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19章 躁动

第19章 躁动

推荐阅读:
  魔物暂且退去,众人汇聚在一处,若见微将这阵法的运转原理告知了沈言。

  沈言听后皱紧了眉:“没想到这阵法如此恶毒,方才我们破坏的阵眼乃是一间废弃的宅子,原本不想惊动城中人,没想到…”

  晋阳城中除了他们,早就没有活口了。

  此时距离又一轮循环开始早已过去多时,夜色已深,城中罕无人迹,处处弥漫着阴沉之气。

  若见微道:“吾与杜衡熟悉这阵法运转,不如由我们去寻找阵眼…”

  “若小长老这是说的什么话,”沈言道,“我虽修为不是上佳,但也不能对此阵法坐视不理。”

  “是啊若见微,”司空阙也在一旁道,“人多总是力量大,不如你与沈掌门一道,我与杜护法一道,分头去找吧,小辈们也跟着我们。”

  确实,如果要尽快破除阵法,分头行动寻找阵眼更快。若见微沉思一瞬,见杜衡也无异议,便点头同意了:“阿瑾跟着我吧。”

  若瑾自是跟着她师兄,就见一群涿光山弟子将叶舒也推至沈言身前,起哄道:“小叶子,大胆一点!”

  “快去吧!”

  “师兄们看好你哦!”

  若瑾正纳闷,就听叶舒红着个脸,结结巴巴道:“师…师父,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沈言还未发话,叶舒身后众师兄挤眉弄眼道:“师父,您让小叶子跟着吧!”

  “我们几个跟着司空道长就好。”

  “我们不会给道长拖后腿的!”

  沈言:“……”几天不打,这群毛猴就要上房揭瓦了!

  众人商议次日戌时在城门会合,再一同去往找到的阵眼处破阵。

  沈言最后还是带上了叶舒,他与若见微在前面探查阵眼,叶舒与若瑾二人在后面跟着。

  叶舒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鼓起勇气开口道:“若…若瑾师姐,上次在如春山中,多谢你出手救我。”

  若瑾这才想起她在山谷中帮叶舒对付赵蒲的事,笑着回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何须言谢呢。”

  叶舒看着她明亮的笑容,脸又红了,就听若瑾又问道:“你师兄们都叫你小叶子?”

  “啊…因为我姓叶…在师门里又最小。”叶舒红着脸解释道。

  “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可爱的,”若瑾笑盈盈道,“小叶子?我也能这么叫你吗?”

  “当当当当当然可以了。”叶舒舌头差点打了结。

  若瑾看他拘谨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小叶子你可真是可爱呐!”

  陈平他们几个跟在杜衡与司空阙身后,一路上叽叽咕咕地议论着。

  “小叶子是不是对若瑾师妹有意思呀。”

  “废话,不然我们为什么让他一个人跟着师父他们一行啊。”

  “你没看当时小叶子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

  “哎小叶子平日里有些迟钝,我都担心他敢不敢跟师妹搭话了…”

  “别呀,那我们的一番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什么苦心白费了呀?”他们几个正讨论得热烈,冷不防一个人出现在身后笑着开口问道。

  陈平回头一看,正见杜衡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忙收起了脸上八卦的神色,道:“没…没什么…哈哈。”

  就见杜衡一条胳膊搭在他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继续说道:“别呀,我刚刚明明听到什么若瑾、小叶子之类的,怎么可能没什么呢?”

  他低声道:“你悄悄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陈平:“……”不是,您脸上的八卦表情能收敛一点吗?

  陈平最后在杜衡的软硬兼施下将小师弟的一腔少年心事都给卖了,杜衡听罢,拍拍胸道:“此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能撮合他们俩。”

  陈平疑惑地看着他,大嘴巴地问了一句:“不是,他们两个的事你个外人操什么心呐?”

  杜衡斜斜地看了他一眼,道:“若瑾可是见微的师妹,怎么能是外人呢?”

  不是外人??!不是,上次还是“若道长”,这么快就成了“见微”了?!

