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4章 山外

第4章 山外

推荐阅读:
  罗生见到若见微时,明显愣了一瞬。

  此时杜衡开口了:“今夜与若道长偶遇,相谈甚欢,时候不早了,吾等先告辞了。”语气满是客气与疏离。

  若见微看着他,没有继续说什么。杜衡拱手向他行了一礼,便转身带着罗生离开了。

  若见微在原地看着杜衡离开的背影,压下心底的一丝失落,才又慢慢步回了借住的农家。

  罗生跟在杜衡身后,虽觉出一丝古怪,但此刻他心里更多是焦急:“左护法大人,属下派出去寻找神器的部下全都失去了联系,您看…”

  就听杜衡懒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老罗啊,你何必如此心急地派出部下,须知凡事欲速则不达呀。”

  罗生差点一口气噎住:“…大人,如今来山中寻找神器的人这么多,属下此举乃是为了抢占先机。”

  “所以,”杜衡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的先机呢?”

  罗生瞪着他老神在在的模样,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说吧,”杜衡将两手笼在袖中,问他:“究竟怎么一回事?”

  “…属下以为那位‘孟离’与神器必有关联,便派部下沿阿楚去送饭所走的路线寻找‘孟离’及神器线索,为了能够及时联络而在几人身上布下‘追魂’,可是方才属下发现,几人的‘追魂’已全失去联系…”

  “追魂”乃是一种魔门术法,施术者在受术者身上布下后,可直接感应到对方神魂位置,此法直接刻在人的神魂之中,不可被轻易抹去,就算是肉身崩毁,神魂转世,印记仍会存在,除非遇到实力比施术者强大的人强行抹去,或者便是…神魂已灭。

  杜衡微微皱起了眉,无论是哪一种,足见几人所遇境况之凶险。他对罗生道:“可有几人随身之物?”

  罗生忙拿出其中一人留下的令牌,只见杜衡接过后,以手掐诀,又在那令牌上点了几下,令牌之上便慢慢泛起紫色的微光,只是不一会儿又灭了,杜衡眉头皱得更紧了。

  罗生在一旁担忧道:“大人,这是…”

  “吾本欲以‘抹魂’之法追踪‘追魂’之术,”杜衡道,“如今看来,几人怕是凶多吉少。”

  抹魂便是抹去“追魂”印记的术法。罗生眼底闪烁,他在部下身上布“追魂”,除了便于联络,更是想将几人收为己用,哪知这份心思竟被杜衡看穿了,看来这位左护法并不简单。

  面上仍是一派焦急之色:“那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杜衡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伸了个懒腰道,“现下已是子时自然是回去休息了。”

  说完便当真向山上的小屋走去了。

  罗生简直恨铁不成钢,想要自己沿着几人所走之路查探,又思及方才杜衡所言,恐怕情况于己不利,只好跟着杜衡一同上了山。

  楼青川与顾寒歇在一处,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等到后半夜终于忍不住了,翻身坐起来下了床。一旁打坐的顾寒睁开眼看着他,他烦躁地说道:“我睡不着,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见顾寒又闭上了眼睛,他心里的火气莫名消了点,拿起长刀走了出去。

  山中夜里十分安静,楼青川迎着月色走了一会儿,心里觉得顺畅多了,此时才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白天所见的树林边缘,夜色里的树林不似白日里的郁郁生机,反而像是鬼魅张开的爪牙透着一丝诡异。楼青川默默咽了咽口水,决定往回走。

  这时,他忽的听到树林中隐隐传来了声响,似是有人在挖坑,他莫名打了个冷战,觉得腿有些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又消失了。楼青川屏息等了一会儿,发现再没有声响了,才快速沿着来路跑下了山。

  若瑾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正欲出门去山里转转,却见窗边露出个小脑袋。

  “阿楚?”若瑾道,“快进来,有事吗?”

  “姐姐早呀,”阿楚仍在窗外站着,甜甜地道,“我可以来找你聊天吗?”

  “当然可以呀。”若瑾出门与她一同坐在窗下,“你哥哥他们呢?”

  “阿晨哥哥又去撑船啦,”阿楚托着腮,“阿衡哥哥还睡着,我一个人无聊的很。”

  “……”这位左护法可真是心大的很。

  “你们如春山,一直都是这样的景色吗?”若瑾有心想多问问山中的情况。

  “是啊,听山下的孟老头说,他小时候就是这样了,”阿楚打开了话匣子,“我爷爷说,是春神大人维持着山中四季如春的景象,同时指导村民们耕种与收获——春神大人一直护佑着如春山呢。”

  “那你爷爷这几日是做什么呀?”

