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穿书] > 第83章 第 83 章

第83章 第 83 章

推荐阅读:
  收到秘书的话,听说盛氏集团的人到访,还表明了来意,说是要投资片子的。(小说ggdown.coM)

  金明璟一脸高兴,他跟家里的老头子斗气,大部分的卡被冻结了,资金成了问题,这段时间还想拉拢一下好友,借点资金,没想到,竟然有金主送钱上门了。

  看来,聘用名气大的关导演还是不亏的,这不,盛氏集团肯定是对这部戏有信心,才会想要投资。

  秘书将客人带到了会议室。

  顾清对金明璟将江词的话转述了一遍,“这就是我们老板的意思。”

  金明璟皱了皱眉,投资者有要求他可以理解,删除亲热的戏,一个镜头都不能有,那就有点过分了,一部戏,总不可能不让男女主亲吻吧,而且,更过分的是,什么就做让男女主不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那就意味着牵手也不可以。

  开什么玩笑,这是要穿越到古代吗?他想要质问对方一句,你们家的老板是不是老古董,这都什么年代了。

  顾清看见金明璟的脸色变了有变,当然看得出对方的不情愿。他公事公办地开口:“当然,我们老板也特意交代了,如果贵公司不接受投资,那么他会采取收购的办法。”

  闻言,金明璟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盛氏集团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虽然这几年来,盛氏集团的掌权人因为意外去世,换成了盛铭豪掌权,集团衰落了不少,不过,到底是实力摆在那里,就算赔上一个金家,也抵抗不了盛氏。

  不过,根据他所知,最近盛铭豪在筹划一个新项目,应该不会有时间搭理他的片子才对。

  金明璟打量了一下顾清,对方口中所说的老板,必定不会是盛铭豪。突然,他想起了盛氏集团的掌权人意外去世后,有人接管了他股份的传闻,这个人一直神秘地隐在背后。

  这个助手口中说的老板,不会就是那个神秘人吧。

  而且,看样子对方直接是冲着男女主来的,金明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想通了。他转过会议桌旁边的椅子,在上面坐下来,给顾清提了建议。

  ......

  “对方说用替身?”江词眉头微皱。

  “对的。”顾清转达:“金总的意思是一部片子男女主角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身体触碰,不过,牵手或者亲吻的时候,都可以使用替身。”

  嗤,让他看着对方用苏悦的脸,去做跟其他男人接吻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

  江词冷冷地挑了挑眉,“不行,必须删除亲热情节。”

  “江总,其实夫人接了这部戏,就代表了戏里的剧情都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内,如果突然改了剧本,夫人知道的话,或许会不高兴。”顾清劝道,“或许可以问问夫人的意思?”

  江词懒懒地掀起眼帘,瞥了下属一下,冷嗤:“多事!”

  一天下来,基本都是苏悦和许慎的对手戏。

  如果之前还有人认为苏悦只是花瓶,没有任何经验,经过一整天后,在场的人都知道苏悦的镜头感极强,演技也很强。尤其是关导演,除了一些他要抠小细节的地方会要求重来一遍,其余的镜头,苏悦基本都是一条过。

  以至于今天的进度极快,整个剧组提前下班。

  “我觉得我要向你道歉。”

  这时,许慎向苏悦走了过来,他脸上还带着戏中男主角方立成的妆容,身形清瘦,少年感很强。

  苏悦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没有任何的演技,会拖累剧组。却没想到你的演技这么好,反倒刚才是我好几次出错,连累你重拍。”许慎是一个君子,自己一开始就对苏悦存有偏见,发现自己的想法错误后,他能诚心地道歉。“不过,你之前真的没有接触过演戏吗?”

  拍戏的时候,苏悦进入角色的速度特别快,而且表情神态极为自然,好几次让他错以为,她本来就是女主季瑶。

  “没事。”

  反正,在外人的眼里她本就是第一次接触拍戏,这样想很正常,她根本不会在意,也懒得在意。“没有演过戏,你就当作我是天生演技好吧。”苏悦脸上神色不变,不慌不忙,一点也没有说谎的痕迹。

  许慎点点头,认同苏悦的话,他就是一个例子,年少成名,才入行几年已经拿下了影帝,这不得不说,天赋很重要。

  跟许慎聊了几句后,苏悦便回去平婆婆家休息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拍戏,突然这样聚精会神工作,放松下来后,有种浓浓的疲倦感。

  躺落在床上,苏悦掏出手机给江词打了电话。

  电话才刚响起,下一秒,那边已经接通了。苏悦握着手机翻了个身,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傲傲。我工作完了,你还在忙吗?”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降临了。

  江词显然对苏悦给她主动打电话的主动取悦到了,他丢开手里的笔,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嗯,在忙。”

  “在忙啊......”苏悦眨了眨眼,故意逗他:“那我不打扰你?”

