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1章 寻踪

第1章 寻踪

推荐阅读:
  九月末,汜水河畔的树几乎都秃了顶,偶尔有几片黄叶堪堪挂在树上,狂风一吹,便打着旋儿离开了枝头,在空中飞不了几下,就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落回地上。

  河畔的风似乎格外的大,叶舒在河岸边以手搭棚望了半天,也没见一艘渡河的船,而远方的如春山脉只能看到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他的脸几乎被冻僵了,心里却仍是忍不住地激动。

  他此次是跟着师兄们偷偷下山来的,为的是寻找如春山脉中所藏的传说中的神器。

  他们这些修道者自修行之日起便被师长教导,世上修行之道法有千万,但修途上必须坚守己道,若丢失本心,会走火入魔,堕入魔道,若能坚持修行,在自己道法上大有所成,则可得天道眷顾,证道成神,然而修行路途艰难,若终其一生未能窥见天道,则会如同凡人般归于尘土,魂入轮回。

  相传自创世之处至今,九州所出成神者不到二十之数,可见成神之路艰难,大多数人都未能走完。

  据说千年前神魔大战后诸神皆隐,唯神器留存世间,得神器者可得道法神通,可从其中窥得天机,或许还可寻得神者踪迹,甚至有机会证道成神,故而神器曾为修道者趋之若鹜。然而千年来九州虽有觅得神器踪迹者,却未能再有成神者出世,且神器非凡品,遇之不易,想要探寻其中机缘更难。神器“太卜”便是个例子,仙门百家皆知“太卜”一直被放在十神之一“连山君”的师门天枢台中保存,但千年来却无一人可窥得其中玄机。近百年来,修道者寻找神器的热情慢慢减弱,但仍有不少人为着各种目的,渴望寻得神器一观。

  得到神器能不能成神叶舒是不知道的,反正他资质平平,修道十几年了剑法也平平,成神对他来说是很遥远的事。但是他曾听下山游历的师兄说过,当今剑道第一大派苍梧山中便保管着一件神器,名为“昭明”,乃是千年前一位神者的佩剑,据说苍梧山只有历代掌门才可驱使此剑。那位师兄曾有幸见到苍梧山此任掌门贺越使用此剑诛杀东海上的一条魔龙,“昭明剑出,天地黯然”,剑光如破晓划开苍茫天地,只一剑便削掉了魔龙的脑袋,东海的蓬舟岛上,至今还留有那惊天一剑的一道剑痕。

  太厉害了,当时叶舒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光听师兄的描述他便觉得胸腔中热血沸腾,从此少年修士心中便产生了对神器的向往,不为别的,只为一睹那具有开山填海神通的神器风采。

  不久前,下山游历归来的师兄打听到了如春山脉中出现神器踪迹的传闻,一群少年人踌躇满志,不管是真是假,决定前去一探究竟,便偷偷瞒着师父来此寻找神器踪迹。

  不过,还未等众人在脑中想象完自己手持神器移山填海,斩邪除魔的雄伟英姿,便先被一条宽阔的汜水河拦住了前往如春山脉的去路。

  众人也试过御剑过河,但不管飞了多久,河对岸的群山似乎总隔着一段距离,有见识多的师兄说,山外可能有阵法,常人不能轻易进入。于是大家只得在河岸边停留,幸而在被河岸的狂风吹傻前找到了一个渡口,看着仍在使用,只是现下并无渡船。于是众人便在岸边秃了顶的树下鹌鹑似的缩成一团,轮流去河边观察情况。

  叶舒从岸边往回走,看到树下的“鹌鹑”又多了一个,只是并未与他们师门那一团在一处,看起来离群索居,显着一丝孤单。叶舒走近了才看清,那离群的“鹌鹑”也是个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靠坐在树下,整个人看起来被冻的厉害,怀中却紧紧抱着个有他半个身子高的长条状物品,显得有一丝滑稽。

  叶舒正想上前同那人寒暄,却听到师兄喊道:“小叶子!可有船来了?”连忙拐了个弯,走到师兄们那里,回道:“仍是没有船来——那边那位是…”

  “看衣服似是昆仑山的人。”一位师兄说道。

  “昆仑山?那个以刀法闻名的门派?据传昆仑山人才辈出,现任掌门楼秋远更是将‘昆仑刀法’练得出神入化…”

  “哼!”那打开了话匣子的陈师兄正要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却被那人一声冷哼打断了。

  “怎么了?我有说错吗?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那师兄似是为楼秋远不平,就要去找那少年理论,被剩下几人拉住了。

  那少年不再吭声,一股看谁都不顺眼的脾气,抱着那长条坐得更远了。

  他起身时叶舒才看到,那长条被布包着,像是刀剑一类的法器。

  另一位师兄前去查探,叶舒百无聊赖地坐在树下数着地上的落叶。不知数了多久,忽的感觉到一股冷冷的肃杀之气传来,抬头一看,远处一人一身黑衣正向此处走来,他正想细看,却被一旁的师兄激动地拽住了衣袖。

  “你看到那人腰间的佩刀吗?那是‘饮冰’!”

