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8章 计划

第8章 计划

推荐阅读:
  幽都山因四处抢夺神器和引动人间邪祸而名扬九州,在世人眼中是个无恶不作的魔窟,实则乐正岚心中明白,他们的掌门人只是热衷于收集神器,虽然已到了一种疯狂的境地,杜衡的存在就是个例子。那些九州流传的什么杀人放火之事,大多是属下人自己做的。

  凤止虽实力强大,但并不怎么管山中事务,杜衡更不用说了,故而幽都山真正管事的,是她这个冤大头的右护法。不过她也不是什么老好人就是了,下属在外面自己搞的事自己承担,万一闹得仙门百家要再来个封魔大战,她就去镇个场子将事情压下去,平日里只要山中无事发生,她也乐得清闲。

  乐正岚到的时候,凤止正在院中望着一棵梧桐树发呆,他近日出外寻找新的神器线索,仍是没有收获。

  乐正岚走上前拜道:“属下参见掌门。”

  眼前红衣男子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年轻俊美的容颜。凤止对她道:“起来罢,近日山中如何?”

  乐正岚起身回道:“回掌门,山中一切如常。”

  就听眼前人又问道:“杜衡还没有回来吗?”

  “尚未。”

  凤止一双暗金色的眸子危险地眯了起来。

  乐正岚忙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凤止,道:“他下山前曾告知属下,说是若他未能及时回来,便将此物交给掌门。”

  凤止从她手上接过那瓷瓶,却并未打开,只是用手指摩挲着瓶身,缓缓道:“他最近倒是愈发大胆了。”

  乐正岚忍不住道:“他五十年来初次下山,毕竟…”但见凤止抬眸看向她,她讪讪闭了嘴。

  “退下罢。”凤止收了那瓷瓶,对她说道。

  乐正岚忙告了退。

  乐正岚在山间走着,心里已将杜衡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在山下逍遥自在,大半个月不归山,却教自己替他来应付凤止。

  她不由得回想起杜衡下山前的那个晚上。

  那日她同往常一般去崖边找杜衡喝酒,就听杜衡对她说:“那老疯子答应让我下山了。”

  乐正岚懒得纠正他语气里对掌门的不敬,接道:“你要去帮他找神器?”

  就见杜衡痞里痞气地笑了,说:“你该不会真以为我会真心替他办事吧?”

  乐正岚赏了他一记白眼。

  杜衡收了笑容,正色道:“我有个计划…”

  乐正岚听完忍不住道:“你疯了?”

  杜衡却道:“凤止虽疯狂收集神器,但他并不热衷成神一事,所以一定有其它重要的事让他不得不这么做——我便一定要找到这关键,然后利用这点——杀了他。”他说到最后,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乐正岚并不想卷进他与凤止的恩怨,在她看来这两个人都是疯子,不过既然杜衡已将全盘计划向她说明,她仍是道:“那我要怎么做?”

  “若凤止问起,便将此物交给他,”杜衡把一个小瓷瓶扔给她,“然后在山中留意凤止的动向,我观察过了,这幽都山中,必然藏着与他的秘密有关的东西。”

  乐正岚接过瓷瓶,她自然知道这里面装着什么。她问道:“你…还好吧?”

  杜衡却拎起酒壶向住处走去,懒懒的声音传来:“不必担心。”

  若见微等人再睁眼时,身在一处山头,孟离此时已长成了青年模样,站在山头向山中望着,如春正站在他身旁,二人神情皆有些凝重。

  叶舒此时道:“我觉得…身上的灵力似在流失。”

  众人暗自运转周身灵力,都暗暗察觉到了这阵法在吸收他们的灵力。

  “需得尽快找到破阵之法。”顾寒沉声道。

  这时青年孟离开口了:“近日不太平,听闻山外魔祸四起,就连山中也受了影响,今年冬日来得格外早,山民们的收成减了不少,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

  众人听他的话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如春山中此时一片萧索的冬景。

  “如春山脉原来也是有分明的四季的?”陈师兄疑惑道。

  “是九州上四溢的魔气所致,”如春的眉间隐隐有疲惫的神色,“我的灵力也有所减弱。”

  “春神大人…”

  但见场景变换,众人跟着孟离在山中奔走,山中已万物凋零,耳旁尽是山民的祈祷之声:“求春神大人护佑…”

  “求春神大人保护我们…”

  “愿魔祸早日平息…”

  孟离向山谷奔去,众人跟在他身后进了山谷,皆被眼前之景震撼了。

  只见山谷中的椿树此刻散发着五彩的神光,纯澈的灵气充溢了整个山谷,正向整个如春山中而去,如春站在树前,周身泛着同身后巨树一般的光芒,手边“长岁”之上围绕着柔和的白光,脚下隐隐有阵法在流转。

  她开口道:“吾纳山中灵气开智化灵,故以吾之灵力护佑吾山生灵,今山中遭魔灾侵扰,吾必以此身此灵,护佑如春山中万物!”

  她话音落下同时,周身光芒大盛,“长岁”之上的白光散成点点光球,飞向山谷四周,飞向整个如春山脉,但见所经之处,万物复苏,盎然的绿意合着阵法自她身后的巨大椿树向整个山脉蔓延,如春山中竟一夜入春!