  “嗤!”江词冷嗤。

  苏悦悄悄地笑弯了眼眸,不过她知道这男人小气,也不继续逗他了。她说道:“江词,你看剧本了吗?”昨晚她已经将剧本发给他了。

  “看了一半。”江词慢悠悠道。才看了一半,他就发现有亲吻的情节了,后面的根本不需要看下去,因为全部都要删除。

  “那你对亲吻的镜头有什么看法吗?”苏悦忍不住又故意调侃他。

  颜色浅淡的薄唇危险地勾起,江词漆黑的眼眸半眯着,他幽幽道:“你想拍?”

  苏悦趴在床上,另一只手的指尖随意地缠绕着自己的一束头发,松开,绕着,松开,她小声道:“可以吗?”

  她的话刚落,那边电话里男人极冷地低嗤了一声,“你想也别想。”

  她还真敢问!

  苏悦松开指尖上的头发,抿着红唇抑制住那到嘴边的笑声。好一会儿,她才开口:“你这是不给了?真霸道!傲傲,拍戏难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吻戏和床戏都是正常的。”

  “苏悦!”男人低沉带着不悦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停了一下,他阴沉着脸,皱着眉道:“拍戏可以用替身。”这是顾清下午对江词的提议,不过,完全被江词否决了。

  “哦。”苏悦原本就已经跟导演说好了,她会用替身,她只不过是想要逗逗江词而已。

  “那我听你的话,用替身啊。”她顺着台阶下,还趁机夸赞自己,“江词,我听话吧。”

  江词上一秒还胸口发闷,这一瞬间被苏悦低柔,带着撒娇意味的话抚顺了,就连抿紧的唇角也不自觉勾起,完全忘记自己下午的时候,坚决否定用替身的话。

  自己打自己脸。

  苏悦听到电话里江词哼了一声,就知道他是满意的。好几天没有见了,苏悦确实想念江词,因为隔着电话,她倒是没有了平常对着江词时候的羞赧,一张小嘴极会哄人,尽是给江词说着悄悄的甜话儿。

  原本苏悦就是会说话,会眼看色的人儿,现在她用了心思想要哄人,没人看见,黑色冷调的宽大的办公室内,握着手机的江词,清冷的眉目上扬,就连唇角,也高高翘起。

  ......

  休息间,毛圆圆从帐篷那边走过来,圆圆的脸蛋上神色气怒怒的。

  “苏小姐。”她看了看周围,然后才在苏悦的椅子旁半蹲下来,贴近她说道:“刚才我经过化妆间那边的时候,听到了楚梦云和她的经纪人在谈论你。”

  苏悦抬眸看她,“说了我什么?”她挺好奇的。

  以前拍戏的时候,也有过女二号暗地里说她坏话,不过对方说来说去,尽是拿她的脸说事,不是说她鼻子整了,就是下巴是整的,一点新意都没有。

  “我听到楚梦云对她经纪人说你一个新人耍大牌,进剧组竟然带着三个助理,而且说你背后肯定有金主,否则你不可能拿下女主的角色。还......还说你只有一点演技,却被大家捧上天,不止所谓。”

  毛圆圆很是气愤,刚才没差点进去揭发对方的丑陋嘴脸了。

  短短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她发现苏悦不光外形长得漂亮,就连性格也很好。哪怕她比不上她带来的两个助手盛烟和盛甜能干,苏悦也从不会多说她一句,或者给脸色她看。在化妆间的时候,她曾经碰见过两次楚梦云对她的助手怒骂,还用手指戳助手的脑袋。

  她越发觉得自己幸运,而且,也将苏悦当作是仰慕的女神。现在苏悦被楚梦云她们这样在背后说坏话,她当然气不过。

  “苏小姐,我可以去帮你骂回去。”毛圆圆自告奋勇。

  “不用。”她指尖轻点了一下毛圆圆的眉心,轻笑道:“你骂回去,如果对方脸皮厚,对不是对对方不痛不痒吗?而且还会显得自己无理。”

  “那不管她了?”毛圆圆有点气不过。

  “不啊。”苏悦摇摇头,“晚点你就知道了。”

  娱乐圈里多的是这样笑脸迎人,背后藏剑的小人,苏悦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被人在背后中伤,她自认不是善良大方的性格,也不是任人揉捏的柿子,当然要还回去。

