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都市小说 > 陈扬苏晴 > 第3726章明智选择
  陈扬也向雷鬼和沧海岚表达了不追究的态度。

  接着,陈扬又跟沧海岚道:“老师,今天我还喊你老师,你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之前你们做出对付我的选择,我思来想去,也很能理解。现在我特别想你诚心告诉我一件事。”

  沧海岚眼神复杂,道:“你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陈扬道:“裁决所何至于要发动帝王攻击?不过是黑暗教廷几个使者被杀而已。一百亿的生灵,就这样一点都不顾惜吗?”

  沧海岚看了陈扬一眼,道:“这其实很好理解。”

  陈扬道:“哦?”沧海岚道:“天河神国那边也有宙力存在,但同时,还有其他的力量存在。也就是你们用的法力也可以在那里生存……对吧?”

  陈扬道:“没错!”

  沧海岚道:“裁决所的那些人,从来都视低等种族为浮蚁。他们真要去天河神国打,反而还要付出不少代价。而且,天河神国那么多的人,那么大的范围,动起手来,都是不好弄的。他们跑到那个地方去,力量还可能被削弱。如果我没猜错,秘术世界的力量到了天河神国都是不好施展出来的。只不过这个秘密外人不知道而已!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来维护星域的尊严呢?不管,肯定不行。管吧,派人去,太费时费力。现成的就有帝王攻击,何不直接用了呢?这件事里,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火伦斯,他吃多了没事要去收编天河神国。大概是那些年里,他确实是太过膨胀了。又想着趁当政的时候做出一番了不起的政绩来,所以才走了这招臭棋。”

  陈扬心里便已明了,道:“谢谢老师。”

  沧海岚黯然道:“老师很惭愧!”

  在结束了谈话之后,陈扬向云轻舞以及无忧教众说道:“当年参与帝王攻击的人,很多都是无辜的,被迫的。准确的说,他们也是受害者,所以我不会追究。我只会追究当初策划帝王攻击,以及挑起战端的那些人。”

  顿了顿,又道:“云教主,我们要走了,走之前,还望你归还我们所有的法器和丹药。”

  云轻舞点头,道:“这是应该的。”

  之后,云轻舞将众人的法器都如数归还。只是蓝紫衣的落魄之桥却并不在云轻舞手上,包括祖神宝藏也都在加布里的手中。陈扬之前将祖神宝藏一分为二,给了师北落很多。但师北落的那部分宝藏又落入到了裁决所的手中。当时交换人质,一切匆忙,陈扬也没找对方要回宝藏。

  而这次的逃亡中,祖神宝藏被陈扬丢弃。

  加布里本来在祖神宝藏里做了手脚来阴陈扬,陈扬没有上当,将宝藏丢弃后,加布里自然又捡了回去。

  听到落魄之桥拿不回来,陈扬顿时急了。

  不过他却没有跟云轻舞表明要拿落魄之桥,而是说一定要把祖神宝藏拿回来。如果拿不回来,他们绝不会走。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加布里给找出来。

  云轻舞很是为难,要陈扬给些时间。

  陈扬答应给其三天的时间。

  三天之后,如果拿不出祖神宝藏和其他法器,那就不好说话了。

  接着,陈扬就要带手下先行离开无忧教,到无忧教外面等待。

  这个举动让云轻舞很是意外,毕竟陈扬就在无忧教里面不走,那她们也是没办法的。

  陈扬此举也表明了他的确没有为难无忧教的意思。

  准备离开的时候,头陀渊站了出来,向陈扬道:“大人,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陈扬等人看向了头陀渊。

  陈扬淡淡一笑,道:“头陀,你们一直都是我的心腹手下。当时你们也是受害者,只不过我被抓了,你们的确已经没有反抗的必要。所以,你愿意回来,我很高兴。只是,我还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还想跟着我?”

  头陀渊深吸一口气,道:“说什么大道理,也未免太假。我待在无忧教这里,也注定是被边缘化的人物。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跟着您,我觉得会有前途的多。”

  “很好,那归队吧!”陈扬一笑,道。

  头陀渊顿时大喜,快速来到了陈扬等人的身边。陈扬又对师北落等人说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谁再提起,就不算是我陈扬的好朋友。”

  “我等也愿意继续追随大人!”那四名背叛的老魔见状,立刻跳了出来。另外,雄飞元和其手下也跳了出来,均喊着要重新跟随陈扬。

  陈扬便欢喜的一一接纳。

  “红绸姐?”樱雪妃忍不住朝红绸喊了一声。

  红绸心中又在天人交战,忍不住看向陈扬。陈扬一笑,道:“以前我对你有所隐瞒,眼下再无任何秘密。你若能来,便算是认可我的为人。我会很高兴!”

