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章 树林

第5章 树林

推荐阅读:
  叶舒一行人在山里到处查探,比起找神器更像是来观光的,几人一边走还一边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既然谁都没有见过神器,那它出现时我们如何能分辨出就是神器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虽说‘十方神器’乃是‘十神’所持,但如今关于‘十神’的记载颇少,他们的生平事迹大多已不可考,但神器之事的记载却相对较多,我曾在琅環阁所出的《九州志博物篇》中看到过有关神器的记载,其中列举了‘十方神器’的名称及用途。”

  “哇…快说说有哪些。”

  “…这我怎可能都记得,印象较深的是名为‘转轮’的神器,只因书中对其它神器用途记载都较为详细,但对‘转轮’的记述却是一笔带过。”

  “或许正是如此才引得更多人寻找查探吧…”

  “别扯远了,我们明明是在说如何分辨神器的事。”

  “哦对…书中说,神器以使用它的神者为主,所以其上都有神者的神印,接近便可感受到神印的强大神力,故而神器实则不难辨认。难就难在,神器只有遇到有缘之人时,神印才会解除,人们才能从其中探得更多秘密,否则,就算知道是神器,也无法发挥其中神力。”

  “如此说来,就算我们真的找到了山中的神器,若是不能解开神印,岂不是也无法看到神器的神通了?”叶舒有些失望。

  “但是若能亲眼看看传说中神器的样子也算走大运了吧,毕竟九州已经许久没有神器踪迹的线索了。”说的也是,他们已是很幸运的了。

  一群少年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在山里四处探查,但过了许久都没有什么发现,几人渐渐失了耐心,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

  楼青川有意引着几人去那树林看看,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已身在树林边缘了。

  “哎,这不是昨日看到的树林嘛!”有人说道,“在船上时只觉得山上树林郁郁葱葱,如今靠近了看,才发现这树林实是大的很呐!”

  楼青川此时往树林里看,只觉得似乎没什么异样,他抬脚往林中走去,叶舒几人忙跟在他身后。

  陈师兄走在前面,忽的身子矮了下去,他没好气道:“是谁绊了我一脚?!”

  几人都望着他不说话,他这才感到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原来绊倒自己的是树木的根:“这里树看着不高,怎的根长的这样粗?”几人听他这么一说才察觉,这树林里的树大多不高,最高的也大约只有成年人那么高,最低的比他们都矮,简直不能说是树,但不论高矮,它们的根部都十分发达,裸露在外,彼此相连错节,密密麻麻,竟布满了他们脚下的整块土地。那树根看久了令人恶心,几人忙把陈师兄扶了起来,继续往前走去。

  楼青川走了一段,觉得离昨晚那声音传出的地方近了,便开始四处观察起来。叶舒瞧他认真的模样,问道:“楼师兄,可是发现了什么?”

  楼青川不答,只摇了摇头,又低头看起另一边来,叶舒觉着这树林奇怪,楼青川也奇怪,他正胡思乱想着,冷不防被树根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忙扶着身旁的一棵树才站直了身子。收回手来时,他忍不住捻了捻手指,心中疑惑:这树皮怎的触感怪怪的,不像是木头那种粗糙的材质,更像是…

  他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此时又听到身后两个师兄的小声对话:“你闻到什么了没?”

  “什么?”

  “不知怎的,”那师兄说着搓了搓胳膊,“我总觉着这空气里飘着一股血腥味…”

  “…你快别说了。”

  叶舒只觉得这树林越走越古怪了。

  楼青川在附近看了许久,也没发现四处有什么坑之类的东西,他心里暗道:“怪了,昨晚那声音明明就是从此处传来的,莫不成真是我听错了?”

  他想着便停下脚步来,欲转身返回,谁知他身后的叶舒似在走神,他猛地一停,叶舒便直直撞了上来,随后向后倒去,这一倒又压倒了身后的师兄,瞬间人倒了一大片,陈师兄这时正在最后走着,不幸被撞到了身后的树上,他正欲骂娘,忽的感觉脑后一片柔软的触感,忙回头一看,只见树干上一张惨白的人脸赫然正对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

  若见微昨晚一夜未眠,今日起来便一直坐在院中发呆。

  阿楚冲若瑾咬耳朵:“阿瑾姐姐,那位哥哥是怎么了呀,怎的和杨大婶家害了相思病的阿明一般?”

  若瑾:“……”小姑娘可真会说话。

  她向若见微看去,就见她师兄突然站起身来,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向外走去。

  若瑾:“……”她有些相信阿楚的话了怎么办?

