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7章 句芒

第7章 句芒

推荐阅读:
  有关“十神”,放眼整个九州记载也颇少,世人对十神的了解,除了千年前那场著名的封魔之战,便是那《九州志博物篇》的神器记载中,提到的“十方神器”对应所持之神者的名号。得到神器的仙门,或许还可借神器对其原主真容窥得一二,余下者,则只留名号为世人所知了。

  这位“句芒君”显然属于后者,《博物篇》中曾提到,这位神者所持神器名“长岁”,据传可祛除病痛,化解百毒,甚至可延长寿命。故而曾经寻找此神器之人颇多,除了修道者,更有慕名而来的凡间之人,然则数百年来却并未有所得,没成想竟藏在这如春山脉之中。

  然而此刻山谷中的众人却没有一丝得知神器下落的欣喜。顾寒对孟离道:“所以你便杀了那些前来寻找神器之人。”

  孟离此时收敛了脸上疯癫之色,冷冷道:“他们贪得无厌,竟敢觊觎神器,那是他们罪有应得!”

  “那山中之人呢?”叶舒实在无法理解,“你告诉他们会受春神庇护,却又为何要杀害他们,还把他们都变成树!”

  “自然是为了向他的春神大人献祭了,我说的没错吧,孟离大人?”但见对面山谷的另一侧走进来三人,为首那人是一贯懒散的语调,正是杜衡一行。

  若见微见杜衡无事,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却听走在最后那人惊道:“若见微?你怎也在此处!”

  那人自罗生身后走出,正是杜衡先前所救之人。就听若见微淡淡开口道:“好久不见,赵兄。”

  纵是此刻情势紧张,陈师兄仍在后面嘀咕了一句:“怎的是他?”

  叶舒忍不住小声八卦道:“他怎么了?”

  “恒山剑派大弟子赵蒲,这人自视甚高,总是要拿自己与若小长老一较高下,”陈师兄不屑地撇撇嘴,“若道长自是不会理会他,他便专门在人家背后到处说若道长的坏话,真真是不要脸!”

  赵蒲还要开口,便听孟离接上了杜衡的话:“吾神‘勾芒君’护佑山中人几千年,吾只不过是将他们的灵气献给了吾神,助吾神复活。”

  他说着,径直面朝那山谷正中的大椿树跪了下去,虔诚地拜道:“吾神,吾将此间诸人之灵力献与您!”

  杜衡面色一变,喊道:“小心!”

  却见那孟离起身,向山谷边上掠去,若见微见状心道不好,欲离开树边已来不及。就见那椿树周围忽的亮起阵法,将树根旁的若见微几人笼罩在其中。

  杜衡眼见几人从原地消失,猛地动身闪至孟离身前,掐住他脖子,道:“快将阵法撤掉!”

  “不可能…也撤不了…”孟离在他手中挣扎道,眼见杜衡手越收越紧,忍不住咳嗽道,“咳咳…就算杀了我…他们也要死…”杜衡愤然将他摔在一边,退了回去。

  罗生对身旁人道:“你可不曾告诉我们…山谷中也有阵法啊。”

  赵蒲感受到杜衡身上散发的杀意,咽了咽口水:“…这我也不知道。”

  若瑾随着净思在山中四处奔走,他们已经破坏了三处阵眼,仍有两处不知所在。山中‘人’在他们破坏阵眼之后,已有不少显出了树的原形,它们倒在地上,有淡淡的白光从身上涌出,逐渐向一处汇聚。

  “那些白光是什么?”若瑾问道。

  “神魂,”净思答,“看来是有人将山中人的神魂附在了这些树上,让他们仍旧如同真正的人一般生活。”

  说话间,净思似有所感,停下了脚步,向那白光汇聚之处看去,“又有阵法启动了,似是‘阵中阵’。”

  若瑾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她们在山中寻找阵眼却没有见到若见微等人的踪迹,他们该不会是触动了这阵法吧。

  却见净思已动身向那处走去:“在如此大的阵法中再启动‘阵中阵’,必会消耗极大灵力,能维持这么久的阵法运转,主阵眼必定非同寻常。”

  “你是说…”

  “或许正是神器所在之处。”

  杜衡在阵法边缘处探查,欲寻破阵之法,孟离靠坐在一旁看着他,嘶哑着声音笑道:“别枉费力气了,此阵只启动一次,一启动则无法逆转,亦无法破除…”

  杜衡不理他,仍在摸索着什么。

  “…或者你们几位也进入阵中,为吾神献上灵力…呵呵…看你们的样子是不情愿了,”他转头看着罗生与赵蒲,此时又像个平常的老人般絮絮叨叨地说着,“不如几位听我讲个故事吧…”

  若见微几人此时感觉十分奇怪,方才他们分明看到了阵法启动,一道白光将他们笼罩其中,可再睁眼,他们似乎仍身在原地,但转头一看,却又发现了不同。

  只见山谷中原本半枯的椿树,此刻却是绿意盎然,枝繁叶茂,其间灵气充溢,天光照在其上,整棵树似是散发着柔和的五色光芒,令人不由得联想到了春天。

  “这是怎么一回事?”叶舒不解道。

  “……”若见微向杜衡所在之处看去,那里现在空无一人,可见此处确实并非先前的山谷。

  “你们看那儿!”只见楼青川忽然指着一处道。

  几人看去,就见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进了这山谷,靠着椿树的树干坐了下来,他的脚似乎受了伤,整个人蜷在一处,头埋在膝盖里,低低地哭了起来。

  众人正奇怪,便见此时,那椿树上忽然光芒大盛,然后化出一个少女模样的人来。那少女看着不过十五六岁,与若瑾一般的年纪,她头上梳着两个发髻,上面系着飘带,身着绿色的衣裙,看着活泼灵动,手中却拄着一根手杖,平白填了几分老成。

  那少女在小男孩身边站定,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怎么啦?为什么要哭呢?”