  陈平觉得自己一颗八卦的心也快憋不住了,谁能告诉他,他们自如春山之事后不过分别了半个多月,这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杜衡撂下满脸一言难尽的陈平,又上前走到了司空阙身边。

  只听司空阙道:“我观左护法一路上对若见微颇为照顾,看来你们二人从前关系不错啊。”

  “岂止,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呢。”差点成了道侣的那种。

  杜衡这回答莫名有股醋味,不过司空阙并未在意,又道:“我与若见微相识于十多年前,我那时四处游历,上了苍梧山拜访,与若见微相谈甚欢,故交为好友。”

  杜衡这次倒是诚心回道:“司空道长是性情中人。”

  “杜先生既与若见微是故友,不妨与在下也交个朋友?”司空阙朝杜衡伸出拳头。

  “道长既然诚心相交,我再拒绝倒显得气量狭小了。”杜衡也爽快应下,伸出拳头与司空阙碰了碰。

  有杜衡与若见微的经验,次日众人会合时皆有了新的发现。

  新的阵眼一个正是那接亲的花轿,一个则是…坐镇晋阳城的恒山修者李云。

  “那修者也堕魔了么?”沈言听了后神色间一片凝重。

  “正是,修者若是彻底魔化攻击力会增强,我们先往那花轿处去。”若见微道。

  “可是花轿是会动的…戌时三刻时,那花轿又会停在哪儿呢?”叶舒问。

  “我记得…那位妇人曾说过,是城西的张家小姐嫁给了城东的王公子。”杜衡回忆道。

  “这么说应当在王府了?”若瑾推断。

  “且去王府看看。”司空阙拍了板,众人皆往城东而去。

  那花轿果然停在王府的一处院子里,此时来参加喜宴的人已散的差不多了,王府仍是一片喜庆之色,房屋上皆挂着红绸,门窗上贴着寓意幸福美满、多子多福的剪纸,只是所有美好的祈愿早已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天。

  众人躲在院子里,戌时三刻一到,若见微眼神一凛抽剑就向那花轿劈去。只听“轰”的一声轿子炸开,上面红色绸子的碎布炸了满院,紧接着众人便听到了从王府中四处传来的“嗖嗖”的声音。

  “小心,”杜衡沉声道,“王府中魔化的人向我们攻来了。”

  就见攻来的魔物身上还套着王府下人红色的衣服,他们几乎丧失了人形,四肢并用地朝几人袭来。

  几人皆运起武器抵挡,杜衡也以术法相抗,霎时魔物被消灭了一大半,众人刚要松一口气,就见一个速度极快的魔物冲了过来。

  “铛”的一声,若见微挥剑挡在众人身前,那魔物的样子也展现在众人眼前。只见它身上仍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勉强可以称作头的部位上还戴着金色的发钗,动作间“叮叮当当”地响着,正是那出嫁的新娘。

  只是它如今的动作早已没有了女子的那份婉约端庄,两手屈指成爪狠狠地击在挡着它的剑身上,众人皆被它的凶悍与身上冲天的魔气一震。

  “这魔物…怎的如此彪悍?”

  “它身上为何有如此浓重的魔气?”之前他们遇到的那几波与它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她有‘怨气’。”若见微挡住这新娘的狠厉一击,回道。

  司空阙与沈言一左一右夹攻那魔物,一边问道:“‘怨气’?”

  “她虽然神魂被魔气侵染,但死前必定有诸多的不甘,所以堕魔之后才会有如此重的‘怨气’。”杜衡回答道。

  “那要如何消解这巨大的怨气?”沈言问。

  若见微落于地上,道:“方法有二,一者,以佛门超度之法化消怨气。”

  现场没一个佛门的,司空阙接住魔物一招,问:“另一种呢?”

