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都市小说 > 神瞳鉴宝师 > 571 不服输的爱丽丝

571 不服输的爱丽丝

推荐阅读:
  但看了好一会儿,还是一头雾水,以他现在的知识储备量只能够判定这一件掐丝珐琅的确是一件精美的清代制器。

  约翰非常虚心的请教,虽然对约瑟夫并不是多么的感冒,甚至还有一些厌恶,但是达者为先,自己多学一点东西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清代的掐丝法郎的制器的各种特点,应该不用我说你就都知道了,你仔细看这一件掐丝珐琅,无论从任何一个的单面,的确都是非常符合所有的特征,没有一丝的误差。

  但如果你从整体上来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多了一些为了将那些所有的特征符合起来的别有用心。

  简单来说就是太用力了,导致这件掐丝法郎有着一个致命的缺憾,真正的顶级专家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的,你现在还是差点事儿,好好学习吧!”约瑟夫并不吝啬的赐教,对于约翰他的感观也不是特别的好。

  两个人也不过就只是在各取所需罢了,但是这种知识也不是什么多上层面的东西,达不到是不能透露的。

  所以约瑟夫还是略带几分敷衍的给约翰讲了讲,但多少也还是解答了约翰的迷惑,让约翰知道了自己现在的不足。

  约翰点了点头,然后面试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一件掐丝法郎上面,在有了约瑟夫的提醒之后,他总算是找到了约瑟夫所说的那一种别有用心也就是太用力了,力求完美,符合所有的特点,但将这所有的特点融合在一块儿,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好的,注意专家,这一件掐丝珐琅花瓶的欣赏时间也已经结束了,现在请大家对准你们面前的按钮,如果你觉得这一件清代的掐丝珐琅花瓶是一件珍品的话,就请把绿灯点亮,相反如果觉得这是一件现代工艺品的话,就请点亮红灯!”时间差不多了,孙家兴说道。

  他现在并不处在专家席上,如果他是专家团队中的一员,无论他是哪个国家的专家团队,他也一定会点亮红灯,这件掐丝珐琅虽然说制作的非常精美,但却给他一种很是不安的感觉,太过完美,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爱丽丝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期待之色前面的那两件物件儿,并不是她自己去收来的,虽然也有参与,但是关系不大,然而这一件恰似法郎花瓶却是她最为钟爱的,也是自己收来的,如果自己的收藏品能够得到在场的这么多专家的认可的话,那爱丽丝就满足了。

  爱丽丝目光扫过全场一片的飘绿,而爱丽丝本人也是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然而等他将目光转移到华夏代表去的席位上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华夏代表团的成员都是点亮了红灯,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有些愤怒。

  但他没说什么,依旧是继续看着,当她将会场整个早市完之后她更加愤怒了,除了华夏代表团这边米国代表团以及其他一些代表团之中都有一定数量的红灯亮起。

  林林总总的,起码有十个国家的代表团的专家成员认为,自己得到的这一件掐丝法郎花瓶是一件现代工艺品,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甚至有些委屈。

  为了得到这一件掐丝珐琅花瓶,她可是花了大功夫大时间去调查,有关于清朝康熙年间的掐丝珐琅器物的种种的特征特点以及品鉴方式。

  在她看来,这件花瓶完美的集合了所有的特点,这就是真正的清康熙年间的恰似法郎花瓶,而且还是皇室专供的,极为的珍惜。

  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她才会毫不犹豫的花大价钱把这件掐丝珐琅花瓶买下来,并且带到这国际文化交流大会上进行展示。

  她想要的是掌声和赞誉声,而不是质疑的声音。

  “看来有不少专家对这件掐丝珐琅花瓶存有着疑惑呀,那我们就先将这件掐丝珐琅花瓶暂时的待定,留待放入到第二……”

  孙家兴微微点头,这个结果也正是他希望看到的,然而当他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爱丽丝便是有些控制不住了。

  “我想请问一下在场的点亮红灯的各位专家,为什么认为这一件掐丝珐琅花瓶是一件当代工艺品呢?

  特别是华夏代表团的沐风团长,我真的很好奇,这件掐丝珐琅花瓶来自于你们国家的清朝时期。

  我曾经学习过掐丝法郎的种种知识,这件掐丝珐琅花瓶的各种特点都是完美的对应到了清康熙年间的掐丝珐琅,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认为这是一件当代工艺品?”

  爱丽丝虽然在竭力的克制着自己的语气,但是在场的众人都能够听出一种控诉,仿佛爱丽丝是被沐风欺负了的少女一般来找一个负心汉,讨一个说法。

  沐风也是满脸的无辜。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点名了。

  不过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这件清康熙珐琅的花瓶是来自于华夏的,那自然华夏代表团是最有发言权的,而且华夏代表团全体成员又都按下了红灯。

  爱丽丝找到他这位华夏代表团的团长,也并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沐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爱丽丝的问我,反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主持者孙家兴。

  如果说他现在的回答是不合适的话,那他也只能对爱丽丝说一声抱歉了。

  孙家兴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沐风是可以进行解释的。

  沐风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对爱丽丝说道:“爱丽丝小姐,我必须承认,你带来的这一件掐丝珐琅花瓶的确是非常精美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一件当代的工艺品?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爱丽丝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话说的依旧是很冲,仿佛是在审问犯人一样。

  沐风也没有跟她计较。

  “不知道爱丽丝小姐,你有没有听说过我华夏的一句古话?”

  “什么?”爱丽丝不解的问道。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沐风缓缓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