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一级教师[星际] > 第103章 第 103 章

第103章 第 103 章

推荐阅读:
  因为离开蓝宙拍卖场后不久,天色就隐隐擦黑了,所以明央决定第二天一早,再去王宫。

  反正该算的账他都会挨个算,也不急于这一时。

  却不料

  第二天,他刚睡醒呢,就听到隐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哥哥,你醒了,联邦政府向哥哥你道歉了!”

  明央的思绪有一部分还陷入梦境里没有□□,眼神有些懵,慢了半拍。

  “什么?”

  明央这模样看得隐渊心底痒痒,好像有一只羽毛在挠,又轻又痒又软,看得他好想亲亲哥哥,把哥哥搂在怀里呵护。

  隐渊喉结上下滚动,抑制住自己脑海里跑马的思想,咳嗽一声说:“哥哥,联邦政府发表了一个声明,向你道歉了。”

  明央眨了眨眼,终于完全醒了。

  他从床上半坐了起来,打开光脑,眼梢噙着一抹似笑非笑。

  “是么?”

  “嗯。”隐渊被迷得七荤八素,眼神黏在明央面容上动都不舍得动,正处在男孩子最气血方刚的时候,隐渊只觉一股躁动的热流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他怕再坐在哥哥旁边会忍不住做些什么,急忙从明央床边站了起来。

  “而且咳咳!哥哥,联邦政府发布的这个声明里,彻底把那个国宝级符卡大师莱曼德夫抛弃了。”

  明央打了个哈欠,并没有注意到隐渊的不对劲。

  “让莱曼德夫背全部黑锅了?”

  “不止,莱曼德夫死了。”

  “死了?”明央撩起眼皮,顿了顿,随即极其轻微地讽笑了一声。

  “这种招数,倒的确是他们会用的。”

  莱曼德夫作为星际当前最负盛名的sss级符卡大师,星际联邦符卡师协会总会长,被誉为国宝级大师,一直是欺瞒民众剥削平民符卡师垄断真正制卡教程的领头人。

  从头到尾,都在和凯耶大帝等人狼狈为奸。

  这样的人因为“狗咬狗”死了,他并不同情。

  不过,莱曼德夫这样的地位尚且会被抛弃,其他符卡大师心里会不会因此恐惧得对联邦高层产生逆反心理,就更不好说了。

  明央一点进星网,就看到了爆.炸一般的头条推送。

  联邦政府将一切事情都推到了莱曼德夫身上,凯耶大帝亲自直播向他、以及全星际民众道歉,声明政府查清楚了事实真相,发现符卡教程问题的确存在,一直以来放给大众的学习教程都是阉割版本的教程,只有被大师们挑中作为亲传学生,才能接触到真正的符卡教程。

  凯耶大帝为此表示非常抱歉,内疚,也很愤怒,这一切造成的结果和他盲目信任莱曼德夫有很大关联,他一直把符卡方面的事情全权交给莱曼德夫大师负责,并不知道莱曼德夫居然一直如此欺瞒他和全星际民众,垄断符卡制作的真正教程!

  凯耶大帝愿意承担绝大部分的责任,也声明会将送莱曼德夫和莱曼德夫一系的符卡师以及助理等工作人员上法庭,给全星际人民一个交代!

  只是——

  直播进行到一半,突然有人闯了进来,神色慌张焦急,附在凯耶大帝耳边窃窃私语。

  凯耶大帝面色顿变,瞳孔紧缩,看向镜头的眼神一瞬间变得痛惜和难以言述的复杂,最后,他缓缓流下了眼泪。

  嘴唇颤动。

  “很遗憾,刚刚有消息传来,莱曼德夫大师他他已畏罪自杀!死前,他留下了一封遗书,向所有民众表示道歉和忏悔,并留下所有财产建立一个符卡师助学基金会,希望能够赎罪。”

  看到这儿,明央果断关掉了视频,眸底闪过讽刺。

  “虚伪,没劲。”

  “哥哥,这是今天早上七点的直播。”隐渊提醒明央,“现在这事情已经发酵了一个半小时了,全星际都传遍了,很多人都说联邦政府虚伪,怀疑这事儿有蹊跷,但是也拿不出什么证据,加上水军很多,这类言论也就渐渐被冲淡了。”

  “是么?”

