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从捡破烂到亿万富翁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第三百一十七章

推荐阅读:
  “对不起,阿姨,让你回忆了伤心的事情。”

  白萱还是感觉有点愧意,毕竟他的丈夫是惨死的,比任何死因都要凄惨难过的多。

  金桂香可没有在意,毕竟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最难过的事情都已经过去差不多了,伤口也渐渐被时间缝合起来。

  幸亏有了小小秦木,每次想丈夫的时候,金桂香都会抱着秦木,正因为这样,金桂香能坚持到现在。

  “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也经常回忆,没有那么的悲伤了。”

  金桂香嘴上虽然说没有什么悲伤,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触动的,就像平静的湖面起了西北风,微波涟涟。

  “阿姨,刚才你说秦木连他父亲的相貌都不知道?这是真的吗?”

  “是啊,那个时候他才三岁,怎么可能记住父亲的相貌?”

  “那总有什么相片什么的吧?全家福什么的,看着相片不就知道相貌了吗?”

  白萱猜测秦木和她也差不多大,那个时候国家虽然没有现在这么的发达,但是照相机还是有的,白萱就有全家福照片,还一直留在箱子底下。

  “别提照片了,一提照片我就特后悔!”

  白萱很疑惑,怎么提照片就后悔呢?既然阿姨都这么说了,她也就没有提照片的事情。

  所谓睹物思人,看照片思故人是最伤悲的,起初金桂香以为将那些照片藏起来就没有事情了,但是根本不可能,她会发疯似的去翻照片,一看照片心情就会特糟糕。

  终于忍无可忍,金桂香咬咬牙,将所有的照片和记忆都扔进篝火里面,都化为灰烬。

  后来导致的唯一遗憾就是秦木不知道父亲的相貌。

  想起这个,金桂香也有些愧疚,要是当时多留一张就好了。

  金桂香将这些事情都告诉的白萱,全套的事情,油盐酱醋、茶叶蛋和涪陵榨菜都全部告诉了白萱。

  听到金桂香的话,白萱的记忆从秦木三岁瞬间就回到现在,这么说来,秦木的过去还是有些可怜的。

  秦木的可怜要比白萱的可怜要轻很多,他至少有一个疼爱他的妈妈,白萱却什么都没有。

  “阿姨,你真狠心,所有的照片都烧掉了,要是换作一般人肯定做不出来,你儿子现在会不会怪你当初的行为啊?”

  “没有办法啊,总是在过去的记忆里面,就会被又黑又冷的牢房困住了一样,就无法过将来的生活。”

  金桂香噎了噎,接着说道:“他曾经说了几次,因为也没有什么感情,后来也就没有说了。”

  “那也是,很小,肯定没有感情,这么说来他并不缺少什么,你给他的爱是充足的,他是幸福的,比我要好多了。”

  白萱的父母都还在,但是跟不在也是一样的。

  白萱的家庭事迹刚才两个人聊天也说了一些,金桂香也有一定的了解,非常的同情面前的这个女孩子。

  “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妈妈呢?说不一定她正等你找她呢?”

  在金桂香认为里,白萱的妈妈离家出走也是被逼无奈的,她肯定是有苦衷的,如果白萱主动去找她的话,两个人还是可以幸福相见的。

  这个问题白萱也想过,想来想去还是不去的好,不仅不知道去哪里找妈妈,主要是去了干什么呢?

  “不找了,她要是真的想我,为什么不回来找我呢?”白萱叹道:“可见她已经忘了我,我找她岂不是无趣的很?”

  “也许,你妈妈有她的苦衷,现在没有办法找你呢?”

  白萱摇摇头,觉得金桂香说的那个也许是不可能的,妈妈是她七岁的时候离开家的,现在有十多年了,不可能一次机会都没有吧?