  接下来,苏悦和楚梦云有一场对手戏。

  楚梦云已经有三年的拍戏经验,她的演技在一众的小花里面算是翘楚,否则,关导演也不会选定她。现在,终于跟苏悦有对手戏,她心里隐隐有点高兴。

  从开拍到现在,大半个月了,整个剧组的人都在夸苏悦的演技有多好,每天听到这些话,她就反感不已,他们只不过是在给面子关导演而已。

  待会对手戏,她已经做好了碾压苏悦的准备。比较之下,他们必定会发现,苏悦也不过如此而已。

  戏中的女二号李潇喜欢上了男主方立成,她在村里的支教快结束了,将要离开这里回到大城市那边。李潇想要让方立成跟她离开,但被方立成拒绝了。

  李潇知道方立成不离开,那是因为他要留下照顾季瑶。季瑶原本不是瞎子,好几年前,因为救方立成,她的眼睛被伤到,导致她后来成了瞎子。

  李潇知道方立成想还季瑶的恩情,他才会一直呆在村里的。所以,她离开前,去到了季瑶的家,想要跟季瑶谈方立成的事情。

  李潇找到了季瑶,直接向她表明了自己来找她的目的。

  “李小姐你的意思是立成不愿意离开,是因为我,是我拖累了他?”季瑶低垂着眼帘,语气平缓,随意放在一侧的指尖微微收紧。

  李潇坐在光线昏暗的屋子内,依然气质出众。

  她直接说道:“我相信你对立成很了解,毕竟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他在村里什么处境,你眼睛看不见,但不代表你真的没有感知,季瑶,你要是真的替他着想,就劝他跟我走,别成为他的负担。”

  季瑶猛地抬起头,一双漆黑漂亮的眼睛没有任何的焦距,她语气平缓却又带隐隐的犀利,质问出口:“我是立成的负担?那你问过立成,他也是这样想的吗?”

  楚梦云看着苏悦,一时间忘记了表情。

  “停!”关导演皱着眉,“楚梦云,你愣住做什么?说台词啊。”

  楚梦云瞬间回神,有点羞红了脸,她刚才被苏悦的犀利语气压得竟然有点透不过气,愣住了。“对不起导演,我有点忘词了。”

  “重来!”关导演示意。

  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李潇的位置,季瑶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李潇的回答。

  “停!”关导演开口:“楚梦云你要做表情,说台词啊,呆坐着做什么?”

  “对不起导演,我还是有点忘词了。”楚梦云咬了咬唇,她不明白,为什么面对苏悦的时候,她心里下意识紧张,还有被对方压住。

  “再来!”关导演示意。

  李潇听出了季瑶语气里质问的意味,她原本也不是坏女人,只不过是因为喜欢方立成,不忍心他待在村子里一辈子没有出息。她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错,方立成要报恩的方式有很多,不必耗在村子里一辈子。

  “我知道你喜欢立成,也知道你是救立成,眼睛才会弄瞎的,但你总不能因为这样就要立成照顾你一辈子,呆在村里一辈子没有出息吧。”李潇抬了抬腰身,替自己加了底气。“季瑶,忠言逆耳,我的话可能你觉得不好听,但我说的是事实。你要真的喜欢立成,就该为了他好,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自私?”

  季瑶一向温柔的嘴角扯出了讽笑,脸蛋在昏暗的屋子里,有点模糊,她的语气有点重,“是不是教书的老师,都善于批评人?你回去吧,我不善于做人的道理,也不擅长说教,但礼义廉耻,我是知道的。”

  李潇:“你让,你让......”

  “停停停!”

  关导演看着突然口吃的楚梦云,“楚梦云,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没有背台词?不行就直说,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关导演一向严厉,表情不到位,他反倒不会责骂,而熟记台词是演员最基本的要求,楚梦云连基本的要求也达不到,好几次不是愣住,就是忘词,简直一塌糊涂。

  “导演,我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好,想要休息一下。”楚梦云被众人异样的目光看得脸上发热。

  “好,大家先休息一下。”

  楚梦云回到原位,她的经纪人赶紧问道:“你怎么了?好几次失误了。”

  楚梦云摇摇头,没有出声。

  她总不能说刚才演戏的时候她一直被苏悦压着,心里的压力很大。每当她看见苏悦的脸,或者眼睛的时候,都下意识有种被压迫的错觉。她绝不承认对方的演技太好了,她被对方的势头压着!

