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网恋翻车指南 > 第89章 第 89 章

第89章 第 89 章

推荐阅读:
  景欢故作镇定,背脊挺直,问“真杀了吗?”

  “嗯。”向淮之擦着头发说。

  小甜果是个小号,根本没什么杀伤力,换个萌新来玩心向往之的号都能两招把人秒掉。

  景欢慢吞吞地操作,四招都没把人杀死。

  他现在脑子里不断飘着一句话——

  向淮之是gay吗?

  他对这方面的事再迟钝,都能隐约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别的不说,哪有一个男的,会自称是另一个男生的“老公”?

  他同时搞不明白的还有自己。

  讲道理,如果陆文浩在他面前崩出老公两个字,他一拳能把陆文浩送回老家度假。

  小甜果见景欢迟迟没杀自己,心底一喜,以为心向往之朝她开红,是一种无声的回应。

  [当前]小甜果哥哥,你心情不好吗?我可以陪你语音哦。

  “用斩杀。”向淮之看他半天没结束战斗,挑起眉道,“上次打竞技场时不是玩儿得挺好么。”

  向淮之话音刚落,景欢便手起刀落,把小甜果杀回了重生点。

  “鼠标我用得不是很惯。”景欢咳了一声。

  景欢现在心里有点慌。

  他早该发现的,两个男生见面,为什么地点会定在寝室???

  他胡思乱想着,下意识抬起眼。

  向淮之用的灰色床单,铺得挺厚,露出一道整齐的边角,一看就很暖和。

  几秒后,景欢猛地回神。

  草。

  老子看别人的床干什么!

  胡思乱想个屁,我堂堂七尺男儿,难道还能被强了?!

  向淮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盯着景欢发红的耳根子,有点想笑。

  “你坐着,我吹个头发。”他说。

  景欢如获大赦,点头说“吹干点,天气凉,容易感冒。”

  电插座在空调下面,离向淮之的床铺有点距离,向淮之刚走远一些,景欢就长长吐了口气。

  他怀疑自己迟早得憋死。

  景欢肩颈微微放松,继续闷头做日常,途中,他习惯性地点开了好友列表——平时做日常时,他都会看一眼心向往之在做什么。

  看到陌生的好友列表名字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号。

  他看到了向淮之的好友分组。

  分组就两个,一个是系统默认分组,叫“好友”,另一个单独分组叫“嗯”,里面只放了一个人。

  景欢鬼使神差地打开“嗯”。

  小甜景静静地躺在里面。

  他目光往下,看到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设置的个性签名哥哥的小跟班▽。

  自己看不见,所以不觉得,现在一看,这签名实在是太嗲了。

  景欢被曾经的自己惊出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把分组关上,心想回去就把这个性签名改了。

  跟向淮之一样,改成一个句号,就挺酷。

  这么想着,他下意识点开了向淮之的个性签名。

  开心就好。

  “……”

  吹好头发,向淮之把吹风机放好,回来时就见景欢把任务挂在主城,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坐着,两手攥在一起。

  “刷完了?”向淮之问。

  景欢“嗯”了声“只刷了日常,刚刚有人叫你去下本,我没回……你自己回吧。”

  “那就不回了。”向淮之随手拉过路杭的椅子,坐到景欢身边。

  草。

  景欢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在心里疯狂告诉自己——

  “开心就好”是人人都会说的一句话。

  跟他那天在烤肉店说过的名字含义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自作多情!

  两个男生安安静静地坐着,气氛逐渐往尴尬的境地走,景欢正想着说点什么,向淮之的手机先打破了平静。

  向淮之看了一眼,是春肖打来的微信电话。

  他接通后,直接点下免提,春肖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向神,”春肖问,“你和小甜景真来不了?”

  景欢一怔,疑惑地看着向淮之。

  “嗯,”向淮之说,“他没带电脑。”

  春肖愣了愣“没带电脑……是什么意思?他在外面?”

  “在我旁边。”向淮之说。

  春肖“……”

  景欢“……”

  “周末吧,抱歉,到时候我出大家的修理费。”向淮之说。

  “没事,我老婆明天考试,正好空出时间去复习。”春肖顿了一下,委婉地说,“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挂了电话,景欢尴尬又茫然地问“你们约了下本?”

  “没,你怀孕怎么下?”向淮之说,“约的妖气之战。”

  妖气之战也是大型战斗,不过因为出的比较晚,所以还没来得及被系统归纳到“伤胎运动”里。

  景欢讷讷道“哦,我还以为……”

  原来是要约他开黑下本。

  怪不得他进屋时,向淮之第一眼就往他的手上看,敢情是在找电脑。

  草。

  那他刚刚都在想些什么。

  “以为什么,”向淮之正在敲字,给之前约好的帮众解释,说完一抬眼,失笑地问,“以为我叫你来,就是帮我刷个日常?”

