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6章 阵法

第6章 阵法

推荐阅读:
  “现在要怎么办?这里的树都是人变的,那这山里的人…又是什么?”叶舒已经被他今日所见震撼到了。

  若见微回头看向山脚下的村庄,那里的“人们”仍无知无觉地进行着各自的生活,他忽的想起在阿楚家的院中看到的枯木,沉声道:“既然此处的树是人变的,那山里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树变的了。”

  却见此刻顾寒将手中的“饮冰”对准了阿楚所在之处,缓缓道:“究竟是什么…一试便知!”

  说完便要举刀斩下,若瑾忙抱起昏过去的阿楚护在怀中,道:“不可!”

  “若瑾姑娘,”顾寒眯眼看向她,“莫要忘了,‘她’不是真正的阿楚!”

  “不…不是这样的…”若瑾仍紧紧护着怀中的女孩。她会哭会笑,喜欢她的哥哥,没有人陪她时会感到孤单,与别人说话总是透着一股灵气,她还想去山外看看真正的雪…这样的她…不是真正的阿楚吗?

  顾寒见劝说无用,便要继续挥刀动作,却见斜里横出一剑来,挡住了他落下的刀刃。若见微抽剑护在若瑾身前,此时回头道:“若瑾,带阿楚姑娘回去。”

  若瑾一愣,随即抱着阿楚起身往回跑去。

  顾寒喝道:“若道长!你这是何意?”

  “顾前辈,”若见微仍是淡淡道,“吾认为此刻最要紧之事,应是找到杀害这些村民与修者的真凶才是。”

  顾寒冷冷看了他半晌,最终一言不发地将刀收了回去。

  “如此,我们该如何寻找这位幕后之人?”楼青川忍不住开口道。

  “此间之事必定与那位一直未曾露面的孟离大人,以及山民口中的‘春神’有关,”若见微道,“此外,不知诸位是否发现了,这些树虽变成了人,但树根仍旧彼此相连…”似是隐隐朝一个方向汇聚。

  “且沿着这树根去寻。”顾寒道。

  杜衡与罗生跟着那部下的残魂,一路向山脉深处走去。四周皆是树木,偶尔有山风吹过,便传来飒飒的穿林打叶声,似是有无数妖邪隐藏其中。

  罗生正暗自凝神戒备着,忽的脚下被绊了一下,他低头看去,却是一人躺在边上。那人看着伤的不轻,头上尽是血污,身上的衣袍破烂不堪,依稀可认出是恒山剑派的弟子,此时被罗生绊了一下,原本昏沉的头脑似是有片刻清醒,忙抓住他裤腿道:“救…救我…”

  罗生觉着这人脑袋当真伤得不清,竟会向一个魔门之人求救,本不欲理会。就见前面走着的杜衡折返回来,蹲在那人身前,似笑非笑道:“哦?既知吾等是魔门之人,还敢叫我们救你…你倒说说看,我们为什么要救你啊?”

  罗生已经不想搞明白为什么这位大人闲着没事干似的,要在这儿和一个半死之人计较了。

  那人险些背过气去,好歹撑住了,缓缓道:“吾…吾知晓…这山中…的秘密…”

  杜衡与罗生心中俱是一凛。

  若瑾带着阿楚向半山腰的小屋奔去,沿路经过山脚下的村舍,不知是否是因为知晓了山中‘人’的真实面目,她只觉得村民们都向她这边看着,那目光含着隐隐的敌意。

  却见此时突然有一个村民堵住她的前路,手里拿着一把锄头,冷不防朝若瑾砍来!

  她转身躲过,又见左边有一个村民走上前来,手里的镰刀同样向她挥来——不知何时,她竟已经被山中人包围了。

  这些村民看着是普通之人,出手无甚章法,却招招含着杀意,若瑾怀中抱着阿楚,只得催动身后“怀玉”剑抵挡,又因顾忌村民的身份,来回之间隐隐有被压制之势,眼见越来越多的村民向她这边涌来,不免心急如焚。

  “唔!”若瑾一时不察,被村民手中镰刀划中,险些跪了下去,此时身后又有杀招将至,她心中隐隐有根弦要绷断了,正欲催动剑法还击,忽感一道纯厚的掌风擦身而过,径直将身后杀招化解了。

  若瑾看着缓缓落在眼前之人,道:“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净思朝她一颔首,又出掌抵挡了再起的攻势,问道:“村民何故如此?”

  “此事说来话长,”若瑾催剑与他一同抵挡,“烦请大师同我往别处再讲明。”她说着望向山腰,净思明了,对她道:“跟在吾身后。”

  但见净思再度催掌化开眼前村民的攻击,同时脚下步法变换,腾挪间竟在包围圈中开出一条生路,若瑾赶忙抱着阿楚跟在他身后,两人迅速往山腰而去。

  若瑾将阿楚轻轻放在榻上,又给她盖好被子,这才走到小院里来,净思正在那里等着,她将今日在山上树林发生的事细细同净思讲了。净思听罢,沉吟片刻才道:“应是一种阵法。”

  若瑾疑惑道:“大师此话何意?”

