈,在下初到颍川城,可否向你打听打听城中之事。”

  那老者见他一身正气,又相貌出众,心生好感,道:“好啊,你想问什么事?”

  若见微便又问道:“不知颍川城中近日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老人想了想道:“这倒没有,我们这城也不算太大,大家每日都过着相似的生活,城中难能有什么大事呢。”

  若见微还要再问,却见有人来到摊前要买馄饨,他不愿打搅老人生意,便拱手告辞了。

  若见微在街上一连问了几人,都无甚收获。

  他走进一家茶馆,有小二立马迎了上来,他将一块碎银放在那小二手上,道:“向你打听个事。”

  那小二捧着银子,脸笑成了一朵花,忙给他倒上茶水,殷勤道:“客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若见微要的就是他这句话,问道:“你们这城中…近来可有什么妖魔的传闻?”

  小二听了苦着脸道:“客官你要问些别的,我定是知道的,这妖魔之事,我一个凡人怎么知晓啊…”

  若见微心中有些失望,就听那小二继续道:“不过我们颍川城有个‘杜半仙’,专门负责给城里人除魔驱邪、卜卦算命,神通可大了,客官不如去问问他。”

  若见微神色微动:“‘半仙’?那到哪里可以找到此人?”

  小二道:“他在街上有个摊位的,不过这个时间他必定还没摆摊,您若想找他的话,直接去城郊的破庙里寻人便可。”

  若见微向那小二道了谢,出了茶馆径直往城郊去了。

  颍川城郊比城中荒凉了不少,杂草丛生间,但见一座破败的寺庙立在其中,门上的牌匾早不知去了何处,墙上的漆也掉的差不多了,屋顶看着是被人修葺过,赭色的瓦片间混着些茅草,显得颇为不伦不类。

  若见微看了这破庙半晌,嘴角抽了抽,抬步走了进去。

  看到庙中的景象,他不免吃了一惊,这庙里倒是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大殿中供着的佛像更是被人仔细地擦拭过,佛像前面的供桌上摆着些馒头、瓜果,还有…半根烤地瓜。

  这些东西明显不是供品,因为…若见微无语地向寺庙一边看去,就见一个人背对着他躺在地铺上睡得正香,身后还有个已经熄灭的柴火堆。

  若见微走过去蹲下身,在那人肩上拍了拍道:“醒一醒。”

  那人挥手拍掉了他的手,嘴里不知嘟囔了些什么,偏头又睡过去了。

  若见微心里一股无名火升起,使力在那人背上拍了一掌,道:“‘杜半仙’!”

  那人似是被他一嗓子吼得清醒了,闭着眼翻过身来道:“是谁…打扰了小爷的好梦…”

  他睁开眼,正对上若见微一双墨色的眼眸。“呀!”他眼睛上下打量了若见微一番道,“好俊俏的小仙君…我不是还在梦里吧?”

  说着就又要闭上眼睛,若见微冷冷道:“你醒了。”

  “哦,”那人听了他的话一下坐起了身,两人的脸瞬间贴的极近,若见微忙站起身来,就见那人这时才清醒过来,看着他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家…若见微环顾四周,嘴角又抽了抽,回道:“在下初到颍川城,耳闻‘杜半仙’大名,故而来打听些事。”

  “哎呀好说,”那人立马来了精神,盘腿坐在地铺上,两手拢在袖中,神神叨叨道:“在下杜衡,号‘半仙’,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

  你是想打听若见微看着他模样,心下升起了几分怀疑,就听杜衡接着道:“你是要打听凡俗之事,询问前尘之事还是要预知未来之事?不同要求价钱也不同哦。”

  ?!若见微开口道:“在下想打听近日城中的妖魔之事…”

  “妖魔之事一次二两银子!”杜衡两眼放光地看向他,“先付钱,再施法。”

  若见微眉头紧紧皱起来,看着他问:“若是在下想见识一下你‘除魔驱邪’的本事呢?”

