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奴隶的末路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三次攻势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三次攻势

推荐阅读:
  要问对众叛亲离的理解,应该没有多少人比利未安森.兰更了解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他毕竟亲身经历过,被所有人孤立却又被所有人虚假的“呵护”着的感觉,他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736年2月13日。

  冰冷的寒风透过窗户吹到利未安森尚未清醒的脸庞,在那之后他离开了山洞里,靠着夏米.莱娜的帮助下,他勉勉强强的活了过来,本着“使命必达”的想法,他也没想着去死。

  “早上了,你最好吃点什么,我在那之后会赶去工作,你尽量不要出门,吃东西什么的在旅馆里就好。”夏米.莱娜清澈的声音传到了利未安森半封闭的耳朵里,他艰难的睁开眼睛,朝着夏米.莱娜,至少是他认为夏米.莱娜在的方向点头。

  随着门被带上,利未安森也迅速的穿好衣服,第一件事就是关上了方才夏米.莱娜打开的窗子,外面的天气算不上严寒,但对于一个刚刚起床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冷了。

  “我究竟在做什么啊?”利未安森一巴掌甩在自己的脸上,这是让自己保持清醒还是其他的原因无从知晓,但显然他现在的表情好多了。

  “忘记正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他这么对自己说道。这是勉励自己还是自我欺骗没人知道。

  在利未安森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饭后就做了整顿,他打算无视掉夏米.莱娜的话,虽然平时他也经常无视掉夏米.莱娜的话出去逛逛,但这次与以往不同——发起第三次攻势。

  在他的料想中,目前,罗梅的伤还没有痊愈,而他的伤已经痊愈了,现在是大好机会。

  ……

  “那么这个文件就这样没问题吧?”法把签好的文件给坐在床上的罗梅看,罗梅点了点头确认过后法便回到了书桌上继续工作。

  如利未安森所料,罗梅的伤并未痊愈,法则认真的批改着文件,有的时候愁眉苦脸,有的时候又沉思良久,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会去咨询罗梅的看法。

  “我说法,不无聊吗?”茵特丽科特忍不住问。她一直看着法在处理这些文件,期间她不知道打了多少哈欠。

  “不无聊,这是大家对我们的评价,我可以从中明白我们哪里做的不好,这样可以改进,让大家生活更开心一点,这可是能让我乐在其中的一项活动啊。”法边说边看着文件,他的眼睛丝毫没有看向茵特丽科特。

  “说话的时候看着别人的眼睛可是礼仪哦法!”茵特丽科特则很不开心。这个不开心是发自她的内心,有一种被疏远了的感觉,就像“人不如文件”一样,是任性的撒娇罢了。

  “对不起,我把这个给忘了,抱歉。”茵特丽科特没有想到法真的会去一本正经的把头转过来用着无比专注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低头道歉。这下轮到茵特丽科特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啊啊,没事,就是要记得啊!”茵特丽科特只能随便说点无用的话语掩盖过去她的紧张。

  “嗯,会注意的。”法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忘我的批改文件。

  “姐姐吃了国民的醋,好可爱啊!”布温德姆则在一旁煽风点火,使得茵特丽科特更加难堪,不过好在法过于忘我甚至听不到周围的声音,这才让茵特丽科特逃过一劫。

  ……

  利未安森刚出门没多长时间就被扼住了脖子被拉到了小巷子里。

  “咳咳咳……”他不断的干咳。

  “你这是准备干什么?”熟悉的声音传到利未安森耳朵里。

  “莉柏?你来做什么?”

  “不要用问句回答问句。”佩瑟曦则很不满利未安森为什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利未安森。

  “我是觉得我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想着再次发起攻势。”

  “我是在很久前就来找你了,可一直找不到你人在哪,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你了。”

  利未安森耸了耸肩道:“要不要和我一起发动攻势啊?”

  “好主意,但记住,这是在保住性命的前提下,我是被玛门派过来保证你活着的,别死了。”佩瑟曦则不以为然道。

  “玛门说的啊,那我不可能死的,放心吧。”利未安森的语气中则充满了自信,佩瑟曦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如此的信任玛门,事实上,佩瑟曦自己也在无形中对玛门十分的信任,玛门就是有一种能让众人信服他的领袖魅力。

  “现在发起进攻?”佩瑟曦问道。

  “当然,趁我伤刚痊愈而罗梅克斯.迦尔纳尚未痊愈的情况下。”

  “那就这么定了,直接攻进去?”

  “嗯,这样再好不过了。”

  两人就算商议过后也用的最原始的进攻方式,而佩瑟曦故意引起爆炸,使得街上的人们意识到了危险而纷纷躲到了家里。

  “你真是温柔啊。”

  “如果法大人的国民死了因为我的话他绝对会讨厌我的。”

  “是吗。”

  ……

  “法,外面有状况!”布温德姆突然说道,而此时法迅速的放下了笔,没有多余的话,手上出现了抵抗者的他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利未安森和佩瑟曦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尤为显眼,这也使得法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二人。

  “啧……还真的不知悔改。”法咬了咬牙,随后布温德姆与茵特丽科特赶到了现场,两人手拉手,随时准备作战。

  “圣约。”佩瑟曦出其不意的施展了魔法,法的身体顿时无法动弹,而这时佩瑟曦张开翅膀飞到法的身边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过去。

  法的手臂受到了一点划痕后便连忙闪开剩下的攻击,这个力度,让法一度认为佩瑟曦想要杀了他。

  利未安森伸出手来,茵特丽科特与布温德姆顿时感觉到一股物理上的压迫感,她们二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姐姐!”在布温德姆一声令下,两人四周的魔法强度撕裂了空气,利未安森的这次攻击完全作废。

  “你是伤不到我们的。”茵特丽科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