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3章 难平

第23章 难平

推荐阅读:
  “白帝”不愧与“昭明”同列为十方神器,空桑君拔刀在手,佩刀仿佛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战意,刀身颤动,银光流转,隐隐发出嗡鸣声。

  对面昭明君丹曦亦提剑在手,两人静静对峙着,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忽然,空桑君率先动作了。只见他以刀在身前划了个半圈,一瞬引动身边空气皆攀上了热度,而后一手起势,脚下一蹬,冲向对面的丹曦。

  却见丹曦不慌不忙,额间剑印一闪,挥剑使出平平无奇的一招,正好抵挡住空桑君斩向他的刀。空桑君眼中有片刻的诧异,随后便被燃起的战意与兴奋替代,他道:“好!好!好!”随后抽身后退几步,复又攻了上来。

  只见两人一攻一守,刀者招式大开大合,招招裹挟着刚烈的气势向对手攻去,剑者招式大巧若拙,看似被压制却稳稳掌控着战斗的节奏。

  若见微跟随空桑君的视线看着对面丹曦的动作,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昭明”剑的剑主,人如其剑,招如其人,长剑光华内敛,深藏不露,剑意却气势磅礴,招式看似平常却暗含玄机,人看似在守方,却有隐隐的战意与掌控的气势散发出来。

  二人战斗间,浩瀚神力四散,引得四周山谷皆为之震动,连天地亦为之变色,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战至酣畅淋漓,相继收回刀剑,相视一笑。

  空桑君道:“今日与君一战,我只觉得自己忝居十神第二之位了,‘昭明’剑主,当真胸中藏日月。”

  丹曦亦道:“‘白帝’崩天裂地之威,令某今日大开眼界。”

  若见微听了二人对话,心下一惊:空桑君实力竟在十神第二,怪不得他们几人联手也未能与之抗衡。而他观二人一战,昭明君实力与空桑君不相上下,这便是千年前十神的实力么?而听空桑君所言,十神之首的实力该有多强?

  他正想着,忽觉眼前一黑,视线再清晰时,周围已换了场景。

  空桑君似是靠在一棵树下,嘴里叼着一根野草,“白帝”被搁在身边,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不一会儿,但见一位女子向这边走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招拒师兄又去找人打架了。”

  若见微随着招拒的视线而去,看到一位长相秀丽清雅的女子在他身边坐下了。

  招拒声音里有些无奈:“我又不是没事找事,只是碰到了个实力相当的对手,忍不住与他过过招。”

  “让我猜猜…以如今师兄的实力,能让你这么说的…只有那位一直让你耿耿于怀的‘昭明君’了罢。”女子声音中含着笑意。

  “广寒师妹果真料事如神呐!”招拒语气颇为轻快。

  “师兄休要编排我,”广寒佯怒道,又关切地问,“结果如何?”

  招拒闻言,突然正经下来,道:“‘昭明君’向来心性淡泊,与世无争,在人前极少出手,故而并未列入十神前三,但我此番与他一战,他实力绝不在我之下。”

  “能让向来心高的‘空桑君’说出这一番话,看来这位‘昭明君’不简单啊,”广寒道,“‘昭明君’虽甚少在人前出手,但‘昭明’剑可是闻名九州,每位修剑之人,皆以亲眼看到‘昭明’剑真容为傲呢。”

  “怎么,‘清虚君’也想与他一战吗?”招拒笑着看向她,若见微这才注意到,广寒的额间也有一道蓝色的印记。

  “清虚君”,《博物篇》所载十方神器之一“古月”剑的持有者,原来竟与同为十神的“空桑君”是同门。

  画面再次转换,只见招拒几人正同一人酣战,但见那人浑身上下被浓浓的魔气包围,来往间接住几人攻势,口中发出嘶哑的笑声:“哈哈哈哈…便是十神…又能奈我何?”

  就听招拒喝道:“魔头!你为祸九州,造成生灵涂炭,吾等必将你诛杀在此!”

  那魔头闻言,将攻势调转向他而来,招拒提刀一挥,白光划破袭来的浓黑魔气直向魔头而去。

  忽听旁边广寒喊道:“师兄小心!”

  招拒尚来不及反应,就见一道剑光划过,斩杀了他身后的魔物,他回头看去,正见丹曦提剑到了他身旁。

  若见微看着四周暗沉的天色与漂浮在空中的浓黑魔气,心下微凛,这恐怕就是千年前的封魔之战了。如此看来,千年前那魔头实力强悍非常,十神联手也与他战得难舍难分。

  他还待细看,眼前又是一黑,再回神时,却见眼前场景模模糊糊,不停转换。

  招拒似是受了很重的伤,他大口喘着粗气,一瘸一拐地在林间奔走,用手中的刀拨开前面的障碍。不多时,他来到了一处山洞中,终于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身上疼得厉害,若见微在他体内,也能感觉到这副身躯怕是已经无法恢复,但比这更令他难受的,是招拒心中那悲凉的绝望,他能感受到他心中那不愿承认的悲伤的事实,有一个声音冰冷地对他说,广寒和丹曦已经都死了。

  封魔之战,十神用尽全力联手封印了魔头,却也损失惨重。曾经意气风发,纵横九州,除魔卫道,济世救人,却落得非死即伤,黯然隐世的下场。

  招拒愤愤地一拳砸在地上,他抬手想要去拿掉在一旁的“白帝”,却半天也没能拿起来,身上的伤势又加重了,他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若见微方才却清楚地看到了——“白帝”的刀身上,分明有一丝魔气缠绕。

  招拒开始在这山洞中养伤,他的伤恢复地很慢,而“白帝”上的魔气却趁他心里空洞之际,逐渐侵蚀着他的心神。

  他发现了那企图攻陷他的魔气,他运功想把它们逼出体外,那蛊惑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真是可怜呐…曾经十神第二的‘空桑君’,‘白帝’一刀劈山断海,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今…却只能龟缩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中…”

  “闭嘴!”