  杜衡莫名感到了一丝危险,起身绕着他走了半圈,到了若见微身后道:“自然是可以的,但是这等大事我需花些时日准备,不如公子改日再来,价钱之事就…”

  “不必了,”若见微转过身来,拔出身后“照夜”,剑锋冷冷指向他道,“在下现在就想见识见识。”

  杜衡心道不好,拔腿就往庙外跑去,却听“铮”地一声剑鸣,回头一看,“照夜”剑直直勾住他的后领,将他连人带衣服钉在了墙上。

  若见微逼近他冷冷道:“杜、半、仙?”

  杜衡整个人悬在空中,忙道:“仙君饶命,仙君饶命啊!”他说着挣扎了几下,那衣服本就有些破了,这下子被他折腾的领子上裂开了一道口子,他忙停下来不敢再动了。

  若见微愤愤道:“仗着除魔驱邪之名,却行坑蒙拐骗之事,当真可耻!”

  杜衡可怜巴巴道:“小的平日里也无甚除魔的机会啊,只是给别人提供些消息,或说些好听的话,挣几个饭钱…”

  他看着面前之人不好惹的样子,知道自己现在供人拿捏,一股脑儿把自己的底都交代出去了。

  若见微转身往外走去:“你欺骗城中之人的财物,吾必要向城中人揭穿你的真面目!”

  杜衡慌了,忙喊道:“不要啊!仙君,你大恩大德,不要砸了小的的饭碗啊!小的就靠这个吃口饭了…”

  若见微不理他,杜衡急着挣扎道:“仙…仙君不是要查妖魔之事吗?小的可以给您打下手,给您做牛做马!哦对了…小的没有骗您,我真的会术法!”

  若见微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他,就见杜衡手忙脚乱地掐了个诀,口中念念有词,竟然真的施了个生火的术法,把那堆柴火又点燃了。

  看到若见微回身走向自己,他忙抬起头,脸上堆起笑脸道:“怎样啊…仙君,我给你打下手帮你除魔,你替我保守秘密。”

  若见微不语,只是抱胸看着他。

  杜衡急了,狠狠道:“你要是不答应,咱俩就同归于尽!我…我就告诉城中人说…说你非礼我!”

  他接着指着自己身上道:“这衣服就是证据!”

  若见微被这无赖惊呆了,刚想开口,就见杜衡的衣领终于不堪重负,“啪”地一声断裂了。杜衡猝不及防,直接脸着地摔了个狗吃屎。

  杜衡躺在地上一脸怨念地看着若见微,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凌乱不堪,倒真的像是被非礼过的样子。

  若见微强忍着笑意,给他的脸上抹上药膏,就听杜衡“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我都变成这样了,仙君可是答应我了?”

  若见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唔…答应了。”毕竟杜衡摔成这样他也有错。

  “还有,”若见微又道,“我叫若见微,你唤我姓名便可,不必以仙君相称。”

  “若…见微?”杜衡重复了一遍。

  若见微给杜衡上好了药,见那人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伸手一把拽起他来道:“你自己答应的事,不可耍赖。”

  “哦,是,是,”杜衡被他拽着往外走,道,“可城中近来确实没有什么妖魔作乱之事啊?”

  若见微转头看向他,眼中有怀疑之色。

  杜衡忙道:“你别一副怀疑的样子,我虽然不会除魔,也不能预知后世,通晓前尘,但这城中之事,我确实了如指掌,否则也不可能…”在这城里混了这么久啊。

  要想将城中人唬住,哪位老爷取了几房姨太太,谁欠了别人多少钱,谁家的媳妇在外面有野男人了,谁家的熊孩子在书墅里被先生罚了……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可都得清楚。

  若见微道:“你先前也说了,你所知仅为凡俗之事,妖魔之事可算不上凡俗。”

  “那要如何查起啊?”杜衡有些头大。

  “你且先带着我在城中转一圈,”若见微道,“实不相瞒,我之前与那妖魔交过手,它身上有我留下的剑伤,我可以借此找到那妖魔。”

  杜衡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敬佩:“见微你可太厉害了,看着年岁与我相仿,竟然已能与妖魔斗上一斗,真是年少有为呐!”

  他这一番话实是有意拉近自己与对方的关系,好教这小仙君对自己心软,说不定就不与他计较坑蒙拐骗的事了。

  可这话落在若见微耳里却是另一番滋味,见微…自小到大,除了师父,还没有人这样唤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