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12章 同行

第12章 同行

推荐阅读:
  凤止听到那人唤他的名字,暗金色的眸子里似有光芒闪过,他抬起手来想要抚上眼前人持扇的手,不料却从那人身上穿了过去。

  啊,他险些忘了,面前之人如今只是一缕神魂,怎么可能碰到呢。凤止自嘲地想,面上是掩不住的失落。

  那人的手虚虚落在凤止的头顶,摸了摸他的发,道:“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君上,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不知道我……

  他抬头忽的对上了那人如宝石般蓝绿色的眼瞳,将要出口的话就这样没了声。

  凤止跟着那人向亭中走去,衣袂飘动间似带起了阵阵莲香,那人靠着亭边的一根柱子坐了下来,凤止走过去靠着柱子坐在他身旁。就见那人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长箫,他将长箫放于唇边,旋即便有清幽低沉的箫声响起,凤止听出他吹的是《凤凰台上忆吹箫》。

  凤止将头向后靠在柱子上,闭上了眼,耳边是宛转的箫声,鼻尖萦绕着若有若无的莲香,他缓缓开口道:“这几日,我总能梦到过去,那些与君上一同作战的日子…”

  身旁人微微侧首,听他讲述久远前的事,千年的时光仿佛从那箫声中流淌而过。

  凤止再次睁眼时,已回到了先前的山洞中,方才在他身旁吹箫的人此时仍静静躺在冰棺之中,他知晓此次唤醒并维持那人神魂的阵法灵力已用完了。

  要加快速度了,他以手轻轻抚上那沉睡之人的面庞,心中想道,我一定要将君上的神魂彻底修复。

  待到凤止从那山洞走出往住处去后,乐正岚才从离山洞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她观察过四周确认凤止已走远后,又走近那山洞,但见其中空空荡荡的,仍是普通洞窟的模样。

  怪了,乐正岚在洞口周围试探,心中疑惑道,方才分明看到掌门在此掐诀,而后洞口有光芒闪过,此时却找不到一丝术法的痕迹。

  杜衡那小子料的不错,乐正岚想,凤止在里面呆了许久才出来,此处必定有他的秘密。

  乐正岚往回走去,心中想着明日再来此找找线索,却听下属来报掌门传她前去,忙拐了个弯往凤止处去了。

  进了院子行过礼后,就听凤止问道:“听说杜衡仍未归来?”

  乐正岚心道不好,回道:“先前神器未能取回,他应是去追神器了。”

  “你倒是了解他。”凤止的语气中含着危险的嘲讽。

  乐正岚忙道:“属下不敢。”心中却想,杜衡啊杜衡,姐姐我只能帮到这儿了,不然咱们两个都得玩儿完。

  却听凤止继续道:“既然你如此了解他…不如就替吾将他找回来罢。”

  乐正岚心中一惊,面上仍是答道:“属下遵命。”

  凤止对她起疑了,乐正岚离开院子时心下不免沉重,但转念一想,此去下山找到杜衡,正好可将山中所见告知他,兴许那小子能有什么办法,至于之后……

  乐正岚想起杜衡说服她帮忙时曾问过她的问题:“岚,你想一辈子就呆在这里做个护法吗?”

  九州东部,榣山乐府。

  祝昀完成了一天的授课,行至五音阁,早有几位府中长老守在阁外,见了他纷纷行礼道:“二府主。”

  祝昀对他们道:“府主仍未出来?”

  “是,府主已在阁中数日,仍未出来。”

  祝昀听了心中略感焦急,前几日阁中神器忽有异动,府主前往查探,怎的现在还没出来。

  话说榣山乐府乃当今九州最大的主修乐器的仙门,不仅有众多修者在此修习乐理,还有许多凡间世家子弟慕名前来聆听府中长老授课。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榣山乐府乃是千年前“十神”之一的“乐风君”祝洵所创,最初是为其榣山祝氏族人修习乐器所用,到后来才广收九州修者为门人。封魔之战后“乐风君”陨落,其生平事迹渐渐被世人遗忘,但祝氏一族仍代代相传着祝洵生平,并将榣山乐府继续发扬光大。

  是故榣山乐府的每任府主皆是祝氏族人,除却传承祝洵衣钵的祖训,更为重要的是,祝氏一族世代保管着“乐风君”的神器“离徽”琴,且持有神器的神印。每一任府主皆从上任府主处传承了“离徽”的神印,负责神器的保管与乐府事务的主持。而“离徽”琴就被放在这五音阁中。

  祝昀的思绪被阁门处的响声拉回,只见五音阁门缓缓打开,一道身影从阁中走出。

  祝昀忙迎了上去:“阿姐,如何了?”

  “神器有异,”祝飞白眉间隐有疲惫之色,她淡淡道,“吾须得下山一趟。”

  若见微并未明说是否允许杜衡同行,然而杜衡已自觉跟在了他身后,若瑾简直对他的厚脸皮叹为观止。

  一路上杜衡的话格外多,起先骚扰若见微无果后,便将话头全对准了若瑾。

  “若瑾师妹,听说见微如今已是你们苍梧山的长老了?”

  “是啊。”

  “我见其他仙门之人皆称他为‘若小长老’,如此说来见微现在辈分应是很高了。”

  “…他还是你‘表弟’呢。”若瑾忍不住嘲讽了他一句。

  杜衡挠挠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是迫不得已。”

  他又问:“若瑾师妹,你今年多大啊?”

