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宁染南辰 > 第1200章 南辰猛如虎

第1200章 南辰猛如虎

推荐阅读:
  宁染的话说得够直接,骆逸之也是有些尴尬。

  “宁小姐说笑了。”

  骆逸之讪讪道。

  宁染淡笑一声,“我可没有说笑,骆小姐可真是用力良苦。”

  南辰看着两个女人在斗法,他也不说话。

  本来以为骆逸之高学历,又是华尔街来的精英,担心宁染会吃亏。

  现在看来,这个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这两人到底谁才是被捏的那个柿子,还真不好说。

  这时送餐的来了,西餐。

  一看就是两个人吃的,没有第三份。

  本来骆逸之的打算也是和南辰共进晚餐,哪里想到半路杀出来宁染。

  这个餐是早就订好的,后来骆逸之也忘了让餐厅重新准备了。

  现在送来是二人套餐,现场却有三个人,这就尴尬了。

  宁染一看是双人餐,拉开椅子坐上去,笑着拿起刀叉,“看着就很有胃口,谢谢骆小姐的安排,那我就不客气了。

  坐啊南辰,骆小姐安排得真好。

  骆小姐是吃过了吗,好像没有你的一份?”

  骆逸之快要被气吐血了,但还是勉强笑了笑,“我吃过了,二位慢用,我先出去一趟。”

  “骆小姐还有事啊,那行,你先去忙吧,谢谢啊。”

  宁染笑道。

  骆逸之恨恨地瞪了一眼宁染,眸色很冷。

  宁染抬了抬下巴,眼底也很冷。

  骆逸之出去了,只剩下南辰和宁染。

  宁染其实也不饿,而且骆逸之点的东西,她真心不想吃。

  骆逸之出去后,宁染就放下了。

  “你不吃了?”

  南辰问。

  “吃不下。”

  “你刚才不是说好吃吗?”

  南辰问。

  “我就是做做样子,我这人有道德洁癖,那些不喜欢的人点的东西,我看着就想吐。”

  宁染道。

  南辰没有说话。

  “怎么,我说你的红颜知己,你不高兴了?”

  宁染问。

  “我没有。”

  南辰淡声道。

  “还说没有,你看你那副臭脸。”

  宁染冷哼一声。

  “我一直这样。”

  南辰这话差点没把宁染给逗得乐出来。

  人家说的没错,他这万年冰山面瘫脸,可不一直这样?

  南辰看到了女人强忍的笑意,“你很得意?”

  “那倒没有,不过你也看出来了,这酒都是特意准备好的。

  人家本来是要和你烛光晚餐二人世界,被我给打扰了。

  人家肯定恨死我了,你也很遗憾吧?”

  宁染斜眼看着南辰。

  “你要觉得你内疚,你可以去把她换回来。”

  南辰冷声说。

  “好啊,那我去了。”

  宁染假装站起来。

  心里却在想,你想得美!今晚我就守在这房间里,骆逸之那个女人敢进来的一步,我就撕烂她那张虚伪的脸!南辰知道宁染装的,这女人怎么可能会出去让骆逸之进来。

  “我真去了!”

  宁染叫道。

  南辰不语,拿过醒酒器,将红酒倒出来。

  闻了一下,感觉不错。

  长途飞行很累,喝一杯解乏。

  宁染见南辰不留她,只好又坐下,“我也喝一口!”

  南辰给她倒上,“不许喝多发酒疯。”

  宁染心想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发过酒疯?

  南辰也吃的很少,吃了一点,就让守在门外的工作人员进来把食物收拾了。

  两人移到会客厅,把酒也搬了过去。

  酒店里有卫星电视,可以收看境外的频道,有个频道正在播足球。

  南辰放下遥控器,盯着看。

  宁染不太懂,但她要守着南辰,也就蹲在旁边跟着看个热闹。

  看着看着,困意渐渐袭来,头一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睁开眼睛,发现南辰正紧紧地搂着她,在用力地吻她。

  宁染倒也不拒绝,又不是没吻过。

  不过她很快发现有些不对,南辰太过用力,而且状态似乎并不是很清醒。

  他眼睛发红,呼吸粗重,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发热的身体。

  宁染挣扎着瞥了一眼桌上的酒,已经喝光了。

  可是一瓶红酒,也不能把南辰醉到要乱性的程度吧?

  这时南辰已经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动作粗鲁,势在必得的样子。

  南辰眼里的冷漠和清明都不见了,只有谷欠望。

  那是一种非常原始的状态,宁染有理由相信,在他眼前的是任何一个女人,他也会对她做同样的事。

  南辰动作升级。

  宁染开始感到不适,越发挣扎得厉害。

  这时电视突然关了,壁灯也灭了,应该是停电了。

  这样高级的酒店一般都有自备电源,一但停电,自备电源会迅速自动启动,保证酒店电力的正常。

  但事实上一直黑暗,灯并没有再重新亮起。

  黑暗中的南辰更像是一头冲出笼子的兽,开始嘶咬宁染这只猎物。

  “南辰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宁染叫道。

  可南辰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更加加重了侵略性。

  宁染更加不适了,她有点想吐,她的浑身每个细胞都开始抗拒南辰的行为。

  可是南辰已不可阻挡。

  宁染越是挣扎,南辰越是猛如虎。

  他终于在无数次试探后,成功侵地成功。

  宁染也彻底败溃。

  时间好像倒回到几年前,那个会所,那个房间,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

  在某一瞬间,宁染好像灵魂出窍,好像回到了过去,又好像是身在现实。

  她有时极度痛苦和排斥,又时又极度愉悦,感觉分出了两个宁染,一个在抗拒,一个在欢迎。

  但不管是抗拒还是欢迎,南辰终究是攻城略地成功,如狼似虎,在黑暗中将宁染吃干抹净,差点连骨头都吞了。

  过了很久很久,风暴终于接近尾声。

  宁染也终于原魂归位,她发现虽然身上很多部位都很疼痛,但那种因为排斥而产生的恶心感已然消失。

  她的身体接受了那个精壮的男人,她不恶心想吐了。

  那个心里医生也没能帮她解决的难题,好像被南辰给强行解决了?

  “对不起,我好像不能控制我自己。”

  南辰低声说。

  这声音这语气,和当年一样。

  今晚发生的事,和当年在会所几乎一样!宁染还是被强行欺负的那一个,南辰在不是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人生中第二次要了她。

  可如果今晚在房间的不是宁染,而是骆逸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