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13章 命案

第13章 命案

推荐阅读:
  若瑾眼睁睁看着杜衡一连喂了若见微好几个点心,而他师兄居然一个不剩的全都吃完了,直到杜衡不知笑着说了句什么,若见微才冷着一张脸将他的手推开了独自往前走去。

  杜衡一边眼含笑意看着若见微远去的背影,一边把剩下的糕点往自己嘴里送去。若瑾走到他身边,神色古怪地问道:“你刚才同我师兄说了什么?”

  杜衡道:“我说他比以前能吃了,之前他一次最多只吃了三块桂花糕,这次他已经吃了两块桂花糕、两块芸豆酥和一块红豆饼了,啧啧,这么能吃怎么反而瘦了呢…”

  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若瑾忍不住道:“难怪师兄不理你了,哪有说别人比原来更能吃的…再者,我跟在师兄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吃过这些糕点。”

  杜衡忽的看向她,神情竟有些悲伤,问道:“见微这些年…”

  他的话被折返回来的若见微打断了:“你们两个,还走不走。”

  “诶诶见微,别这么着急嘛,逛街呢,就是要…”杜衡又恢复了那一身的痞气,快步跟了上去,仿佛刚才笼罩在他身上巨大的悲伤只是错觉。

  若瑾眨眨眼,是她看错了么。

  三人在夜市上逛了许久,待回到休息的客栈已是子时,若见微安顿好若瑾,回到自己房间时,就看到床上已有了一团不明物体。

  “……”若见微道,“我记得我订了三间房。”

  “见微,”杜衡将头从被子中钻出来,冲他笑道,“我们久别重逢,自然应当好好抵足长谈一番呐!”

  “不谈,”若见微冷冷道,他想问他的他又不会回答,“我要休息了。”

  “好好不谈,那我同你一起休息。”杜衡不折不挠道。

  “你有自己的房间。”

  “哎呀,你我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再说了…现在外面夜深天寒,你还要让我再出去嘛。”杜衡的奇葩理由简直张口就来。

  “……”若见微走到床边,将背后“照夜”卸下,重重放在床边,硬梆梆道,“那就睡。”

  杜衡带着得逞的笑意向床里边挪去,若见微吹灭了灯,回身躺在了他旁边。

  若见微在黑暗中闭上了眼,强迫自己忽略身旁人看向他的灼灼目光,半晌,听见那人低声道:“晚安,见微。”

  他久违的做了个好梦。

  翌日,三人离开了渭水城继续向东而行,又过了几日,到了广陵城地界。

  一路上,他们听到了不少有关幽都山左护法入世的传闻。

  “听闻那幽都山从未出现在人前的左护法竟下山了。”

  “吾一直以为左护法只是个传闻,没想到真有其人。”

  “听说那人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不知他与那右护法乐正岚谁更强一些。”

  “你还嫌魔门不够猖狂吗?”

  “……”

  若瑾听着这对话,忍不住看向身旁,那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幽都山左护法正在饭桌旁大块朵颐,他戴着若见微给他买的幂离,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自己的八卦。

  杜衡感叹道:“想不到我下山一趟竟出了名,这可是圆了我少时的梦想啊…”

  若瑾嘴角抽了抽,这样出名有什么可骄傲的。

  若见微却在一旁开口问道:“你在山中多年,不知右护法乐正岚其人如何?”

  杜衡吞下一口饭,懒懒道:“乐正岚啊…她就是个暴脾气的大姐头罢了。”

  “听闻她实力仅在凤止之下。”

  杜衡听到“凤止”二字时,眼中闪过一丝狠意,他回道:“不错,乐正岚刀法造诣极高,据我观察,便是之前在如春山中遇到的‘饮冰’刀顾寒也不是她的对手。”

  若见微正欲多问些他在幽都山中之事,忽听街上传来吆喝声:“城主府办案,都让一让!”

  他们正坐在窗边,此时向外看去,就见几个武夫打扮的人抬着个担架从街上走过,担架上用白布盖着,为首一个似是他们的头领,正指挥着街上的人往两边散去,让出一条道来。

  旁边桌子的人见到这情景,纷纷议论道:“又死了一个…”

  “这个月已有三四个了吧…”

  “听闻凶手仍未找到,那尸体都在城主府内放着呢。”

  “那郑老爷家不是没将尸体交出去么,我今日路过他们家门前,看见府内还在办丧事呢。”

  “不愧是大户人家…”

  若见微轻轻皱了皱眉,不过凡间的普通杀人命案他们这些修者也不会插手,自有凡间的捕头等追查。

  等杜衡吃饱喝足了,八卦也听够了,几人才从饭馆里起身离开。

  他们向城南走去,正遇到前面有户人家门口挂着白灯笼,隐隐有哀乐自里面传来,想必就是那旁人口中的郑老爷家了。

  正当此时,忽见那紧闭的家门被人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个人来,那人看着还想回身说什么,就听里面的人道:“我家主母已说了不会将老爷尸体交给别人,道长还是请回吧。”

  说完便将门关上了,那人见状颇有几分无奈地转身,正看见走来的若见微一行。

  “若见微?!”那人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你怎的在此?”