  若见微向山腰走去,心中忍不住地想:昨晚阿衡那般说辞,显然是不想让那人知道与我的关系,毕竟…如今我是苍梧山长老,而他是幽都山左护法…我若此刻去寻他,万一那人还在,岂不是又不能接着昨晚的问题了。

  又暗暗说服自己:我只在远处看一眼,若是有旁人在,便离去,若是只有阿衡…便同他多说一会儿话。

  他一边走一边在心中计较,不一会儿便远远看到了阿楚家的院门,心中却升起疑惑:怎的屋内似乎没人?忙走到院中,只见地上散落着几根枯木,屋中人却不知去向。

  若见微拾起一根脚边的木头,忽见其上泛起紫芒,眼前逐渐显现出一行小字:山中有异,多加小心。

  他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人还用这种五十年前的把戏…同时又有些担忧,杜衡必然发现了什么,那他现在在哪里?

  若见微转身出了小院欲寻杜衡,却见叶舒急匆匆地向他这处跑来:“若道长,不好了…”

  若见微扶住他,叶舒一口气喘了半天,才缓过来:“…我们在山上的树林里发现了尸体!!!”

  此时同去山上的剩下几人也带着若瑾与阿楚跑了过来,若瑾脸上一片焦急之色:“怎么回事?”

  若见微脸色微沉,道:“速速前往一观。”

  等到几人赶到时,楼青川已叫了顾寒前来,只见两人对面一棵一人高的树上,正嵌着一张人脸。若见微问顾寒道:“如何?”

  “此人不像是被嵌在树里,”顾寒眉间紧锁,“更像是与此树是一体的。”

  “…什么意思?”叶舒问道。

  “意思就是,”楼青川脸色也颇为难看,“这树很有可能就是人变的。”

  “那如今该怎么办?先将人弄出来?”若瑾道。

  阿楚没见过这景象,此时害怕地抱着她,若瑾安慰地拍了拍阿楚的肩膀。

  若见微略一沉思,催动身后“照夜”出鞘,众人只见剑光如一道月轮划过,那树已带着根出了土,迅速化成了人形。

  众人细细看去,发现这人应是死亡不算太久,尸体看着还算年轻,有心细之人突然说道:“这身打扮…不是恒山剑派的弟子吗?!”

  而且应该只是一名普通弟子,若是如此,则此人必定不是独自前来,那其他人……

  若见微蓦地看向阿楚:“这两天山中除了吾等,可还有别人前来?”

  “啊…应该没有吧…”

  “那此人你可认识?”

  阿楚看向地上那张惨白的脸,摇了摇头:“不…不曾,若是有外人来,多半是来找爷爷的,但我不曾见过他…”

  若见微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只见那边顾寒拔出腰间“饮冰”,刀气席卷四周,树木纷纷连根拔起,落地之后,竟都变成了尸体!

  但见那尸体里有老有少,有的似是刚死去不久,面孔依稀可辨,其中便有几位恒山弟子,有的则已皮肉皆腐烂,只余森森白骨与破烂不堪的衣物,仔细辨认,大多是修士打扮。

  这情景实在骇人,人群中已有低低的啜泣声。

  若见微仍看着阿楚:“这些人…你也都不认得?”

  “不…不…”阿楚一边摇着头,一边朝后退去,她害怕极了:“我不曾…不曾…”

  她忽的被一具尸体绊倒了,她慌乱地起身,向那尸体看去。

  只见那尸体身上穿着的却不是修者的衣服,而是平常农妇的打扮,面容虽稍有腐烂,但已足够众人辨认——那分明就是山中之人!

  不久前他们进山时,那妇人还坐在一处农家小院前同他们打招呼。几人望着漫山遍野的树林,心里逐渐沉重。

  阿楚忽然疯了似的朝前面的树林跑去,徒手便开始在树下挖坑,有人不忍她如此,挥剑替她将树刨了出来,正见那树变成了一具尸体,却是他们借住的一户农家的主人。

  阿楚仍是不死心般地向前跑去,仿佛是要去确认什么,嘴里仍念叨着:“不…不可能…”几人跟在她身后,沉默地替她将前方的树都刨出。那场景诡异极了,几人所经之处,身旁葱茏树木皆化成尸体白骨,耳旁只有阿楚含着悲伤的哭腔,有风自山中吹过,似是无声的叹息。

  不知跑了多久,不知挖出了多少尸体,阿楚突然停住了:“阿晨哥哥?”她面前是一具已完全白骨化的尸体,但她知道就是他,她慢慢低下身去,伏在那尸体上,脸上的神情似哭似笑:“我小时候贪玩,有一次在山中迷了路,阿晨哥哥来带我回去,他那时也不大,来找我的路上摔了一跤,胳膊上划了好大一个口子…”众人顺着她的话看去,只见那尸体左边的胳膊上隐隐有一道伤痕。

  “这么久了…我怎么没有察觉呢?我怎么会忘了呢…是啊…阿晨哥哥便是有一段时间开始变得呆呆的…”阿楚抬起头来,脸上是逐渐魔怔的表情,“不对…我记得…真的是我记得的吗…”她忽然直直昏了过去。

  若见微出手点了“她”的穴,他身后,赫然是真正的阿楚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