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佳人何可栖 > 第473章 危险

第473章 危险

推荐阅读:
  看出小孩的好奇,莫琰还有点不好意思。他低着头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隔尿垫铺开在床上,又折回门口把灯关了。

  等房间陷入黑暗,他才有勇气掀开盖在腿上的浴巾。

  先把两条腿捞到床上,再默数一二三两条胳膊撑着床用力起身,连摔带爬地爬上床。

  莫琰知道,这些都被傅歆悉数收进眼里,就算是关着灯也能看个大概。

  他慢慢地、轻轻地深呼吸好几下,告诉自己别多想。这些事他每天都会做,就算傅歆在也要做。不可避免,不会好转。

  而他想要抚养傅歆的决心,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有一丝丝的退却。

  原本莫琰这样的身体夜里是需要翻身的,如果不翻身会很容易长褥疮。可是他一个人没有办法翻身,只能定时醒过来想办法用手随意拨弄一下,再坐一会。

  今天晚上也不例外,莫琰准点醒过来,现在的他已经形成了他独有的生物钟。他用手撑着坐起来,正准备掀开被子随便拨弄两下腿接着睡的时候。扭头看到小孩还醒着,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是我动静太大吵醒了吗?”

  小孩摇摇头,不说话。

  “睡吧,还早呢。”莫琰伸手在小孩的的被子上轻轻拍两下,心里盘算着的是下半夜就将就睡得了,不要再吵醒小孩了。

  “你明明自己都养不活,呜呜呜,你路都走不了,你被子和我老家的一样都不暖和!呜呜呜”大概是睡前那会被莫琰吓到,又或者是觉得跟着莫琰的日子和在老家一样会很艰难。小孩终于哭出声,还哭得很大声,边哭边说着对未来对莫琰的担忧。

  莫琰挪动手掌给傅歆擦眼泪,安慰道:“叔叔有钱的,叔叔能赚钱的。叔叔在卖书,还卖碟片,每天晚上生意都很好的,叔叔能养活你,还能送你去上学。真的新辞你相信叔叔,叔叔一定一定会努力赚钱的。”

  “被子不暖和是因为这是叔叔以前的被子了,已经盖了很多年了,明天我们去买新被子,买那种好的,盖上去很暖和的。别哭了,叔叔一定会想办法多赚点钱的。”他大半个身子没知觉,被子暖不暖和对他来说不重要。

  没想到第一个显露他贫穷的竟然是这床被子,可不能第一天就让小孩对未来担忧。不就是被子吗,买!明天就去买!

  只是第二天出门第一件事不是买被子,而是剃头。

  小孩头上竟然有跳蚤啊啊啊啊!下半夜莫琰觉得头好痒,一直在抓脑袋,根本没睡着。小孩倒是哭累了,睡得打呼,偶尔也会伸手抓两下头。

  天亮洗漱的时候莫琰把小孩叫到跟前,让他半蹲着自己扒着他头皮仔细看。

  他都惊呆了,这是新时代下的小孩吗?为什么会有跳蚤啊!

  “你多久没洗头理发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小孩的头发也很长了,乱糟糟的定在脑袋上。

  傅歆不记得上次理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地震发生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没什么条件洗头洗澡。等可以洗头洗澡的时候头发已经很难洗干净了,那会邻居带着他直接剃了一次板寸,后面就没理过发了。他面子又薄,在邻居家不好经常洗头洗澡,更别说提出要理发的请求。

  “不记得了,好几个月了。”好像说到关于自己,傅歆的声音就会变得瓮声瓮气的,有点害羞。

  还是个脸皮薄的小孩。

  莫琰叹了口气,小孩头上有跳蚤,那自己头上肯定也有了。

  “新辞啊,你头上有跳蚤知道吗?咱俩得先去趟理发店了。”