  红绸顿时喜极而泣,重重点头,然后快速飞奔过来。

  樱雪妃热烈欢迎红绸,两姐妹欢喜的拥在一起。

  陈扬倒没指望过雷鬼他们会归队,他们若真要归队,陈扬还不愿意呢。

  倒是对师父侯建飞,他有特殊的感情。

  隐隐之中有些希望侯建飞能够归队,他看向侯建飞时,侯建飞低下了头,没有与他目光对接。

  这个态度也就表明,他并不想归队。

  陈扬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什么。

  这时候,令人意外的是,云青瑶忽然站了出来,道:“陈扬大哥,我想跟你一起走。”

  “你说什么?”云轻舞顿时急了。

  陈扬等人也是愕然至极,陈扬半晌后方才回神,随后一笑,道:“小丫头,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但你还是在你。娘亲身边好好的吧。相信我,我不会伤害这个星域,我和你一样,都希望这个星域越来越好。”

  云青瑶道:“不,陈扬大哥,我想跟着你。我从小就听娘亲说了裁决所有多可恶,我们无忧教一直都希望能够还这个世界以公平。而你现在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想跟随你做出一番事业来。”

  “胡闹!”云轻舞怒斥。

  云青瑶看向云轻舞,红着眼眶道:“娘亲,不是我胡闹,是您忘了您当初为什么要来无忧教。”

  云轻舞顿时呆住。

  陈扬不想再理会这些是是非非,道:“青瑶,你是个好孩子。好好的修炼吧,如果以后,我做了坏事,你可以来对付我。如果其他人做了坏事,你也可以去遏制他们。不要看我们说了什么,要看我们做了什么,学会用心去分辨你身边的事物。”

  说完之后,便道:“我们走!”

  众人便都快速进入黑洞晶石里面。

  跟着,陈扬自个也遁入黑洞晶石里面,化作一道黑光,迅速离开了无忧教。

  无忧教遭受了自创教以来最大的人员损伤,同时,教内的各种建筑也毁于一旦。不过他们这些人想要重建家园,重新打造出可居住的系统也并不难。

  云轻舞等人的伤势都不算轻,需要时日来修养。

  云青瑶没能跟着陈扬离去,心有不甘,但这时候也只能耐着性子回到云轻舞的身边。

  无忧教中那些没受伤的人们开始收拾残局。

  受伤的人则纷纷开始找地方服食丹药,并且自我疗伤。

  那些死去的高手们则被找出来,安葬祭奠。

  似乎,黑暗已经过去,黎明即将破晓。

  云轻舞和流风霜在山峰上一边盘膝疗伤,一边聊天。

  两人还是设置了屏障,不让外人听到她们谈话。

  云轻舞道:“你觉得,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流风霜道:“我觉得是真的。”

  云轻舞道:“哦?”

  流风霜道:“难道你还怀疑?”

  云轻舞道:“他一向诡计多端。”

  流风霜道:“若他真是个恶人,大可将我们全部杀死。这样一来,他去攻打裁决所等等,会少了许多的阻力。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下不去手。既然下不去手,那就只好走另一条路。”

  “什么路?”云轻舞问。

  流风霜道:“怀柔,我们拼死抵抗他,皆因不知道他的底细,将他想的无比的恐怖。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他这么做就是要告诉我们,他并没有这个心思,不必恐惧,不必抵死相抗。如果,他真是一个恶人,他有很多手段可以对付我们。将我们核心一些的高手全部控制起来,为他炼阵。所以,我能断定,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的诉求,也是真的。”

  云轻舞沉默了下去。

  半晌后说道:“其实我也感觉到他说的是真的,这一次,不管是对付背叛陈扬,对付陈扬,还是今日被他放过,我心里都很不舒服。”

  “我也不舒服!”流风霜道:“以前,我们都很骄傲。我们是为自由而活着的,我们是为了反抗裁决所,审判院的绝对控制而活着……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而如今,仔细想想,我们与裁决所,审判院相比,又有什么差别?我们一样为了利益去背信弃义。如果今后,我们还要跟着裁决所一起来打陈扬,那我绝对不会做。”

  云轻舞道:“更令我寒心的是,太上教主真的就将宝藏拿了,然后一躲了之。在我心中,太上教主一直都是个敢于反抗的大英雄。我是感召于他的个人魅力,从而投身无忧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