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11章 幽都

第11章 幽都

推荐阅读:
  若见微与若瑾二人走在回师门的路上,二人各怀心事,一路皆是无话。

  如春山脉位于九州西北,而苍梧山则在九州东北部。他们一路向东,进入了广野地界。

  却说当今九州虽然修者众多,凡人亦不在少数。他们一生数十载光阴奔波劳碌,遍尝人间喜怒哀乐,或享尽荣华,或命途多舛,最终肉身归于尘土,神魂进入轮回,再次转世。

  九州中部的广野便是凡人的聚集之处,广野之上遍布着大大小小千余座城池,多少人间柴米油盐,悲欢离合便在其中上演。

  沉默着走了许久,若瑾终是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她对若见微道:“师兄,我们进城里转转吧?”

  若见微知晓她经历如春山一事心中不好受,便答应道:“此处离渭水城不远,我们便在城中转几日。”

  二人便取道进了渭水城中,时近日中,城中一片繁华景象,街上小贩叫卖声不断,行人络绎不绝,两旁商铺饭馆林立,有交谈声从其中传出。若瑾看到这热闹的烟火气,才觉着自己真的离那春山已是很远了,心中舒畅了不少,渐渐慢下脚步来,在那些摆着的小摊前看了起来,若见微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两人正在街上四处闲逛着,就听前方一个饭馆门前传来一阵吵嚷,一个人被几个小二打扮的人推搡着往街上来,街上的人皆围了上去,只听其中一个小二说道:“没钱还来这里吃饭,便教大家来评评理!”

  另一个小二道:“吃了饭不给钱就罢了,还说自己是甚么‘半仙’,非要与我们老板娘算命用来抵饭钱!”

  “便教大家都来看看此人的嘴脸!”

  路人听了纷纷议论道:“当真是没皮没脸!”

  “快将饭钱付给店家!”

  “看着长的人模狗样,未曾料是个骗子…”

  “如今这样的混混多了去了…”

  那人背对着两人,看着还想要解释,一群人又将他往路中央推,若瑾正觉着那人身形熟悉,就见那人转过身来,一双灰眸正对上他们二人。

  若瑾:“……”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便见那人推开身前几人,拔腿就朝若见微这里跑来,嘴中喊道:“表弟,你来得正好!”

  杜衡说着跑到若见微近前,脸上腆着笑,继续道:“为兄今日出来得急,盘缠未带够,便先麻烦表弟替为兄垫付一下了,日后为兄再还与你——啊呀,小表妹也在!”

  若瑾额上青筋直跳,但见那几个小二又追了过来,杜衡忙躲至若见微身后,抬高声音说道:“为兄往日里待你二人不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此人当真是——十分欠揍!

  若瑾眼见若见微周身气息都冷了几度,脸上表情臭的很,就连追上来的几人都被他气势所镇,不敢上前来,偏偏杜衡似是一无所觉,还从若见微身后露出个脸来,朝那几人做了个鬼脸。

  若瑾心觉此人必会死得很惨,不料此时若见微冷冷开口了:“多少钱?”

  那几人皆被他这语气吓到了,看他穿着与身后背着的长剑,已知此人不是个好惹的主。其中一人讪讪开口道:“回这位道长的话,您的…兄长一共该付二两银子。”打死他也不信他们真是表亲的关系,可人家都说要替那神棍付钱了,他还能拦着不成?

  若见微拿钱给了那小二,几人接了银子,不及掂量就赶忙回了店里,四周围观之人也都散去。

  若见微这才看向身后笑得几乎弯了腰的人,语气冷冷道:“怎么回事,表、哥?”

  杜衡忙收敛了笑意直起身来道:“不敢不敢,见微,这次多谢你了。”

  我看你方才表弟表妹叫的挺开心的,若瑾在一旁腹诽道。

  就听若见微又问道:“为何在此?”

  “为何?自然是路过…”只听“唰”的一声,“照夜”出鞘,剑锋泛着寒光直指杜衡,若见微墨色的眸子紧盯着杜衡:“为何在此?”

  “额…有话好说…”杜衡抬手轻轻碰了碰那剑锋,就见若见微收剑提在手上,整个人缓缓逼近了他,杜衡看着那张逐渐在眼前放大的熟悉的俊脸,继续道,“若我说,我是来见你的呢?”

  若见微忽的停住了,他看着杜衡灰色的眼眸,片刻后转过身去道:“吾不相信…罢了。”

  杜衡眼底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他复又对若见微道:“如今我身无分文,见微不如好人做到底,让我与你二人同行吧。”

  若瑾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她只觉得二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微妙,闻言道:“与我们同行?你要往何处去?”