  小孩眨巴眨巴眼睛,那还去超市吗。

  因为这个原因,也不讲究什么造型什么好看不好看了,一律推得露青皮。莫琰还不忘对着理发店老板再三强调,麻烦帮小孩多洗两遍头。

  等出理发店时,莫琰和傅歆几乎是顶着光头出来的。

  莫琰看看傅歆,又使劲抬手把手高过头顶,用胳膊蹭蹭头。是类似胡茬一样的触感,心里啼笑皆非,当兵的时候都没理过那么短的板寸。

  该花的钱,再心疼也得花。接近四百块一床的被子,莫琰说买就买。牙刷牙膏,保暖内衣,合脚的拖鞋,简单的学习用品,莫琰眼睛都不眨一下,指挥着傅歆往购物车里放。

  又到生鲜区称了鸡蛋,鲜肉和一些蔬果。本来还应该买一提牛奶的,但是今天买的东西实在多。一会全放他腿上肯定放不下,还得傅歆抱着一些。再加上一提牛奶小孩也拿不过来了,只能以后再说。

  回到家傅歆倒是自觉,放下东西就主动拿抹布帮莫琰把轮椅擦干净。又吭哧吭哧把买好的菜拎进厨房放进冰箱。

  出乎意料的是,傅歆把新买的被子铺在了昨晚一起睡觉的主卧里。

  莫琰说:“你先把小房间收拾好,然后把被子抱小房间里,是专门买给你的。”

  傅歆转过头来说:“就一床厚被子,我要和你一起盖。”

  ……

  行吧一起盖,一起盖就一起盖。

  他是看出来了,这小孩主意大着呢。根本不是那种乖小孩,莫琰猜不透小孩的心思,又怕自己太摆架子小孩会逆反。

  除了顺着他,莫琰找不到别的办法。

  吃过饭,莫琰进卫生间倒干净尿袋,套上一件厚衣服准备出门摆摊。

  傅歆原本是在看电视的,看到万新辞慢吞吞地穿衣服他立马就把电视关了。

  莫琰低着头拉拉链,一边叮嘱:“你乖乖在家看电视,或者睡会觉。”

  拉链一直没拉起来,大拇指很难勾住拉链扣子。傅歆却可以,这种小事对身体健康的人来说太过简单,他一下就帮莫琰把拉链拉起来了。

  “你要去哪?”傅歆问莫琰。

  “我要去摆摊,卖书。你要跟我去吗?”莫琰回答傅歆。

  原本要紧着落户的事情赶紧办了,可傅歆情绪还很激动,莫琰决定再生活一段时间再带他去。不然小孩在人家单位闹起来,反倒不好。

  莫琰在益康新村附近不远处的南华夜市有个摊位,是当初残联帮他争取来的。

  因为退伍伤残军人的身份,加上残联的争取,连摊位费都减免很多。摆摊卖旧书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只是生意一直都不太好。最近这段时间她不知道又从哪里进来了一些dvd碟片加着一起卖,生意看着是要比以前好了很多。

  旧书太多又很重,莫琰没有本事搬回来。但是碟片很值钱,两张小小的碟片就能卖十块钱。要是被偷了莫琰要心疼半天,所以再怎么收摊的时候都一定要收回来。

  傅歆看着莫琰把一个筐放在腿上,里面装着一摞一摞的碟片。大多是港台的偶像剧,还有一些小孩子看的动画片。一两片碟片很轻,可是很多碟片摞在一起就很重了。莫琰挥动手臂的动作都比平时大很多,就这样也能肉眼可见的慢很多。

  傅歆跟在莫琰的后面,看着他怎么慢悠悠地过马路,好几次差点红灯都亮了莫琰还在马路中间,还是路口的辅警帮他推了一把轮椅才得以安全到马路对面。

  辅警看到莫琰身边还跟着个小孩子,略带不悦地教育他:“你爸这样,你要帮帮忙啊,不能就顾着自己。他这样的过马路,这多危险啊。”

  傅歆不说话,反而往前大步走开,不管身后还在和辅警道谢的莫琰。

  旧书摊旁边的是一个卖冰粉的大姐,姓李,莫琰叫她一声李姐。冬天冰粉卖不出去,李姐改成卖甜粥。煤炉炖着一锅一锅甜粥,有紫米粥,还有椰奶粥等等……

  莫琰离摊位还有一段距离就闻到那股清甜的味道,李姐也看到他,热心地打招呼:“小万你来啦啊,你今天来得快哦,是不是周五要过来早点摆摊。”说着还起身帮莫琰把盖在摊位上的油布掀开,收起。

