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都市小说 > 陈扬苏晴 > 第2828章风水轮流转
  陈扬说道:“没错!”

  他想了想,又将那白玉镯拿出来。

  冰玄心看向白玉镯,她的神情中难掩欢喜。对于儿子,她终究是在乎的。

  不过这时候,冰玄心忽然闷哼了一声。

  “你的伤?”陈扬立刻问。

  冰玄心说道:“我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陈扬说道:“我先看风行烈的脑域元神炸弹,如果能帮助解除是最好。在这里,我还可以帮你疗伤!”

  他说完之后,就破开了白玉镯的封印,并将里面的风行烈抓了出来。

  白玉镯里面还有其他的财物。但此时陈扬无瑕去细看,也无瑕顾及。

  风行烈还是昏迷状态,他全身上下都被风上忍的法力封禁。陈扬一挥手,以宿命之力直接将他的封禁全部解除。

  简单的不得了!

  但如果陈扬没有宿命之力,那是根本破解不开这其中的封禁。因为这是来自六重高手的封禁。

  风行烈本身的修为并不高,还只有洞仙境的修为。

  连天神血脉都还没有觉醒。

  风行烈醒来后,查看四周,马上就看到了母亲冰玄心。

  他顿时大喜,快步上前,大喊母亲,并扑入冰玄心的怀里。

  冰玄心也搂抱住了风行烈,她激动不已。

  陈扬沉声说道:“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风上忍在小王子的脑域里安了元神炸弹。”

  冰玄心娇躯一颤,她看向陈扬,说道:“公子有办法解除?”

  陈扬说道:“我试试。”

  风行烈闻言,才知道自己的脑域里还有问题,不禁脸色苍白。他同时也奇怪,道:“母亲,此人是谁?”

  冰玄心马上说道:“这位公子叫做陈扬,是我们母子的大恩人。你快跪谢!”

  风行烈有些不情愿,但也不敢违逆母亲,当下便要跪下。陈扬最会察言观色,这小王子高傲惯了,此刻若真是下跪,日后只怕会怀恨在心。

  他懒得去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当下说道:“小王子不必多礼,现在还是先看你的脑域吧!”

  他说完之后,身形一闪,来到了风行烈面前,然后探手抚摸住了风行烈的脑域。

  宿命之力与陈扬的神念探入进去。

  风行烈也根本抵挡不了。

  陈扬很快就看到了风行烈的脑域里果然有一枚元神炸弹。那元神炸弹居然和风行烈的脑域融合在了一起,像是八爪鱼一样,和他的脑域脉络相连接。

  若要强行拆除,只怕风行烈会脑袋受损,从此成为疯人。

  而且,还要防备风行烈直接引爆元神炸弹。

  “此法无人可解,唯有大宿命术!”陈扬暗暗道。

  他心里有些隐隐担忧。

  他觉得眼下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大肆挥霍的败家子。仗着有钱,就胡乱去干。

  这般下去,只怕……将来会有莫大的灾祸啊!

  可若不运转大宿命术,却又根本办不到。

  要接触风行烈脑域里的印记,这般精密的手术,肯定需要更多的宿命之力。

  但,陈扬向来又不是见死不救的性格。若是能力不济,倒也问心无愧。

  “哎,算了。老子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怕痒了。”陈扬主意打定,当下首先运转大宿命术,封禁周遭一切。

  “以宿命之名,切断风上忍与风行烈之间的一切联系!”陈扬运转宿命之力,正要行动。

  便在这是,那黑曜隧道里再次出现了情况。雁南飞与风上忍前来……

  风上忍双眼血红,说道:“你若试图去切断元神炸弹,本殿就立刻将其引爆。”

  他是恨到了极点。

  前一刻,他还是胜券在握,犹如猫戏老鼠一样,高高在上。

  但这时候,他却瞬间承受了人生之中最惨痛的失败。

  两大战将被杀,天魄神甲被毁,白玉镯被夺。

  而且,连阿青也落入敌手。

  风上忍还来不及悲痛,他已经察觉到了敌人试图来切断他和风行烈之间的元神炸弹。

  风行烈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唯一底牌了。阿青还在敌人手里,如果等元神炸弹解除了,那么,他将会被冰玄心牵着鼻子走。

  陈扬和冰玄心都看向了风上忍。

  风行烈脸色煞白。

  冰玄心这时候已经掌控了主动权,她微微一笑,说道:“风上忍,有句话说的好,得意之时,莫太猖狂!你大概想不到,这报应是来得如此之快吧。”

  风上忍咬牙,说道:“你还没赢呢,你儿子的命,还在我手上。”

  冰玄心淡淡一笑,说道:“你真以为,凭我儿子的命,就可以要挟到我吗?”