  “…十五。”

  “哇…正是好年纪啊,想当年我遇到见微时也是差不多的年纪…”

  “杜护法,你当真…与我师兄是旧识?”若瑾好奇地问道,他师兄怎的认识了个神棍。

  “若瑾师妹,我已说过叫我名字便好,你怎的还是叫的如此生疏啊?”

  我不是你这般乱认亲戚与师妹的人。

  若瑾慢吞吞回道:“如此还显生疏…那你想要我如何称呼你才算亲近?”

  “嗯…”杜衡歪着头朝她眨眨眼道“叫…嫂子?”

  若瑾差点把舌头咬到了,若见微在前面终于听不下去了,转过身来提着杜衡的衣服后领将他拎到了自己身边,冷冷道:“你莫要带坏了若瑾!”

  “我有说错什么吗?”杜衡无辜地看着他。

  “……”若见微盯着他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杜衡对着他痞痞地笑了。

  在城中再见到杜衡时,若见微心里是高兴的,可他却不敢全然相信他的话。

  在如春山中时,他看着杜衡那熟悉的一举一动,以为杜衡仍与先前一般没变,可杜衡在山谷中撕碎孟离神魂那刻的冰冷眼神深深印在他心底,残酷地提醒着他,杜衡如今已是魔门中人,他身上的魔气与那神秘的神器之力都令若见微感到隐隐的不安。

  杜衡说要与他们同行后,他有心想向对方询问这些年的事以及他身上力量的来源,但杜衡似乎对此不欲多讲,只一昧地同他说些有的没的。若见微心知若论扯皮自己绝对说不过他,索性不再理他了。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对那些事情默契地选择了避而不谈。

  夜色将近,三人寻了一家客栈歇脚,杜衡白日里才在街上出了糗,这会儿又想着要去逛夜市。他怂恿若瑾道:“若瑾师妹,你去过夜市吗,那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小吃,精巧别致的物件,还能看杂耍,赏花灯,还有不少的小游戏,赢了的话还能得免费的奖品…”

  若瑾被杜衡说的也有些心动,忍不住看向若见微道:“师兄,要不我们去转转?”

  若见微坐在桌边,看着对面两双充满渴望的眼睛,无奈地起身向外走去。

  大一些的城中皆有夜市,渭水城算是个中等大小的城池,夜市却办的有模有样,比白日里还要热闹些。若瑾好奇地在小摊间看着各种新奇的玩意儿,大到据说可在天上飞一整天的木鸢,小到各式各样的珍珠宝石,甚至还有什么当年“十神”用过的茶杯,几百年前一位佛门高手坐化后的舍利子,虽说有些离谱,但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

  再往前便是一些手艺人的摊子,若瑾正专注地看着一位老者用糖水写字,就觉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赫然一张恶鬼的脸出现在面前。

  “……”若瑾无语道,“杜衡你无不无聊。”

  杜衡那张好看的脸从恶鬼面具后露出:“你怎的同你师兄一般无趣。”

  他又将面具戴上四处寻找目标,待到成功吓哭了路旁的一个小男孩,这才心满意足的地摘下面具走了回来。

  若瑾对这种幼稚的行为简直无语了,若见微赶忙走到那小男孩身边,瘫着个脸想要将他哄好,不料却起了反效果,那小男孩看着他一张冷脸,哭的更厉害了,连身旁的母亲也没了办法,最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杜衡在若见微快要冻成冰的目光下走了过来,连哄带骗的将那男孩逗笑了。

  若见微向那母亲赔礼道歉,杜衡则用一根糖葫芦成功收买了那小男孩,转头两人竟玩到了一处,最后那男孩在母亲地催促下才依依不舍地向三人道了别。

  若瑾看得一愣一愣的,这神棍哄人倒是很有一套。

  三人复又向前走去,若见微走在前面,若瑾与杜衡两人则皆被路边的小吃吸引了目光,再也挪不动脚步。

  若瑾看着面前形状口味多样的糕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

  “想吃哪种?”杜衡在旁边也馋的很。

  若瑾被众多品种晃花了眼,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不如我们每样都买一点。”杜衡又道。

  若瑾看着他,发出了灵魂拷问:“你有钱吗?”

  “……”

  两人将头扭向了走在前面的若见微,杜衡道:“等我一下。”

  若瑾看着他走上前去,不知同她师兄说了什么,就见若见微掏出了钱袋递给了杜衡。

  杜衡拿着钱袋走回来,底气足了很多,财大气粗地对那摊主说道:“给我每一份都来一点,哦对了,这几种多拿一点。”他说着用手指了其中几种糕点。

  看着若瑾疑惑的眼神,他道:“见微爱吃甜的。”

  若瑾不信地看着他,她在山上同师兄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她师兄爱吃甜的?

  杜衡接过摊主递来的糕点,对她道:“你喜欢哪个尽管拿,咱们不差钱。”

  是是是,若瑾一边挑了几个看着不错的口味,一边腹诽道,我师兄确实不差钱。

  杜衡拿着剩下的糕点往若见微身边走去,若瑾刚想叫住他,说她师兄不吃这些糕点,就见杜衡把那装着糕点的纸包递到若见微面前,看若见微摇了摇头,杜衡便从那纸包里拿了一个小点心出来,径直送到了若见微的嘴边,若见微似是愣了一瞬,随后便张嘴咬了一口那点心,杜衡唇角带着笑意,一直在同他说着什么,直到若见微将一整个点心都吃完了,才把手收了回去。

  若瑾:“……”她师兄是不是被杜衡施了什么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