  明央笑了。

  “那其他大师呢,也无法独善其身吧。”

  “嗯。”隐渊点头。

  “莱曼德夫大师的三个亲传徒弟、以及其好友摩尔沙大师和摩尔沙大师徒弟都被逮捕,这五人以外的十几个大师则都亲自面对媒体和全星际民众道了歉,表示之前一切都是莱曼德夫大师一系的人威胁,所以做下错事,他们由衷忏悔,希望可以改正弥补,并积极承担一切该承担的罪责与惩罚。”

  明央眉梢微挑。

  “这凯耶大帝还挺狠,不光弄死了莱曼德夫,连莱曼德夫一系的几个大师全都抓了起来,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他可不就想怎么安罪名就怎么安罪名,洗白他自己也顺手得很。”

  “哥哥,那十几个大师就不怕凯耶也会对他们下手吗?”隐渊皱眉,“就没有一个人想鱼死网破干脆把一切都曝光出来,拉联邦政府下水?怎么一点血性都没有。”

  “因为这就是他们现在最好的结果。”

  明央关掉光脑,半坐了起来,一手按着被褥。

  “最大的黑锅已经有莱曼德夫背了,较大的黑锅也由莱曼德夫一系的人背了,他们现在虽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总比被我抓住后在全星际面前彻底身败名裂强,他们已经算是既得利益者了,还闹什么?闹了以后步莱曼德夫的后尘么。”

  明央说着,随手解开睡衣扣子,准备换衣服,没有注意到养大的毛崽子在旁边猛地激灵了眼神。

  “不过,他们心底到底有没有怨恨,有没有逆反,这可就不好说了。”

  “哥、哥哥,我去给你拿早餐!”

  隐渊突然捂住了鼻子,撂下这一句话后就急忙冲出了卧室,跑到门口时还差点左脚拌右脚得把自己绊倒。

  明央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冲出去的毛崽子的背影。

  他也不怎么饿,何必这么急。

  隐渊跑出门去,两只耳朵红得滴血。

  他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哥哥那迷人光洁的肩膀和若隐若现的某两处粉红茱萸,只觉得一股热流猛地冲上了鼻腔,再也控制不住地滚落了下来

  “小伙子,你流鼻血了。”

  一个刚出房间门的阿姨穿着一身晨练服,拿着一条鞭子,看着隐渊摇头,“你们年轻人啊,平时就是喜欢吃那些垃圾食品,这天干物燥的多容易上火啊,我孙女前几天也流鼻血了,就是吃炸鸡吃的!”

  阿姨说着,还格外热心地递上一张纸。

  “来,小伙子,快擦擦。”

  “谢、谢谢阿姨。”

  隐渊窘迫尴尬不已,接过纸巾就急忙冲出了走廊。

  明央等到隐渊回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

  隐渊耳根还泛着红,但至少已经不流鼻血了。

  “哥哥。”

  隐渊面色坦然,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满了早餐。

  隐渊把早餐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眼神忍不住时不时往明央领口飘,又急忙慌张地挪开,耳朵上逐渐又积累出血色。

  “咳咳咳!哥哥,那吃完早饭咱们还去王宫找那些符卡大师算账么?”

  “那些符卡大师就暂时算了,让他们和凯耶大帝那群人继续互相伤害就是。”明央没有发现隐渊的不对劲,夹起一筷子紫带丝。

  “我们去王宫找一下凯耶。”

  “嗯?我们去找凯耶大帝?”

  “没错,和凯耶大帝好好算算账。”明央口气轻松,打了个哈欠,他眯眼看向窗外,一只喜鹊正巧飞上了树梢头。

  明央忍不住笑了一声。

  “还真是个好兆头。”

  明央没有看完凯耶大帝在早上的直播视频,更没有看视频下爆.炸般的舆论。

  隐渊却看了不少。

  他还给那些向着明央的热评全都点了赞,点得手指都快酸了。

  吃完早饭,明央带着隐渊去了王宫。

  王宫最外面大门的守卫见到明央时,差点从站岗台上栽了下来,而等凯耶大帝知道明央来了后,急忙命人把明央请进王宫。

  他本意是想亲自出来迎接,但如今焦躁得不成样子。

  满头白发的博尔思公爵站在他身后,比凯耶大帝要冷静得多。

  “陛下,不要慌。”

  “博尔思,你说他是不是要来找我们算账,说我们污蔑他和虫族合谋的事?!我本意是想中午再把这件事澄清一下,谁能想到他赖得那么快,是不是来不及了?!”

  “陛下,没有什么来不及,他既然直接来王宫要见我们,证明事情有转圜的余地。何况他就算真是要兴师问罪,也不能上来就杀了我们吧。”

  博尔思推着轮椅,眸底淬了毒一般阴沉。

  “而且,明央他这个时候来王宫,也是过于自信了,我们从武力上是打败不了他,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让他死亡,他亲自自投罗网,对于我们来讲,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你是说”凯耶大帝眸色微变,随即又摇头。

  “不,明央不是一般人,他的实力高深莫测,如果我们做了什么被他发现,到时候就真的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陛下,这是一个机会。”

  博尔思公爵推着轮椅行至凯耶大帝面前,盯着他。

  “我们派了那么多人,都接近不了他,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也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但是”

  “陛下,没有但是!”博尔思公爵一头白发被风吹乱,眸底闪过狠厉和一丝喜意,“如果陛下不愿意动手,那就我来,正好,我带的东西和人手很全。”

  “那,那就博尔思公爵你来吧。”

  凯耶大帝眼皮微垂,转过了身,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哪里还有刚才的焦躁慌乱举棋不定。m.w.com,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