  “母亲!”风行烈变色。

  冰玄心冷冷冲风行烈说道:“你住嘴!”

  风行烈顿时噤若寒蝉。

  风上忍说道:“我不想与你纠缠太多,你们将阿青放了,我便取走你儿子脑域里的元神炸弹。”

  陈扬在一旁也不说话,反正现在,一切都交给冰玄心去处理吧。

  这个事,太敏感。自己处理不好,会落埋怨。

  人心本就是如此的复杂。

  “如何?”风上忍说道。

  “不够!”冰玄心淡淡说道。

  她的语音冷漠到了极点。

  “不够?你儿子的命都还不够?”风上忍彷如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

  “风上忍,我们一直都保持了表面的和平。但所有的和平,在今天被你打破了。你一向在我面前都是恭顺,尤其是以前,你说我比你的亲娘还亲。而今日,你真威风,一口一个贱人。还有,你不是怀疑你母亲是我杀的吗?好,我索性告诉你,你母亲的确是我杀的。”

  “你……”风上忍勃然大怒。

  陈扬在一旁感到无比诧异,这冰玄心到底想怎样?儿子还在对方手上呢,她却将风上忍母亲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真不怕这货冲冠一怒吗?

  冰玄心冷笑,说道:“怎么,很愤怒吗?愤怒可以杀了我儿子啊,我儿子的命,给你了。”

  “母亲……”风行烈哀呼一声。

  冰玄心却不理会风行烈。

  风上忍说道:“你真当我不敢?”

  “有胆你就杀,咱们一起动手,我杀了这个阿青,你杀了我儿子,如何?”冰玄心说道:“我们一起动手,我数一到三,数到三就杀!一……二……”

  风上忍灵魂战栗,他仿佛已经听到了冰玄心喊三,仿佛看到阿青已经死了。

  “别,不要!”风上忍大喝道。

  他的语音里充满了惊恐。

  冰玄心说道:“不要?那就跪下说话吧。”

  她的语音森冷,不含丝毫的感情。

  风上忍凝视冰玄心。

  “怎么样?面对杀母仇人,不仅不能报仇,还要下跪?这种侮辱,你风上忍怎么能忍呢?动手吧,鱼死网破吧。你要是不下跪,我可要动手杀人了。”冰玄心说道。

  风上忍噗通跪了下去。

  冰玄心大笑起来。

  “风上忍,这些年来,本座看着你一步一步壮大,看着你疯狂,你真以为,我冰玄心一步步走到现在,靠的是运气吗?陈扬的帮忙是一个意外,但却绝不是我最后的招。传闻之中,本座有末炎神甲,你以为,真的是传闻吗?”

  她语音落处,身形忽然变化,身上突然穿上了一件神甲!

  那是一件黑得精亮的神甲!

  神甲上面的鳞片仿佛是燃烧的火焰一样,只不过这火焰乃是黑色的。

  “真是末炎神甲!”雁南飞,风上忍同时变色。

  冰玄心看向风上忍,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本座要告诉你这些吧?”

  “为什么?”风上忍问。

  冰玄心说道:“因为我要你死!我要你知道,你出去之后也是死路一条。如果你肯死在这里,本座就将你的阿青放了。由雁南飞来保护她,你自可以放心。”

  “你疯了!”风上忍怒道。

  冰玄心说道:“不肯?”

  “当然不肯!”风上忍说道:“没有人会肯。”

  冰玄心说道:“那你怎么会要我服下什么绝命丹呢?”

  风上忍厉吼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冰玄心叹了口气,说道:“哎,真是难办啊!这样吧,在来之前,你不是说要跟我公平一战吗?显然之前,并不公平。那么现在,我们再公平战上一场,如何?”

  风上忍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