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都市小说 > 陈扬苏晴 > 第3080章凌驾诸天
  轩正浩说道:“我的一元之舟还不能和帝国天舟相比,他和白姑娘加在一起也挡不过我的一元之舟。要救陈扬,一定要在帝国天舟外面动手。要让陈扬离开帝国天舟很简单,引动他体内的劫火。真正的困难,在于他们怎么脱离灵尊的追杀。那个时候,我们是鞭长莫及,无法帮忙的。”

  “既是如此,贫道当与天妃一起前去,做个接应。”张道陵立刻说道。

  “不可!”轩正浩说道。

  张道陵顿时不解,说道:“为何不可?”

  轩正浩说道:“距离帝国天舟近,他们的高手出动,毫无顾忌。你们去,只是送死。我们不能将有生力量这般断送,只能靠他们自己来奏奇效。”

  张道陵说道:“可是……这对陈先生和白姑娘来说,是否太残酷了?”

  轩正浩叹了口气,说道:“这场较量,我们已经输了。如果你们再过去断送,那就是输的更加彻底。这是天轻歌的连环计,他巴不得我们派的人越多越好。如此一来,他们再进攻地球时,就更加肆无忌惮。”

  张道陵说道:“若是我们失去了白姑娘,陈先生,陈扬,地球还能胜吗?”

  轩正浩说道:“很难!”

  他顿了顿,道:“如果他们都能回来,那么我们就算扳回一局。如果他们都断送了,等于我们依然是在按照天轻歌的计划前行。如果张道长你和天妃去了,那很好,他圆满了。他们有可能逃走,但是你们去了,绝对逃不走!”

  张道陵苦笑。

  随后,张道陵想到什么,说道:“这陈天涯先生,果真有许多的特殊之处。贫道看皇上您一向都是稳如泰山,但今日见了陈天涯先生,似乎是一改往日的处事不惊。”

  轩正浩说道:“不瞒道长来说,我与陈天涯之间,恩怨太多。我这一生,可以说,吃的亏不多。生平吃的几次大亏,还都在这陈天涯身上。所以今日羽翼已丰,见了他,不免要给他一些教训。这贪嗔痴,我也是戒不了。”

  张道陵哈哈一笑,说道:“贪嗔痴若是戒了,那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呢?”

  轩正浩说道:“道家不是讲太上忘情吗?”

  张道陵说道:“世人称贫道为道祖,其实贫道又怎称得道祖。上面还有三清呢……圣人是要太上忘情,太上忘情之后,不就是宇宙大帝吗?可这化作山川河流,强大无边,又有什么意思呢?”

  轩正浩说道:“凡间情欲,终有厌倦的时候,所以最后就不得不太上忘情了吧。如今,我们身边的人让我们有情,但当我们身边的人渐渐逝去。便再难对新的人产生感情。”

  张道陵说道:“皇上您看的的确深远,贫道当年也是觉得地球上故人渐无,于是专心入道。后来又为地球所不容,便远走星空之中。这一千多年里,贫道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诸多的奇异之事。但挚友,却很少。有时候,也觉得索然无趣。”

  轩正浩说道:“道长心中的阻碍是什么?”

  张道陵微微一怔,他随后说道:“若说心中阻碍,倒是有的。这些年,之所以还没有太上忘情,也是因为这阻碍。贫道心中有一剑,可破天地一切虚妄障碍。因此,贫道闯下了一剑破万法!但这一剑,终究还是不够强!这些年,贫道都在追求这一剑。”

  轩正浩闻言,不禁大为佩服,道:“这一剑,实际上是没有上限的。道长以此为执念,着实是高明!”

  张道陵说道:“当这一剑真正成功的时候,大约也是贫道成为山川河流的时候!”

  轩正浩说道:“没错!”

  张道陵又说道:“那皇上您追求的是什么?”

  轩正浩一笑,说道:“我想弄明白,这寰宇之内,以及寰宇之外的一切存在。明白我们为什么存在,明白我们存在的意义。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我在一元之舟中乐此不疲!”