  那男孩抬起挂满泪珠的脸庞看向少女,闷闷道:“我…我在山中迷了路…回不了家了…”

  众人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心里皆是一惊:这个男孩,是孟离?

  “这有什么?男子汉怎么能随便哭哭啼啼的?”少女在孟离身边坐下,手杖搁在腿上,撑着脸看着他道。

  就听那男孩继续抽噎着说道:“我的脚受了伤…走不了路…我以后…不会变成…瘸子吧…”

  “原来是这样,那更不用担心了,”少女道,“我现在便给你治好!”

  只见她站起身来,拿起手杖指着孟离受伤的脚,一道柔和的光芒从上面传出,罩在了孟离的脚上,不一会儿,就听见孟离惊喜的声音:“哇!我的脚真的不痛了,连伤口也不见了!”

  少女也跟着笑开了眼:“小菜一碟!”

  孟离抬头望着她,忽然红着脸激动道:“姐姐,你是春神吗?我听阿爹阿娘说,我们如春山是有春神护佑的,春神大人有神力,可以保佑我们健康喜乐,丰收美满…我这次进山,就是想见见春神大人来着,不曾想迷了路,还伤了脚…你,你一下治好了我的脚…你是春神吗?”

  他像倒豆子一般说了一大堆,一双眼亮晶晶的,透着一丝孩子的兴奋。

  那少女以手杖支着身子,歪着头看着他道:“‘春神’?你们是这般称呼的?”

  她又笑道:“我不是什么‘春神’,我是这椿树之灵,我叫如春!”

  “如春…可是你方才…那手杖一指我的脚…就把我治好了,”孟离不死心,“这不是神力吗?”

  “你说‘长岁’啊,”如春晃了晃那手杖,“这是我的树枝化成的,椿树长寿,可存活上万年,不老不死,‘长岁’的灵力可以祛病治伤。”

  “那…你不能护佑这山吗?”

  “自然是可以的,”如春看向那巨大的椿树,“这山养育了我,我因山中的灵气方能顺利化形,我自然护佑这山中的万物。”

  “那你便是春神大人了!”孟离的眸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哎你这孩子…”如春很是无奈。

  “春神大人!我真的见到春神大人了!”孟离高兴地跳起来绕着那椿树跑了好几圈,直把自己跑得气喘吁吁的才停下。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如春扶着额,又道,“你还回不回家了。”

  孟离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迷路才到了这山谷里的,顿时如霜打了的茄子般蔫了。

  如春被他这模样逗笑了,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好啦,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说着她举起手杖,化出一只蝴蝶,那蝴蝶绕着孟离飞了几圈,又向山谷外飞去:“跟着它就能回家了。”

  孟离马上又高兴了起来,跟着那蝴蝶跑了几步,回过头来对如春说道:“春神大人,我还能来找您吗?”

  如春回道:“当然可以啦。”

  孟离像得了什么宝贝般满足地跑了,跑了不远,又回过身来冲如春挥手,语气里满是兴奋:“春神大人,我叫孟离,我会再来找您的!”

  说完便跟着蝴蝶跑出了山谷。

  几人望着小孟离逐渐跑远的身影,皆陷入了沉思。

  “没想到…‘句芒君’本名如春,竟是这山中椿树之灵。”顾寒摩挲着下巴道。

  “没想到‘句芒君’外形竟是个少女。”楼青川感叹道。

  “神器‘长岁’竟是从这椿树上化来的…”陈师兄显然被这情景再次震撼到了。

  “可孟离又是怎么回事?我们看到的是以前的他?那我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叶舒只觉得脑子如一团乱麻。

  “阵法内部,吾等所见应当是过去之事,”若见微走到“句芒君”如春身边,“千年前…封魔大战尚未开始之前的事。”

  “那要如何破解阵法?”

  却见若见微“照夜”出鞘,向如春的身影刺去。霎时四周场景如镜像般碎裂,又见白光大盛,众人不由闭上了眼。

  幽都山。

  此时正值傍晚,山间一片雾气缭绕,夕阳映照下是火烧一般的颜色。只见一人独坐在悬崖边上,正低头细细擦拭着手中的长刀。那刀刀身细长,薄而轻盈,末尾处却带有弯曲的弧度,形制颇为奇特。

  正在这时,一人落于其身后,跪下道:“禀右护法大人,掌门大人已回到山门。”

  那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英气的脸,却是位女子。她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扎了个高马尾,额前留着几缕碎发,细看之下,却见两鬓的黑发间还有几根靛青的发丝,将整张脸添了几分妖冶之色。

  此人正是幽都山右护法乐正岚。

  就听乐正岚回道:“吾知晓了。”

  那下属得了回复不敢久留,一拜之后便离开了。

  乐正岚又将手中长刀擦拭完后,归入身后刀鞘,这才起身往凤止居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