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王牌警探 > 第157章 发丝中的纸屑

第157章 发丝中的纸屑

推荐阅读:
  顾城同意萧冰的分析,现场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一个人暴躁、愤怒、胆大。另一人心细、谨慎、冷静。

  两个可能,多人作案或者人格分裂。

  人在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达到了人能承受的极限,大脑为了保护自我,又分裂出一个新的人格。

  在某些复杂情况之下,会产生一个邪恶的人格,杀手人格。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格分裂的可能性并不大。

  顾城闭上眼睛,结合所有信息开始推测。

  一名愤怒的杀手,盯上安茹,一连几天都在暗中观察,寻找下手时机。终于有一天晚上让他找到下手的最佳时机,趁着安茹外出买东西偷袭安茹,然后在这里杀死了他。

  第二名的是胁从者,杀人之后,他清理现场,尽量抹去所有的痕迹,就算被警方发现,也没有足够的线索找到他们。

  第三人比较诡异,这人一直躲在暗中,知道详细的杀人过程,不仅没有报警,还进行了偷拍。然后还大胆的转移了安茹的人头,目的不明。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伙人,如果有黑门参与,第三人是黑门的可能性比较大。

  此人通过某种途径得知凶案的发生,然后利用这个案子给重案组施加压力,在黑门看来,更像是和警方的一个游戏。无论输赢都没有关系,赢了重案组破不了案,输了也就是抓到真凶,和他没关系,耍得好手段。

  顾城脑筋一转,问题再回到最初始的问题。

  命案现场就在小区中,凶手知道安茹离开家的准确时间。

  凶手要么一直观察安茹,要么就是安茹在当晚遇到的某个人。

  在案件初始调查阶段,拖着箱子的人嫌疑很大。

  可这个人在小区外,拖着的箱子也不是老式的红箱子。

  这个家伙的行为太明显了,简直就是故意出来吸引人注意力的。

  想了一圈之后,顾城的眼前浮现出保安的样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值班,保安肯定知道安茹离开房间的时间。

  萧冰没有打扰顾城思考,开始整理房间中的物品,小心的把塑料布拆下来,各种工具打包带走。

  想考了很久,顾城意识到本案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保安。

  疑点有很多。

  一、知道安茹离开房间的具体时间。

  二、熟悉小区环境,知道地下管网入口。

  三、有意的回避了很多问题。

  四、见到警察表现紧张。

  诸多问题加在一起,保安的嫌疑最大。

  至于犯罪动机,可能谣言无关,他们被有意指引到错误的方向。

  顾城睁开眼睛,发现萧冰已经快把现场收拾完。

  “想到什么了?”萧冰问道。

  “我怎么觉得保安有很大的问题。”

  萧冰说道:“正好把他们找来,问问摩托车的问题。”

  顾城立刻给组长打电话,让秦刚把值班的保安都叫道地下管网入口。

  两人拿着整理好的各种检材回到地面,值班的保安都到了,顾城扫了一眼,并没有蓝磊。

  “警察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保安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刘庆说道:“杀人现场已经找到,就在地下管道中。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保安反应强烈,纷纷叫屈。

  “警察同志,这事谁能想到,下面的事也不归我们管。”

  “也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混蛋干的,这下好了,这个月又要扣工资了。”

  “警察,你们不会怀疑我们吧,真是冤枉啊!”

  “我懂法,警察也得有证据!”

  “都安静点!”秦刚喊道:“找你们来是了解一下情况!”

  保安瞬间安静下来,都看着秦刚。

  “看看这个,都知道点什么?”秦刚指着地面的摩托车的车轮印问道。

  “这个……”保安都不说话了。

  按照物业的规定,摩托车有专门的停车地点。

  “说话啊!”刘庆说道:“你们想包庇罪犯?”

  一名中年保安赶快说道:“这辆摩托车不是业主的,可能是蓝磊的!”

  蓝磊?

  顾城说道:“你继续说!”

  “他就喜欢摆弄个摩托车,也不怎么骑,最多也就是在没人的时候转转。他也没有车牌,不敢骑出去,最多也就在车库里转转。”

  刘庆问道:“他的车在什么地方?”

  “我带你们去。”

  在保安的带领下,在车库的一个角落看到被遮盖起的摩托车,轮胎基本上是新的。

  中年保安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和杀人案没什么关系吧?”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调查内容要保密!”

  “我懂!我对谁都不说。”

  萧冰勘察了一遍,摩托车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在管网入口出现过。

  后轮磨损比前轮更严重一点,刘庆说道:“凶手用摩托车把水泥砖拉起来的?”

  “抓回去审?”秦刚问道。

  “先盯好他,还有隔壁小区的蓝锋!”顾城还要等萧冰的检验结果。

  刘庆知道怎么做,大队的刑警离开小区,实际上躲在暗处监视。地下管道都加了锁,想要从地下跑已经不可能。

  顾城和萧冰一起回到法医室,两人联手处理玻璃罐中的人头。

  萧冰拿着黑光灯仔细检查一遍,这才打开瓶盖。

  福尔马林溶液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两人带着口罩,小心翼翼的将瓶子里的液体抽干净,只剩下人头还在罐子里。

  顾城把手伸进罐子,把人头拿出来,放在工作台上。

  萧冰立刻用镊子夹起头发中的纸片,拿到放大镜下观察。

  “黄色草纸!”

  这种纸张非常粗糙,用途非常单一,在死人祭祀的时候,用来当做值钱。

  近些年提倡文明祭司,在上京很少能看到这类东西了。就算有,质量也比这个好,当然价格也更贵。

  “人头被带到过某个祭司的场所?”顾城自语道。

  “有可能!”萧冰在死者的头发间还发现了点别的东西,凝固的蜡烛。

  香烛元宝!

  基本上可以确定,凶手用安茹的人头用来祭祀某人。

  死去的这个人和安茹有仇?

  这得有多大的仇以至于要用人头来告慰亡灵?

  警方排查过安茹的背景,除了肉松蛋糕这事,没发现其他问题。