  景欢含糊道“嗯。”

  “不会这么使唤你。”

  向淮之说完,把手机放到了桌上。不小心碰到了落在桌角边的笔,笔轻轻一晃,啪地落在了地上,笔尖碰到地面时弹了一下,撞上了景欢的鞋。

  景欢的顾虑消除了一半,整个人都轻松很多。他抢在向淮之前头弯下腰“我来捡。”

  他用手指夹起笔,刚要起身,又听见一声物件落地的声音,比刚才那声还要清脆。

  景欢转过头,看到一个红白相间的润唇膏静静躺在地上,是他兜里的东西。???

  他心一跳,立刻伸手想去捡,可惜他还没碰到唇膏,就被别人先捡了起来。

  向淮之捏着唇膏,垂着眼看上面的包装,轻声念“滋润双唇……草莓味。”

  景欢又僵硬了。

  他抬起头,因为心虚,眼睛眨得飞快。他扯出笑来“如果我说,是陆文浩非要塞给我的,你信吗?”

  向淮之笑容很淡“信。”

  景欢伸手想拿回唇膏,向淮之却一收手,把唇膏收进掌心里。

  向淮之问“那你涂了?”

  景欢“……”

  向淮之没在看他。

  向淮之在看他的嘴唇。

  好不容易消散掉的奇怪氛围再次把景欢包围,他下意识想抿唇,又觉得那未免太刻意了。

  他干笑一声“反正是送的,不用白不用。”

  向淮之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深棕色的眸子仿佛有股魔力,轻易就能让人心跳加速。

  景欢有点慌了。

  是他想多了么,他怎么觉得……向淮之想亲上来。

  不行。

  这次绝对不能又稀里糊涂的干这种事。

  景欢脑中想了几百种应对方法,轻轻攥紧了拳头。

  他虽然很内疚没错,但他不可能因为内疚就跟向淮之瞎搞。

  如果向淮之真亲过来,他就……

  他就揍他。

  打肩膀吧,肩膀应该不会太疼。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向淮之轻轻皱了下眉,然后松开手,唇膏被他放在桌上,发出响声。

  景欢觉得,向淮之放下的不是唇膏,是他的心脏。

  路杭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抬手还想继续敲,门吱呀一声开了。

  他笑着刚想说什么,忽然发现他的亲亲舍友,眼神似乎不太友好。

  向淮之堵着门,问“不是要去ktv?”

  “……”路杭说,“听说没妹子,就不想去了,跟一帮大老爷们唱歌没意思。当然,主要还是想回来陪陪你。”

  向淮之沉默了几秒,才拉开门让他进来。

  路杭一脸懵逼。

  他怎么有种刚刚要是回答不好,就进不去宿舍门了的错觉?

  路杭推门而入,看到宿舍多了个人,愣了愣。

  “景欢?”看清椅子上的人,他问,“你怎么在这?”

  “我,”景欢慌了一下,脱口说,“来帮我哥做个日常。”

  路杭“……”

  向淮之面不改色“嗯。”

  “你不是不玩九侠了吗?”路杭把外套脱了。

  景欢下意识看向身边的人。

  向淮之说“只是不玩了,操作又没忘。”

  “你也真行,特地让他从外面进来给你刷日常?”路杭说。

  “不是,我今天回寝室吃火锅,顺便而已,”景欢趁机从椅子上起来,“正好刷完了,那我先回去,不打扰你们休息。”

  “别别别,”路杭赶紧叫住他,笑嘻嘻道,“来都来了,顺便帮我也刷一下?”

  向淮之问“你自己没手?”

  “你不也让景欢帮你刷了?别双标啊,”路杭说,“行吗欢欢,我手冻得要死,都不想摘手套。”

  人都在这了,景欢自然是无所谓。

  他刷任务的时候,路杭就靠在桌子上,背对着他喝酸奶。

  “欢欢,你人真好,”路杭说,“对了,我送你的礼物喜不喜欢?”

  景欢说“挺喜欢的。”

  “是不是比向向送的要好多了?”路杭问。

  景欢“……”

  景欢“差不多,我都挺喜欢的。”

  他操控着术士往门派走,好友消息忽然亮了起来。

  他下意识就打开了。

  [好友]心向往之?

  [好友]路迢迢…………

  靠。

  我不是本人!

  你别密我!

  向淮之坐姿懒散,敲键盘的声音一声不落地传进景欢耳朵。

  景欢心脏怦怦跳个不停,不知道向淮之还要给他发什么,又害怕路杭突然回头,看到他俩的消息。

  好在路杭到他刷完了任务,都没回过头。

  向淮之也没再发消息过来。

  “刷好了,”景欢把本次聊天记录清空,站起身后松了口气,“那我回去了。”

  “辛苦辛苦,”路杭给他锤了两下肩,“下次哥请你吃市里那家超贵的日料。”

  景欢笑了声“好。”

  “对了,班长他们都让我给你道个歉,说上次不是故意灌你。”路杭说。

  景欢摇摇头“没事,我也没喝多。”

  “他们今天还在商量呢,说圣诞节一块去市里玩,让我叫上你,”路杭丢掉酸奶盒子,问他,“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人来就行,不aa。”

  景欢莞尔,刚要应下来,围巾便被人搭到了他的脖子上。

  向淮之说“再不回去,后门要关了。”

  路杭看了眼围巾,愣道“这……不是你送给欢欢的礼物吗,怎么又回到你这儿了?”