  饮冰?!叶舒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方才陈师兄说得没错,昆仑山的确人才辈出,来人竟是昆仑掌门的师弟,诡刀“饮冰”的主人——顾寒!

  传言顾寒痴迷于刀道,佩刀“饮冰”刀法诡谲,变化无穷,其人一直在九州各地游历,邀战各方高手,至今未尝有败绩,他怎会来此?

  却见先前那少年看到顾寒后立马站了起来,抱紧了手中的长条,满身戒备地与之对望。

  气氛一时有些凝固,叶舒几个只好继续在树下装鹌鹑。

  二人对视良久,顾寒开口了:“师兄叫我来领你回去。”一句话冷冷的,却收敛了之前的肃杀之气。

  “我不回去!”那少年大声喊道。

  “别闹了,青川。”顾寒似是有些无奈。

  之前与那少年争吵的陈师兄倒吸了口凉气:“青川?莫非他是…楼秋远的独子楼青川?!”

  “别和我提他!!!”楼青川炮仗似的,又被陈师兄点炸了。

  “青川!!!”顾寒语气有些硬,“那是你爹!”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二人还要继续争吵,却见先前去河边查探的师兄回来了:“船来啦!”

  楼青川扭头便往渡口走去,顾寒几步追上了他,“你去哪儿?”

  “如春山脉。”楼青川头也不回。

  “那我同你一起。”

  楼青川脚步顿了顿,复又向前走去,大步踏上了船。

  叶舒师兄弟几人跟着顾寒上了船,他们自觉地站到一边,不敢打扰这叔侄俩“叙旧”。

  船家见人都上齐了,便要启程,忽听岸上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船家请稍等!”

  几人都往岸上看去,只见一男一女两人正向船边来,二人皆穿着白色道袍,背着长剑。那走在前面的女子看着年纪与叶舒仿佛,模样清丽,举止间透着一丝俏皮灵动,而后面的青年剑眉星目,神情淡漠,令人无端想起天上孤月,皎洁清冷。叶舒一时竟有些看呆了。

  却听顾寒开口了:“竟在此处遇到‘照夜’剑,顾某幸甚。”

  叶舒此刻觉得有些腿软,眼前如月般的青年,竟是苍梧山长老,“照夜”剑主——若见微!

  若问当今天下剑道第一门派,便是九州东北的苍梧山,若问当今天下剑道第一人,则非苍梧山长老,“崔嵬”剑主若关山莫属。若关山于剑道上的见解独到,与其交过手的人无不称其极。其为人清正,常游历世间,为世人斩邪除魔,有“崔嵬出,诸邪退”之说。若关山剑法超群,他的弟子也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这其中大弟子若见微更在剑道上颇有天赋,少时曾孤身斩邪魔,年纪轻轻便做了苍梧山长老。传言师徒二人皆是孤高清绝之人,那这位与之同行的少女,应是若关山的小徒弟,若见微的师妹,“怀玉”剑若瑾了。

  师兄妹两人在岸边向顾寒抱拳行礼:“见过顾前辈。”这才上了船,谢过了船家。

  船离了岸边,慢慢向远处的群山驶去。

  两人站在顾楼二人身边,若见微清冷,若瑾清灵,顾寒冷肃,就连楼青川也算是个俊俏少年,衬得对面叶舒几个灰头土脸,恨不得立马跳河。

  若瑾看起来颇为活泼,笑吟吟问道:“楼师兄这是跟着顾前辈来查探神器踪迹的?”

  楼青川脸色变了变,仍是答道:“是。”

  叶舒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却又见若瑾转向他们几个,抱拳道:“在下苍梧山若瑾,敢问几位师兄师承何门,也是来寻神器的吗?”

  叶舒几人颇为尴尬,他们师门只是个小门派,说出来只怕对方也不一定知晓,然而少女诚心一问,也不好不答。少年人便是喜欢在这些莫名的事上要面子。

  几人暗地里互相推脱了半天,向来话多的陈师兄也支支吾吾说不个所以然,最后还是叶舒红着脸说道:“见过若见微长老,若瑾师姐,吾等来自涿光山,此番正是慕神器之名而来。”他说完便低下了头,生怕对方再追问自己师门。

  却听一道如玉般的嗓音响起:“原是涿光山弟子,吾曾与贵派沈掌门有过几面之缘,掌门为人温和宽厚,吾甚为佩服。”

  叶舒惊讶地抬头望去,正见若见微墨色的眸子定定看着自己,几位师兄也颇为震惊,自家掌门竟与若见微有几面之缘,还被对方称赞了!几人心里底气足了几分,心思活络者更在脑中编排了一部自家师门实力不凡却隐于九州,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救世人于危难中的戏码。

  若瑾仍是在一旁笑吟吟道:“几位师兄莫见外,叫我若瑾便好,沈掌门既与我师兄是故交,他自然是会照应几位的。”

  叶舒见若瑾一双形状姣好的杏眼正盛着笑意望向自己,没由来的又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