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9章 孟离

第9章 孟离

推荐阅读:
  罗生的刀名叫“魍魉”,他入魔道之前曾是一个主修刀法的小仙门的弟子。听到杜衡的话,他尚且来不及做出反应,腰间的刀已被杜衡一把抽出。

  因先前椿树四周出现阵法,故而杜衡之前一直在外围探查,却不曾看过这椿树本身。他手持“魍魉”,跃至山谷侧壁,一路沿着侧壁奔向大椿树近处,然后纵身一跳,自上方向那椿树斩去。

  却见孟离察觉了他的意图,瞬间闪至椿树旁,操纵树根抵挡住了杜衡的刀势。

  杜衡见一击未能得手,抽身退回了原地,将刀还给了罗生,嫌弃道:“你这刀不怎么好用。”

  罗生撇了撇嘴,心说我谢谢您啊。

  杜衡凝眸看向孟离,他不擅长使刀,方才一击原是借了众人来不及反应的先机,可惜却被孟离阻拦了。

  只见孟离以手触摸椿树树干,语气愤愤道:“吾原本想先解决了阵中的人再来解决你们的,可你们竟敢打这椿树的主意…”他说着触动一道树干之上的阵法,就见一根一人高的手杖逐渐显现在他的手中。

  众人皆是一惊——是神器“长岁”!

  “既然如此,吾便先在此取了尔等的性命!”语毕,只见那手杖之上光芒大盛,四周灵力震荡,一阵地动山摇,几人一时皆站立不稳。

  “怎么回事?”若瑾道。

  净思却面色稍变,道:“他又提升了阵法的威力…这是杀阵!”

  说完,率先抬手向孟离攻去,欲破杀阵必先杀布阵之人。

  其余几人亦紧随其后朝孟离攻去,却见孟离挥动手中神杖抵挡,一时神力大涨,竟同时挡住了几人的围攻。

  若瑾手持怀玉剑抵挡“长岁”神力已近力竭,却见身侧的树根趁她不备向她袭来,她正难抽剑回身,就见旁边伸来一只手将她的剑拨开,把她护在身后,另一只手以掌对上那股神力,同时一道术法袭向那树根,将其击的粉碎。

  杜衡开口道:“若瑾师妹,你无事吧?”

  若瑾仿佛惊魂未定,愣愣地看着他。

  方才她分明看到,杜衡的左手腕上,赫然也戴着一串菩提珠!

  若见微几人已在这阵中跟着孟离循环了好几个轮回,他们眼见着孟离的眼中从天真懵懂到坚毅沉稳,再回想起现今阵外孟离那疯癫的眼神,不觉唏嘘。

  几人在感叹同时寻找阵眼,却没有收获,而体内的灵力仍在流失。

  “怪了,依我判断,这阵眼必是这些场景中的某一个事物,可试了这么久,仍是无法破解这阵法,真真是叫人着急!”陈师兄一边催剑刺向一个山民的身影,一边抱怨道。

  “师兄,莫要太心急…”叶舒正要劝劝陈师兄,就感到阵中剧烈地震动了一瞬,四周的景象也有片刻的扭曲,“…这是怎么回事?”

  “阵法威力似有提升,”顾寒眉间紧皱,“有人触动了阵眼。”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阵眼啊。”楼青川心里也着急。

  “是阵外之人,”若见微若有所思,“真正的阵眼在阵外。”

  “那…我们岂不是出不去了。”

  “虽然真正的阵眼在阵外,但阵中应有对应的‘假’阵眼,恐怕需得两处同时攻击,才可破解此阵。”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找到阵中阵眼所在,”若见微看向方才的震动中心,正是山谷所在,他道,“然后等待时机。”

  是巧合吧。

  若瑾一边机械地催剑抵挡树根攻击,一边忍不住在心里胡思乱想道,她师兄一个道门之人戴菩提串已经够奇怪了,一个魔门之人怎会戴着佛门的菩提串呢?

  她暗暗说服自己这是巧合,但越回想越觉得杜衡那串菩提珠同她师兄腕上那串一模一样。

  而且师兄自见到杜衡之后就变得十分反常,该不会杜衡就是…

  若瑾心中十分复杂,她觉得自己要魔怔了。

  却见杜衡又帮她抵挡了一边树根的攻击,毫无所觉地问道:“若瑾师妹,你真的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脸色很差啊。”

  我脸色很差都是因为你啊!不对…

  “你为什么要叫我师妹?”若瑾一脸古怪地问他。

  “啊?你不是见微的师妹吗?”杜衡挠挠头。此时众人皆在酣战,他没有再刻意改换称呼。

  我是他师妹又不是你师妹!还有,你为什么叫的那么亲密啊?

  若瑾简直要抓狂了。

  那边孟离攻势又至,杜衡来不及多说再次加入战圈之中。

  只见罗生挥刀斩断了围过来的树根,净思出掌抵挡住孟离手中神杖,赵蒲则拔剑向孟离身后刺去,眼见一击将中,孟离手中神杖突然光芒大盛,神力瞬间大涨,将众人震退几步。杜衡此时掠至孟离近前,与其缠斗在一处。其余几人也随之上前,继续围攻。

  孟离一边挥杖扫开众人攻势,一边道:“呵呵…尔等攻击也不过如此!”

