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22章 空桑

第22章 空桑

推荐阅读:
  只见那人浑身被黑气包围,面容隐在乱发之下看不清楚,但在场众人皆已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魔气。

  便在众人愣神之际,忽见那魔者拿出盒中名刀“霸下”,抬手一挥,台上几人尚来不及反应,脖颈上已添了一抹刀痕,再一瞬,便有血液喷薄而出,台上顿时一片血红,更有温热的血液喷在台下离得近的几人脸上。

  在场之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杀人了!!!”

  “有魔者杀人了!”

  “救命啊!”

  若见微看着台上的魔头,脸色微沉,他已从刚才那几人的伤口与那人挥刀的手法断定,此人正是那犯下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现场已乱做一团,人们慌乱地想楼外跑去,不少凡人未见过杀人之事,已被这骇人的场景吓破了胆,瘫在原地不能动弹。

  在场之人有许多修者,此时将那魔头团团围住,叫道:“魔头拿命来!”便有几人率先攻了上去。

  “不可…”若见微要阻拦已来不及,就见那魔者将刀反手一挥,便有一股刚烈刀气向那几人而去,瞬间将几人拦腰斩成了两段。

  若见微瞳孔骤缩——此人比他所想还要强悍!

  余下几人见此情形,都愣在了原地,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魔者提刀就要向他们砍去,几人回过神来欲还手时,已失了机会,眼看就要被一刀毙命,忽然一人携一道冷然剑气挡在前方。

  二人力道相撞,若见微心下一凛,此人实力在他之上,他喝道:“快跑!”

  身后几人忙带着各自兵器向出口跑去,那魔者见有人挡住了他的攻击也是一愣,转眼便是更加凶狠的攻势袭来,若见微不敢大意,使出平生所学应付眼前之人。

  司空阙与沈言见那魔者与若见微打得难舍难分,甚至有压制之势,忙上前相助。有涿光山弟子看几人相抗看得热血沸腾,就要提剑上前,被杜衡一把止住了。

  “我劝你不要冲动,否则那边就是你的下场。”他抬手指了指刚刚几位修者尸体所在之处。那弟子一腔热血霎时冻住了。

  “这魔者实力强大,你们几个先随众人往楼外一避。”杜衡对几人说道,“莫要让见微他们为你们操心。”

  若瑾知他用意,率先往门外去,涿光山弟子跟在她后面,杜衡守在最后,以免几人被战斗波及而误伤。

  将几人安置在一处安全之所,杜衡抬手在他们周围布了个结界,将几人罩在其中,又道:“待会儿要是有危险,记得快跑。”

  若瑾知道情况危急,答道:“我们知晓了。”又看他要离开,忍不住道:“你去哪里?”

  “自然是回去帮见微对付那魔头了。”杜衡理所当然道。

  若瑾一时被卡住了,这段时间每日听他插科打诨,险些忘了幽都山左护法实力亦是不差,她顿了顿,最后说道:“你与师兄要小心。”

  “放心,”杜衡拍了拍她的肩,轻笑道,“我自会照看好见微,这几人就交给你了。”

  杜衡再回到现场时,鉴心楼已塌了一半,有四人正与那魔头缠斗在一处,其中一人正是浮光山掌门陆珏。

  先前逃出的修者不少已冷静下来,正在帮忙疏散四周的百姓。

  若见微长剑在手,脚下步法变换,眨眼之间剑招几变,数道剑光如新月般直向魔者而去,那边沈言手中“抱朴”剑亦挥出一道极简招式,蕴含深厚灵力的剑气与若见微呈夹击之势,向持刀魔者攻去。

  那魔者横刀在手,身上魔气大涨,挥刀一左一右两招化解了两人的招式,而后刀气横扫四周,直逼得四人动作一滞。

  眼看刀气余势要击上一边正在逃离的百姓,忽然斜里横出一刀,挡住了这波刀势,而后刀身翻转间,将那刀气化解。

  正是净悟携着“摩诃”刀而来。

  那僧者接下一招后,脸上现出个邪气的笑:“不错不错,这刀者实力不凡,且让我来会会你!”