  莫琰脾气好会说话,可能还加上颜值加成,简直就是这条街的妇女杀手。只要他来摆摊,周围的大姐大妈都会搭把手帮他一把。

  他笑眯眯地回应:“是啊,前两天有事都没来成,今天要早点来。”

  莫琰招呼身旁的傅歆把碟片放在摊位上,一匝一匝铺开来。他低着头把碟片拿出来一一放好,眼睛却一直往旁边的旧书上瞄。

  旧书摊的分类不同于新华书店里,这里的分类只会以价格来分。很厚很厚的那种是十块钱,薄一点的八块,有一些杂志和小孩看得连环画只要一两块钱。

  很多的书,很多的漫画,傅歆都没见过,眼睛都看得发直。

  “哎哟,这小孩谁家的啊,怎么长得那么好看。这个鼻梁高得哟,跟去垫过一样哦。就是这头发怎么剃得那么短。”李姐注意到今天小万的旁边跟着个小豆芽菜,小豆芽菜长得好看极了,忍不住上手在他头上摸了两下。

  莫琰也抬手虚虚地在傅歆的背上拍两下,对李姐说:“这是我们家的,叫新辞。来新辞,叫李阿姨。”

  “没听说过你有弟弟啊。”

  莫琰笑得很开心,小孩被夸长得好看,“不是弟弟。不过也是一家人,是我们家的小孩,以后跟我一起生活的。”

  李姐点点头,心里了然。莫琰的身体实在是差,又没钱。就算是外地来打工的小妹,都没有几个人愿意将就嫁给他。

  不管是领养也好,还是抱养也好,总之有个小孩拉扯大了,以后也好有个养老送终的。李姐笑眯眯地捏了一把傅歆的脸,对两人说:“有个孩子好啊,你身体这样,等孩子长大了,能照顾你,给你养老。”

  莫琰不打算解释,笑笑搪塞过去。这些事情没必要和外人说,自己知道自己该干嘛就行了。

  只是傅歆听到以后又炸毛了,恶狠狠地睨了莫琰一眼。再也不理莫琰,任莫琰怎么和他说话都不理莫琰。期间李姐递给他一杯紫米粥,他抱着手不接,反倒瞪了一眼李姐。弄得李姐放着也不是,递给他也不是,尴尬地杵在一边。

  莫琰笑着接过来,放在他面前,他一口没吃。等莫琰忙过那一阵,端起紫米粥的时候都凉了。

  莫琰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傅歆,猜不准这个半大孩子心里想什么。周末人流量大,今天生意好,摊位上人来人往。

  莫琰只能先顾着摊位,最近花的钱有点多,以后养孩子花销更大,要更努力赚钱才是硬道理。

  晚上回家的时候傅歆也是大步大步地往前走,看都不看一眼莫琰。进门以后也不帮莫琰擦轮椅了,脱了鞋就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他这样子,活脱脱又变成了一只小斗鸡。

  莫琰把腿上的碟片筐放在架子上,转移身体到换鞋凳上擦轮椅。

  他偏头看了一眼傅歆,深深叹了口气问:“今天晚上又因为什么不高兴了?人家李姐给你紫米粥你不喝,也不说谢谢,这样不行,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

  “你还好意思提她!她都说了,你养我就是给你养老的,就是用来伺候你的!你根本就不是好心要养我!”傅歆怒火中烧,他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莫琰会那么坚定地要抚养他。他自己的生活都那么困难了,还要咬着牙抚养自己。难道就因为什么和战友的约定吗?他今天终于找到答案,原来都是为了以后养老做准备。

  他才不要!

  莫琰两只手撑着在把自己转移到轮椅上,听到小斗鸡这么说自己。一晃神,差点摔下轮椅。

  他拧着眉毛,一个字一个字挤出牙缝:“你真的觉得我抚养你,是为了图你以后给我养老吗?”

  傅歆跳下沙发,插着手看着他,眉眼里全是不屑和怒火,好像这件事已经坐实。“难道不是吗?你是残疾人,讨不着老婆,生不了孩子,以后谁给你养老,你可不就要领养我以后给你养老送终吗?我说难怪你那么好心,原来早就打好算盘了。”

  莫琰瘫坐在轮椅上,手脚因为情绪激动而簌簌发抖,隐约有痉挛的征兆。

  傅歆还在不依不饶:“你现在就送我回老家!现在我就要走!立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