  如春的身影出现在如春山脉上空,额间神印逐渐成形,她继续道:“吾顺应天道召唤,集山民之愿成神,吾名——‘句芒君’!”

  如春山中的村民见得此景,皆拜倒在地,口中呼道:“谢春神大人护佑!”

  “谢春神大人!”

  “……”

  众人仰头看着半空中的“句芒君”,久久不能言语。

  “这…便是成神吗…”过了许久,楼青川才喃喃道。

  “欲成神必先证己道,”顾寒道,“‘句芒君’是山中椿树之灵,她的‘道’,便是护佑整个如春山脉。”

  此后百年,如春山中皆维持着四季如春之景,孟离做了山中族长,代表山民与春神沟通,同时将春神的旨意传达给山民。因为修习术法,他的容貌维持在青年时期。如春成神后仍留在山谷中,不再在人前现身,他便常常去找如春,同她分享山中人的生活,偶尔有山人外出归来,或是外人进入,带来些新奇物件及奇闻异事,他也会带给如春。如春仍是少女的模样,听完他的故事对他道:“阿离,这么多年了,多谢你一直陪着我。”

  “…”孟离红着脸道,“我会永远追随春神大人。”

  可惜好景不长,几十年后,魔祸在九州肆虐,源头被查清,十神欲联手前往镇魔,句芒君自在其列。

  临行前,孟离担忧地道:“春神大人,我听闻那魔祸源头异常强大,您此去…”

  “阿离,”如春转过身来,看着他道,“无论此战结果如何,你皆要守护好山民。”

  孟离道:“可是如春山需要您的护佑…”

  “阿离,”如春打断他的话,“这么多年了,你仍是不明白吗,吾之神力来自如春山万物,守护如春山的,从来不是一个‘神’,而是山中的万物啊…”

  那话语随着场景的转换而渐渐消散于空中。

  待四周景象再次稳定,几人却察觉出了古怪。

  “这…这不是我们入阵时见到的第一个场景吗?”叶舒眼见受伤的小孟离又一次从他们眼前跑进了先前的山谷中,“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循环下去吗?”

  “这可怎么办?我感觉我的灵力流失越来越快了。”陈师兄焦急道。

  “需得设法找出此阵的阵眼。”若见微心中微沉,再这样下去,他们的灵力迟早要被消耗完。

  “…大战结果你们自然也知晓了,吾神在那场封魔之战中陨落,她的椿树也枯萎,如春山失去神力护佑,逐渐失去了四季如春的景象。”孟离缓缓道,“吾前往大战遗址寻找,却只找到了遗落的神器‘长岁’…”想必神器继承了主人的遗志,他拿到“长岁”时,那神杖之上的神印竟接纳了他。

  “吾将‘长岁’带回山中,欲借神器之力与吾神留下的阵法使如春山重返四季如春之态,却失败了。”

  “所以,你便想要复活‘句芒君’?”杜衡走到他面前,冷冷地问道。

  “唯有吾神才能护佑如春山,也唯有吾神才能发挥神器的强大神力,”孟离说到这里,忽的激动起来,“那些人…那些道貌岸然的修者,却妄想将神器据为己有!”

  “你杀了他们。”罗生道。

  “对…我杀了他们…就在此处,”孟离眼中闪着狠厉的光,“我看着他们身上流出的灵力…他们敢觊觎吾神,便该将他们的灵力献给吾神!”

  他借用‘句芒君’留下的阵法,将那些人的灵力供给了枯萎的大椿树。

  杜衡却从他的话中察觉出一丝奇怪,正要再问,却见山谷中又走进两个人来,正是前来寻找阵眼的净思与若瑾。

  “幽都山左护法?”若瑾看着山谷中的奇怪情形,径直走到杜衡面前,问道,“我师兄他们呢?”

  却见杜衡朝她笑道:“你便是若道长的师妹吧,叫我杜衡便好。”

  若瑾看着他那略显讨好的笑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杜衡…护法,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哦,”杜衡摸了摸鼻子,若瑾竟然从他表情中读出了一丝尴尬,“你师兄他…现在被困在阵中了。”

  他说着指向孟离:“他干的。”

  若瑾大概猜到了此人是谁,刚想再说什么,就听杜衡抢先说道:“我和他不是一伙的,我已经在此找了半天,也没有破阵的方法,方才绝对不是在同他聊天。”像是生怕若瑾误会什么似的。

  在场几人除了净思无甚表情,其余人皆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净思生生接上了杜衡的尬聊:“吾等正是前来破阵。”

  “咳…没错,”若瑾忙又道,“据大师所言,这山中大阵及此处‘阵中阵’的主阵眼就在此处。”

  “可是方才左护法大人并未发现阵眼。”赵蒲语气中含着一丝嘲讽。

  “如此之大的阵法,阵眼应就是神器‘长岁’了。”杜衡却没有理他,他低头沉思道,方才听孟离语气,似是完全不担心他们会找到神器,他已查探过,神器不在孟离身上,那便只有一处…

  他抬头看向那半枯的椿树,开口道:“老罗,借你的刀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