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奴隶的末路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设想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设想

推荐阅读:
  如果突然有一个人告诉你,你村子里的所有人要联合起来置你于死地,你会相信吗?肯定是不会吧。但是,试想一下吧,你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十三年大家每一个人都待你如己出,你可能会很开心,但,就这么一直对你好到十三年,你会一点疑惑都没有吗?

  那我再换一个说法吧,你是一个倒霉的孩子,在村子里你一直都是扫把星一样的存在,可当你有一天你离开了这个村子,那些能把你置于死地的霉运就像蒸发一样的不见了,你以为你会从此开始转运,可事实并非如此,当你外出回到村子时,你的霉运又回来了,你会作何感想?

  那么回到告诉你你的村子里的人会杀你的那个家伙那里。他再次告诉了你,如果你跟踪一个人一天你会有新发现,你会怎么做?毫无疑问,你会因为你那颗持怀疑态度的心而做出跟踪这件事。

  你这么做了之后,发现了你的村子里的人会聚在一起,他们在一间地下室里挤得满满的,与屋外毫无人烟的景象完全不同。他们喧闹着,最后在你熟悉的人一声令下后人们停止了争执。

  你闻声望去,那正是前几天求你帮忙送心的邻家哥哥,而你看着他身边围绕着的人,什么都有,其中不乏你熟悉的铁匠、邻居、商店老板,甚至你的父母也在他身边。你再次仔细观察了一遍,因为你能记得下来全村人的脸,所以你肯定了除你之外,全部人都聚集在了这里,不同的是你今天偷偷的过来了。

  他们安静下来后,你的邻家哥哥站在类似于演讲台的地方,指着后面一块镶在石头里的大大的木板,上面被各种涂画,他张开嘴巴:“大家也应该发现了,他没死,我的计划失败了,找了几个人扮成盗贼抢光他的钱,我本来以为他会横死荒野,可能是因为什么过路的人才走运活了下来,现在我们必须想到下一个杀了他的计划,他现在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必须要在近期除掉他才行!”接着,他用笔划掉了木板上的一个计划。

  你仔细看了看木板上写的文字,上面全是你这些年来差点丧命的“霉运”,你不敢出声,而接着,他们又热烈讨论起来,内容全部是如何把你杀死。

  他们的谈论在一个人把双手高举的时候停止了,你放眼望去,是商店的狐狸姐姐。

  “有什么想法吗?”老虎问。

  “有,但是需要他的父母来和我配合一下。”

  “说一下吧。”

  “嗯,”在狐狸她点了点头后说起了自己的想法,“首先是他的妈妈让他来我的商店里买东西,那个时候我会给他一颗有毒的糖,那是我花了高价买来的,有足足一个银币,让他死是绝对没问题的,我在那个时候就会把那颗糖给他,放心吧。”

  而老虎听了这个露出笑容,但笑容很快变成疑问:“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钱?”

  他在嫉妒。

  “哈?”狐狸听到了这个问题显然是有些不解。

  “我问你钱哪里来的。”老虎再一遍重复了他的话,嫉妒心使人作祟。

  “我开店挣的钱啊。”狐狸回答。

  老虎不再说话,在他们解散的时候你连忙跑了出去。

  到了第二天,你和他们昨天商量的一样遭到了父母的拜托,和往常不一样,你今天接到的篮子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着你的身体,你不想去商店,你不想让你的生命结束于此,你更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你挎着沉重的且轻盈的篮子一步一个脚印的在路上走着。

  你甚至不会给村里人打招呼了,在街上如同行尸走肉般机械的行走着,究竟经过了多长时间你自己也说不清楚,很长,但又像一瞬,你来到了商店前,但迎接你的并不是狐狸,而是老虎,他笑着问你要买什么,你却对这个笑容嗤之以鼻,随便挑选了几个东西就结账了,而你一直等着却又不想等的那一幕出现了。

  “要吃一个糖吗?很好吃的!”他笑着从兜里拿出一颗糖来,你看着这可被红色糖纸包起来的糖果,不知如何是好,在犹豫了许久后,你把糖从他的手中接过来。

  “我现在不想吃,可以留着以后吃吗?”

  “现在吃了比较好哦。”他的额头上多了几条青筋,估计是担心我以后不吃吧。

  “我不喜欢吃糖,你吃了吧。”我把糖递给他,他显得有些踌躇,他没有把糖接过去。

  “怎么了?我记得你喜欢吃糖吧,又没有毒,怎么不吃呢?”听完这句话后,他脸色铁青,下一秒便扼住你的脖子,一股股的窒息感朝你袭来。

  你的求生欲下意识的让你使出了自己生来具有,而别人没有的能力,用你的能力捏死了这个想要杀死你的人,献血崩了你一身,内脏散落一地,街上没人,大概都已经聚集到地下室等待你的死讯了。你看着一地的鲜血,你的性格正由内而外的一点一点的崩塌。从地上,你看到了一本被鲜血染红的日记本,那大概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很厚,里面记着为什么要杀你的理由,事实上很简单。

  嫉妒。

  他们嫉妒你那天生具有的能力,从你降生到这个世界的一刻起,你便让他们嫉妒的辗转难眠,可你的能力并不是物品,没有办法被他们夺走,于是他们便起了杀心,想要杀了你,如果杀了你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这个能力了,日记截止到昨天,昨天他杀了狐狸,嫉妒心作祟。

  你扔掉了日记本。

  那一天,村子里某处的地下室里溅满鲜血,血腥的刺鼻味连食肉动物都不敢靠近,人体器官散落一地,简直就是人家地狱一般的景色,地下室的血水覆盖到了小腿处,从那天开始,这个村子就不复存在。

  在最后,你找到了那个告诉你这一切的人,你跟着他离开了这个双重意义上的“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