  “不找她了,找她了也没有妈妈的感觉了,她早就死在我的心里,我现在一个人挺好,不需要妈妈或者爸爸。”

  白萱说的是气话,也是无奈的话,她欺骗不了自己,也欺骗不了人情世故很多金桂香的双眼。

  谁不想要一个爱自己的爸妈呢?人都是爸妈生的,谁要是说不想要爸妈,那肯定是无奈的气话。

  “真是可怜的孩子。”

  金桂香想起来她带来了很多的菜,都是她亲手炒香准备给儿子的,但是刚才忘记了,现在很想送给面前的女孩。

  金桂香很想撮合白萱和她的儿子,这样儿媳妇的事情就解决了,儿子工作和媳妇的两件大事情都解决了,她今后就没有任何忧愁了,可以轻松下来生活。

  “我这里有一些干菜,都是我亲手晒的,最能下饭了,我留给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聊天。”

  金桂香最擅长制作那些干菜了,什么菜到他的手里都能变成干菜,无论是菜园子里的,还是山上的野菜,甚至水里面的菜,都能晾成干菜。

  这一次,金桂香带来了五大瓶,都是梨罐头装好的,只要放好了位置,能一直保存很长的时间。

  金桂香说着就将那些干菜拿到桌子上,这都是她的满意作品,吃过的人都没有说不好的。

  看到五大瓶梨罐头干菜,白萱很惊喜,但是觉得第一次见面就收别人的东西似乎很不好,况且她还和她儿子有些不愉快。

  “阿姨,这不好吧,你这些都是给你儿子的,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东西呢?”

  “哎,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从小就是吃这个长起来的,少吃一点也没有关系,我们聊的这么投缘,这些都给你了,以后还想吃,就跟我说。”

  金桂香的好触动了白萱很久都没有动弹的亲情感情线,从金桂香的好上,白萱瞬间就感受到了有妈妈的好处。

  白萱情感波动的很厉害,微笑着不好意思的脸,一手撩着秀丽的短发,一边说道:“阿姨,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的这些干菜做的都不容易吧?”

  “没有什么不容易的,乡下特别多,我做了很多,所以你不用不好意思,放心的吃。”

  金桂香说的没有错,乡下确实有很多,比如水芹菜,那真是全村的人都吃这个也吃不完。

  “那我,那我就不好意思统统都收下了,嘿嘿。”

  白萱嘿嘿一下,表示自己不好意思,才见面认识不到两个小时,就收了别人的东西,要是一般的东西应该不会接受,吃的东西就有很强的魅惑力。

  白萱说着,一手开始拿着那些干菜,又道:“我先拿到屋子里。”

  白萱一趟就将五瓶的罐子送到房间里,然后又出来跟金桂香说话。

  金桂香也是着了迷一下,一下子就喜欢了白萱,或许她很想一个贴心的女儿的缘故吧,没有想到生下来的孩子多了一个部件,也多了一份淘气。

  金桂香和白萱一见如故,越聊越欢心,就像失散多年的母女一样,一直聊天到下午五点,太阳偏西,金桂香不得不回去了。

  回到公司的秦木,又给妈妈打了电话,金桂香告诉他不用回来了,好好上班,说现在要和屋顶上那个女孩聊天,没有功夫搭理他。

  秦木整个人都傻了,妈妈真的是来看他的吗?

  妈妈怎么和霸道女孩火热起来了?这件事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秦木真是一头雾水。

  晚上差不多十点的时候,毕克夫从金碧辉煌的大厦走出来,一身穿的是短裙瘦腰西装,非常的迷人。

  “毕姐,是回家吗?”

  上车之后,秦木总是先问一句,因为这是一个不确定的答案,有时候她回家,有时候她要应酬,有时候她要逛商场。

  “回家。”毕克夫现在全身的酸疼,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想回家躺在床上。

  秦木小心的开着车子,穿梭在繁华的大街上,灯火璀璨,车流不息。

  毕克夫将身体靠在椅子上,今天在公司坐了一天了,都是厚的跟高跟鞋样的文件等着她去签署,真是全身酸疼起来。

  好像去放松放松一下,但是现在不可以,太晚了,没有什么舒服比躺在床上更好了。

  毕克夫突然想到上次和秦木去的那个湖泊就很不错,适合放松心情,上次也说了,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次,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明天去你的家吧。”

  毕克夫没有讲清楚的话差一点吓掉了秦木的下巴,去他家算怎么回事?也不提前说一样,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啊。

  “毕姐,去我家?这......明天吗?我还没有跟我妈妈说呢?”

