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历史小说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下坡的时候,踩一脚油门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下坡的时候,踩一脚油门

  操练之事,杨洪戍边四十余年,他见的多了,讲武堂的操练也主要是以理论为主,实际操作为辅。

  讲武堂已经开课半年有余,也是时候,阶段性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朱祁钰走在前面,朝臣们走在后面,一起来到了讲武堂的大礼堂内。

  半年一期的大作业,大多数的学员已经做完了,到了验收的时候。

  在讲武堂的大礼堂内,早已经坐满了人,朱祁钰今天坐在台下,他今天不是主角,而是这些讲武堂的学员们才是主角。

  礼堂内挂着一幅巨大的堪舆图,将大明全境囊括在内,甚至包括了西域的亦力把里势力,和远在东南亚的旧港宣慰司。

  旧港宣慰司大约在苏门答刺巨港附近,正统五年,旧港宣慰司被满者伯夷国吞并,朱祁镇亲政后,捏着鼻子认了此事,允许满者伯夷国朝贡。

  大明设置在旧港宣慰司的两个官厂,也被满者伯夷吞并。

  朱祁钰不是朱祁镇,他不会捏着鼻子认了这既定事实,大明势必要扬帆起航,那麻六甲海峡,作为进出南海和西洋的重要关卡,朱祁钰自然不会放弃这些地方主权的宣称。

  “开始吧。”朱祁钰坐好,对着石亨说道。

  最先上台的是在居庸关汲水浇墙的指挥使赵玟,他有些拘谨的走上了礼台,先是对着台下的朱祁钰行了一个稽首礼。

  朱祁钰受了赵玟的稽首礼,对着他点了点头。

  赵玟振声说道:“我选择的课题是,宣府失守。”

  “大明再陷播迁之祸,应当如何有序播迁,在战略上进行有组织、有规模的组织防线,拖延敌军步伐。”

  赵玟的第一句话,就让杨洪瞪大了眼睛!他呆滞的看着地图,不敢置信眨了眨眼。

  “选题只是选题,昌平侯勿虑。”朱祁钰赶忙小声说道。

  “我们假设瓦剌军劝降宣府总兵官,大明京畿补给宣府被敌方缴获,此时的瓦剌将会拥有超过六万以上的明军俘虏。”

  “若宣府被攻破,则大同不可独活,战场在宣府被破之时,被分为东、西两个战线。”

  “东线,则是以勾注山的雁门关为核心构建第一道防线,大同、山阴、朔州为敌方占领区域,而我方在勾注山上的防线,有以下几个战略要点需要防守。”

  “雁门关、宁武、娄烦、天门关为四处重镇,此乃娄烦古道,可从山外南下,直逼太原。”

  “若是敌方攻破我军雁门关直取忻州,或攻破娄烦古道,都可直扑太原。”

  “娄烦古道自古是北方匈奴、突厥、柔然、鲜卑等草原部南下之路,有诗云,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龙城,就是太原。”

  “西线则以居庸关、紫荆关、据马关内三关组成第一道防线,但是这第一道防线,很难防守,紫荆关易破,京师则为第二道防线。”

  “若是我军能够守住勾注山防线或者太原,则可以播迁至开封、洛阳、长安等地,征调全国勤王军勤王,伺机反攻。”

  “我的依据是北宋末年,金人南下,金兀术在四个月之内直逼北宋都城开封,但是无功而返。”

  “金兀术在撤军之后,与粘罕合兵一处,共伐太原,太原守将王禀独守孤城两百五十余天,力战而亡,才致使二帝北狩。”

  “反攻路线为……”

  赵玟洋洋洒洒的讲了两刻钟,他的假定是瓦剌人攻破了宣府并且获得了大量军备粮草之后,实力暴涨,大明再陷播迁之祸。

  如何播迁,如何组织抵抗,如何反攻,如何判断是否继续播迁,如何组织百姓自保等等,面面俱到。

  杨洪摇头说道:“瓦剌人攻破宣府,乃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已经输了。”