  杜衡对她勾唇一笑道:“我已说了,我就是来找见微的啊,自然是你们去哪里我去哪里了。”

  若瑾心说我信你个鬼。

  若见微将剑收回身后剑鞘中,淡淡道:“走罢。”说完便先向前走去,若瑾忙跟上他。杜衡轻轻勾了勾嘴角,将两手拢在袖中,跟上了二人的步伐。

  “所以,杜衡他便自己走了?”隐含着怒气的声音从上首传来,罗生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继续道:“是…故而属下便先回到山中,向右护法大人禀告此次行动始末。”

  乐正岚英气的剑眉皱了皱,罗生感到她身上暴躁的气息,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毫不怀疑若是右护法此时将怒气发泄在他身上,他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乐正岚最后只是说道:“吾知晓了,你先下去吧。”

  罗生忙起身退了下去,身上尽是冷汗。

  乐正岚此时确实十分暴躁,杜衡那小子居然跑了?她一个人在山上寻了许久都没有什么有关山中秘密的线索,他可好,任务没完成便算了,连山门都不回了!

  “定是去找他那老相好了,”乐正岚愤愤想道,“重色轻友的家伙!”

  乐正岚在山中小路走着,幽都山虽然顶着个最大魔门势力的名头,实则穷酸得很,既没有几大仙门那般宫殿林立的阵势,也没有别的魔门那般颠倒糜乱的放纵,更像个掌门随便选的偏僻的山头,上面间或立着几间屋子,便是门人的居处了。

  再者幽都山虽被列为魔门,实则门人成分复杂的多,凤止自己是个千年老妖,门中亦有不少的妖族以及人与妖生下的半妖,乐正岚便是个人族乐师与不知哪个种类的妖族所生下的孩子。此外就是些自愿投入门下的人族修士,他们大多是修行出了差错走火入魔,堕了魔道之后被仙门逐出,或是一心走了邪道,然后慕名前来,凤止这掌门不管这么多,几乎来者不拒,他自己有时也往门中带一些不知什么来历的人,杜衡就是这么被带来的,导致幽都山中成了九州百家各族的混杂地。

  用杜衡的话来说,幽都山就是九州当之无愧的丐帮。

  不过幽都山资源有限,这些人在山中彼此争夺,强者踏着无数人的尸体活下来,弱者则难逃被淘汰的命运,最终尸体被投入山前的黑水河之中,永远埋葬在河底。故而如今山上活下来的人,确实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实力皆不容小觑。

  乐正岚一边在心中怒骂杜衡这个滑头,一边怀疑地想:“自我来幽都山已有许多年,这山中当真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吗?”

  便在此时,她看到凤止的身影往山后走去,心里升起疑惑:“掌门怎的去后山?”若她没记错的话,后山只有一处山洞,可她曾探查过,那山洞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乐正岚心觉有异,忙悄悄跟在凤止身后。

  凤止此刻行色匆匆,并没有发觉乐正岚,他在那后山的山洞前停了下来,以手掐了个诀,就见原本平平无奇的洞口发出了红色的光芒,凤止迈步而入,旋即身影便消失在了洞口。

  凤止此刻身在山洞之中,但见原本平常的山洞中有法阵正在流转,金色的符文在空中若隐若现,法阵中央是一口巨大的冰棺,冰棺上方的空中,悬着一把样式奇特的扇子。凤止穿过运转的阵法,向那冰棺走去,但见冰棺之中,躺着一身着银甲之人。

  那人面如冠玉,额间有一道形似雀羽的印记,仅仅躺在那里闭着眼,也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仿佛岁月都在他身上静止,而他只是睡着了。

  凤止将杜衡给他的那小瓷瓶打开,只见里面装着的是满满一瓶鲜血,其中有紫色的灵力在流转,凤止将那血液以术法摄取,缓缓注入那把扇子中,就见那扇子之上泛起金色的光芒,随后没入了棺中之人的眉间,霎时整个山洞中的阵法光芒大盛,待到光芒褪去之时,凤止已身在一片莲池边缘,但见满池青莲盛开,莲池中央的亭子里正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自亭中向他缓缓走来,他身上却并未着银甲,反而是个文士打扮,一身青衫随步履而动,鸦色的发披散,面容温和,眉眼沉静,手中正执着先前那把扇子。

  凤止痴痴地看着眼前之人,开口唤道:“君上…”

  “阿止,”那人在他面前停下来,声音如玉,语气中满含温柔,“你又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