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6章 苍梧

第26章 苍梧

推荐阅读:
  幽都山。

  凤止从后山的山洞里走出,向山上住处走去。

  他近日里派了部下去打探几个藏有神器的仙门动向,原本他并不打算与仙门各家正面交锋,但迟迟没有新的神器的线索,他实在等不及了,决定先从现有的神器下手。

  行至门前,他眉间一皱,忽有所感,而后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院中。

  就见一人一身黑袍,斗篷遮面,正坐在院中桌前自顾自地喝茶。

  凤止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那人晃着手中的茶杯,缓缓道:“凤掌门何必如此冷漠呢,你我好歹也是合作关系,更何况…我可是帮你找到了为你家那位大人修复神魂的方法…”

  他话还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凤止以妖力击碎了他手上的杯子。

  “你来干什么?”他向前几步,又重复了一遍。

  “哎…在下一片好心,却被掌门冷眼相待,我此次前来可是为掌门带来了您心心念念的东西呢。”那人不再故弄玄虚,伸手一召,一根泛着淡淡神光的神杖赫然出现在他手上。

  凤止眼神微动:“‘长岁’?”

  “如何?”那人将“长岁”递给他。

  凤止一手接过了神杖,另一手却突然发难,直向对方面上袭去。那人翻掌挡住他的攻击,电光火石间,两人已过了几十招。

  只见凤止屈指成爪攻向对方面门,那人以两臂挡在眼前,借力后退了几步,道:“在下一片诚意,凤掌门便是如此回报的?!”

  “呵,”凤止冷笑道,“连真面目也不敢示人,又谈何诚意。别忘了,你我之间只谈交易,不谈其他,不过…”

  他暗金色的眸子紧盯着对方,语气中满含威胁:“若让我发现你骗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呵…”那人低下头轻轻地笑了,“吾知晓了,那么…祝你我合作愉快。”

  他的身影随着落下的话音消失在了院中。

  九州东北部,有群山连绵,主峰峰顶积雪,终年不化,山间亭台楼阁在缭绕云气之间若隐若现,仿如仙境,正是当今剑道第一门派苍梧山。

  苍梧山建派已有数百年,期间所出剑道高手数不胜数,第三代掌门更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十方神器之一的“昭明”剑的神印,从此历代掌门皆传承神器神印,负责保管“昭明”。

  现今的苍梧山仍是人才辈出,其中以若关山这一脉最为出名。若关山因其剑法造诣,被仙门百家公认为当今剑道第一人,而其大弟子若见微实力亦不容小觑,年纪轻轻已与师父同列长老之位,是仙门同辈之中的佼佼者。

  这一日,苍梧山下早早的便有一人等在了山门处,不时地向远方望着。日头渐高之时,有两道人影从山前道上缓缓走来,那人眼前一亮,招手道:“大师兄!小师妹!你们可算回来了!”

  若瑾在外多时,回到山中心情十分雀跃,快跑几步到了那人近前:“二师兄!”

  “哎呀,一月不见,小师妹又长高了!”

  若见微跟在若瑾后面走了过来,道:“阿雪。”

  江上雪笑着道:“大师兄怎么走的这样慢,我接到消息后可是一大早就等在这儿了。”

  若瑾拆他的台道:“你那是闲的没事做吧。”

  江上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就听若见微问道:“沉夜呢?”

  “莫管他,”江上雪道,“他要是不肯出现,我怎么找得到他。”

  他又道:“先别说这个了,小师妹随你出去了这么久,必定累了,你们这几日好好休息休息罢。”

  三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山上走去。

  待到了山上,若见微对江上雪道:“我们先去拜见师父,你且忙你的去吧。”

  若瑾在一旁撇撇嘴道:“二师兄有什么好忙的,不如叫他去找三师兄吧。”

  江上雪愁着脸道:“小师妹,你这是害我啊,我就是把整个苍梧山翻过来也未必能找到他。”