  朱祁钰笑着说道:“料敌从宽罢了,这只是一个假设,一来培养军将们的应变能力,二来做一个参考。”

  “这样的假定看似不会发生,但是如实发生了呢?情急之下,大明有了预案,有序进行,才有反攻的契机。”

  赵玫俯首离开了礼台,他的这个假定很大胆,但是接下来的假定更加大胆。

  马上要赴任辽东都司的范广走上了台,行礼之后,高声说道:“我的选题是,建奴叛乱。”

  “自土木堡天变以来,辽东都司建州女直奴酋李满柱、董山等人,已多次率兵袭扰开原、沈阳、并攻打抚顺城。”

  “基于既定事实,我做出以下几个推断。”

  朱祁钰却是正襟危坐,他知道范广的选题是关于辽东都司,但是居然直接圈定了在了建州女直奴酋的叛乱之上。

  “我预设了两个推断,一个是胜,一个是败。”

  “胜,则是摧枯拉朽,由抚顺出关,兵分三路,直取建州三卫,左路出浑河,越石门,经土木河,到分水岭,右路则从鸦鹘关经喜昌口、过凤凰城,黑松岭一带。”

  “中路自抚顺,经薄刀山,粘鱼岭,过五岭,渡苏子河,至古城。”

  “三路合围,将其尽数击毙杀!”

  “强壮者戮、老弱俘虏,其势,若土崩而火灭、犹瓦解而冰消,空其藏而猪其宅、杜其穴而空其巢,天寒之日,虏境萧条也。”

  范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向了朱祁钰,他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而朱祁钰则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堪舆图上的标记,这行军路线,不就是成化犁庭的翻版吗?

  只不过是没让朝鲜仆从军参与罢了。

  “继续。”朱祁钰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礼堂内,却是极为的清楚。

  范广为什么不说了呢?

  因为接下来,他要说败了。

  “败…”范广深吸一口气点在了抚顺的位置说道:“败,则虏境建奴必然合力一处,取下抚顺了。”

  “介时我京营精锐尽出至辽东都司沈阳,臣以为,无五十万兵马,再难拿回抚顺了。”

  “抚顺置于辽东,正如宣府置于京师,乃是门户,寒冬深岭,建虏合力,必然枕戈待旦,低于五十万兵力,恐难奏效。”

  一个千总守备,听到这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说道:“一派胡言!我大明精锐,强兵悍将,建奴寥寥千户,怎需五十万天兵!”

  朱祁钰伸出手来说道:“坐下,这课业是朕布置下的,等范指挥讲完,私下再议论。”

  “末将领旨。”这千总守备虽然还是一脸不服气。

  朱祁钰不是秦始皇,当初王翦说五十万大军才能灭楚,秦始皇还不信,让李信领了二十万大军就去了,大败而归。

  王翦率领五十万大军最终灭楚。

  范广旧任辽东,朱祁钰信范广的话,抚顺要是丢了的话,那的确是震动朝野的大事。

  “若无五十万,以辽东的地形,分三路、四路合击,会被敌军各个击破,若合成一力进击,则建奴必然仓皇逃入虏境,化整为零,明年再克我大明抚顺。”

  “如此之下,反反复复,建奴必破我辽东都司,顺势而下,转战千里,一鼓作气,将广宁拿下,介时,只需剪除蒙古和朝鲜两翼,我大明便时刻处于建奴铁蹄之下了。”

  范广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是极其大逆不道的。

  天下无敌的大明,不过是刚刚经历了一次土木堡之变罢了,很快京师之战,就找回了场子,宣府又打的瓦剌人溃不成军。

  但是朱祁钰却是目光流转,眼神闪烁,这不就是后金崛起之后的路线吗?

  拿下抚顺。

  大军进剿,则逃出关外,大军撤退,则再破关而入,连续试探之后,在萨尔浒之战中,大破大明军队,一鼓作气,打到了宁远城下,若非一炮轰中了老奴酋,辽西走廊能不能守住都难说。

  什么叫兵败如山倒?