  若见微看着朝他们走过来的人,抬手行礼道:“司空,好久不见。吾等欲返回苍梧,恰巧路过此地。”

  来人正是千机门的司空阙,他脸上带着笑意:“原来如此…嘿,小瑾也在!”

  若瑾也朝他行礼道:“司空师兄。”

  司空阙转向若见微身旁戴着幂离的杜衡,问道:“这位是…”

  就听杜衡答道:“在下杜五,不过是个四处游历的散人,偶遇若道长二人,以为有缘,便结伴同行。”

  司空阙显然有些不相信他的说辞,怀疑地打量着杜衡。

  就听若见微开口问道:“你又为何在此。”

  “害,别提了,”司空阙带着他们几个往城中的酒楼去,“好友许久不见,当先开怀畅饮一番,再容我细细讲与你听。”

  千机门乃是位于九州西南的一个主修奇门之术的仙门,司空阙便是门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他此次下山游历路过广陵城,因城主与自己有故交而前往拜访,结果却遇到了一系列的城中命案,城主再三拜托他,他便答应帮助调查此事。

  “广陵城中已发生了四起命案,被害人皆是被一刀毙命,”司空阙道,“我在其余三人身上未发现过多的线索,便欲往那郑老爷的尸体上找找,不想吃了闭门羹。”

  若见微听得皱了眉:“一刀毙命…此人是用刀的行家?”

  “岂止是行家,我看过那些尸体上的伤口,虽然我并不精于刀道,但也足以看出,此人乃是用刀的顶尖高手。”

  “凡间若有此等的高手,当真令人刮目相看,故而我怀疑这些命案与修者有关。”

  “不过几个受害者之间并无联系,我看不出此人的动机为何。”

  司空阙说道这里,看向若见微道:“我如今可是全无头绪,好友既然也在此,便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若见微看向身旁二人,若瑾自是没有异议,杜衡则道:“我都听若道长的。”

  “那便先前往一探尸体罢。”若见微对司空阙道。

  他们随着司空阙来到城主府,府中人听说是来帮忙查案的,忙将众人引至府中,带着他们往停放尸体的房间走去。

  杜衡向那引路人打听道:“这位大哥,可否与我们详细说说案发的经过啊。”

  “自是没问题,”那带路之人正是先前在街上指挥搬运尸体的人,他道,“第一起案子发生在五天前,被杀的是一个饭馆里的厨子,那厨子独自一个人住在饭馆里,那日一大早被赶来的店小二发现死在厨房中。”

  “那店小二报了案,我们赶过去查探后,仵作推测他应是前一天夜里死的,凶器是厨房里的一把菜刀。”

  “第二个人是住在城南的屠夫,是被他邻居发现的,杀死他的是他自己用的一把屠刀。”

  说到这里,那人顿了顿道:“那屠夫生的高大威猛,平日里大家都不敢靠近他与他那把明晃晃的屠刀,谁曾想这样一个人却被自己的刀一刀毙命,我实在想不出…究竟什么人能做到。”他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害怕。

  若见微与司空阙对视一眼,看来杀人者确实不大可能是普通的来历。

  “第三个人就是那郑老爷吗?”杜衡问道。

  “…不错,”那人咽了口唾沫,继续道,“不过郑老爷家的人说尸体不吉利,一早将他的尸体收殓了要下葬,我们只看过他的尸体,初步断定与前面两起案子是同一人所为,并未能将尸体带回。”

  “不过…”那人看了看四周,悄悄凑到杜衡耳边说道,“我听府里的下人私下里谈论,那郑老爷是被府里人所杀。”

  “你的意思是那犯下所有命案的人在郑府中?”杜衡也悄悄在他耳边回道。

  “只是推测罢了。”那人又恢复正常神色往前走去,接着说道,“且我们城主府中人之后守在郑府周围,并未见可疑人员出府,却仍有人被杀了。”

  “是今日所见那人。”若见微在杜衡身后冷冷开口道。

  “哎呀若道长,你怎的在我身后也不吭声啊,可把我吓坏了。”杜衡说着还夸张地摸了摸胸口。

  若见微不理他,对那人道:“这次遇害之人是谁?”

  那人正是方才杜衡在他耳边说话时瞥见了在他们身后的若见微,那眼神冻得他一个哆嗦,他直觉这位白衣道长是嫌他离杜衡太近了,才赶紧向前快走了几步。

  他此时对上若见微冷冷的眼神,小心地开口道:“…是城郊的一位猎户。”

  说话间,几人已来到了停放尸体的房间,那人朝几人一拱手道:“尸体便在这里了,几位道长请进入查探,小的就不多打扰了。”说完便一溜烟跑掉了。

  杜衡奇怪地看着那人跑远的身影,喃喃道:“刚才还聊的好好的,现下怎的跑得这样快,我们还能吃了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