  他以杖触地,荡开涛涛神力压制众人,继续道:“便让吾送你们上路吧!”却见杜衡竟好似未受影响般穿过迎面而来的神力攻势,跃至半空,直掠到孟离身前,以双手架住挥来的神杖。

  孟离一惊,欲催动神杖神力震退杜衡,点点白光在神杖顶端汇聚成形,却见杜衡双手使力,竟强行扭转神杖,便见那神杖在二人手中转动,形成的巨大神力径直袭向山谷正中的椿树!

  孟离目眦欲裂,怒道:“你!”

  他愤然以神杖击中杜衡胸口,就见杜衡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地上坠去,眼看就要被袭来的树根捅个对穿,此时一道剑光闪过,树根尽断,若见微从阵中跃出,一把捞过了杜衡的腰。

  杜衡此时像个麻袋一般头朝下倒挂在若见微手臂上,姿势十分难受,他心里却乐开了花,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若见微将他轻轻放在地上,没有多说什么,复又催剑向孟离袭去。

  从阵中出来的人皆加入了攻击,情势瞬间扭转,孟离招架不住,身上挂了不少彩。他急急向椿树旁退去,站定后扶着树干喘了几口气,才又抬起头来,面对着攻来的众人,面上癫狂之色更甚:“你们…你们都去死吧!”

  却听此时一道清亮的童音在山谷中响起:“爷爷!”

  众人皆转头看去,就见阿楚一瘸一拐地走进来,她受了阵法影响,半边身子已变成了枯木,可她仍执拗地向前走着,眼看要走进战圈,若瑾忙上前去拉住了她:“阿楚…”

  孟离颓然地看着她,一瞬间似乎又苍老了几岁。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了阿晨哥哥?”阿楚流着泪,问道,“为什么…要杀了阿楚…”

  孟离眼中似有混浊的泪花:“不是的…阿楚…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那时离封魔之战结束已过去了几百年,他苦苦寻找令如春山脉回春之法却无所得。山中人已更迭了好几代,他也渐渐老去。他收养了一个男孩,那男孩老实纯厚,他为他取名“阿晨”。阿晨长大后,想要个妹妹,他便又收养了一个女孩。

  他看到那小女孩第一眼,便觉得她与他的春神大人一样的灵动,一双眸子中充满了活泼与天真,仿佛与她对视便能令人心中充满暖意与希望,就像…春天一样。

  他执着于令如春山脉重回四季如春之景,便在这时,山中陆陆续续来了人,说是想见一见传说中的神器。他答应了,但当他看到那些人在见到神器之后眼中的贪婪之色时,他突然感到无边的愤怒。

  他的神为了世人而亡,她的椿树因此枯萎,她守护的山不再如春,世人不记得她的名字,却只觊觎着她的神器!

  在那些人为了争夺神器的归属而打起来时,他出手了。他用神器改换了“句芒君”留下的维持山中如春之景的阵法,吸收了那些人的灵力,将那些人变成树,让他们永远留在了这山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惊喜地发现,那棵原本已经枯萎的椿树,竟因这几位修者的灵力而有了一丝的生机,他顿时燃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他要让他的春神,重新回到这世间,回到她护佑的山中!

  自那之后,进入如春山脉的外人,再也没有出来过。他对自己说,他们觊觎神器,这是他们应得的。

  直到有一天,他杀害那些人的时候被上山的阿晨撞见了,他那时已几近疯狂,他失手杀了阿晨。

  他看着阿晨的尸体同那些修者一般渐渐变成树木,突然害怕了起来,怎么办?阿楚肯定会发现的。不…阿楚那么喜欢她哥哥,我绝不能让她发现。

  他抱着阿晨变成树的尸体走在回去的路上,看到山上的树林,突然有了个绝妙的主意。

  那是他第一次使用“移魂”之法,将阿晨尚未离开体内的神魂移入了树中,让他代替真正的阿晨继续陪着阿楚,因为第一次操作,加上心中的愧疚,“阿晨”的神魂有所缺失,他的感官变得迟钝,好在阿晨本就老实憨厚,竟然成功骗过了阿楚。

  他暗暗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会到此为止,可谁知,这只是疯狂的开端。

  为了复活椿树,加之维持山中的阵法,他需要更多的灵力,可山外人并不是经常来,他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山中人。

  山中人本就是春神大人护佑才延续至今,如今只是让他们为春神大人献上灵气而已。他说服自己,况且,我会让这山中恢复四季如春的景象,我也会…让他们永远无忧无虑地在春神大人护佑下活着。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灵气向椿树汇聚,山中阵法的灵力也逐渐增强,山上的树林里白骨累累,山中人仍无知无觉地活着。

  他在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将手中的屠刀挥向了阿楚。

  那女孩脸上仍挂着甜甜的笑,看起来像是做了个美梦。

  山中的阵法恢复了,如春山脉又回到了四季如春的景象,他修改了山民的记忆,让他们以为如春山脉一直是这样,他们是在春神大人的护佑下幸福地生活着。

  那些村民每日仍旧同他打招呼,感谢他传达的春神大人的旨意,请他向春神大人问好,他看着他们,像是真的回到了千年之前。他不允许山民外出,因为他的术法在山外会失效,失效之后会如何,他不敢想象。

  他已逐渐习惯了这假象,自欺欺人地认为山民们仍旧活着。

  他用整座山中人的灵气恢复了阵法,这阵法却将他自己困在了其中。

  可是还不够,想要让他的神复活,他还需要更多更强大的灵力。所以当那个人找到他,说有办法为他提供更多的灵力时,他答应了。

  他将神器的消息放出,等着他的神的祭品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