  “…你心中必定有许多不甘吧…曾经风光无限,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魔头!闭嘴!”招拒说着便要拔刀。

  “…呵呵呵,你如今的情况…还拿的了‘白帝’,除的了魔吗…”

  招拒拔刀的动作一顿,他浑身都颤抖着。

  恶魔还在低语:“…还有你的好师妹,你不后悔吗…没来得及向她表明你的心意…”

  “你!”招拒心中涌起一阵深沉的悲哀,他抖得更厉害了。

  “…‘空桑君’,”那声音含着无限的恶意,“你现在…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罢了…”

  招拒浑身一震,所有的不甘,悔恨,悲伤,愤怒都一齐涌上心头,他一使劲,拔出了“白帝”。下一秒,忽觉后心一凉,他尚来不及回头看是谁,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浓厚魔气所包围,手中“白帝”掉落在地,他堕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中。

  若见微随着招拒被拉入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见微!见微!”

  他挣扎着掀开沉重的眼皮,正看见杜衡一张焦急的脸:“见微!你醒了?”

  若见微头脑还有些昏沉,他被招拒心中的情绪压抑着,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嗯。”

  杜衡见他仍是一副恹恹的神色,忙伸手去摸他的脉,口中道:“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若见微这才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杜衡怀里,一时有些愣怔,直到杜衡捉了他的手把脉,他才开口道:“…我没事。我看到了他的记忆,那魔者真实身份…是十神之一的‘空桑君’。”

  杜衡动作一顿,又掏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道:“你受了不少伤,先休息片刻。”

  若见微吃下了药,又抬眼看他,杜衡方才不顾一切地从魔气中将若见微拉出,此时也显得有些狼狈,那幂离早不知掉到了何处,露出了他一头的银发。

  杜衡面上焦急的神色稍缓,此时看若见微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将手放在他眼前,小心翼翼地挥了挥道:“见微?你不是魔怔了罢,就算我好看也不用一直盯着人家看吧…”

  若见微挥开他的爪子正要回话,忽然听到一声:“是你!幽都山左护法!”

  两人向声音源头看去,就见一个修者站在他们不远处,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们。此时见杜衡看他,又喊道:“真的是你这魔头!你为何在此处?该不会那破坏饕餮宴的魔者与你是一伙的?!”

  好一个无中生有,杜衡一脸无奈,正要说话,就见若见微从他怀中起身,将他整个护在身后,同那修者道:“他与那魔者不是一伙的。”

  那修者显然也认出了若见微,听他为杜衡辩护,愣了一瞬,道:“若小长老又如何如此断定…”

  此时周围众人听到三人对话,也都围了过来,杜衡不欲若见微为难,从他身后走出,吊儿郎当道:“这位道长真是冤枉在下了,我不过是路过沧州城,才来这饕餮宴上凑个热闹,哪想遇到了同行…”

  “…我与他当真不认识,说起来他是抢我饭碗的,怎有可能和我一伙,我方才还同他打了一架呢。”

  那人仍坚持道:“你这魔头的话怎能信,说不定是与那人串通好了,再说方才你与若小长老…”

  他话至此处,忽觉对面两人的气势变了,周身温度都跟着降了不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就见杜衡一双凤眼眯了起来,望着他冷冷道:“方才我不过是顺手救了若道长。”

  若见微还要再说话,就听司空阙的声音传来:“若见微!快来帮忙!”

  若见微回头与杜衡对视一眼,杜衡以眼神示意他自己可以搞定,他便召出“照夜”剑,重新投入了战圈。

  司空阙、陆珏几人已与魔者对战多时,皆受了重伤,若见微经过调息恢复了不少,挽救了几人几乎落败的局势。

  司空阙趁着调息之际,问他道:“你没事吧?方才见你被魔气包围,我们都吓了一跳,亏了杜衡不要命似的把你给捞出来了。”

  若见微沉默一瞬,道:“无事,我看了这魔者的记忆…”

  他说着迎向对方砍来的刀,接着道:“他是…十神之一,‘空桑君’招拒!”

  !!!几人皆是一愣,这个身份太过惊世骇俗,任谁能想到,眼前杀人不眨眼的魔者,竟是十神之一!

  招拒听了他的话,动作有一瞬的停滞,包裹全身的魔气稍稍退散,露出了隐藏在乱发下的一双眼,其中满是挣扎之色:“杀…了…我…”

  “这究竟怎么回事?”沈言问道。

  若见微看着那双眼,仿佛又体会到了那种悲凉与绝望,他缓缓道:“当年封魔之战后,‘空桑君’伤重难治,后因佩刀‘白帝’被魔气侵染…而致堕魔。”

  “…难以置信,”陆珏喃喃道,“强如十神,也会被引至堕魔。”

  “他叫我们杀了他?”净悟道,“他倒是看看,我们几个像是能打的过他的样子吗?”

  若见微退开几步,思忖道:“或许…可以用神器一试。”他说着,伸手召出了“长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