  毕克夫笑了笑,知道自己没有说清楚,接着又说道:“你放心,我说的是上次去的那个湖泊,不是说好了一段时间去了一次吗?对了,你不是说你妈妈今天来了吗?有没有陪你妈妈好好玩玩?”

  “没有,毕姐,我妈妈说我开老板的车跑出来不好,所以让我又回公司了,下午都在车子里,没有陪我妈妈。”

  毕克夫立刻坐在椅子上,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要紧的,我也不会整天用车,这车你可以私用的。”

  毕克夫确实说过一次,她的车子有很多,只要秦木愿意的话,送他一辆车都没有问题,但是又觉得现在送车太早,弄不好适得其反。

  听到毕克夫的话,秦木也不知道是感谢呢?还是担心,总觉得毕克夫的好意背后隐藏这某种阴谋,这种阴谋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所以就有一种恐怖之感。

  金鱼的话始终回荡在秦木的脑海里面。

  秦木表现出来的都是感谢的话,现在不知道毕克夫是什么意思,所以就不能先瞎猜,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工作,不到万不得已岂能轻易丢掉了?

  “毕姐,你说的是那个湖泊吗?这个没有问题,我明天什么时候接你呢?”

  “明天八点吧。”毕克夫回答道,一般上班的时候都是六点就要起床,明天她想多睡一会,睡到八点应该没有问题。

  黑色的奔驰轿车沿着繁华的大街跑着,在一片高档的小区停下来,这里面都是坐落有秩的别墅,绿树茵茵,红花飘香。

  这里面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都是社会上层的大人物住在这里面,这里的一个房子就是千万以上,可见住户的身价都是什么级别。

  毕克夫的家是第二排的第二十八号别墅,车子停到院子,秦木下车给毕克夫开车门,微笑着将她送到门口。

  推荐下,【\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毕姐,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你等一下。”

  秦木刚要走,被毕克夫喊住了,想起来一件事情,于是问道:“对了,上次看你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还没有住的地方吗?”

  秦木笑道:“其实,我挺喜欢住帐篷的,住在空旷的地方,安静无比,还能看着星星吹着凉风。”

  “那可不行,现在进入夏季了,毒虫和毒蛇都会出来了,住在帐篷里多不安全啊。明天先去公司支取部分工资吧,先租一个房间。”

  “毕姐,这不太好吧,我还没有干满一个月就先拿钱?”

  “没有什么不好的,我说可以就可以。”

  毕克夫说的话岂能更改?她说的话如同打入的钉子,说完之后就进了屋子。

  秦木开着车子驶出了这片豪华的住宅区,这是毕克夫允许他可以自由使用她的车子,只要不耽误正常上下班就行了。

  秦木开着车子,回到自己常住的那个废弃的工地,这一次他走的是曾经住过三年的院子门前的那个路,顺便看一下白萱在不在。

  秦木就很纳闷了,自己的妈妈怎么就和那个女孩聊起来了呢?

  车子穿过黑窟窿东的巷子,秦木第一次见到白萱的时候喝了酒,醉醺醺的,将白萱当做了女该。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彼此的印象很不好,在白萱的心里,秦木就是一个渣男,在秦木的心里,就是霸道的标签。

  经过院子的时候,车子开的很慢,屋顶上的那个小屋是亮着的,那个女孩肯定是在家里面的。

  秦木停了车子,走进院子里,发现这里已经大变样了,白天来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注意力都放在妈妈身上。

  今天妈妈的表现不像一个亲妈,连送她都没有让,电话里还不停的说白萱是一个好姑娘,真是奇了怪了!

  这是我的亲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