  若见微静静地看着他俩斗嘴,未做多言。

  最后江上雪顶不住了,妥协道:“好吧好吧,我去找他,师父他老人家还在等你们呢。”

  若关山一共收了四个徒弟,其中若见微与若瑾是自小便跟着他,故而跟了若姓,而二弟子江上雪与三弟子颜沉夜则是凡人世家子弟拜入他门下,所以保留了俗家姓名。

  若见微与若瑾继续向山上走去,到了将近峰顶的位置,只见一个亭子立在一处山崖边,一人正在亭中凭栏远眺。

  那人身形如松,一头雪发被梳地一丝不苟,手中执着一柄拂尘,背后背着把古朴的黑色长剑,剑尾处却吊着个不起眼的剑穗,一身白衣猎猎,更衬得其人孤高清绝。

  若见微与若瑾走到那人身后,拜道:“弟子见过师父。”

  那远望之人转过身来,现出一张清冷出尘的面容,他面相看着极为年轻,说是若见微的兄长也不为过。

  若关山看着面前的二人,开口道:“起来罢。”

  若见微与若瑾忙起了身。

  若瑾低着头,见若关山没了下文,心里有些紧张,若关山性情冷清,不苟言笑,对弟子要求又严格,除了若见微,他们几个与他说话得时刻提着胆子,生怕稍有说错做错,惹了师父不快。

  若关山看着他们半晌,对若瑾道:“你先回去。”他浅色的眼眸又转向若见微,道:“你留下。”

  若瑾得了话,忙拜别师父往回走去,在心里替师兄捏了把汗,师父留下师兄要干什么…

  若见微看向若关山,若关山淡淡道:“老规矩,来吧。”

  若见微会意,退后一段距离,召出“照夜”在手,道一声:“弟子得罪了。”说完,便提剑向若关山掠去。

  就见若关山身后“崔嵬”剑铮然出鞘,磅礴剑意充斥四周,直将若见微包围在其中。

  若见微眼神一凛,回身以剑在身前划出一圈,顿时剑光如月,裹挟着剑意向四周而去。

  若关山神色微动,手持“崔嵬”攻向若见微,若见微也以“照夜”相抗。二人剑招皆大开大合,一来一往间剑气荡开山间云雾,浩荡剑意震动整个苍梧山。

  最后的极招过后,但见若关山一剑直逼若见微咽喉,而若见微剑锋离若关山心脉尚有半寸,若见微看着眼前寒锋,道:“…弟子受教。”

  若关山收剑入鞘,笃定道:“你出剑不如之前快了,你有心事。”

  若见微低头不言,若关山看他半晌,最后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不想说,便算了,且随为师去掌门处一趟。”

  师徒二人来到苍梧山主峰的掌门住处,就见掌门首徒上官筠正等在门口,见到二人行礼道:“弟子见过二位长老,师父正在里面等着。”

  若关山对他微微一颔首,便领着若见微进去了。

  会客厅内,一人正坐于上首,他看着三十出头的样子,一身玄衣,面容温和,又隐隐透着上位者的威严。

  看到两人来了,贺越笑道:“师弟,师侄刚从山下回来,你便拉他过来,也不先教他休息休息。”

  若关山朝他一拱手,道:“回掌门,吾收到消息时他正在身旁,便带着他一同来了。”

  若见微也随师父向上首一拜:“拜见掌门师伯。”

  他说完向旁边看去,这才发现贺越左手边正坐着一道熟悉身影:“拜见祝府主。”

  祝飞白向二人点头道:“见过若长老,若小长老。”

  若见微正疑惑,就听贺越开口道:“我叫你们前来,正是为了祝府主之事。”

  祝飞白接道:“吾此次拜访苍梧山,乃是为了神器异动一事。”

  若见微心里一惊,就听祝飞白继续道:“大约半月前,榣山所保管的神器‘离徽’有了异动,琴弦自鸣,乐声不止,琴身亦有变化。吾探查无果,故而前往其他保管神器之处询问异动的消息。”