  张道陵微微一怔,跟着说道:“有趣,有趣!贫道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也曾一口气飞出一千光年之外……但所见,所看,皆是虚妄。这天地宇宙,似乎永远都没有边际,也堪不破其中的一丝奥妙。他日,皇上您若真能明白这些,假设贫道届时还活着,一定要告诉贫道!”

  轩正浩说道:“那是一定,届时我会写书立说,凌驾诸天圣人之上。我要办到宇宙大帝都办不到的事情。”

  “了不起!”张道陵竖起了大拇指。

  陈天涯来到了道观里面,阳光照耀。

  这里气候有阵法守护,一进来,便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在那道观的庭院之中有棵大槐树,大槐树枝叶茂盛,那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如撕碎的纸屑一般,斑驳琉璃。

  风儿轻轻吹来,树叶簌簌作响。

  陈天涯一身青衣。

  他的本命之衣是红色,但非战斗状态下,却是他喜欢的青色。

  陈天涯走了进来,便看到了那大槐树下,一名十四来岁的少年穿着白衣,抱膝坐在那儿,神情痴痴。

  陈天涯看那少年的眉宇之间,便和陈扬十分想象。他心中顿时便知,这就是自己的孙子陈念慈了。

  却是没想到,孙子如今已经长这般大了。

  他快步上前,来到少年面前,微微一笑,喊道:“念慈!”

  那少年这才抬头,他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青衣文士。

  陈天涯含笑。

  少年回过神来,不由大喜,他跳了起来,激动的喊道:“爷爷!”

  随后,他一把扑入到了陈天涯的怀中。

  陈天涯怔了一怔,如今孙子这般大了,还这般热情。这倒让他意外和有些不适应,但他内心之中是高兴的不得了的。

  陈天涯拍了拍念慈的背,说道:“乖孙,这才几年不见,你都长大成人了。再过些时日,怕是你都要讨媳妇了吧!”

  陈念慈双眼红肿,忽然就哭了起来。

  陈天涯顿时就慌了,他和陈念慈分开,然后就急声道:“怎么了,乖孙子,谁欺负你了?告诉爷爷,爷爷去给你出气。”

  “不是,不是的!”陈念慈摇头,他哭着说道:“我把爸爸弄丢了。”

  泪水从陈念慈的脸庞断线珠子似的滑落。

  这几天里,连母亲都不理会他了。他心中苦闷,难以述说。

  陈念慈此时看到爷爷,所有的痛苦,委屈就全部宣泄了出来。

  “乖孙!”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不要紧的,你爸爸的事情,爷爷已经知道了。放心吧,爷爷一定将你爸爸给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你不要哭了,现在你都长大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知道吗?咱们陈家可没有孬儿孙!”

  陈念慈这才收住了眼泪。

  实际上,陈天涯是个不成功的父亲。他教的陈亦寒,嚣张跋扈,后来还是被陈扬教育,才迷途知返。他对陈念慈也是一味的溺爱。

  陈天涯带着陈念慈在大槐树下重新坐下。

  之后,陈天涯安抚陈念慈,说道:“爷爷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救你爸爸的。马上,爷爷就要启程了。你不要担心,你爸爸是九条命,死不了的。”

  “爷爷,我要跟你一起去救我爸爸。”陈念慈忙说道。

  陈天涯吓了一跳,说道:“傻小子,你去什么去,你以为是去好玩的吗?很危险的。”

  “我不怕危险,我想让爸爸知道,不管多危险,我都可以陪着他!”陈念慈目光坚定的说道。

  陈天涯目光复杂了起来,他为陈扬感到高兴,生子如此,夫复何求呢?他不由想起了小儿子陈亦寒……

  心中便是一阵抽疼。

  陈天涯心里暗道:“如果没有天墓的事情,那该多好。我一直都不肯和那臭小子服一个软,可若是能再来一次,我断然不能冲动之下杀了他母亲。若是没有那一切的错误,该有多好。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