  苏悦也回到了休息处,毛圆圆赶紧上前,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苏小姐,你的演技太厉害了,那个楚梦云还好意思在化妆间踩你的演技,现在好了,被打脸了吧。”

  她隐隐明白刚才苏悦对她说的话了,让对方难堪,将对方完全比下去,这才是打脸的最好方式,这样的报复才爽。

  “还不够。”苏悦接过保温杯,喝了几口水,颜色鲜活润泽的唇上沾上了水色,更加漂亮了。

  毛圆圆一愣,满眼的崇拜。啊,打坏女人脸的女神太帅了。

  一旁的盛烟和盛甜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了亮光。

  原本她们以为,苏悦外表漂亮柔弱,性子必定也会很软。没料想到,接触了一段时间下来,她们发现这位夫人看着软绵绵的,对什么也不太上心,很多事情都比较随意,一副很好欺负的模样,那是因为还没有踩到她的底线而已。

  一旦触碰她的线,便会反击。理性,且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苏悦并不知道身旁的三个助手对她生了不少的想法,她闭目养神,镇定的模样跟不远处愈发紧张的楚梦云完全相反。

  接下来,继续开拍的时候,楚梦云的状态比休息前更差了。她尽量不去看苏悦,却依然会被苏悦的影响到。

  “停,再来一遍!”

  “重来一遍!”

  “重来!”

  “再来!”......

  关导演生了怒气,“今天这个镜头拍不好,就一直拍。”

  天气已经暗下来了,因为是室内场景,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剧组的人又饿又累,不免得对楚梦云生了怨气,周围已经有不少工作人员窃窃私语,有怨言了,他们最怕也最烦碰到没有演技的演员,那意味着一干人都会受拖累。

  直到最后,楚梦云知道自己今天是绝对拍不好了,她也感受到了剧组工作人员们的怨气。求了关导演改明天拍之后,楚梦云幽幽地看了一眼苏悦。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意识不到,一整天下来,她总算是知道了,苏悦就是故意的,故意影响她的发挥。

  ......

  一个月下来,村里取景的镜头还剩下几个,要不是这段时间一直在下大暴雨,耽误了拍摄,在农村的部分已经要拍完了。

  外面依然是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打落在房间的玻璃窗上,发出了吵耳的“嗒嗒”拍打声。玻璃窗外,白茫茫模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因为下着极大的暴雨,众人都只能呆在屋内,哪里也去不了。

  苏悦慢慢收敛回眸色,她查看了天气预报,未来的一个月几乎都是下雨。

  苏悦拨打了电话给江词,闲聊着:“傲傲,我们这边一直在下大暴雨,我看了明天的天气预告,是小雨,正好适合拍剩下的镜头。”剩下的几个镜头是下雨天,方立成跟李潇要离开村子,季瑶在雨里摸索着,想要去送方立成的一幕。

  江词的唇色有点泛干,有点白。闻言,他微微皱眉,翻看文件的手停顿了下来,懒声叮嘱着苏悦:“淋完雨,让两个助理给你煮姜茶,到时候不能耍小孩性子不喝。”

  “知道了。”苏悦撇了撇小嘴,她讨厌姜味。“对了,我听说这部戏的投资者明天要来,这样的下雨天,这不知道哪个投资者这么有精力,这么闲着,还往这里跑。”

  江词扯了扯嘴角,没有哼声。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已经连续下了七天的大暴雨的雨势变小了,关导演的意思是趁着现在的雨势,将最后几个最重要的镜头拍完。

  剧组的工作人员先出发走在前面,而苏悦和助理,还有其他一些演员跟在后面。

  走在山间,因为下过大暴雨,地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迹,泥浆,加上依然在下雨,众人走得十分吃力。

  楚梦云走在苏悦的旁边,自从那次她惹得全剧组的人埋怨她,也意识到苏悦故意整她的时候,她看见苏悦都没有打招呼,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反正,圈子内多的是女主,女二不和的事例,众人也见惯不怪。

  她低头看着自己沾满了泥土的高跟鞋,心情很是糟糕。再看看旁边的苏悦,她脚下套着透明的鞋套,轻松地走着。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不知道她哪里找来的鞋套。

  楚梦云心里暗暗怨着,没精打采地跟着众人往前走。

  突然,天空的雨又变大了,打落在人的脸上,生痛生痛的,几乎让人的眼睛也睁不开。

  “又下大暴雨了,这还能拍吗?”有人说道。

  “我们要不要折返啊?雨太大了,拍不了。”

  “雨好大,这里好危险。关导演呢?问问他,我们要不要返回去,暂时避雨。”有人提议。

  “关导演跟着剧组的人走在最前面了,给他打电话吧......”

  众人停在了原地,雨势太大了,根本前进不了,看来今天还是拍不了。

  此时,“轰隆”的一阵巨响在众人的头顶上方传来。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山崩了,快跑。”接着,众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冲来。

  苏悦震惊地抬眸,只见大量的山泥,石头从山上崩塌下来,她想要跑,却被旁边的楚梦云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