  “爷爷说只有他可以见到春神大人,所以每年他都会定期去为村民祈福,听取春神大人的旨意,再传达给大家。”阿楚说到这里,又苦了脸,“爷爷不在的时候,家里就剩下我和阿晨哥哥,阿晨是个木头,平日里都不多说话,也不和我玩,就知道去撑船,我一个人别提多闷了。”

  她又问道:“姐姐,山外四季的景色真的都不同吗?”

  “是呀。”

  “那你能同我讲讲它们的样子吗?”阿楚的眼里兴致勃勃。

  “春日时便如同山中一般树木葱茏,夏季百花争艳,姹紫嫣红,入秋后天气渐凉,花草树木大多逐渐凋零,到了冬天,虽然万物不复生机,但可以见到落雪,待雪融化之后,便又是新的春天了。”

  “落雪?那是什么样子啊?”

  “下雪时,有雪从空中飘落,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它们是六角形的,还有花瓣,如同真的花朵一般,若捧在手里,不一会儿便回融化掉,但雪纷纷扬扬落在天地之间,万物便像披了一层银色的外袍…确实是极美的。”

  阿楚捧着脸,听得几乎入了神:“好想去山外看看雪呐…”

  “你们不曾出去过吗?”若瑾奇道。

  “不曾啊…”阿楚悻悻道,“爷爷说山中人受春神庇佑,不可随意出山。就连阿晨每日撑船,也从未出去过呢。”

  若瑾感到更奇怪了。

  楼青川自回去之后,睡得一直不安稳,又不敢把所见告诉顾寒,怕他是自己吓自己,如此纠结反复,后来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直至日上三竿才起来。

  他决定趁白天再去那树林中看个究竟,结果一出门,正遇到叶舒一行人。两方都有些尴尬,叶舒决定打破这尴尬,道:“楼师兄早啊…”

  楼青川看着他:“…不早了。”

  “哦哦,”叶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话算是被他聊死了,只好另起话头,“我们正想去山中四处探探,楼师兄要一起吗?”

  “好啊。”

  “?!”叶舒震惊了,他不过是客气一下,这别扭脾气的少爷竟然答应了?

  “咳,”楼青川也觉得他这回答过于草率,看着别处道,“我也正想去山里看看,算是顺路吧。”他才不会说是一个人不敢去昨晚的树林里。

  见几人仍是狐疑地看着他,忙岔开话题:“既然要一起,不如叫上若瑾一同去。”

  一旁陈师兄道:“我们刚才路过若瑾她们借住的农家,看到若瑾同阿楚在一处聊天呢。”

  “……”

  “好了好了,就我们几个,快些出发吧。”有人不耐烦道。

  于是一群少年人便浩浩荡荡向山中进发了。

  杜衡从屋中出来,看到罗生正在院子里着急地踱步,他欣赏了一会儿对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转来转去的情态,才开口道:“老罗…”

  “左护法大人…”罗生也注意到了他,几乎与他同时开口。

  杜衡原想继续说下去,却见几人正向院中走来,罗生转头看去,不可思议道:“你们…?”

  来人正是他先前派出去寻找神器的部下!

  只见为首那人上前,向两人行礼道:“左护法大人,罗生大人,属下去探查神器消息在山中耽搁了时间,请两位责罚!”

  “耽搁了时间?”罗生不悦道,一边怀疑地打量几人,“那你们可有收获?

  “是,”那人不慌不忙道,“属下已发现神器下落,请两位大人前去查探。”

  “哦——”罗生眯起双眼,“那便带路吧。”

  那几人转过身去正要动身,忽听身后传来淡淡的一句:“慢着。”

  先前那人迅速回身,然而他尚未来得及动作,便被人扼住咽喉提了起来。

  杜衡掐着对方脖颈,冷声道:“何方人士,胆敢在吾面前装神弄鬼!”只见他眼中紫芒闪过,手上突然使力,咒法发动,那人来不及挣扎,便化成了一根枯木。

  此时罗生也解决了剩下几人,他们身上都挂着令牌。杜衡对着那满地的尸体施展术法,便见尸体都化成了与先前一般的木头。

  罗生怔怔地看着满地的枯木,道:“这是什么?”他在魔道浸淫这么多年,还未曾见过这般的术法。

  杜衡却低低地笑了:“看来这山中并不简单啊…春神?呵呵…”他随手抓起一根木头,以手掐诀覆于其上,便见一缕青烟从中浮起,“…吾倒要看看,这位‘神者’玩的什么把戏。”

  “这是…”罗生只觉此刻的杜衡全身透着一股冷意。

  “这是你那部下残余的魂魄,”杜衡跟着那缕青烟向外走去,“走罢,与吾一同会会这幕后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