  “吾近日在山中查探,发觉此山之中四季如春之景并非是凭所谓‘神力’护持,更像是靠阵法运转而维持灵气自成循环,”净思道,“结合你们今日所见,恐怕整个如春山脉便是一个大阵,而林中化作树的人与山脚下的‘村民’皆是阵法的一部分。”

  “如今你们将山中的树都刨出,已是破坏了阵法的运转,而这位阿楚姑娘更是险些撞破自己已死的事实,使得阵法中的一部分出现异常,如此便引得阵法中的其他部分来消除这异常。”

  “…所以山民才会出手攻击我?那…”若瑾隐隐有些明白了,她转头向山下看去,便见之前那些村民已向山上来了,“如今该怎么办?”

  “既然阵法已被破坏,”净思垂首看向她道,“为今之计,便只有找到阵眼,彻底破除这阵法。”

  “破除之后,这山中之人…会如何?”若瑾愣愣道。

  “若瑾小友,”净思一双慧眼似是直直望进她心底深处,“你仍是认为,‘他们’是人吗?”

  若见微一行人顺着那树根向后山走去,越往前只觉越来越多的树根渐渐向前方汇集,像是人的血管一般密密麻麻,交错纵横,直看得人头皮发麻。

  又走进一个山洞,眼前豁然开朗,众人往前看去,皆被洞中之景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他们此时身处一个山谷的底端边缘,这山谷不知有多大,顶上有天光泄露下来,形成斑驳的色彩,山谷正中,立着一棵巨大的椿树,那树占据了大半个山谷,树的一半充满生机,灵气四溢,树上枝繁叶茂,一片绿意,而另一半则已经枯死,腐朽的树枝拢拉下来,二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颇为诡异。

  然而更为诡异的是,这椿树的根部整个裸露在地面上,延伸至整个山谷,有的甚至穿破山壁向外延伸而去,那些根部异常粗壮,几人在它们映衬下,像是误入世外之地的矮子。显然,这棵巨大无比的椿树便是山中那些树根的汇聚之所。

  “…这…这树是怎么回事?”陈师兄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身旁之人拽了拽他的衣袖,指着前方问道:“陈师兄,那是什么?”

  众人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靠近树根中心的地方,赫然陈着几具尸体——竟是罗生派出的幽都山部下!

  若见微几个起落来到那尸体旁边,众人也跟着前来。只见那几具尸体上已隐隐有了枯木化的迹象,而脚部则被椿树伸出的根紧紧缠绕,似乎有灵力从他们身上不断地流入树根。

  若见微环顾四周,心下稍微松了口气,杜衡他们似乎不在此处。又抬头看向那高大诡异地半枯之树,那尚且存活的一半树上仍有灵气向外溢出,似是流向整个山中,他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此时忽听楼青川叫道:“不好!我的腿…被树根缠住了!”众人向他那处望去,就见楼青川一条腿被树根缠住,似是要将他拖回树根中心。顾寒喊道:“青川!拔刀!”

  楼青川被树根突然缠住,一时乱了手脚,此时听得顾寒喊声,方才定了定神,手中长刀终于出鞘——楼秋远的佩刀名为“不惑”,刀身略为厚重,却丝毫未减刀刃之锋利,长刀朴素未有雕琢,正契合“昆仑刀法”之“返璞归真”的精髓。

  楼青川好歹是楼秋远独子兼徒弟,虽说年级尚轻根基不足,尚不能完全驾驭“不惑”之积厚,但“昆仑刀法”他早已烂熟于胸,一招起势,直往身后树根斩去,那树根瞬间断成两截,后面与中心相连的部分似是惧怕刀势,迅速缩了回去。

  众人尚未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四周乍然冲出无数树根向他们袭来。

  铮——“照夜”剑瞬间出鞘,若见微跃至半空,以手持剑挽了个剑花,便见剑光似皎然月华,冷然剑意涌出,瞬间将空中袭来的树根绞了个干净。

  同时,顾寒“饮冰”在手,刀锋所过之处,地面上的树根也被尽数斩断。然而这些树根被切断后很快又长出新的来,不断向众人涌来,似是无穷无尽。几个小辈也加入了进来,仍旧无法扭转局面。

  不对,若见微一边催剑绞杀空中的树根,一边想道,这些树根分明是针对他们而来,似是对几人状况十分了然,专挑空隙之处偷袭,定是有幕后之人在附近操控。

  他在树根退去又涌上来的间隙略下地来,与顾寒对视一眼,二人皆明白了对方打算。

  下一波的树根再次袭来,便见顾寒仍在地面使刀斩杀,若见微跃至空中,忽的顾寒似是脚步微动,身侧空门乍现,便见一根树根瞬间改变方向向那处冲去。说时迟那时快,顾寒手中刀势逆转,一招成名绝技“逆水寒”使出,直将树根绞成几段,同一时刻,空中照夜剑脱出树根包围,向那椿树树干后方略去,便听“扑哧”一声,逼得那暗中之人现了身。

  那人一身古老部落族群中的祭司的打扮,看着像是在主持着什么神秘又庄重的仪式,面容苍老,脸上沟壑纵横,不知怎的,看着这张脸,叶舒竟想到了这满山诡异的交错的树根。

  照夜剑归鞘,若见微冷声道:“吾等远道而来,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孟离大人?”

  孟离捂着左肩——那里被若见微刺了一剑,他缓缓移动眼珠看着众人,开口道:“尔等…皆是为了神器而来吧…”那声音嘶哑难听,众人听得直皱眉。

  他忽然笑了起来,模样颇有些疯癫:“哈哈哈…尔等怎么配…拿着吾神‘句芒君’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