  向淮之没理他,而是问旁边的人“走吗。”

  这围巾转来转去又回到自己身上,景欢甚至觉得上面多了向淮之的味道,但是具体是什么味儿,他却辩不出来,反正挺好闻的。

  景欢三两下把围巾系好“那我走了。”

  却见向淮之也套上了外套。

  “我送你下去。”

  两人走出寝室门,路杭回到自己位置上,乐呵呵地自言自语“两个大男人还要送,奇奇怪怪。”

  景欢两手插兜里,一出寝室,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味,他就觉得畅快许多。

  “别送了,”景欢以为他是怕寝室关了门,宿管不让出,哂笑着说,“我跟宿管熟,她没收了我四个电插板,我搬出去时还送了她一个,她肯定记得我。”

  向淮之没担心他出不去宿舍。

  楼梯里,景欢走在前面,心里想着一会要不要买点宵夜回去吃。

  “景欢。”走到某曾楼梯平台,向淮之叫了他一声。

  景欢靠墙走着,听见后刚回头,就被人轻轻拉了一下。

  他毫无防备,后背直接抵在了墙上。

  向淮之弯下腰,吻了过来。

  景欢蒙了,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凉的。

  向淮之这人怎么回事啊,嘴唇和手指头每回都是凉的,是不是肾不好……

  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在向淮之吮一口之后,全他妈消失了。

  这次不止是碰一下。

  向淮之一只手撑在他身边,像是怕他跌下楼梯,另一边手攥着他的衣角,吻得毫无章法,温柔热烈。

  景欢手握成了拳。

  他拳头抵在向淮之胸膛上,刚想动手,就听见楼下传来了几道脚步声。

  景欢心脏都要爆裂了,手上一时也不敢用力。

  “你也出来倒垃圾?”竟然是陆文浩的声音。

  他们宿舍每层楼的大垃圾桶,就摆在楼梯间的角落。

  “废话,不然我来这睡觉?”

  陆文浩笑了“打不打牌?”

  “不打,没钱,圣诞到了要给女朋友买礼物。”

  “没出息,就没想着多赢点,给女朋友买更好的?”

  脚步声渐渐消失,景欢觉得自己差点憋死在楼梯里。

  他握紧拳头。

  妈的,要是刚刚被陆文浩发现了……

  他就杀了陆文浩灭口。

  黑暗中,向淮之站直身,低哑着声音问他“陆文浩送了你什么?”

  草。

  现在是说这个的问题?

  你他妈不给我道个歉???

  景欢抵着向淮之的拳头稍稍用了点力“不知道,我还没拆。”

  向淮之感觉到疼,不仅没退,反而还笑了一下。

  他以前没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谁,现在才终于明白谈恋爱是什么滋味。

  总之就是……不太能好好独处。

  “抱歉,”向淮之说,“亲疼你了。”

  景欢走出学校,冷风对着他脑门吹了几分钟,都没能把他吹清醒。

  手机猛地震了一下,景欢掏出来看。

  陆文浩照片

  陆文浩欢欢你在楼下干啥呢?

  照片里是他的背影,景欢回头一看,陆文浩正在窗户那朝他招收,笑容甜美。

  景欢跟他对视几秒,慢悠悠地抬起手,朝他比了一个很不友好的手势,然后在陆文浩茫然又无辜的眼神中回头走了。

  看到陆文浩,他就想起刚刚在楼梯间的事,那股要揍人的劲儿又噌噌冒了上来——

  妈的。

  算向淮之道歉得早。

  不然他这拳头可就忍不住了。

  景欢一路走回家,在公寓附近看到了两道黑影。

  是一对男女,正在接吻,吻得规规矩矩,跟菜鸡互啄似的,脑袋都没转一下。

  “……”

  向淮之绝对是个gay!!!

  不然怎么会对一个男的又亲又吸又舔的——

  异性恋都他妈没你会!!!

  景欢临到睡前都还在想楼梯间的事,他原本在考虑要怎么和向淮之说清楚,自己偿命不偿身。可是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了。

  他从宿舍出来时太急,大衣没拉链,向淮之攥他t恤衣角的时候,手指带着凉意,轻轻擦过他的皮肤。

  亲的时候也因为……姿势问题,弄出了点声音。

  景欢越想越燥,越想越不对。

  十分钟后,他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后缓缓、缓缓拉起自己的被褥,不敢置信地往里看了一眼。

  “……”

  “???”

  hello?

  小兄弟?

  您认错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