  说完便提刀迎了上去。

  净悟、陆珏与司空阙和那魔者斗在一处,若见微暂且退出战圈,杜衡忙到了他身边,见他身上多了几道伤痕,表情一时有些凝重。

  他从怀中掏出一堆瓶瓶罐罐,从中挑出一瓶打开,拿出一粒丹药送至若见微嘴边,若见微张口吞了下去,就听杜衡道:“这魔者…怎的如此厉害?九州之上不曾听过此人名号。”

  “他身上魔气很重,而且他的刀法已臻化境,放眼当今九州恐难有出其右者。”若见微暗自调息,觉得体内灵力恢复了不少。

  “所以…他是‘霸下’的刀主?”杜衡问道。

  “尚未可知。”若见微语气沉沉。名刀“霸下”乃是五百年前九州一位大能的佩刀,但那位大能据说早已陨落,若此人当真是原主…

  两人说话间,那魔者已逼得几人连连后退,眼看魔者就要往城中去,若见微忙抽剑在手,上前挡住他的去路。

  “霸下”与“照夜”相撞,迸发出一股巨力震动四周,若见微却察觉出了不对劲之处。

  先前几人与魔者缠斗,因其强悍实力,皆未能近身,此刻若见微与那人隔着刀剑相对,隐隐看到他乱发之下一双通红的眼睛与额间闪烁的印记,而比这更令他感到不安的是,此人周身除了浓重的魔气之外,更萦绕着巨大的怨气,那怨气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眨眼之间,魔者周身魔气又涨,若见微被他一震,不得已后撤一步。那人眼看又要逼上前来,忽的动作一滞,若见微定睛看去,就见几道紫色咒文缠住了魔者的四肢,正将整个人向后拉去。

  杜衡手中催动着咒法,口中道:“见微!”

  若见微会意,抽剑回身,跃至半空。但见皓月当空,他身影在月色映照下显得愈发皎然,而后招式变换,剑意随着月光倾泻而出,直向魔者周身而去。

  那魔头想要躲避,却被咒文束缚不能动弹,硬生生接下了这股剑意,直直跪了下去。

  若见微落地向前,周围几人此时也缓缓围住那魔者,却在此时,那魔者怒吼一声,身上再次爆发出了巨大的魔气。

  魔头以刀撑起自身,而后手中刀极招变化,顷刻间,刀气如罡风挟着魔气向几人袭去。众人忙起手抵挡,身上或多或少添了些伤痕。

  净悟一边挥刀抵挡罡风,一边骂道:“娘的,这魔头就不能消停会儿!”

  司空阙身上伤势较重,“泰器”化作盾牌挡在他身前,回道:“大师也看到了…这魔头身上魔气…似是无穷无尽…”

  陆珏佩剑名“无瑕”,使得一手飘逸剑法化解攻势,接道:“如此下去可不是办法呀。”

  沈言对魔多时,此时已有些力竭,也道:“吾等灵力…迟早要消耗完,那时…”

  若见微眼色凝重,道:“不是魔气没有穷尽,而是他身上有无尽的怨气,怨气转化为魔气,所以他才有用不完的魔气。”

  “又是怨气?”杜衡奇道,而后看向净悟笑道,“这回我们可有佛门之人了,不如大师试试?”

  净悟一边抵挡,一边回了他个大大的白眼:“爷爷我早就不是佛门之人了。”

  “就算不是佛门之人,也应当会使佛门的超度之法吧,”杜衡一副循循善诱的模样,“大师不必不好意思,你在此用了,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去他娘的不好意思!净悟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冷冷道:“不好意思,我忘了。”

  那魔头挥刀向众人而来,几十个回合后,沈言与司空阙皆受了重伤,不得已退出了战圈调息。

  少了两人攻击,魔头攻势愈加猖狂,手中“霸下”刀快如虚影,向剩下三人攻去,陆珏一时不察,被砍伤左肩,手中剑也慢了不少。

  眼看又有一刀斩落眼前,若见微忙抽身挡在陆珏身前,却在此时,再生变故!

  只见魔者周身的魔气再次大涨,竟将若见微整个包围其中。

  杜衡目眦欲裂:“见微!”

  若见微最后只听到杜衡焦急的声音,而后便被拉入了无边的黑暗。

  再次睁眼时,若见微感到自己似乎身在一处山上,身旁云气缭绕,眼前站着一人,手中提着一把剑。

  他凝神看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只因这把剑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藏于苍梧山的神器“昭明剑”!

  这是怎么一回事?此处是哪里?这人又是谁?他想张开口问,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若见微这才发现这具身体似乎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此时四周云雾散开,他看清了眼前人的容貌。就听“他”开口了:“素闻‘昭明君’丹曦剑法卓绝,吾今日便来请教!”

  若见微看着眼前这位面容肃穆的男子,心中惊愕不已:此人竟是十神之一的“昭明君”?!他此刻有些明白了,自己先前被魔者的魔气吞噬,现下他看到的,应是此人的记忆,那这魔者的身份……

  只听丹曦开口,低沉的声音传来,直教若见微又是一惊:“‘空桑君’刀法超凡脱俗,某自当全力以赴。”

  若见微看着“自己”抬手缓缓抽出的刀,长刀周身泛着银光,刀身上刻着古老的纹路,他知道这把刀,在《九州志博物篇》中,正是十神之一,“空桑君”的佩刀——“白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