  “二者,”若见微握紧手中“照夜”,朝那魔物再度攻去,口中冷冷道,“除魔以镇怨气。”

  但见若见微行动间脚下步法变换,同时手中剑势瞬起,“照夜”剑意迸发,一招“揽月”式直向魔物而去,沈言与司空阙截住那魔物后路,它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眨眼便在这剑光中灰飞烟灭。

  小院之中再度恢复平静,众人看着满地的狼藉,还有掉落在地上的金色发钗,谁也没有再开口。

  第二日就是去找李云了。

  阵眼为人时总是有些特殊,何况是个坐镇一城的修者,若不能及时杀了他,错过时刻,会让阵法有所变化。

  众人到城主府时,探查到李云正在自己房内打坐。

  “怎么办?偷袭吗?”司空阙从院墙上下来,问道。爬别人家院墙这种事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干,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就见杜衡与若见微并排在院墙上观察了许久,才一前一后从墙上翻了下来。

  ……为什么你们两个如此熟练啊?

  “若是一击未能得手就不好办了,”若见微道,“我所练剑法并不适合偷袭。”

  沈言及一群小辈都在墙外等着,闻言也道:“吾等剑法多为大开大合之势,也不适合偷袭。”

  司空阙又看向杜衡,杜衡也瞪眼看着他:“别看我,我啥都不会。”

  “……”司空阙道,“我的‘泰器’可变化成暗器,或可一试。”

  “既然如此,”若见微道,“我们先去拖住他,待到时间到了你再动手。”

  李云在房内打坐,忽然睁开双眼,就见房门打开,一人施施然迈进了房间:“李道长,我们又见面了。”

  “……”李云奇怪地道,“你是谁?”

  “李道长当真不记得我了吗,”杜衡语气中满是委屈,“你还欠我钱呢。”

  躲在门外准备偷袭的司空阙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身边的若见微瞟了他一眼,他赶紧把嘴捂住了。

  天呐,天天听这人不着边际地胡扯,若见微是怎么能忍住不笑的。

  屋内,李云面无表情地道:“我没欠过别人的钱。”

  “真的吗?”杜衡向他走近,一双凤眼眯了起来,“那城主府外的阁楼是怎么修好的?你哪来的材料?”

  “…我去城内木料店中订的。”

  “一共花了多少钱?”

  “三千三百两银子。”

  “没错,你正是从我这里借走了三千五百两银子。”

  “……”怎么还加价了。

  “我再问你,”杜衡紧盯着李云的眼睛,“你修这阁楼用了多久?”

  “…一天。”

  “真的是一天吗?”

  “…是。”

  “你有没有觉得很累,感觉自己已经修了很久的阁楼,但是每天早晨起来,看到的却还是从未修过的一片狼藉。”

  “我…”

  “你真的只修了一天吗?”

  门外司空阙听着这奇怪的对话,看向若见微,杜衡他想干什么?

  若见微皱起了眉,杜衡是要…引起阵中人的动荡,他要引出布阵之人。

  就见屋中李云低下头思索了片刻,忽然抬手向身前的杜衡攻去!

  杜衡弯腰躲过李云的攻击,下一秒,彻底魔化的李云已挥剑刺向他,他抬手抵挡,几个回合后,佯装不敌,退出了房间。

  李云浑身散发着魔气,抬脚欲追,谁知刚出了房门,就被斜地里刺出的一剑向另一边逼去。司空阙躲在暗处,等待着戌时三刻的时机来到,若见微与杜衡两人配合,缠住了李云。

  若见微一剑挑开了李云的剑,李云刚要后撤,就被杜衡祭出的术法逼回了原地。

  如此过了几个回合,李云逐渐有些恼怒,就见他撤回与若见微缠斗的剑,回身向杜衡刺去,杜衡双手结印正要抵挡,忽然胸口一阵血气翻腾,他周身气息一滞,若见微见状欲救已来不及,眼见剑锋就在眼前,杜衡只好偏过身生生受了一剑。

  他蓦地吐出一口血,赶来的若见微忙扶住他,焦急道:“你如何了?”

  “没事…”杜衡轻轻挡住若见微要探脉的手,心中不免沉重起来,他受这阵法影响,体内魔气又有躁动的迹象。

  为何偏偏在这时……他以为先前压制住后,就能多留在见微身边一段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