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识谎者之绯色较量 > 284 既来之则安之
  关于赫连靖伊的事情,商睿曾经让上官绯跟踪过她。

  他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商睿清了清嗓子:“其实……我曾经让小绯调查过赫连靖伊。”

  “咦?”上官绯忽然咦了一声。

  韩泠悦和晏寒笙也看向商睿。

  “你叫我什么?”上官绯往商睿身边靠了过去,商睿的脸忽然有点微微的红了起来。

  但他是不会承认什么的,他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说了起来:“我说你……跟踪赫连靖伊居然被她和同伙一起甩掉了,废柴……”

  “好嘛,我是废柴,但我不介意你那么称呼我……”上官绯说来,又伸出双臂,缠上了商睿的胳膊。

  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默许了。

  商睿看了一眼上官绯的手,又看向晏寒笙和韩泠悦,只见他们两个人想笑但是又忍住的样子,有点瘪的难受。

  “想笑就笑,不要憋出内伤。”他抬起下巴,用鼻孔看着晏寒笙和韩泠悦,然后又扭头看向身边的上官绯。

  “还有你,再不听话,有什么事情不和我商量,我就把你拎到温家去……”

  “我哪里不听话了,我可是带给你很多的消息呢……包括赫连靖伊,又或者是项昀,我都可以帮你们暗中调查……”

  “反正绯姐我时间多的很……”

  “项昀?”晏寒笙惊讶的说了一下,“你为什么调查项昀……”

  商睿也诧异的看向上官绯。

  上官绯有种说漏嘴的感觉,恐怕韩泠悦是不想让晏寒笙担心的。

  “是……小绯说项昀在调查她,她便反追踪了过来……觉得项昀有点问题……”

  韩泠悦解释了一下,对晏寒笙笑了笑。

  “你有事瞒着我?”晏寒笙盯着韩泠悦看,一眼就看穿了她心虚的谎言。

  韩泠悦立刻摇头。

  “别装了,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晏寒笙拉过韩泠悦,和她面对面的站着,盯着她看。

  韩泠悦和晏寒笙对视着,韩泠悦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

  “你越是镇定,我就越是知道,你在骗我……项昀到底怎么了……”晏寒笙说了起来,韩泠悦没想到他会观察到自己这一点,忽然觉得有点想喝水了。

  她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紧张了想喝水对吧……”

  “行了……别猜了,我说吧……”上官绯打断了晏寒笙的猜测,说了起来。

  “我的确发现有人在调查我,我就反过来查到了这个人是项昀,我跟踪他几天,发现他不是去医院上班就是回家,要么就是去找闫书韵,但是今天他忽然跟踪了韩姐姐,跟踪她到了田园牧歌的门口就离开了……”

  “所以你们才会在一起?”晏寒笙明白了,为什么一直神秘兮兮的上官绯会忽然现身。

  “项昀跟踪你干嘛?你勾引他了?”商睿忽然来了一句那么找打的话。

  三个人立刻瞪向了他。

  “你找打……”韩泠悦抬手就作势要打他,他耸肩笑了笑。

  “除了这个理由,我实在是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了……”商睿开玩笑的说了起来。

  韩泠悦气的真的想打他:“干嘛,为了你的初恋女友打抱不平是吧……”

  “初恋是什么,不懂……”商睿假装不懂这个话的意思,上官绯瞪着他。

  晏寒笙看着面前打打闹闹的三个人,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很多很多的东西,零零碎碎。

  孤儿院,龙延帮,何威,何晓漫,辰阳。

  他拿枪指着穆兰的时候,穆兰的信。

  他看到商祺死的时候,他在岛上救回韩泠悦的时候。

  最后,他脑海里的那些碎片忽然变成了一个巨幅图片。

  韩泠悦的笑脸。

  他们在凉山第一次握手合作的时候,韩泠悦说合作愉快,脸上的那个笑容。

  或许事情从那个时候起,就是故事的开头,结尾在哪里,什么时候结尾,没人知道,晏寒笙闭了闭眼睛。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睛:“项昀是金阳会的人……”

  他默然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打闹的三个人忽然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韩泠悦第一个问了起来。

  “你怀疑项昀也是金阳会的人?”商睿沉着脸,不再开玩笑了。

  “除了这一点,我没办法解释,商睿你还记得之前你派人跟着项昀吗?你的人看见于清澜去医院找了项昀,面上是去看病的,但是私下里,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为人知……于清澜又因为商祺的事情那么恨悦悦,说不定跟踪悦悦还是因为于清澜……”

  “于清澜现在没什么动静,我估计是回了总部,毕竟杨靖的事情,闹大了,组织里不想继续露出马脚,只能先销声匿迹一段时间……”晏寒笙分析了起来。

  韩泠悦咬住下嘴唇,有点有点忧心了起来。

  “没关系……大家别担心,你们表面上就做自己的事情,该调查什么就调查什么,我呢……就负责帮你们私下里调查这几个人。”

  上官绯倒是比较的坦然。

  “这样好吗?你一直帮我们……”晏寒笙看向上官绯。

  “没什么不好,我也不是完全的帮你们,毕竟这些事情牵扯了金阳会,既然现在温家人已经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们了,也把金阳会的资料跟你们共享了,我想,我们最终的目的还是一致的。”

  “只是我自己调查的话比较的自由一点,不受那些条条框框的,你们也知道的,那个鬼地方,说什么我们是听命令的纪律部队,全部听上级,不管上级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上官绯有点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那就这样啊……按照绯色说的做……”商睿正色的说了起来:“还有你需要帮忙的记得告诉我,一个人不许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和我商量……”

  商睿没有嬉皮笑脸的开玩笑,而是很严肃的说了起来。

  上官绯看了他几秒,点头了。

  “嗯,我这段时间可能会离开一下,我要去见紫藤……你们就先调查那具骸骨吧,其余的事情,我去打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