  杨镐在萨尔浒之战中,除了他带的二十万大军,还有蒙古林丹汗策应、朝鲜军队策应,大败而归。

  五十万,范广,还真不是胡说。他打算的战略就是步步为营。

  但是五十万大军…

  朱祁钰点头问道:“若是败,甚至你担忧的广宁丢了,蒙古人不得不西进,朝鲜不得不俯首称臣,剪了我大明左右两翼,可有良策?”

  范广有些愕然,他没想到自己大逆不道的话,居然得到了陛下的问询,他看着堪舆图看了良久,才叹息的说道:“臣愚钝,臣无良策。”

  “好。”朱祁钰点头说道:“若是抚顺关破!”

  “朕就给你五十万大军,哪怕是倾尽内帑,下诏勤王,也在所不惜!你将这句,写到你的课题里,送于兴安归档讲武堂库。”

  范广有些呆滞的说道:“可是陛下,建奴式弱,抚顺固若金汤啊,怎么可能破呢?就是给董山、李满柱十万兵马,人吃马嚼,他也养不起啊。”

  李满柱、董山养不起十万兵马,努尔哈赤和黄台吉能呀!

  朱祁钰笑着说道:“于少保当初说,这天下就没有攻不破的城池,照做就是。”

  “臣领旨。”范广将自己的作业拿下了台,添了几句,交给了兴安。

  这是讲武堂第一本被归档的课题,上面有所需粮草、调动人数、行军路线、任选良将、墩台哨所位置都有着详细的规划。

  朱祁钰从兴安手里拿过了那本课题本,交给了杨洪,上面是一份儿极其详细的作战规划。

  杨洪摇头说道:“无论是宣府还是抚顺,都不可能破,陛下这…臣不认同。”

  “是呀,天下无敌的大明,重镇的宣府和抚顺怎么可能破呢。”朱祁钰笑着说道:“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军将啊,他们已经走到了在廷文官的前面。”

  “他们有更加大胆的假设,更加充足的准备,更加严密的计划,作战之时,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他们敢于假定皇帝被俘,敢于假定雄关被破,敢于做出各种的规划。”

  杨洪再次翻看着课业本,终于明白了陛下的意思,他俯首说道:“是臣先入为主了,虽然此事儿绝不会发生,但的确可培养将官。”

  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此时此刻的大明朝,没有人会想到,日后的大明会是如何的危如累卵。

  这也是帝国的通病:「帝国如此的强大,没有人会认为帝国会变得弱小,但是走下坡路的时候,往往会一脚油门踩到底。」

  接下来则是被朱祁钰非常看好的一名教习,罗通,兵部右侍郎,文武双才,擅营建。

  他走到了台上行了一个稽首礼,振声说道:“我的课题是,播迁之祸!”

  “若是彼时京师未曾守住,甚至稽王北狩之时,大明南迁,大明将何去何从!”

  于谦当初说过言南迁者斩,朱祁钰也曾经下旨言南迁者斩,朱祁钰甚至还令锦衣卫逮捕了凤阳诗社的十四名笔正,战后,全都斩首示众。

  当时京师之战已经打完了,朱祁钰依旧从诏狱里将十四人提出来,皆数斩首。

  这也是他被朝臣诟病的最多的点,陈循一直念叨着仁善,就是陛下真的有亡国之君之相。

  罗通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只有杨洪若有所思。

  其实杨洪那时候也做好了皇室南迁,阖家殉国的准备。

  当时杨洪都觉得京师守不住,而且迟早要播迁,既然播迁,宣府乃是孤城一座,不阖家殉国,难道为瓦剌人前驱?

  杨洪戍边四十余载,他根本无法接受,自己成为西虏走狗的那一天,是何等的屈辱。

  作为一个将士,死,也要死得像个将士。

  杨洪忽然理解了这些似乎不切实际的课业本,真的有可能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