  贺越则道:“按照祝府主所说时间,‘昭明’剑在那时亦有轻微颤动,只是平日里它遇到实力高强的对手时皆会如此,故而我并未在意。”

  若见微在心中暗暗推算,半个月前,正是他们在如春山的时候。

  祝飞白看向贺越道:“在下有一不情之请,望贺掌门将‘昭明’召出,让吾稍作查探。”

  “这有何难。”贺越笑道,说着手掌翻转,额间金色剑印一闪,随后“昭明”剑便出现在了手中。

  祝飞白也召出了“离徽”,只见她默念几句咒语,手上便现出了一把通体纯白色的古琴,上有七根如冰一般的琴弦,琴身上有几道繁复的花纹。

  就在“离徽”出现之时,异动再起,琴弦颤动,古老而又不知名的乐声在屋内响起,琴身上的花纹竟随着这乐声在不断改变。

  而与此同时,“昭明”剑身亦嗡鸣不止,漆黑的剑鞘上竟也隐隐出现了几道金色的纹路!

  “这是…”贺越的声音难掩震惊,若关山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祝飞白却若有所思。

  “看来十方神器并非如世间所说,仅仅是十神遗留之物那么简单,”若见微沉声道,“如今一观,神器之间彼此应当有某种联系。”

  当初“离徽”异动,极有可能便是因为“长岁”出世。

  贺越点点头,又转向祝飞白问:“祝府主以为呢?”

  “吾亦赞同若小长老所言,如此看来,或许还需前往其他藏有神器的仙门一探究竟。”祝飞白回道。

  就听若见微此时开口道:“我同祝府主一起去。”

  若关山看向他,眼色中有探询之意,若见微回道:“徒儿…还有事要确认。”既然杜衡不愿亲口告诉他身上神器之力的事情,他便要自己查个明白。

  “吾知晓了,”若关山没有多问,淡淡嘱咐道,“一切多加小心。”

  九州极北部,天枢台。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在廊上走着,她盘着发髻,眼前用一层薄纱遮住,身上穿着繁复的祭司礼袍,腰上挂着一枚玉佩,行走间透着一份优雅端庄。

  她经过之处,两旁的弟子皆停下来朝她拜道:“见过掌门。”

  女子径直走到了一间大殿门前,看向一旁侍立的小童,问道:“璇儿如何了?”

  那小童垂首恭敬地回道:“回掌门,大师兄近日又有突破。”

  姜易神色间有淡淡的笑意,推开门步入了殿中。

  就见进入大殿之内,犹如置身在浩瀚星海之中,殿中布满各种星图,泛着淡淡的光辉。

  大殿中央,悬着一个星盘,上面此刻泛着蓝色的光,正是神器“太卜”。

  天枢台算是九州之上难得一见的自千年前封魔大战保留至今的门派,当年十神之一的“连山君”便出自天枢台,封魔大战之后,“连山君”的神器也一直放在门中保存。

  “连山君”归藏乃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自幼便在占卜卦算一道颇有天赋。

  占卜之道,便是对天机的窥探,是借神魂与天地的沟通,预知未来之事。故而天枢台之人道行高者,皆以绢纱覆眼,不以凡眼看世,而以神眼窥天。

  相传“太卜”中留有当年“连山君”对九州未来的一段卜词,但千年来天枢台之人皆未能从中破解一二。及至姜易这一辈,大弟子姬璇算是近百年来天赋最高者,也是被寄予厚望破解“太卜”卜词的人。

  姜易走到殿中央跪坐的少年身旁,语气是少有的温和,问道:“璇儿,这几日进展如何?”

  少年眼上蒙着一层黑色绢布,上面绘着北斗七星图,露出的脸显得苍白清秀,他回道:“已有一句明了。”

  姜易心中一喜,追问道:“卜词为何?”

  姬璇抬头朝向“太卜”的方向,口中喃喃道:“道不道…”

  ——《卷二·意难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